主题:【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 忘情
共:💬160 🌺1622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1
上页 下页 末页
          • 家园 感觉现在信这个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的同学里也有定期到庙里烧香的,每年初一听说还会一大早去烧头一柱香。我的一个亲戚,清华毕业,伯克利的博士,现在也是见佛便拜。再多的知识,也不是"不确定性"的对手啊。

            帖:3737239 复 3736534
      • 家园 青岛海博那艘033R级潜艇

        看网上介绍说是1998年才进馆,可是我记得在93或是94年我参观海博时就曾下过此艇,当时好像还需要多花5元钱买单独的参观票。而且那时确实在艇里前中后坐了3个老头,貌似是监管游客不得乱动设备并且不能照相的。

        帖:3736448 复 3736274
      • 家园 青岛是新娘之城

        海边全是拍婚纱照的新人,穿婚纱的新娘比比皆是。

        帖:3736447 复 3736274
        • 家园 是啊,在那没几天,见了不知多少

          不光是照新娘,还有很多人不照新娘的。好玩的是照相的往往成群结队,有时有二三十人之多,排在海边栈道两边,好像在夹道欢迎谁。那么多人别说照相,打狼都绰绰有余了。

          帖:3737354 复 3736447
        • 家园 主要是省内其他地方的去照相的也很多

          我哥我堂哥表哥,照婚纱出外景全去了青岛,不知道为啥这么一窝蜂。

          帖:3737118 复 3736447
    • 家园 【原创】接送车的故事(5)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2)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4)

      接送车的故事(5)

      四方厂分成两个厂区。老厂区在四方区,新厂区在吉洪滩。厂里的招待所兼培训中心在一个小坡上。就在老厂区门外不远处,

      当时是十一月底,十二月初,街上的行人个个大衣,棉帽、口罩,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而我们这些从南方来的人依旧穿着来时的衣服,不过是毛衣外面套件制服,却丝毫不感觉冷,从家里带来的羽绒服没能派上用场。不过由于房间里通了暖气,空气非常干燥,让人感觉皮肤非常不适,而且有流鼻血的迹象,。于是大伙儿便打盆水搁在房间里,情况才稍有改善。

      当晚,厂方的副局级领导设宴为我们接风,宾主尽兴而欢。菜还不错,唯一让我们感到不适的是,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不习惯芥茉那股呛鼻的味儿。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们天天上课,有时候还去总装车间看我们的新车。

      可能是协调上出了点问题,我们按电报要求的时间节点来到厂里,但动车的组装进度还差着点。当时车头在总厂组装调试,而车厢却还在在吉洪滩的新厂区生产。因此厂方多次用中巴拉上我们跑来跑去。因吉洪滩离四方区颇远,大伙儿在车上就少不得闲扯。

      闲扯中,同行的一位技术科的女工程师的讲话让我很不屑。此人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张嘴闭嘴说什么自己当年高考淘汰率有多高,越往后考大学越容易。因此自己作为老大学生,各方面素质不是后来者所能比拟的。非但如此,此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还对厂方的人说什么张三水平不行,李四技术极差之类的话。这不是有病吗?

      我不知道,如果有人这样当面驳斥她,她会是什么反应:你得瑟个嘛?你那个野鸡大学不过是全国交通系统院校里最垃圾的一个,全靠校名前那个地域名骗人,不清楚的还真以为你那学校在上海呢。其实哪年上大学的,淘汰率有多高,从哪个学校出来的,这些并不重要,修行在个人嘛。有能耐到关键时间拉出来溜溜。

      那些天的理论课其实乏善可陈,厂方派出的工程技术人员全是照着资料念的。而我个人觉得,作为现场实际使用方,我们没必要知道你是如何建立数学模型,力学模型的,我们需要知道哪些地方容易出毛病,该如何及早发现,如何预防。另外,你的车和既有车的区别在哪里,为什么要这么改,这些需要和我们这些从现场出来的人多沟通,多听听实际使用者的意见。

      某天上课,那位女工程师像发现了新大路一样,大喊大叫,声称自己发现了厂方设计上的缺陷:硬座车厢两头各有两百升的水箱,但一头有厕所,一头有电茶炉。有厕所的一端用水肯定快,因此她认为会造成加水时一个水箱早早地加满,另一个水箱却加不满的现象。所以这是重大缺陷,要求厂家更改设计,改成两头水箱各有一根上水管。

      当时她提出这个的时候,科长和厂方技术员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她生生给绕进去了。而我呢,还得当众给她留点面子,所以我没吭气,只是在一旁偷偷冷笑。

      吃午饭的时候,此人还在兴奋地和周围的人探讨她发现的这个重大设计缺陷。我把科长拉到一边,低声说:“科长,那个水箱上水的设计其实没问题。一来这是短途车,单趟用水量不大,加水次数频繁,管够。二来加水时,止阀打开,两个水箱连通,成了连通器。。。。。”,

      我本来还想进一步解释,构成了连通器后,即使两个水箱的存水量有差异,但由于压力差,两个水箱上水速度是有差异的,因此不可能出现一个水箱加满,另一个水箱远远还未加满的现象。可是我一看,科长听到我前半截的话后,虽然不吭气,但脸色先变红,再变白,便知道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

      果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人再提及这个话题了。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6)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7)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8)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9)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0)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2)

      忘情:【原创】 接送车的故事(1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5)

      帖:3735770 复 3734244
      • 家园 貌似是俺的学长

        华东交通大学在昌北蛟桥紧靠着江西财经,当年把上海交大的一部分铁路相关院系迁过来的,校名据说还是王X文题写的;俺也是路内子弟;只是毕业后已经不再铁路上。忘情兄碰到的严格算来是俺的学长了,惭愧啊。

        帖:3846893 复 3735770
        • 家园 我不是华东交大毕业的

          我是路外院校毕业,当年因为特殊原因得以进铁路

          帖:3846901 复 3846893
      • 家园 华东交大

        华东交大在南昌。

        帖:3741782 复 3735770
      • 家园 那个地方叫棘洪滩

        忘情,那个地方叫棘洪滩。

        帖:3738032 复 3735770
      • 家园 "不清楚的还真以为你那学校在上海呢"

        在真如?

        帖:3736072 复 3735770
        • 家园 真如的那是上海铁道大学

          以前的上海铁道大学,俺有同学,后来被同济合并了;煞是欢喜啊。

          帖:3846892 复 3736072
        • 家园 蛟桥
          帖:3736673 复 3736072
        • 家园 不是,在南昌
          帖:3736074 复 3736072
          • 家园 当年我还以为华东交大比上海交大牛。
            帖:3737116 复 3736074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1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