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 忘情
共:💬160 🌺162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接送车的故事(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2)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3)

接送车的故事(4)

我第一次去厂家接车,那是1998年年底。当时青岛四方研发制造的我国首列单层内燃动车组即将落户我局。11月底的某一天,正在现场做空调段修的我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让我立即到技术科报道,准备去青岛接车。

各位可能不知道,我的同事们知道后,个个是羡慕嫉妒恨。甚至公开讲为什么会派忘情去?按说当时我调到那个车间不满一年,真正学修空调也就不到五个月,有那么多资历比我老的人盼星星,盼月亮却都没轮上。结果有小领导说了,这是某领导亲自点的将,这样大伙儿才无话可说。

我在当年的二、三、四月份,曾在技术科住过勤,因此和科长熟识。报到后,科长讲了通应注意事项。因为当年我局并未开通至青岛的客车,所以必须要到上海中转。到上海有本局的车,这没问题。但到上海中转签证却有些麻烦,因为当天未必能签得到票。于是大伙儿各显神通,打电话到上海局找关系帮忙提前签证。最后,是上海局法院的兄弟们帮忙搞定了。

一行人到达上海,因为时间尚早,因此想出站吃个饭,再顺便逛逛。大家大部分都来过上海,熟知上海西客站周围环境,因此我们下车后没从地道出站,而是顺着站台往前走,想从行包车进出的那个小门出去。

没成想,小门的门卫坚持原则,死活不肯让我们出去,就算我们亮出工作证也白搭。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原路返回。结果在站台遇到了上海站的工作人员,人家一本正经地要查我们的票。要是在别的地方,人家瞄一眼免票也就过去了。但这一回,对方不但要仔细看,还要挨个对比照片和本人。甚至还逐个数字地核对免票和工作证上的工作证号码是否相符。我们有人表示了不满,都是铁路职工,至于吗?但对方丝毫不为所动。

等人家终于肯放我们走了,我们一行人中有些工人就直接爆粗口了,说什么走南闯北,就数北京和上海两个地方六亲不认。

在出站地道里,我们惊奇地发现,这里居然摆放了两台磅秤。只要怀疑旅客的行李超重,车站工作人员都会要求旅客将行李过磅。只要成人的行李超过二十公斤,小孩的行李超过十公斤,都会坚持照章处理。在全国大部分地区,这条规章实际上很少得到执行,大家都更看重尽快疏散旅客,避免造成积压。象上海站这样严格照章办理的我是平生第一回见到。

上海到青岛的列车快开了,我们和帮我们搞定签票的人会合了。那天,他们法院的人也要坐那趟车去滁州,因此大家可以同行一段。

上海局的朋友一见面就拿出了一叠签票收据,说每张票的签票费两元。我当年见闻不够广博,因此略感诧异。也许是各地文化不同吧,在我们这儿,区区两块钱,我们不可能计较,更不好意思计较。更何况要签这么多票,花的精力和找的门路又岂止值两块钱?大的人情都做了,要我肯定不会计较这两块钱。当然话讲回来,人家帮了我们的忙,我们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倒贴钱。所以,科长二话没说,立马付钱。

车开了,我和同行的一个铁路法警聊得非常投机,也了解到了不少闻所未闻的事情。车到滁州,我俩依依惜别。那天,他是到滁州执行死刑任务的。如今十余年过去了,也不知这位老哥现在怎么样了?他那因为特殊的工作性质而造成的心理压力,是否会对他的身心造成更大的影响,一切都不得而知。

车到青岛时,天才刚蒙蒙亮。四方厂派人在出站口举着牌子接我们。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5)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6)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7)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8)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9)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0)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2)

忘情:【原创】 接送车的故事(1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5)

帖:3735302 复 373424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