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浅谈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以里尔克《秋日》为例:上 -- 九霄环珮
共:💬120 🌺142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8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浅谈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以里尔克《秋日》为例:上

    秋日

    [奥地利]里尔克

    九霄环佩译

    主啊:是时候了。盛夏已经结束。

    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

    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令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

    促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此刻没有房屋,将不再建造,

    谁此刻孤独,将就此孤独,

    将就此醒着,阅读,写长长的信,

    不停地徘徊于林荫道, 其间落叶纷飞。

    主啊

    绝大多数都翻成主啊。程抱一翻成神啊。欧几翻成我主。单独使用的情况下,主啊我主更符合习惯。

    是时候了。

    绝大多数都翻成是时候了。陈敬容翻成是时候啦不能随便用,显得不深沉。李魁贤翻成时候已到,其实非得用字,不如时候到了

    盛夏已经结束。

    此句各人翻得五花八门,很难选择一个标准。原文翻成英文依然是非常准确的(考虑到大多数人懂英语而不懂德语,本文尽量采用英文作为对照),那就是The summer was very big. 翻译成中文就是(那)夏季是很盛大的,但是时态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准确地说应该是,那个夏季曾经是很盛大的。很显然这样的直译虽然很准确,在韵律上显得非常累赘罗嗦。

    冯至:夏日曾经很盛大,含义是准确的,但是韵律不好,曾经很盛大读起来比较别扭,这是比较微妙的,对于诗歌韵律不敏感的估计很难体会。北岛:夏天盛极一时,六个字,比冯至少一个字,韵律上更好。采用了一个成语,含义大致是准确的,没有冯至准确,但是相差不多。这两人翻得比较好。

    程抱一:夏日曾经丰盛,虽然也是六个字,但是不符合汉语习惯,丰盛前面加个很/特别/非常之类的才比较合适。另外,丰盛一词不妥,更多的用于形容餐食之类,还是盛大更好。陈敬容:夏季的光热多奇伟,原文完全没有光热这样的词汇,尽管可以联想得到,仍然属于生造,使得诗的意象变得缭乱而失去原作的简至。杨武能:夏天已很盛大,时态错误,含义也错了,仿佛当前依然处于夏天似的。李魁贤:夏日已太长,错误。绿原:夏日何其壮观,不见时态,变成对夏天的纯粹的赞叹,错误。和上一句连起来显得非常突兀,莫名其妙。飞白:夏日如此之长,错误。欧几:我们已消受盛夏炎炎,罗嗦的错误。

    总的来讲,还是冯至和北岛的翻译更恰当一些。相比而言,冯至更好一些,我个人经过非常仔细的体味,觉得“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总体上比“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更连贯一些,但是相差不多。

    下面说一下九霄鄙人的翻译:盛夏已经结束。时态不太对,原文是一般过去式,而不是现在完成式。字面意思也不太准确,原文讲的单单是夏天(在过去的时候)是盛大的,字面上没有结束一词。所以,九霄的翻译也不是十分准确,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好的,因为,“主啊:是时候了。盛夏已经结束。”一行显得非常流畅(需要仔细体会),所有的翻译里面我个人认为(气)是最流畅的,内在的含义也并不违背。在风格上也符合原作简至的原则。韵律上也很上口。

    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

    北岛基本上就是照搬冯至,前者是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后者是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这两个译法基本上是好的,但是依然有指摘之处。不管是置于日晷上还是落在日规上,韵律不好,坏在那个字,生硬,去掉当然也不合适,所以不应这样组织。九霄: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在韵律上更好,更上口。后五个字如果省成投于日晷,或者投在日晷,也要打个折扣。此处用到字,仿佛有点文言的感觉,其实字在新诗里面完全可以作为字的替身来用,特别是在句尾,显得更有气度。

    陈敬容:如今你的影子躺在日规上,没有采用祈使句,削弱了力道。字不妥。杨武能:请往日规上投下你的影子,不需要字,多余,不需要这种礼貌,原文没有这个意味。李魁贤:使阴影掩过日晷仪,什么叫掩过字多余。绿原:把你的影子投向日规吧,语气太弱。

    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冯至:让秋风刮过田野。首先,字不妙。其次,田野不妙。再次,没有体现出原文los的意义。los的英译是loose. 这里的意思是把风散放到原野上去,隐含着风原本是被收拢的,然后通过一个散放的动作被放出去,这样就生动了,神气了。而单单说让风刮过田野则丧失了这种神气。北岛:让风吹过牧场。大气是有的,但也不神气。田野牧场都不够好,原野更好,格局更大。

