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浅谈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以里尔克《秋日》为例:上 -- 九霄环珮
共:💬120 🌺142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8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浅谈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以里尔克《秋日》为例:上

秋日

[奥地利]里尔克

九霄环佩译

主啊:是时候了。盛夏已经结束。

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

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令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

促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此刻没有房屋,将不再建造,

谁此刻孤独,将就此孤独,

将就此醒着,阅读,写长长的信,

不停地徘徊于林荫道, 其间落叶纷飞。

主啊

绝大多数都翻成主啊。程抱一翻成神啊。欧几翻成我主。单独使用的情况下,主啊我主更符合习惯。

是时候了。

绝大多数都翻成是时候了。陈敬容翻成是时候啦不能随便用,显得不深沉。李魁贤翻成时候已到,其实非得用字,不如时候到了

盛夏已经结束。

此句各人翻得五花八门,很难选择一个标准。原文翻成英文依然是非常准确的(考虑到大多数人懂英语而不懂德语,本文尽量采用英文作为对照),那就是The summer was very big. 翻译成中文就是(那)夏季是很盛大的,但是时态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准确地说应该是,那个夏季曾经是很盛大的。很显然这样的直译虽然很准确,在韵律上显得非常累赘罗嗦。

冯至:夏日曾经很盛大,含义是准确的,但是韵律不好,曾经很盛大读起来比较别扭,这是比较微妙的,对于诗歌韵律不敏感的估计很难体会。北岛:夏天盛极一时,六个字,比冯至少一个字,韵律上更好。采用了一个成语,含义大致是准确的,没有冯至准确,但是相差不多。这两人翻得比较好。

程抱一:夏日曾经丰盛,虽然也是六个字,但是不符合汉语习惯,丰盛前面加个很/特别/非常之类的才比较合适。另外,丰盛一词不妥,更多的用于形容餐食之类,还是盛大更好。陈敬容:夏季的光热多奇伟,原文完全没有光热这样的词汇,尽管可以联想得到,仍然属于生造,使得诗的意象变得缭乱而失去原作的简至。杨武能:夏天已很盛大,时态错误,含义也错了,仿佛当前依然处于夏天似的。李魁贤:夏日已太长,错误。绿原:夏日何其壮观,不见时态,变成对夏天的纯粹的赞叹,错误。和上一句连起来显得非常突兀,莫名其妙。飞白:夏日如此之长,错误。欧几:我们已消受盛夏炎炎,罗嗦的错误。

总的来讲,还是冯至和北岛的翻译更恰当一些。相比而言,冯至更好一些,我个人经过非常仔细的体味,觉得“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总体上比“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更连贯一些,但是相差不多。

下面说一下九霄鄙人的翻译:盛夏已经结束。时态不太对,原文是一般过去式,而不是现在完成式。字面意思也不太准确,原文讲的单单是夏天(在过去的时候)是盛大的,字面上没有结束一词。所以,九霄的翻译也不是十分准确,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好的,因为,“主啊:是时候了。盛夏已经结束。”一行显得非常流畅(需要仔细体会),所有的翻译里面我个人认为(气)是最流畅的,内在的含义也并不违背。在风格上也符合原作简至的原则。韵律上也很上口。

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

北岛基本上就是照搬冯至,前者是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后者是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这两个译法基本上是好的,但是依然有指摘之处。不管是置于日晷上还是落在日规上,韵律不好,坏在那个字,生硬,去掉当然也不合适,所以不应这样组织。九霄:把你的阴影投注于日晷,在韵律上更好,更上口。后五个字如果省成投于日晷,或者投在日晷,也要打个折扣。此处用到字,仿佛有点文言的感觉,其实字在新诗里面完全可以作为字的替身来用,特别是在句尾,显得更有气度。

