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腐国开店笔记(0)——前言 -- 素问

共:💬150 🌺2599 🌵2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0
下页 末页
家园 二十年前确实有4.95的简单自助餐,俺常去的一家,2.5元可

以吃一份饭(白饭,炒面或炒饭可选)加一勺菜的午餐。

家园 改用北斗系统华为手机就准了。

近年感觉导航定位都在十米之内,怀疑有五六米精准,时效也十分好。

看了一下所谓三词定位法,认为技术角度上没有任何创新发展,甚至是退步,就是用三个词来替代经纬度。大致适用于定位水平低,文化水平低的地方,不比高速公路上的位置标示高级。

如何标记每一个9平方的点?如何让人知道该点的三词?这其实是无法普遍甚至无法较大规模落实的事。个人认为是PPT割韮菜项目。之所以三词而不是一词,估计就是为了避免重词或接近,故意降低效率以提高辨认度罢了。

家园 菜兄好胆识

一般玩法律的只吃不吐。

家园 一张大软沙发加一五花肉
家园 真材实料

有真材实料,文字叙述也好,赞!

我记得以前中餐馆厨房的师傅写烧鸭,都写“火甲”,图方便。可见简化字改革是为普罗大众着想的。

比较著名的中餐外卖菜式是choy sui, 杂碎或李鸿章杂碎。这个估计不如加菠萝的酸甜鸡受英国人欢迎。

以前英国报纸报道说,受英国人欢迎的菜式排在第一的是咖喱。但印度咖喱和其他印度菜都用太多的植物油或黄油,海量的调料。相比之下,炒中国菜用的油和调料都要少点。

不过印度式的中餐味道也别具特色。以前我在印度一个博物馆餐厅吃过他们的中餐,味道相当足,也是一种享受。

家园 以我在国内接待老外的经验

除了古老,宫保外,还有各种鱼香。

其实老外就是酸甜再加上微辣。

家园 【原创】(8)众口难调也得调

在欧美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往往会发现自己自己会多多少少有过敏症状,最常见的就是每逢花开季节,常常喷嚏连天;吃了块苹果,立马喉咙发痒;嚼了颗坚果,则会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究其原因,众说纷纭,有说是欧美生活环境太干净的缘故,也有说是各种食物添加剂引发的,也有说其实到处都一样,只不过欧美的老百姓比较重视身体健康而已。

有鉴于此,贴在外卖店的墙上的告示,或者散发的菜单上,一定会标明各种过敏物质。除了常见的水果、坚果,还有海鲜、鸡蛋、麦麸等等。当客人下订单时,一定得注意对方的留言注释,如果是食物中含有能引发其过敏的物质,必须要提醒一下对方。例如,对麦麸过敏的,一定得远离面条,或者是裹粉煎炸食品;而对水果过敏的,则在做古老餐时,一定得移除掉菠萝。这种事情,马虎不得,轻则引发客人投诉,重则引发健康事故。

另外,本地移民众多,由于宗教或者传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食物禁忌。穆斯林对猪肉势若水火,印度教徒对牛肉则敬而远之。有的餐,例如招牌饭、招牌面、扬州炒饭、扬州炒面,里面有猪肉、虾、牛肉或鸡肉,这时,就得应客人要求,去除掉某种肉类,这是千万马虎不得的。有时,我看见客人名字是常见的穆斯林姓名,也会提醒一下对方。

近些年来,素食主义盛行,某些客人,要求菜里不得有任何肉、蛋和奶的成分,这好办,照章办理就成。但有的比较讲究,要求食物前期加工和后期制作,都不能接触任何肉类,并要专锅专用,这样的订单,我们只好推辞掉。

不过,与素食主义者相比,更多的人是要求餐里不能有任何蔬菜。有位客人,就因为他点的餐里出现蔬菜,要求所有食物必须重新制作,包括并不含蔬菜的鸡球。没法子,谁叫我们没有看见他留下的那条免菜的要求呢?只能一切重来,并搭上送餐费用。说起来,很多英国人的饮食习惯极为不健康,喜欢煎炸食品,以肉食为主,很少吃甚至不吃任何蔬菜。很多在英国长大的华人孩子,耳闻目濡之下,也不爱吃菜。

有的客人,点炒面的时候,喜欢要一点浇汁,诸如古老汁、咖喱汁、BBQ汁、沙爹汁和士召汁,我们也尽量满足,这和有的国人吃面条必浇辣椒油其实是一样的。

我们的客人中也有本地的中国人,他们时常会点菜单上没有的菜,例如宫保鸡丁、地三鲜、鱼香肉丝、京酱肉丝等。这些菜虽然都是简单的家常菜,但需要提前备菜,并单独准备,因为现有的菜码和肉码用不上。另外,从口味上要区别与普通的当地客人,不能太甜,也不能太咸,走纯正的中华料理。

时间长了,有的老客人的习惯,我们都烂熟于胸。例如,丹尼斯这家伙每次必然要点召炎虾,得额外加小辣椒,再撒点辣椒粉;威尔森老夫妇的梅子鸭,要免菠萝块儿,另外得留出20分钟,这是他们开车过来的时间;安德鲁点的新加坡炒饭,只要鸡肉,且得加大;萨巴斯蒂安这位大胡子小伙儿的炒面,一定要少搁盐……

通宝推:流江河,大眼,心有戚戚,GWA,起于青萍之末,桥上,菜根谭,唐家山,
家园 这就是个性化饮食的实例,precision food
家园 食无定味 适口者珍
家园 【讨论】精辟,花!

