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829 🌺2764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768章 “XX一号”军演

当年春夏交季,在东南沿海举行了一次三军联合演习,演习代号为“XX一号”,实际就是后来传出的“东山岛演习”,出动了各军区精锐部队,远程奔赴演习地域。

这是那些年来解放军基本每一年都举行的大规模演练,这次演习的主题是战争动员和三栖跨海行动,参加的包括海军三大舰队的各种军舰、各军区空军出动的数百架各型战机和多支导弹部队,及征用的民航飞机与民用船只参演。

这次演习,我是作为研究生代表选去的,以见习参谋身份参加,被分配到参演部队第36快反师。带着介绍信,我们几个选调的国防大学研究生乘火车前去“投军”。

这样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让我赶上了,真是时不负我!那种兴奋,嘿,别提了,在火车上我都安静不下来。

下了火车,在车站看见了接我们的士官和吉普,我们上了车,涂着丛林迷彩色的212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地把我们载到了师部,司机一个急停,嗯,蛮有性格,不对是训练有素,或曰是部队的风格。

车在师部大楼前停稳,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人,是位身高一米八零左右,高高的略微显胖的中校军官。司机冲着那位高个军官喊道:“伊科长,人我给你接回来了。”

我们听说是科长,连忙列队、立正,向他敬礼报告:“科长,我们是来向您报到的。”

科长还礼,然后伸出手依次和我们握手,热情地说道:“路上辛苦了!来,进来,把行李带着。”

只在师部睡了一晚,其他三位同学次日被分配到106、108、炮兵团,而我留在了师部,当日跟着师部车队前往演习场,开始了参加大演习的工作和生活。

据说我能留在师部是因为我被介绍为文职干部,怕分到下属各团,哪个团接受我哪个团对师里的分配会有意见,认为师里对他们团不重视,倒让我捡了个便宜,当然在师里见识的肯定会多。

36师是上世纪90年代初改装的全军六个快反师之一,显然是陆军主力师了。随着解放军战略重心的南移,武器装备虽比不上甲类军,但也提升了一个档次,战斗力相当强。特别是在台海战争中,该师所在军比之第1集团军、第42集团军等一线部队,因驻扎的位置处在攻台的第二梯队,可承担解放台湾的重头戏,属强攻兵力之一,妥妥地是大兵团陆海空联合进攻作战。

由于所担当的任务决定,该师向演习场开进时便已属于处在演习之中,完全是按照参战的架势实施的机动。我换上了迷彩,头戴钢盔,临时挎上手枪,跟随在一群参谋中,观察他们在作战开进中是怎样承担任务的。

因是摩托化开进,路上要经历防卫星和空中侦察、防空袭、克服破损道路通行等多个科目演练。在防卫星侦察的科目中,每到敌方卫星临空之际,行军车队都要停下,我们这些参谋也要和直属队的士兵一起拉起防护罩,将车辆遮挡。而在防空袭时,车队并不停下,由伴随高炮和地空导弹部队予以防护,只是会有导调组的临时设置,那些漏网的“敌机”对准了哪些车辆,车辆上的人要求在规定分秒中撤离,没来得及撤离的会被判定阵亡。

最为考验的是通过破损道路,要在钢轨上开过去的,这个对驾驶员的技术要求很高;有要填埋的路段,作战参谋会去值班,保持对部队的连续指挥,不在岗的人员都去搬石填土,填埋被“炸弹”炸出的大坑,肯定我得上啊,因为格外卖力,给了代管上级很好的印象。

当大坑填完,车辆试通过时,协理员过来递给我一瓶水,“小陈,来喝口水,休息下。”

谢了一声,我接过水瓶拧开,一口气喝完,便问:“协理员,还有什么任务?”

“暂时没有任务,待命吧!”说完他嘿嘿笑着离开了。

旁边一位少校看我只身穿迷彩,没有佩戴军衔标志,甚至连学员肩章都没有,问我:“小伙子,你这是属于哪部分的?”

“这个,保密!”我没向他介绍自己,谁叫算是战时呢,哪能相互乱搭讪。

到了晚上,我主动提出站岗,站作战科自己住宿点的岗,在演习期间,作训科改称为作战科,加浓点“战时气氛”。

我向中校说:“科长,我是边防军出身,刚当兵时的任务就是站岗放哨,估计我比司令部中的参谋都会站岗。”

科长还未说话,协理员就答应了,“行,小陈夜里放哨就是你的任务了。”

科长还有些犹豫,悄悄对协理员说:“人家刚来,各方面不熟,你放心?”

“这小伙子能干,我放心,而且脑子应该够用,要不人家怎么考上的国防大学。”

为了不被渗进的特工或是特种兵搞破坏。机关在行军中是重点保护对象,要害部门,不能光靠师警卫连一家的护卫,各科都要有自己的岗。

夜晚,“哗哗”地下起了雨,更是易出漏洞的时候,我已经听说,在演习中各部队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可得小心些,别着了什么偷袭侦察兵或是特种兵的道。

还真有针对师指挥纵队的偷袭,所幸均被警卫分队及时察觉,及时示警,最终赶走,没酿成“祸”。我在夜视镜中默默地看了两方的动作,并未出手。

天蒙蒙亮的时候,科长出来看见我,问:“晚上有动静时你在哪里?”