陈敬容:如今你的影子躺在日规上,没有采用祈使句,削弱了力道。字不妥。杨武能:请往日规上投下你的影子,不需要字,多余,不需要这种礼貌,原文没有这个意味。李魁贤:使阴影掩过日晷仪,什么叫掩过字多余。绿原:把你的影子投向日规吧,语气太弱。

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冯至:让秋风刮过田野。首先,字不妙。其次,田野不妙。再次,没有体现出原文los的意义。los的英译是loose. 这里的意思是把风散放到原野上去,隐含着风原本是被收拢的,然后通过一个散放的动作被放出去,这样就生动了,神气了。而单单说让风刮过田野则丧失了这种神气。北岛:让风吹过牧场。大气是有的,但也不神气。田野牧场都不够好,原野更好,格局更大。

程抱一:在原野间,散放你的巨风吧!逗号散了气了。吧字慎用。巨风不妥,很冷僻,音听起来似飓风。陈敬容:任无羁的风在平原上吹。把los/loose意译为无羁,差强人意。句式丧失气度,含义有所偏颇。放风吹任风吹含义是不同的。杨武能:还让西风在田野里吹刮西风乃是杜撰,原文没有西字。又是又是,重复。李魁贤:让秋风在草地上吹扬草地不妥,格局太小了。吹扬太轻飘,无气度。绿原:再让风吹向郊原吹向含义有所偏离。郊原一词感觉比较夹生,为什么不直接用原野呢?(或者绿原?:-)飞白:再在田野上放开风的马缰再在这两个同音字搁一起连用比较别扭。原文有放开之意,却无马缰之意。倒不是说不能意译,而是这个不好。风的马缰比较别扭,比较牵强。欧几:放出风,让它纵蹄原野原野是好的。逗号散气。纵蹄不好,过分了,过于撒野的感觉,不够气度。

令最后的果实饱满

冯至: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不要用丰满,现代汉语发展到今天来说,丰满一般是形容女人的。长得多余。北斗: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枝头是添加,多余。程抱一:最后的果实,命令它们成熟。逗号散气。他这样的句式大概是觉得反过来说令最后的果实成熟这样句式中最后两个字太短,有悬吊感。应该是饱满,而不是成熟,含义错了。陈敬容:吩咐最后的果子充满汁液吩咐太轻。果子:格局太小。充满汁液:这个意译不好。顺便说一下,翻译诗歌里面的名词最好采用原来的意象。什么光、热、汁液这些原文中没有的意象不要随便造,这样很容易就破坏了原诗的画面感觉。杨武能:命令最后的果实结得饱满命令没有好。结得/长得多余。李魁贤:令最后的果实都成熟多余。是饱满不是成熟。果实都是先饱满再成熟(颜色/味道发生改变)。绿原:命令最后的果实饱满圆熟圆熟多余。此处当用饱满无疑,下面隔一句再用成熟。翻译的第一要务在于使用最精确的词。飞白:命令那最后的水果更加饱满多余。命令那三个读起来别扭!更加目的是为了凑音节的,大概译者也认为单单饱满在句尾有悬挂感。欧几:让最后的果实成熟不如成熟不对。

九霄:令最后的果实饱满。首先,要用字。熟悉数学语言的可能在此会心一笑。字起头很有气势。命令则多余了。此句读到果实饱满之间要稍作停顿,饱满重音强调,这样整个句子在韵律上就平衡了。当然,如果有合适的,在饱满前面添两个字也是好的。

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

冯至: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我个人觉得此处它们多余,因为下一句又有它们气候不如天气。北岛: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我同意北岛不用它们。但字也多余。程抱一:再给它们两天温馨的日子温馨一般形容生活情调,此处不妥,原文中的意思就是南方。陈敬容:给它们再多两天南方的温暖南方温暖其实是重复了。句式组织不好。杨武能:再给它们两天南国的温暖南国温暖重复。译者可能是担心读者不晓得南方代表温暖的好天气,呵呵,小看读者了。李魁贤:再给予两天南方温暖的时光。罗嗦。时光不妥,要用天气。绿原:再给它们偏南的日照两场。既罗嗦又怪异。飞白:再给它们加两天南方的温暖。罗嗦。南方温暖重复。欧几: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日光它们多余。南方的日光这个句内押韵读着感觉不好,如果字是仄声则要好一些。