    程抱一:在原野间,散放你的巨风吧!逗号散了气了。吧字慎用。巨风不妥,很冷僻,音听起来似飓风。陈敬容:任无羁的风在平原上吹。把los/loose意译为无羁,差强人意。句式丧失气度,含义有所偏颇。放风吹任风吹含义是不同的。杨武能:还让西风在田野里吹刮西风乃是杜撰,原文没有西字。又是又是,重复。李魁贤:让秋风在草地上吹扬草地不妥,格局太小了。吹扬太轻飘,无气度。绿原:再让风吹向郊原吹向含义有所偏离。郊原一词感觉比较夹生,为什么不直接用原野呢?(或者绿原?:-)飞白:再在田野上放开风的马缰再在这两个同音字搁一起连用比较别扭。原文有放开之意,却无马缰之意。倒不是说不能意译,而是这个不好。风的马缰比较别扭,比较牵强。欧几:放出风,让它纵蹄原野原野是好的。逗号散气。纵蹄不好,过分了,过于撒野的感觉,不够气度。

    令最后的果实饱满

    冯至: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不要用丰满,现代汉语发展到今天来说,丰满一般是形容女人的。长得多余。北斗: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枝头是添加,多余。程抱一:最后的果实,命令它们成熟。逗号散气。他这样的句式大概是觉得反过来说令最后的果实成熟这样句式中最后两个字太短,有悬吊感。应该是饱满,而不是成熟,含义错了。陈敬容:吩咐最后的果子充满汁液吩咐太轻。果子:格局太小。充满汁液:这个意译不好。顺便说一下,翻译诗歌里面的名词最好采用原来的意象。什么光、热、汁液这些原文中没有的意象不要随便造,这样很容易就破坏了原诗的画面感觉。杨武能:命令最后的果实结得饱满命令没有好。结得/长得多余。李魁贤:令最后的果实都成熟多余。是饱满不是成熟。果实都是先饱满再成熟(颜色/味道发生改变)。绿原:命令最后的果实饱满圆熟圆熟多余。此处当用饱满无疑,下面隔一句再用成熟。翻译的第一要务在于使用最精确的词。飞白:命令那最后的水果更加饱满多余。命令那三个读起来别扭!更加目的是为了凑音节的,大概译者也认为单单饱满在句尾有悬挂感。欧几:让最后的果实成熟不如成熟不对。

    九霄:令最后的果实饱满。首先,要用字。熟悉数学语言的可能在此会心一笑。字起头很有气势。命令则多余了。此句读到果实饱满之间要稍作停顿,饱满重音强调,这样整个句子在韵律上就平衡了。当然,如果有合适的,在饱满前面添两个字也是好的。

    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

    冯至: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我个人觉得此处它们多余,因为下一句又有它们气候不如天气。北岛: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我同意北岛不用它们。但字也多余。程抱一:再给它们两天温馨的日子温馨一般形容生活情调,此处不妥,原文中的意思就是南方。陈敬容:给它们再多两天南方的温暖南方温暖其实是重复了。句式组织不好。杨武能:再给它们两天南国的温暖南国温暖重复。译者可能是担心读者不晓得南方代表温暖的好天气,呵呵,小看读者了。李魁贤:再给予两天南方温暖的时光。罗嗦。时光不妥,要用天气。绿原:再给它们偏南的日照两场。既罗嗦又怪异。飞白:再给它们加两天南方的温暖。罗嗦。南方温暖重复。欧几: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日光它们多余。南方的日光这个句内押韵读着感觉不好,如果字是仄声则要好一些。

    九霄: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简洁明了,不要罗嗦和搞怪。简明能够产生力度和气度。

    促使它们成熟

    冯至:迫使它们成熟迫使我个人认为不如促使字有点过,但是也难讲,也许有我所没有认识到的地方。北岛:催它们成熟。此处字我个人不太喜欢,格局小。韵律上也不太好。程抱一:让它们完成完成含义不准,应该用成熟。陈敬容:催它们成熟。同北岛。杨武能:催促它们快快地成熟催促快快地重复。李魁贤:逼使更加完美饱满逼使迫使一样,过分了。而且逼使一词冷僻,听起来象鼻屎。诗歌用词一定要注意读音。绿原:催促它们向尽善尽美成长。罗嗦,向尽善尽美成长实际上就是成熟。飞白:好把它们催向完成催向完成太怪了。欧几:催它们丰润完美丰润完美就是成熟

    此句和第四行有几位译者似乎没有读懂。关键是第四行应当是饱满,此句应当是成熟。很简单明白,不要乱用辞藻。

    关键词(Tags): #九霄诗话#里尔克#秋日#冯至元宝推荐:张七公子,
    主题:2218135
    • 家园 看了您又看了水风的翻译,我只能说

      您被限制的太死了,思维放不开。

      帖:4012856 复 2218135
    • 家园 咬文嚼字阿

      德文的原文

      Herbsttag

        Herr, es ist Zeit. Der Sommer war sehr gro.