“我就在车顶上。”用手指了指。

“你没去避雨?”

“有雨衣不怕。”心里说这点雨算啥!

反正科里的车和人都没出事,科长有所怀疑,也说不出什么。吃早饭时他让协理员去打听,警卫连的人都说作战科这边没发现什么不安全的迹象,你们的哨兵也未暴露。

人家都这样说了,便皆大欢喜呗。

经过二天带有战术背景的摩托化行军,部队进驻到演习地域,是位于半岛北部的军区综合战术训练场,修筑在沿海一块狭长的地域,一部分像蝎子尾巴深入海中。

很快,师直属的连队就在山坡上整齐地搭建起一排排草绿色的帐篷,作战科分配到一个绿色的排级帐篷。帐篷里靠近窗户的位置,摆放了军官们的背囊,整齐地列成一排。科长指了最里面的一个行军床,对我说:“你就睡在这里。”他认为我没有值班任务,睡在最里面不会被影响到。

我把背囊放好,与其它的背囊取齐,铺好床,返过身面对科长,等候他的进一步安排。科长对我说道:“我们这次举行陆海空三军联合战术演习,目前是以陆军为主,联合了空军、海军、陆航,组成了联合训练司令部。从明天起,你就跟着作战科工作。”他拿出一个小册子,“这是演习手册,你看一下,尽快熟悉情况,这是今天你的安排。还有你要抓紧时间熟悉熟悉地形,从明天开始,正式进入演习状态。”

“是。”然后,我坐下打开了演习手册认真研读起来。

不过很快不值班这件事就改变了,路上的情况设置,让一个参谋偶然碰上,算作是伤亡人员,被导调组揪走,所以他的事得由其他人承担,我恰好也分到一些。

到了傍晚六点钟,一个值班军官走出帐篷,高声喊道:“收拾一下,准备开饭啦。”

帐篷里的机关干部听到喊声之后,拿着自己的餐具,陆陆续续地从各个帐篷里面走出,来到了那个超大帐篷搭建的野战饭堂。

野战饭堂,长约20米,宽约10米,高超过4米,里面很宽敞。餐厅里,有两排可折叠的小方桌,方桌四周摆着马扎;每张桌子上面,已经摆好几盘菜。

我跟在伊科长后面走进野战饭堂,大家很自然的,按照事先分好的桌子依次坐下,自己打上饭吃了起来。我是闷头吃饭,因为和这些军官仅在开进的路上见过面,彼此还不熟悉,所以谁都没主动说话。

一会协理员吃完饭,看我还在吃,过来表扬了我一句:“小陈在开进的路上表现不错,有股子兵劲。”是兵劲还是不像学生劲啊?

我对这位代管我的军官真挚地笑了笑,能够感受到他对我的好。

吃完饭,步行出野营区,按照科长的要求去熟悉演习场。

营区东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包,我迈步上去,向南望去,就是海滩;向西,是演习部队的宿营地,几处排列整齐的帐篷区;向东,是波涛滚滚的大海,能够看到海面上过往的船只;向北,即部队将要开展演习的区域,近处是块开阔地,里面纵横的土路,有经验的一看就是被坦克、装甲车等履带车压出来的。

从营区向北有几条间隔三四十米的通道,是适合坦克装甲车冲锋的道路;而路的尽头是个高地,那里,我估计应该筑有成体系的守备工事,是必要夺取的防御阵地。不过,那里已经被严密警戒,过不去的。

演习地域大概有了印象,和我以前作战的地形大不一样,适合使用装甲机械化部队作战,所以这次绝对对我是一次全新的训导和刺激。

地形我直看到视线往远处都看不清了时才准备返回营地。

可是在这时,我发现了情况,有“刺客”,两个带95式突击步枪的家伙!吃不准是演习人员,还是什么潜入的对方特工,反正我的手枪里也没子弹,心想只能抓活的了。

找了块能够隐蔽自己的石窠,伏在里面等待那俩个家伙摸过来,可“刺客”极为小心,并没向我抵近,而是远远地监视。

这不是难为我麽!没法和他们耗下去了,我露了个头观察他们,他们拿我没办法,用枪打,我没戴激光感应器,怎么打?他们此时见我拿出了手枪,虽然离得远,但要走近了,真打过来,如果打中也会要命。

他们就像我弄不清他们一样,也弄不清我是干吗的。三个人干瞪眼上了!

过了会,显然他们明白对面的绝不会是海岛来的特工,应是参演人员,其中一人喊了声:“对面那个,投降吧,你逃不掉的。”

我喊:“快来抓特务啊!别让他们跑了。”我的声音很大,能传到很远。

就这样,他们意识到已经失去了擒“敌”机会,不得不撤走。

元宝推荐:梓童,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