九霄:再给两天南方的天气。简洁明了,不要罗嗦和搞怪。简明能够产生力度和气度。

促使它们成熟

冯至:迫使它们成熟迫使我个人认为不如促使字有点过,但是也难讲,也许有我所没有认识到的地方。北岛:催它们成熟。此处字我个人不太喜欢,格局小。韵律上也不太好。程抱一:让它们完成完成含义不准,应该用成熟。陈敬容:催它们成熟。同北岛。杨武能:催促它们快快地成熟催促快快地重复。李魁贤:逼使更加完美饱满逼使迫使一样,过分了。而且逼使一词冷僻,听起来象鼻屎。诗歌用词一定要注意读音。绿原:催促它们向尽善尽美成长。罗嗦,向尽善尽美成长实际上就是成熟。飞白:好把它们催向完成催向完成太怪了。欧几:催它们丰润完美丰润完美就是成熟

此句和第四行有几位译者似乎没有读懂。关键是第四行应当是饱满,此句应当是成熟。很简单明白,不要乱用辞藻。

关键词(Tags): #九霄诗话#里尔克#秋日#冯至元宝推荐:张七公子,
主题:2218135
家园 【原创】浅谈现代汉语的遣词造句-以里尔克《秋日》为例:下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冯至: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很好,九霄照搬了。北岛: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压进也比较好。字放在前一行末尾并没有多大意义,无聊。程抱一:同时让果汁的/甜意滴滴渗入浓郁的琼醪。叹为观止的罗嗦。译者的动机是为了让前一行的短句凑长一些,这样每行都差不多长。这就是典型的为了浅薄的形式美而损伤内容。陈敬容:把最后的/甜味,给予浓烈的酒。也是行长问题,句子分割得很惨。逗号散气。甜味太轻。给予太平淡。杨武能:还给/浓烈的酒浆加进最后的甘甜。这里倒过来说了,随意组织句式,不好。浓烈的酒浆就是浓酒。很多人喜欢在这里分行。要知道西方语言的诗歌常常每行有相似数目的音节,从而具有某种形式美,从而一个长句子被分行处理。但是翻译的时候,不要被这种形式所左右。李魁贤:且猎取那浓郁美酒的终极芬芳。整个不对头,太造作。绿原:并把最后的甜蜜酿进浓酒。不需要字。甜蜜偏小,不如甘甜。飞白:再往那/浓冽的酒浆里压进最后的甜。形式的俘虏。欧几:把最后的甜蜜驱入肥硕葡萄的浆肥硕?wait a minute.

谁此刻没有房屋,将不再建造

冯至: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我觉得不必用得不准。原文的意思是一般将来时的否定。意思是不会再造房子了,这和不必建筑意思毕竟不太相同。不必是没有那个必要了,德文似乎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此刻没有房屋的,以后也不会再建造房屋,单这一句没有说为什么。北岛: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大体上照搬冯至。房子不如房屋。程抱一:没有居屋的,将不再建造居屋太冷僻。光听这个词估计很难知道到底是什么词。陈敬容:没有房屋的人,谁也不为他建筑。意思不对。不是别人不为他造,而是他自己不造。杨武能:谁此刻没有屋,就不会再造屋。采用单字词,不好。李魁贤:如今谁无房屋,也不需要再建筑。原作没有讲他不需要。在句中不如在句首。 绿原:谁现在没有房屋,再也建造不成。强调能力不够,和原意有区别。原文很中性,就是不造了,字面上不知道什么原因。飞白:今日无房者,不再为自己造房字似乎太文言了。无房造房都不是好词。欧几:无家的人将长流浪。长流浪比较文言。

