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 忘情
共:💬160 🌺162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0)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2)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5)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6)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7)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8)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9)

接送车的故事(10)

星期天,康尼公司包了辆大巴,送我们去扬州玩。路上得两个小时,我嫌路上闷得慌,就带了一本《远程侦察作战》路上看。到了扬州四处参观时,副段长心情大好,从我手里要过书翻了翻,很诧异我怎么会看这么枯燥的东西。

游完瘦西湖,我们一行人稀稀拉拉地集合,等着厂家安排吃中饭。这时修,有个乞讨者过来了,应该说人家的眼睛很毒,按说我们这么多人,气宇轩昂者有之,大腹便便者有之,但人家都不找,只缠住副段长不放。当时我正在附近,本不想多事,但见对方死缠不放,我便从兜里掏出了几块零钱,上前把乞讨者与领导隔开,把钱递过去的同时,轻声说道:“这是我们领导给你的,中午了,找地方吃个午饭吧,别再跟着我们了”。这才算是给领导解了围。

其实平时吃饭还好,我最怕就是在外面吃酒席。因为本人滴酒不沾,而咱们这儿的酒文化又让人受不了,稍有不慎就得罪人。

这一次,当时的某位工长,日后的某位书记(最近又转任主任了)硬是非逼我喝酒不可,我照例是百般求饶,最后这位发话了:“这杯酒我已经敬了,你不喝的话就得带回去”。闻听此言,我知道今天此事无法善终,便毫不犹豫地端起了那杯酒,“哗”一下整个倒在自己头顶上,任由酒汁顺着脸颊往下淌。这一下,把在场的众人都给看傻了,谁都没有料到我居然敢这么做。这位当时的工长当即讪讪,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算是陪礼。(我与此人后来还有次交锋,以后我会详细写出来,题目暂定为《为了考核,我请来了黑社会》)

这次举动,立马让我在单位上出了大名,此后硬要逼我喝酒的人就少了很多。但是,不会喝酒,尤其是不会和领导们喝酒,不能帮领导们挡酒,注定了我是不可能在体制内混出来的。所谓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二者是辩证的。

在康尼公司学习完,浦镇厂用车将我们接到了浦厂。浦厂在江北,虽然仅隔一条长江,但和六朝古都相比,就是不折不扣的乡下。

过长江大桥后,汽车七拐八拐才来到浦厂。浦厂周围全是自己的家属区,从厂区到家属区都比较破败。因为浦厂的产品质量在四大厂里是垫底的,所以在内部招标中往往处于下风。这次和四方竞争,部里同意两厂先投产一部分,听取用户的反馈意见再决定最终获胜者。结果浦厂的209HS因为先天不足,毛病不是一般地多而惨遭淘汰。相关的情况已经在《也谈“中华之星”的下马》里说过了,这里不再多谈。我们这回接的这批车,用的就是该厂生产的最后一批209HS型转向架,多坑人呀。但你没办法,在部里下的淘汰文件下来前,这批车已经下了料,要是咱们拒收,浦厂就得破产关门,数万职工的安置问题就会成为当地政府维稳的一个巨大包袱。所以为了和谐,明知道这批是淘汰货,咱们也只能从大局出发硬接下来。

一进厂门不远,就有一个小山包,顺着阶梯爬上去,就是浦厂的招待所,全是西式的房子,木质结构,只有一层,房内居然有壁炉,据说是当年德国人建的。在安置我们的时候,厂方特意给领导另外安排了住处。我当时有些不解,那些颇有接车经验的老前辈教导:这是厂家的惯例,有什么问题,晚上到领导房间里沟通,和你们这些干活儿的住在一起,多不方便呀?哦,原来如此,我全明白了。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2)

忘情:【原创】 接送车的故事(1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5)

通宝推:中关村88楼,dahuahua,
帖:3737707 复 373424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