        Leg deinen Schatten auf die Sonnenuhren,

        und auf den Fluren la die Winde los.

        Befiehl den letzten Früchten, voll zu sein;

        gib ihnen noch zwei südlichere Tage,

        drnge sie zur Vollendung hin, und jage

        die letzte Süe in den schweren Wein.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dern, wenn die Bltter treiben.

      两个比较常见的英译文

      M. D. Herter Norton 1938年:

        Autumn Day

        Lord, it is time. The summer was very big.

        Lay thy shadow on the sundials,

        and on the meadows let the winds go loose.

        Command the last fruits that they shall be full;

        give them another two more southerly days,

        urge them on to fulfillment and drive

        the last sweetness into heavy wine.

        Who has no house now, will build him one no more.

        Who is alone now, long will so remain,

        will wake, read, write long letters

        and will in the avenues to and fro

        restlessly wander, when the leaves are blowing.

      J.B.Leishman:

        Fall Day

        Lord, it is time. This was a very big summer.

        Lay your shadows over the sundial,

        and let the winds loose on the fields.

        Command the last fruits to be full;

        give them two more sunny days,

        urge them on to fulfillment and throw

        the last sweetness into the heavy wine.

        Who has no house now, will never build one.

        Whoever is alone now, will long remain so,

        Will watch, read, write long letters

        and will wander in the streets, here and there

        restlessly, when the leaves blow.

      现在就说一说第一段。第一句前面的主啊,时候到了,在理解上,大家都没有问题,具体的遣词因人而异,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无论翻译是时候了,还是到时候了,都有些过于口语化。

      问题出在Der Sommer war sehr gro.上,英文的两个翻译,都较好的把握了时态问题。The summer was very big.This was a very big summer.这里面有一个转折的前后承接关系。就是说,刚刚过去的夏天,已经很盛大了,所以现在应该是结束它,来让秋天到来了的含义在里面。

      冯至的翻译:夏日曾经很盛大,含义是准确的。但是无论从韵律上,还是从后面下一句的承接上,都不好。

      楼主的,盛夏已经结束,从承接上好了,但是完全丢掉了其中的转折承接的关系。只剩下了一个描述,夏天过去了。而无论是德文,还是英译,其重点不是已然过去,而是盛大。所以才有后面的转折承接。

      所以,应该翻成 夏天已然盛大,更加符合原文的含义和转折在里面。

      所以第一句应该翻译成

      主啊!是时候了,逝去的夏天已够盛大

      第二句,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

      这里有一个隐藏的含义,因为夏天的太阳角度比较高,日晷上的影子比较短,几乎看不见。而到了秋天,因为太阳逐步南移,投在日晷上的角度也渐大,所以影子也日渐明显。

      这里的动词,德文是Legen,英文是lay,此处的含义是放到一个平面上,或者是放到一个特定的位置上或者特定的环境中。

      由此可见,根本就没有投注的含义在上面。冯至的翻译,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无疑是最准确地反映了原文的含义。但是,对于说话的口气,却是与主,这个对话者的身份不相符合。应该更加委婉一些。

      所以,综合考虑翻译的口气,内容,以及其中所隐含的含义。应该翻译成

      把你的身影在日晷上显现,

      我看杨武能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加了一个请字。但是正如楼主所说的,原文中并没有这个意味。这个请字有些过于削弱了整个诗的感觉,而绿原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用了一个语气助词,来放低姿态。我在这里借用显现,一个非及物动词,来表明这个动作的主动性在于主,而且有谦恭的意味。

      第三句,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诚如楼主所言,冯至在这一句的翻译中所用的动词,刮是不恰当的,完全丧失了原文中loslassen/loose的意味。