九霄:谁此刻没有房屋,将不再建造。这一句最难翻译,我自认为自己所取也不理想。也考虑过意译:谁此刻漂泊,将注定漂泊。句式还不错,和下一句形式上比较相配,但是同时也产生单调感,而且丧失了原作的形象性,因为原文是从房屋这个意象上展开的,翻译的一个原则是不要失去原作中的意象,特别是那些形象性的东西。

谁此刻孤独,将就此孤独

冯至: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这时不如此刻。北岛: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照搬冯至。程抱一:原是孤单的,就此孤单下去;我觉得这里还是需要一个表示将来时的字。陈敬容:孤独的人会长久寂寞。不该断的断了,该断的不断,此处原作有逗号,译者倒没有了。杨武能:谁此刻孤独,就会长久孤独。意思是对的,但是文字组织不紧凑。李魁贤:如今谁无伴侣,亦将长期孤独孤独意思是没有伴侣,但是原文中没有出现伴侣这个意象,就最好不要引入。长期是多长?不要提到时间的长短。绿原:谁现在单身一人,将长久孤苦伶仃。罗嗦。飞白:今日孤独者,将长期会这样。前半句阳春白雪,后半句下里巴人。欧几:孤独的人将长寂寞。和无家的人将长流浪一样是比较怪异的句式。

九霄:谁此刻孤独,将就此孤独。有个字,我个人觉得比就永远孤独意思上来得更加准确明白。

将就此醒着,阅读,写长长的信,

不停地徘徊于林荫道, 其间落叶纷飞。

原文是一大句分三行,读起来要连贯,气不要堕了。冯至: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在林荫道上来回/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没有体现将来时。北岛: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学的是冯至,没有体现将来时,醒来含义是错的,醒着是对的。单单落叶纷飞四个字在最后,有些奇怪。原文的意思是前面有个when(当)。程抱一:念书,写信,或是苦守长夜,/他将久久徘徊,在林荫道上/飘零无尽的落叶间。句式组织不好,没有气势。陈敬容:会在无眠的期待中读书、写长长的信,/会在秋风蹂躏枯叶的街巷里/不安地踱来踱去。句式不好。原文没有期待这个意思。杨武能:就会长久醒着,将长信书写,阅读,/就会在落叶纷飞的时节,/不安地在林荫道上往来踟蹰。句式也是打乱原文的节奏,不好。李魁贤:亦将清醒,阅读,而且写长长的信,/而且将在甬道上来回走步/不休止地,当黄叶飘零。不休止的位置比较奇怪。黄叶飘零没有落叶纷飞好。绿原:将醒着,读着,写着长信/将在林荫小道上心神不定/徘徊不已,眼见落叶飘零眼见一词不错。飞白:将会长醒,长读,写长长的信,/将会随着飘荡的落叶之群/在林荫道上彷徨,彷徨,彷徨……这样就根本不是里尔克的诗了,而是飞白他自己的诗了。欧几:读书、写信将伴无眠,/也将踯躅/林荫道上,当叶儿飘落将伴不好。踯躅林荫道之间缺少介词。叶儿不好。字少用为妙,严重降低深沉感。

九霄:将就此醒着,阅读,写长长的信,/不停地徘徊于林荫道, 其间落叶纷飞。原诗分三行,但不必勉强非凑成三行不可。完全按照原作的语序组织句子结构,和冯至以及北岛大体相似,但是体现了将来时。另外,我个人认为在

在林荫道上不停地徘徊,不如不停地徘徊于林荫道徘徊这个动词最好置前一些,这样和前面几个动词更连贯,更好地体现了气势/语气上的递进关系。九译中林荫道在分句末尾,和下面的其间接上,其间引导一个非限定性定语从句,也可以说是一个状语从句。

说明,九霄所译,和北岛一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冯至。即便有丁点进步,也不足为奇。

关键词(Tags): #九霄诗话#里尔克#秋日#冯至
帖:2218141 复 2218135
家园 小声要求一下,

对于俺这样的门外汉来说,您把原文贴出来对照着来更好

帖:2218149 复 2218135
家园 附录:原文、英译、以及众多中译

来源:网络摘录

原文(德语)

  Herbsttag

  

Herr, es ist Zeit. Der Sommer war sehr gross.