尤其是对于我等键盘侠

家园 【原创】(9)午夜长跑

英国的城镇一般由若干社区组成,而每个社区都至少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商业区。在我们这片儿,同样也有,正好位于社区中心位置,呈L状排布,靠北的这一溜儿,是包括本店在内的四家外卖店,分别经营批萨、中餐、土耳其烤肉和炸鱼薯条,靠东则是药店、理发店、小卖店和一家印度餐馆,西南角则是一家占地颇大的酒吧。每逢英超的比赛日,酒吧内一定是人头攒动,宾客盈门。平时呢,里面也总有些附近的居民在里面喝酒聊天。由于酒吧所能提供的食物品种有限,酒客们喜欢到外卖店买点下酒菜,最常见的就是炸鸡球和薯条。

应该说,大部分酒客还是不错的。例如,住在附近一条街的老乔治,这是一位七十来岁的红脸膛老头儿,头发却没几根白的,眼睛不大,但很精神。周六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在酒吧聚会,快到10点时,会过来点一份夜宵,但并不着急马上就要,一般是在10点15分过来取餐,而且从来都是准点过来,绝不会有喝酒误事的情况。也有喝得过于尽兴而忘记取餐的酒客,那我就会推开酒吧的门,把餐带过去。

这天,已近圣诞节,虽然没有漫天风雪,但也是寒气逼人。快关门的时候,来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小伙子,大冷天,却打着赤膊,跑进来,说是找女朋友。喷着酒气,脸红脖子粗地嚷嚷着要我们把女朋友交出来。估摸着,应该是和女朋友吵了一架,喝多了几杯,晕了头。

和醉酒的家伙,是不能讲道理的,只能顺着来。我说他女朋友似乎是回家了,问他家是不是在附近,他回答说是的,但身上没有钱包,也没有钥匙,也许大概是被女朋友拿走了。我让他稍等片刻,给他喊辆出租车。怕他冻着,让他在店内等。十分钟左右,出租车来了,我向司机说明了情况,可司机一看他那迷离的眼神,再闻着一身酒气,扭头就走了。

小伙子又开始闹了,两眼通红,情绪相当不稳。这个时候,喊警察已经来不及,更不可能把他一把推出门去,这样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他一脚把玻璃门踢烂,硬闯进来,然后和店里早已跃跃欲试的伙计干上一仗。

我灵机一动,对小伙子说:“伙计,走,我陪你找女朋友去。”,接着就走出门去,他随后跟上。

我几步走下台阶,沿着街边的人行道,快步向前,小伙儿酿酿跄跄,脚步不稳跟着,嘴里嘟囔着什么。

我越走越快,见已经离开外卖店五十米开外,开始小跑,小伙子骂骂咧咧,努力跟进。

100米以后,已经将小伙儿带离了商业区,这下,平时长跑的功夫可以使出来了。我调整呼吸,迈开大步,开始加速,几下就把小伙儿甩开百米。

我拐了个弯,走入另一条街,等他再次冒头,我笑嘻嘻的跟他挥手告别,然后撒丫子跑了。

因为发菜单的缘故,我对本社区所有的小径和岔路都了如指掌,很快就绕回了店里,我一边笑着和LD及伙计们诉说经过,一边赶紧放下卷帘门,关上前台的灯。

小伙儿不知跑哪儿去了,再没有在店门口出现。

半个小时后,来了一辆警车,我出门一看,原来,他们在小卖店那儿将醉酒的小伙儿拿下。

这么冷的天,他又打个赤膊儿,还是警察局暖和。

通宝推:流江河,心有戚戚,心有戚戚,strain2,起于青萍之末,kekepei,陈王奋起,脊梁硬,高地,唐家山,海外俗人,菜根谭,GWA,
家园 吃亏是福

记得刚开始学习“西方”时,别的咱记不住,但是就能理解那句最重要的:“顾客是上帝”。

为什么呢,因为从小就忘不了的一句话是“为人民服务”,这是新中国教育的结果。

“服务”的对象不就是“顾客”吗?

把“人民”提高到了“上帝”的位置时,不就是“社会主义”了吗?

后来,在西方“洋插队”时,我也是认认真真地学习、兢兢业业地工作的,就是因为把自己的“服务”对象,随时随地都是放在第一位的。我觉得好像是非常自然的:让领导和下属感到满足和满意,这不就应该是自己的努力方向和行动的准则吗?

看到老拙河友的那个“能吃亏”的人生哲学,觉得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联想到毛主席那样的伟人,他从小立志:“粪土当年万户侯”,一生都在追求“东方红”,目标是要让中国人“站起来”,连自己的亲人都“捐献”了,他自己图什么?

全世界人民崇拜毛泽东,那是有道理的。全中国人民跟着毛主席走,至今还“怀念”他,这是很自然的。

二十大要开了,非常期望那些掌权者们能够:“效法前辈、不忘初心”。

对个人来说,做“好事”就会有好报的。我们虽然只是一介草民,尊重了这样的道理,遵循了这样的伦理,一生平安就会是可求可得的。

我个人的体验,特别是到老年后,返朴归真,更觉得:真的是“吃亏是福”啊。

一家之言。

家园 宝推

河友非常善良。

家园 我就突然想起一个以前玩网游时

经常能见到的一个ID:

午夜杀猪男

家园 别的我都懂,但“鸡球”是什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0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