      楼主分析说这里的意思隐含着风原本是被收拢的,然后通过一个散放的动作被放出去,是对的。但散放这个词太弱了,虽然跟loose相符,但是完全没有了气势。上海译文《新德汉词典》“loslassen”条的释义是:①放松;放开②放走,释放(Gefangene囚犯,Vogel鸟)。而例句有“die Hunde auf jmdm. loslassen”,唆使狗去袭击人。loslassen/loose的这个放走,放松控制的对象,是有危害性的东西。里尔克诗句似隐含此意。散放就完全失掉了这里面隐含的意思。刮倒是气势够了,可惜与原文不符,吹,太平淡。

      杨武能的西风,恐怕是想当然的把西风曲给生搬硬套了进来。殊不知德国的大陆性季风,跟我们不同,秋天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对于欧洲来说,是东风。所以,秋风就好,不用什么过多的修饰。

      综合考虑上下文,以及诸位前人和楼主的译文,这一句应该是

      放纵秋风进入原野。

      所以第一段应该如下:

      [SIZE=4]主啊,是时候了,逝去的夏天已够盛大,

      把你的身影在日晷上显现,

      放纵秋风进入原野。[/SIZE]

      或者干脆文言化,

      [SIZE=4]主,时近,逝夏已足盛,

      现汝身影于日晷,

      纵秋风入野原。[/SIZE]

      帖:2248659 复 2218135
      • 家园 随声附和一些。。。道长关于夏日和日晷的解释,

        的确摸到了原诗的脉络啊,兄弟俺很是戚戚啊。。。

        不过你的译作,似乎不很‘中文”。。

        其实夏日“盛大’是一个比喻吧,或者是德语(英语)里的惯语,应该是夏日太长的意思。翻译成中文,不如就写为,”长夏已尽“,更加爽快。。

        而‘讓你的蔭影在日晷上显现,”很好,不过,“你”似乎改成‘您’更符合气氛?

        “在原野中把风放散。”一句让俺想起鲁迅和梁实秋。。。,太拗口了。。“硬译’啊。。一定要尊重原著,联系上一句的话,不如改为:

        “请在日晷显现您的身影,

        在原野鼓荡秋风。” 何如?

        此外,用古文翻译的那首,俺觉得音节上,略显短促,不符合原诗沉郁的风格。您觉得如何呢?

        帖:2260265 复 2248659
        • 家园 再说一两点

          盛大/盛可以说是最好的翻译了。这里的意思是夏天盛大、隆重,促使人想像的是夏天万物的生长、也带有建设等比喻引申,这才有后面第二段的收获,这才有第三段没有适时建设房屋寻找伴侣者的孤独。所以,漫长和酷热不但字面意思就不符合原诗,引申意也不符合。

          显现这个词不好,我已经说过了。

          长夏已尽不但含义不准,另外,还有些文言的味道,再有,长夏已尽四个字,在第一行没有构成递进感,要注意递进是此诗的重要风格。所以这个地方最好的选择就是北岛和九某那样用六个字。九某特意选了一个字使得首行首尾压韵。

          第二、三行一定要注意状语一个在后,一个在前,这是很重要的。

          诗歌文学,是很讲究的...

          帖:2260904 复 2260265
        • 家园 好,很好,非常好!

          长夏已尽,的确是抓住了其中的关窍阿。

          不过,原作者在这里有两重意思,一个是漫长的夏天,另一个是酷热的夏天。九霄译作盛夏已经结束。遗漏了一点神韵,您的这个说法,却是遗漏了另一点。这个,已经比妖道的要好多了。

          请在日晷显现您的身影
          这句话写得很好,妖道无话可说。

          在原野鼓荡秋风,鼓荡这个词,妙绝天下阿。非常好!妖道拜服。

          帖:2260834 复 2260265
          • 家园 其实,鼓荡这个词是不太合适的:

            唐 沉佺期 《被弹》诗:“有风自扶摇,鼓荡无伦匹。” 宋 梅尧臣 《和滕公游穿山洞》:“风雷自鼓盪,不久当何如?” 明 方孝孺 《王待制私谥议》:“发之文辞,敷腴蔚赡,浩乎若秋江之涛,鼓盪莫测,而其来有本也。” 孙犁 《种谷的人》:“有一股热烈的情感鼓荡着我,竟一时想起以后有多少工作要我去做,要去拼命完成!”