Leg deinen Schatten auf die Sonnenuhren,

und auf den Fluren lass die Winde los.

Befiehl den letzten Früchten, voll zu sein;

gib ihnen noch zwei südlichere Tage,

draenge sie zur Vollendung hin, und jage

die letzte Süsse in den schweren Wein.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dern, wenn die Blaetter treiben.

  

注:由于编码问题,个别单词作一些代替性处理。

  21.9.1902, Paris

  Aus: Das Buch der Bilder

  

  

  

  English 1: Autumn Day (by M. D. Herter Norton, 1938)

  

  Lord, it is time. The summer was very big.

  Lay thy shadow on the sundials,

  and on the meadows let the winds go loose.

  

  Command the last fruits that they shall be full;

  give them another two more southerly days,

  urge them on to fulfillment and drive

  the last sweetness into heavy wine.

  

  Who has no house now, will build him one no more.

  Who is alone now, long will so remain,

  will wake, read, write long letters

  and will in the avenues to and fro

  restlessly wander, when the leaves are blowing.

  

  English 2: Fall Day (by J. B. Leishman)

  

  Lord, it is time. This was a very big summer.

  Lay your shadows over the sundial,

  and let the winds loose on the fields.

      

  Command the last fruits to be full;

  give them two more sunny days,

  urge them on to fulfillment and throw

  the last sweetness into the heavy wine.

      

  Who has no house now, will never build one.

  Whoever is alone now, will long remain so,

  Will watch, read, write long letters

  and will wander in the streets, here and there

  restlessly, when the leaves blow.

  中译一:《秋日》 冯至

  

  1905-1993。1930年赴德国留学,其间受到德语诗人里尔克的影响。五年后获得哲学博士学位,返回战时偏安的昆明任教于西南联大任外语系教授。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中译二:《秋日》北岛转译于英文版

  

  1949- 。不喜欢里尔克的长诗,认为短诗比较有张力,因此受到指责。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中译三:《阙如》程抱一

  

  1929-。法籍诗人 2002年受封为法兰西学院第705位院士。

    

  神啊,时候到了。夏日曾经丰盛。

  将你的影投射在日规盘上;

  在原野间,散放你的巨风吧!

    

  最后的果实,命令它们成熟。

  再给它们两天温馨的日子,

  让它们完成。同时让果汁的

  甜意滴滴渗入浓郁的琼醪。

    

  没有居屋的,将不再建造。

  原是孤单的,就此孤单下去;

  念书,写信,或是苦守长夜,

  他将久久徘徊,在林荫道上

  飘零无尽的落叶间。

  

  

  程抱一《和亚丁谈里尔克》

  

  纯文学出版社中华民国六十一年初版,第86-87页

  

  

  中译四:《秋天》 陈敬容

  

  1917-1989。女诗人,原籍四川乐山。译有《巴黎圣母院》、〔捷〕伏契克《绞型架下的报告》、波列伏伊的短篇集《一把泥土》《伊克巴尔诗选》等,然教育背景不详,尚不知是否均从原文译成。

    

  主啊:是时候啦,夏季的光热多奇伟。

  如今你的影子躺在日规上,

  任无羁的风在平原上吹。

    

  吩咐最后的果子充满汁液,

  给它们再多两天南方的温暖,

  摧它们成熟,把最后的

  甜味,给予浓烈的酒。

    

