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 忘情
共:💬160 🌺162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接送车的故事(9)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2)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5)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6)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7)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8)

接送车的故事(9)

当年我们局开行的南京车是全列绿皮,条件很差。所以段领导就向路局申请了加挂计划,加挂了一节配有独立空调柴油发电机组的硬卧。没有想到的是,列车调上站台时,加挂的这一节车厢居然连窗帘都还没挂。

当时是六月份,午后的阳光照进车厢,烤得人浑身冒汗,炽热的阳光让空调完全无法起到降温的作用。直到开车后很久,列车员才过来挂窗帘。

要说这车挂得急,客运来不及整备还能说得过去,但另有一事让我们非常不爽。这节车厢是专门向路局申报的加挂计划,但客运居然在开车后不久就将其当成剩余卧铺往外卖,陆陆续续有补有卧铺的旅客拖着行李箱进这节车厢。我们都非常气愤,叫嚷着要找车长理论,但副段长很沉稳,制止了我们不理智的行动,自己打了两个电话,就一切都解决了。

我们这个三十余人的接车团,负责后勤事宜的是个跑车的老江湖,江湖人称“金子”。 不过我素来对“金子”印象不佳,觉得此人只会喳喳呼呼,口气甚大,牛皮吹得甚响,正应了那句老古话“一瓶子不满,并瓶子晃荡”。

这次上车前,“金子”曾夸下海口,说这趟车的餐车老大,厨师都是他跑车时的老相识,关系甚好,他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让餐车提前多上点好餐料。

“金子”自以为可以在众人面前显摆一下。没想到吃晚饭时才发现,给我们吃的饭菜和乘务员吃的没两样。众人齐声奚落“金子”, “金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便声称待会儿主动找餐车老大付饭钱,好好理论理论。

“金子”当时估摸着既然招待得那么差,餐车老大肯定不好意思收钱。到时候再好好埋汰一下对方再说。可没成想,对方一听说你要付饭钱,马上回答得非常干脆:好呀,就算两百吧。这一回,“金子”完全石化了。要知道这可是99年,两百块钱可值钱了,我们三十几个人,吃的是普通的乘务饭,乘务饭当年也从没收过一顿六块钱呀。“金子”见状再也不说啥,悻悻付了钱,回到车厢里让大伙儿一通嘲笑,彻底没了面子。

车到南京,停的是老站,该站如今已经拆除重建了,否则的话,拍民国戏根本不必再搭景了。来接我们的是康尼公司的人。康尼公司是南京某职校的校办企业,是铁路塞拉门,电力连接器的供应商。我们先到这里学习塞拉门的知识。

相较于北京,我们更习惯于南京的气候和饮食。不过在南京城里我们觉得最好吃的倒不是什么盐水鸭,而是康尼公司所在那个学校食堂的菜包子,那种美味让我至今难忘。

在康尼公司的学习是非常有益,因为该厂较小,所以人人一专多能,给我们讲课的老师就是负责现场调试的技术人员,课讲得是非常实在的。而且带队的副段长本人非常好学,每回上课亲自做到第一排,考试时他也认认真真地毕卷考试。有这么一个榜样在那里,这三十多号人哪个敢翘课?哪个考试时敢打小抄?

我和在北京时一样,学习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淘书。当年南京的旧书市场在朝天宫一带,从地图上看,离我们住的这个学校并不远,直通通一条马路,坐公交车几站就到。每天中午吃完午饭,别人休息了,我却抓紧时间到朝天宫溜一趟。虽然走得勤,但朝天宫没法和潘家园相比,书摊少,书价贵。我在那里花三十元淘到了一本《林彪元帅军事论文集》。每天中午从朝天宫回来,正好赶上大伙儿走出宿舍去教学楼上课。大家都习惯性地摸摸我的背囊,问我又淘到些什么了。时间长了,就连副段长也知道了我的这个爱好。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0)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1)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2)

忘情:【原创】 接送车的故事(13)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4)

忘情:【原创】接送车的故事(15)

通宝推:njyd,
帖:3737330 复 373424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