            从汉语习惯来说,似乎是这样,鼓荡的发动者是风、情感它们自己,而不是另外的谁去鼓荡风。这里牵涉到主动和被动。汉语一般不说:某某某鼓荡秋风,就象我们不说某某某扶摇秋风一样。鼓荡和扶摇是一类词。

            原诗里面的意思其实就是“散放”,完全是直译,是比较准确的。其实如果用单词“纵”也比较准确,虽然说是比较文言。

            帖:2260936 复 2260834
            • 家园 虽然不懂外文,但俺揣度,原意是

              祈求上帝随便在荒郊扔点秋风的意境

              所以感觉散放还是好些,有些不羁的意味

              晋 葛洪 《抱朴子·行品》:“士有外形足恭,容虔言恪,而神疏心慢,中怀散放,受任不忧,居局不治,盖难分之五也。”

              《ZDIC.NET 汉 典 网》

              帖:2261298 复 2260936
            • 家园 给您一朵花

              我正在跟教头打笔架,所以不能仔细回复了。

              您是用的汉典吧?那我把您省略的部分给补上。

              鼓荡 亦作“ 鼓盪 ”。鼓动激荡。这是现在的用法。值得注意的是,鼓荡并不是一个常用的词,而且窃以为古今意有所转变和不同。您举的古文例子里面肯定不是鼓动激荡的意思。倒是孙犁的句子里面是这个意思。

              从字面意思上来看,鼓荡这个词用的并不好。但是从我们的传统来看,没有散放风这个说法,倒是有把水或者风激荡的说法。

              激荡用在这里有所不妥,鼓荡我觉得倒是蛮贴切的。

              这个恐怕就是翻译的一大问题所在,是用贴切的词,还是用贴切的说法?个人更喜欢后者。

              管见,请指正,打仗去了。

              帖:2261003 复 2260936
              • 家园 水风你啊,太没有文学细胞了。

                但是从我们的传统来看,没有散放风这个说法,

                水风你啊,太没有文学细胞了。

                而且我关于鼓荡为什么不妥的解释,你似乎根本就没有仔细看。

                话说回来,咱们做的是翻译,你何不回头再看看原文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帖:2261123 复 2261003
                • 家园 叹气

                  既然要较真,那就较真好了。我不是无视,而是觉得您的说法太武断了。

                  放狗,

                  SIYB助推农民工创业云南:鼓荡“春风”第一波

                  春风鼓荡好扬帆甘为党旗增光彩

                  民营经济鼓荡春风破浪行

                  鼓荡激情扬征棹,一路轻舟乘东风

                  我不否认有风鼓荡这一说法,但是鼓荡风也并非是错误的,是禁用的。

                  歌曲鼓荡秋风_艾明波_新浪博客

                  扶摇之说,从来没有在现代汉语中见到有用风作主语的。有随风扶摇,乘风扶摇,御风扶摇之说,但都是扶摇直上的简化应用。你拿着扶摇和鼓荡两个来做比较,实在有点风马牛不相干。

                  你说我没有看你的解释,我不仅看了,而且认真的看了。只是没有直接指责你的错误罢了。而你是否认真看了我的解释呢?

                  翻译,有意译,有直译。信,达,雅,唯独没见有局限于原文之说,那么我们直接按照一个个字照抄好了,要翻译做什么?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风格,我不敢说我有风格,但是您就容不下这么一个小小的异议么?

                  最后抗议一句,有没有文学细胞,是我爸妈说了算的,您说的不算。

                  道不同,不相为谋,您的指教妖道生受了,但是以后就不敢再劳玉趾了。

                  帖:2261685 复 2261123
                  • 家园 叹什么气嘛,讨论讨论罢了

                    我觉得在语言方面的东西最好还是查字典词典,你说对不?你放狗搜,能说明什么呢?网络上面不规范的语言遍地都是。我可以给你搜出成千上万的病句来,你信不?其实你从网上引用的那几个也有对的,比如春风鼓荡好扬帆。

                    而词典,在收录例句的时候就很讲究,要经过审慎处理的。我只是查了一下汉典,我们还可以查阅一下别的词典,比如现代汉语词典,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例句可以效仿。也许你和史文恭更对一些,也许我更对一些。这是无所谓的,讨论讨论罢了。

                    对于鼓荡,我根本就没有说你们“错”了,我说的是“不太合适”,也就是说不是特别合适,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在语言学上要求比较高的话就不合适。为什么?因为与汉语的习惯不吻合——一个词的用法主要是建立在习惯基础上的。我从汉典上引出来的典故说明了这一点。(汉典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我之所以没有说你或其他人那么用是“错”的,是因为我也认识到语言是一个规范比较松散的体系,特别是汉语。我绝对不说一个用法是错的,我还是给自己留一个退路的。如果有个牛人,比如你水风公开这么用了,后来人认可你、追随你,这在语言上是很常见的。语言上的东西本来就不能说死。