  没有房屋的人,谁也不为他建筑,

  孤独的人会长久寂寞,

  会在无眠的期待中读书、写长长的信,

  会在秋风蹂躏枯叶的街巷里

  不安地踱来踱去。

  

  《(诗苑译林)图象与花朵》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版P78

  

  

  中译五:《秋日》杨武能

  

  1953-。翻译家,生于重庆,先后学习俄语和德语,后于1978考入社科院研究生院,师从冯至教授学研修德语文学。2000年获联邦德国总统颁授的国家功勋奖章。

  

  

  主啊,是时候了。夏天已很盛大。

  请往日规上投下你的影子,

  还让西风在田野里吹刮。

    

  命令最后的果实结得饱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国的温暖,

  催促它们快快地成熟,还给

  浓烈的酒浆加进最后的甘甜。

    

  谁此刻没有屋,就不会再造屋,

  谁此刻孤独,就会长久孤独,

  就会长久醒着,将长信书写,阅读,

  就会在落叶纷飞的时节,

  不安地在林荫道上往来踟蹰。

  

  

  《里尔克抒情诗选》四川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P20

  

  

  中译六:不详 李魁贤

  

  1937-。台湾诗人,诗评家。起初学习化学工程,后研修德语。

    

  主啊,时候已到。夏日已太长。

  使阴影掩过日晷仪,

  让秋风在草地上吹扬。

    

  令最后的果实都成熟,

  再给予两天南方温暖的时光,

  逼使更加完美饱满

  且猎取那浓郁美酒的终极芬芳。

    

  如今谁无房屋,也不需要再建筑,

  如今谁无伴侣,亦将长期孤独,

  亦将清醒,阅读,而且写长长的信,

  而且将在甬道上来回走步

  不休止地,当黄叶飘零。

    

  《里尔克诗集(III)》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版P74-75

  

  中译七:《秋日》 绿原

  

  1922-。诗人。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何其壮观。

  把你的影子投向日规吧,

  再让风吹向郊原。

    

  命令最后的果实饱满圆熟;

  再给它们偏南的日照两场,

  催促它们向尽善尽美成长,

  并把最后的甜蜜酿进浓酒。

    

  谁现在没有房屋,再也建造不成。

  谁现在单身一人,将长久孤苦伶仃,

  将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将在林荫小道上心神不定

  徘徊不已,眼见落叶飘零。

    

  《里尔克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版P94

  

  中译八:《秋日》飞白

    

  翻译家、诗评家,用英俄法德意西拉丁七种语言进行翻译。

  

  “撰写的《诗海》是我国学者第一部“融通古今、沟通列国”的世界诗歌史;他主持编写的十卷本《世界诗库》更以世界的眼光和非凡的魄力,收入了译自三十多个语种、一百多个国家的诗近20万行、译介文字约100万,全书总量达800万字,成为世界上第一套全面系统的世界诗歌名作集成,被誉为“世界诗史的一个奇观”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如此之长。

  把你的影子卧在日规上吧,

  再在田野上放开风的马缰。

    

  命令那最后的水果更加饱满;

  再给它们加两天南方的温暖,

  好把它们催向完成,再往那

  浓冽的酒浆里压进最后的甜。

    

  

  今日无房者,不再为自己造房,

  今日孤独者,将长期会这样,

  将会长醒,长读,写长长的信,

  将会随着飘荡的落叶之群

  在林荫道上彷徨,彷徨,彷徨……

    

  飞白《诗海——世界诗歌史纲·现代卷》漓江出版社1989年版P1051-1053

  

  

  中译九:《秋日》欧几

  生平不详。

  

  我主,是时候了。我们已消受盛夏炎炎,

  投你的影子于日晷,

  放出风,让它纵蹄原野。

    

  让最后的果实成熟;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日光,

  催它们丰润完美,

  把最后的甜蜜驱入肥硕葡萄的浆。

    

