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饮中二三事(引子) -- 奔波儿

共:💬119 🌺1074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饮中二三事(引子)

因病小恙,答应我家领导,暂时与酒中断一下缘分。可是,看见有人在此处谈酒和电影,还是勾得自己肚中的馋虫大动。奈何“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只能化悲愤为文字。

话说,自己真正开始喝酒,得是大学时代。那时节,在江城读书,当地有一不错的啤酒,名曰“行吟阁”,得名于东湖岸边的一座水榭。当时(九十年代初),一瓶汽水得一元多,而一瓶啤酒退瓶之后,不过六、七毛钱。因此,我如果是周末出门溜达,只要是渴了,就来一瓶冰镇啤酒。这习惯,一直保持到归顺我家领导。

有道是“无酒不成席”,亲朋聚会,老友重逢,酒是不能或缺的角色。

这些年来,自己五洲四海,一通溜达,学习或工作之余,或与二三好友聚饮,或一人独酌,酒中的三味,也算是品得几分。

诸位看官,若不嫌俺呱噪,且听我娓娓道来。

关键词(Tags): #如烟往事通宝推:GWA,大眼,三笑,huky,白马河东,热河蛮子,燕人,林三,领班军机,南宫长万,住在乡下,桥上,不远攸高,普鲁托,起于青萍之末,
家园 【原创】一件夹克衫

前阵子,许久不联系的一位老同学突然微信呼叫,我以为是江湖告急,连忙连线视频。一聊,才知,同学喝了点小酒,看到衣橱里一件旧夹克,想起这是我当年送给他的,不由一阵唏嘘。

当年,正是毕业季,同学毕业,即将分配到天津某设计院,按说,这是一家非常不错的单位。当时,他正谈着一女朋友,女方在其山东老家某学校当老师,但他对女方的户口有所顾及,不知是否应该继续。在校外的大排档里,我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他的这件烦心事儿。我劝他往长远看,不要太在乎户口这种终将被时代淘汰的东西,如果对方真是个不错的妹子,千万不要为这点问题错过一段姻缘。同学最终是否听了我的劝没有,我事后再没问他。不过,那天,我们喝的很高兴,我记得自己干掉了15瓶啤酒,结完帐,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一路摇摇晃晃往宿舍走。当时,我穿着件新夹克,估计样式相当时髦,他随口夸了几句,我一高兴,就脱下来,送给了他,虽然他穿着稍微有点大。

秋天,我去京城继续求学,而同学则在不远的北方第一水陆码头——天津卫上班。偶尔,他会来京城出差。每次,照例要请我小酌几杯,因为宣称他是领工资的人,次次都是他请客。一次,和他喝了几杯二锅头,就赶回校上晚课。那是一节法语课,老师抽我回答问题,我有点喝多了,一通胡抡,居然连德语都说出来了,老师近前一闻,批评我说:“你这家伙,喝多了吧?”,说得我一阵羞赧。再之后,若不是周末无课,我滴酒不沾(吗?)。

又过了几年,我曾经度过一段“周渔的火车”那般的日子,经常来往于京城和天津,同学旁观了那些欢乐和悲伤。

现而今,夹克衫早已发黄变旧,同学也因身体发福,穿不进去了,但他一直没有扔,就挂在衣橱里,看见衣服就想起了我。

陪他聊了会儿,我该忙自己的事儿了,只能先行告辞。结束通话以后,我给他发了一段我们当年都非常喜欢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通宝推:strain2,脚踏单车,故乡在喀什,大眼,天白,flycloud,三笑,广宽,达雅,GWA,铁手,白马河东,方恨少,张新泉,唐家山,领班军机,落木千山,南宫长万,住在乡下,桥上,菜根谭,shyukyo,凤城,汉水东流,起于青萍之末,PCB,
家园 回忆很温暖!花宝之
家园 宝推!但差评!

你到现在连同学是否娶了那个山东的都不知道。不过,感觉娶的可能性居大。

家园 贴张图,行吟阁啤酒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燕人,
家园 你这帖子关键事情没回答啊

铺垫这么多。虎头连蛇尾都没有。搁在皮皮虾上。这帮家伙直接跟帖骂你了;

家园 行吟阁啤酒出现以前

80年代的武汉啤酒也很好喝,红颜色标签。

很多年没有喝过行吟阁,还以为停产了。前几年有一次在一个农家菜,厨师用啤酒炖菜,就用的这个,包装跟以前很像,价格很便宜。

家园 看来像是中日合资的品牌?
家园 “行吟阁”这名字是谁想出来的?

这个发音,太容易让人联想到“行淫阁”。即便是在古代,给这个水榭命名的时候,一样存在这个问题呀。

不过,话说回来。“行淫阁”倒也别有意境。你想想,登高临江,体验一把“风吹胯下JJ爽,雨打臀上PP凉”的肆意快活,怎么说也有些魏晋遗风,名士风流。

家园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

语出《楚辞·渔父》,阁名由郭沫若题写,阁前有屈子塑像一尊。

通宝推:姬水飞熊,my8883,
家园 雅者见雅。
家园 这样的哥们我也有

事情也有。但是不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家园 行吟阁是武汉东湖一个知名景点

纪念屈原的,屈子行吟。

什么时候修的不知道,至少文革之前就有。文革中曾一度改名(好像叫红旗阁还是反修阁),文革后又改了回来。

至于说理解为行淫阁,只能说阁下想象力过于丰富,就跟“停车坐爱枫林晚”“隔岸犹唱后庭花”一样。

通宝推:姬水飞熊,
家园 我的老同学

前一阵一个学生时代的老朋友来访。

他就是那个完全吃不下土耳其饭的人。学生时代,他的导师比我的导师成就声望高不止一个级别。除此之外,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由于他导师关系,他得以从事技术工作,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跳过槽。工资不高,生活单纯,和老同学慢慢都淡化了。我告诉他我和当年的实验室花还有联系,他大惊失色。他和学生时代中国人同学结婚,早生孩子。中产阶级社区买房。孩子进公校,进公校也不打算卷,进个差不多大学是目标。儿子慧于心而讷于言,不像小德那么狂野。他对我的社区赞不绝口。离开我家后还特地在周围转圈良久。

其实,谁都不想把生活过得那么刺激。但是我比较早地看见了剥削阶级的嘴脸,从某一刻起, I refuse to be a fool. 我刚进职场就碰到一个英国有钱世家出来的女孩,告诉我很多事情,有些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她也没有告诉我很多事情,有些我也现在才想明白。我也不知道要是我和那位同学一样,会不会更享受人生。或许会,或许不会。

通宝推:大眼,GWA,
家园 想起了快二十年前在武汉上学喝啤酒吃烧烤那会

那时行吟阁的口碑是很难喝,大家都说有股尿味,金龙泉好喝但是贵一些,不过行吟阁还是喝了不少,有时是图省钱,有时老板只有行吟阁,喝多了也习惯那味了,突然想起还挺怀念的~😁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