                    至于我把扶摇和鼓荡相提并论,完全是我看到那个例句而已:

                    有风自扶摇,鼓荡无伦匹

                    这里面风是做主语的。但是你说现代汉语里面没有让风做扶摇的主语的,也许有,也许没有,我不太清楚,但是我觉得你似乎把现代汉语和古代汉语(文言)过分对立起来了。当然,扶摇也有不是风做主语的,比如鸟。

                    翻译,有意译,有直译。信,达,雅,唯独没见有局限于原文之说,那么我们直接按照一个个字照抄好了,要翻译做什么?

                    你当然可以不局限了。但是既然有信一说,那么原文还是要看看的吧。那么德语里的los/英语里的loose,到底是鼓荡信一些,还是散放信一些,你不会心里没数吧。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风格,我不敢说我有风格,但是您就容不下这么一个小小的异议么?

                    我并非容不下你的异议,而是我这个楼谈的就是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问题,对相关的用法自然要有所评论。我不是什么权威人士,我赞成和不赞成其实是无足轻重的。其实,我早就说过,我觉得你早先提到的那个“纵”字就很好(但放纵不好)。我并非对你的意见一概否定,完全是就事情论事嘛。

                    最后抗议一句,有没有文学细胞,是我爸妈说了算的,您说的不算。

                    我说你没有文学细胞,这个似乎有些过了,毕竟我和你还没有熟到那个程度,而且我是从这一单个例子对你进行总体评价,失之偏颇,也违背了我的原则,对此我表示道歉。(帖子就不改了。毕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我当时是针对你这句来说的:

                    但是从我们的传统来看,没有散放风这个说法,倒是有把水或者风激荡的说法。

                    不管传统有没有,首先用“散放秋风”在语法是完全正确的(散放是及物动词);其次,“散放秋风”的文学形象是很好的(如果你想像不出来,就容易让我觉得你文学细胞不够,呵呵);最后,这是符合原作的意图的。毕竟,原诗就是用的los/loose啊。

                    其实我还是可以在更深一层说说为什么这里不适合用鼓荡,而更适合用散放。考虑到其实没什么人对这个东西真正感兴趣,我还是算了。

                    其实文学细胞嘛,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无所谓的。我也就是玩玩而已。

                    帖:2261736 复 2261685
                    • 家园 我给您道歉

                      昨天有点急躁。倒不是因为您,是我在别的地方生了气,所以把火撒到您身上了。就此道歉。

                      看来我们对于白话文的理解差异还是很大的。就个人理解而言,白话文,需要通俗易懂,另外,尽量选用比较常见的说法和用辞。我选用google,就是想说明这些例子都是在日常生活中,活生生的在应用的,也是常见的。

                      这不是割裂传统和现代,而是白话文的根本所在,否则的话我们直接以古体翻译好了,何必费这个事。

                      我跟您的理念分歧还是比较大,很高兴在您这里学到的东西。也希望您不要在意。

                      对于那个文学细胞,我根本没在乎。我高考语文不及格,大学被逼着重修。说我没有文学细胞,我承认,很可能是个事实。这没有什么可丢人的。我是对您的说话的口气不满而已。

                      妖道最近凡事缠身,有不周之初,尚请海涵。

                      就此别过。

                      帖:2262519 复 2261736
                      • 家园 很高兴与你交流

                        你们在这个楼现身乃是给我面子。只是九某人一向喜欢钻牛角尖,又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口气。希望你也不在意。

                        高考语文,120分算起来我也只是刚巧及格。

                        帖:2262538 复 2262519
      • 家园 附译作

        秋日

        [奥地利]里尔克

        水风 译

        神啊,是时候了。

        曾經的夏日很盛大,

        请在日晷显现您的身影,

        在原野中鼓荡秋风。

        令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日南方的天气

        催促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去建筑,

        谁此刻孤独,就将长久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無休地在林荫道上徘徊,

        伴著風中秋葉。

        秋日

        [奥地利]里尔克

        水风 译

        主,时近,

        逝夏已足盛,

        见汝影于晷,

        纵秋风入原。

        满丰剩实,

        多两暖日

        促成熟

        入末甜于醇。

        无屋者,不必筑,

        孤独者,长孤独,

        唯醒,阅,书尺牍,

        不倦徘徊于途

        秋叶飘零。

        帖:2248681 复 2248659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8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