  无家的人将长流浪。

  孤独的人将长寂寞,

  读书、写信将伴无眠,

  也将踯躅

  林荫道上,当叶儿飘落。

    

  陈敬容主编《中外现代名诗鉴赏辞典》

帖:2218151 复 2218135
家园 你的手真快。已经贴了,够你瞧的:-)
帖:2218228 复 2218149
家园 翻译有时很郁闷;翻诗尤甚。

你知道原文什么意思,读过原文的人也知道你要表达的意思(比如杨先生的“夏日已很强大”),可是你的翻译,不是给这些人看的。

帖:2218284 复 2218135
家园 给九霄老师送宝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2218569 复 2218135
家园 俺看不懂古德语,不知道跟现在的比是不是有很多变迁

但好像很多元音都没了呢。像drnge,bltter,这个是不是写诗的时候特殊的写法呀?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这句翻译成英语的时候我觉得已经稍稍有点变化了,我也讲不太清楚什么感觉,汗。其他地方英语都挺标准的,跟原文放一起,就像两种方言读同一首诗一样:)

特别要说的是,非常喜欢“将就此孤独”的“就此”,花!

帖:2219309 复 2218141
家园 学习学习

最怵的就是写东西了,抬起笔来直觉的千斤重,哎。。。

帖:2219316 复 2218135
家园 那几个单词有编码问题,何止八九也指出来了。

现在按照何止八九兄的方法做了一些处理。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这一句我也觉得最难搞。

帖:2219398 复 2219309
家园 【必须说一声】把英文和各个版本的中译

都认认真真地读出来体会了一下,

觉得九霄兄和北岛读起来最有美感。

九霄兄的版本,我读起来觉得不流畅的地方是“散放”,虽然这个词对应Loose,感觉是到位的,可能因为我普通话说得不好的缘故,我读起来的时候老在这里卡气。

很喜欢九霄兄最后一节用的“就此”二字,自己觉得比单纯的“就”字有韵律感。

冯至的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的“迫使”读来感觉确实不好,意境上差了些。

北岛的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的“压”字也不好,和“迫使”一样力度太大了。

帖:2220432 复 2218151
家园 九霄兄实在令人钦佩!

这样逐字地分析打磨,我自问真正做不到,只能叹服着送花。

这阵子翻《劫·梦》,就觉得力有未逮,要真正把自己体会到的意思翻出来就很难,更别说超越前译,做到信达雅什么的了。每次看到朋友的校对意见,我都羞愧地想沉到河底去,再不要浮出来让方家看笑话

帖:2220440 复 2218135
家园 可能是因为

上、散、放三个字的韵母相似,上和放的韵母是相同的,这样三个字连读可能是有些别扭。

在原野上散放秋风

嘉木指出的这一点确实值得再琢磨琢磨,只是目前我实在是才思枯竭了。散放,这个词本身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原本是用在放牧的语境中,与圈养相对。这一句诗给人的感觉是上帝(或者随便那种神)之手张开,放出风来,风吹过原野,白云在大地上流动,果实饱满起来,变幻成金黄或深红的颜色——一切都是动,一种经过处理的快镜头的感觉。

帖:2220460 复 2220432
家园 上花,笑,

肥硕?wait a minute.

----看到这句笑得不行了。

谁此刻没有房屋,将不再建造。这一句最难翻译,我自认为自己所取也不理想。也考虑过意译:谁此刻漂泊,将注定漂泊。

----房屋好,比飘泊好,个人感觉。建造(build)句,原是有主体想要去做,然后从此时起放弃了;如果用飘泊,就只是状态的延续,没有一个这样试图寻找(虽然有些徒劳----因为还是没有房屋)到消极等待(最终诗人是漫游徘徊在落叶中了)微妙的心理变化。

帖:2220464 复 2218141
家园 老九您德英中通吃?

原文念起来什么味道?能不能放个音频?

帖:2220530 复 2218151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8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