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新冠中医成就整理 -- 阴霾信仰
共:💬204 🌺931 🌵35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4
下页 末页
家园 【整理】新冠中医成就整理 -- 有补充

今年国内新冠总算闹得差不多了。一晃已经半年过去了。。。

国内这次中医确实不容易,能争取到独立的病区真是很困难的。之所以2-3月份时候一直宣传中医的参与率,据我所知还是地方上对于中医当抗议主力有不少非议,得用行政力量强推。不然也不会有发文批评湖北中药参与率低的事情了。

还好,这次中医的表现相当不错。我这里整理一些相关的信息。

轻症患者病情无一加重

第一项研究,是在武昌社区开展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使用寒湿疫方(武汉抗疫方)干预。该研究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仝小林团队、武昌区政府、湖北省中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刘保延团队、北京中医药大学刘建平团队等共同完成。他们以武昌区隔离点居家治疗的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为目标人群,以寒湿疫方(武汉抗疫方)为暴露因素,服用寒湿疫方的患者为暴露组,未服用任何该药(包括汤药、配方颗粒)的患者为非暴露组,分析两组患者的转重率及患者转重的影响因素。研究结果显示,最终进入分析的共有721例,寒湿疫方组430例,对照组291例。主要的结局指标新冠肺炎病情加重率:寒湿疫方组为0例(0.0%),对照组为19例(6.5%),差别有统计学意义。患者总体年龄的均数为48.5±14.4岁,中位年龄为48岁。有合并基础疾病的例数为334人,占46.3%,合并使用中成药的例数为452人,占62.7%。研究表明:在社区推行寒湿疫方对控制新冠肺炎病情的加重具有保护作用。仝小林介绍,在考虑了性别、年龄等影响因素,分别采用分层分析、倾向性评分匹配后,寒湿疫方组与对照组加重率的差别仍有统计学意义。

重型、危重型患者死亡率降低八成多

该研究是在重症定点医院开展的研究,由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合作完成。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所有住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1476例,其中,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662例(中药汤剂组484例,非中药汤剂组178例),分析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结果显示,共死亡71例,其中中药汤剂组死亡15例;未用中药汤剂组死亡56例。统计分析表明,中药汤剂组的死亡率下降了87.7%,与未用中药汤剂组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仝小林介绍,以年龄、性别和病情程度这三个影响因素为匹配变量,采用倾向性评分最终匹配成功的病例为312例。死亡49例,其中,中药汤剂组死亡13例,未用中药汤剂组死亡36例。多元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中药汤剂组的死亡率下降了82.2%,差异仍具有统计学意义。

患者出院后症状改善复阳率低

该研究在武汉康复驿站开展,由湖北省中医院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合作完成。新冠肺炎痊愈患者追踪观察时发现,少数治愈患者复查核酸检测结果复阳,引发了人们担忧。能不能降低患者的复阳率,引起大家的关注。他们对武汉6个康复驿站观察的治愈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分析,所有观察人员平均隔离观察时间约为10天。共观察有420名出院人员。其中,325人接受中药综合干预,包括恢复期颗粒、八段锦、穴位贴敷灸、足浴等。95人未接受任何干预。结果显示:经中医综合干预后,观察人员的咳嗽、胸闷气短以及乏力、心悸、失眠、出汗等症状得到明显改善。中医综合干预组的复阳率为2.8%(9/325);对照组复阳率为15.8%(15/95)。两组复阳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仝小林介绍,采用单因素分析发现,可能影响出院人员核酸检测复阳的因素包括年龄、合并基础疾病以及中医综合干预。多因素分析,在校正了年龄、性别、合并基础疾病、疗程等8个因素之后,中医综合干预是核酸复阳的独立影响因素。

以上数据来自于人民日报上的《仝小林:中医抗疫三项新成果》

我是比较佩服那些中医黑的厚脸皮的。这次中医抗疫的效果那么显著,还能看到一堆大言不惭地说中药都是安慰剂,和喝水没啥区别的言论。

只能说,希望通过这次中医的作用,能扭转一般老百姓对中医的刻板印象,能够意识到中医在治疗外感病上有独到的优势。

不过这次中医是精锐尽出,平时估计很难找到那么多有这样水平的中医来给你看病。希望这一块能随着这次中医的正名而有所改善吧。

关键词(Tags): #新冠(花怒)#中医(花怒)通宝推:敲门,醉寺,脑袋,PCB,xhUserI,自由呼吸F0,家住中坜,物是人非,非为,mezhan,春日迟迟,风雪,朴石,五磊山,明心灵竹,
主题:4526310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2)
家园 张伯礼院士这次为防治新冠疫情也是上阵父子兵了。

有关方舱医院的张伯礼采访很容易找,我摘录一部分。

问:中医江夏方舱医院取得了哪些成绩?

答: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达到了开舱时我和刘清泉院长的要求。

这里面,我想重点讲病人零转重。约10%左右的新冠肺炎患者转为重症,重症病情复杂,死亡率高。因此治疗新冠的关键就是早干预,早治疗,不让他转成重症就是治疗效果的核心指标了。这点我们的后方团队与国际核心指标集工作组讨论后也形成共识,如果能在轻症就解决,是效果最好的,一旦转重,治疗会相当麻烦,治愈率也低。

江夏方舱医院收治564例轻症和普通型患者,以宣肺败毒汤和清肺排毒汤为主,少数人配合颗粒剂随症加减,多数患者辅以太极、八段锦和穴位贴敷等。患者临床症状明显缓解,咳嗽、发热、乏力、喘促、咽干、胸闷、气短、口苦、纳呆等症状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没有一例患者转为重症。

武汉另一家方舱医院收治330例患者,也是轻症和普通型患者。没有在中医师的指导下规范使用中医综合治疗。据他们介绍,结果有32例患者转成重症,转重比例约10%,

这两舱的数据对比,似可以说明中医药可以有效防止新冠病情转重。我们参加的另外几个临床研究,也同样显示,轻症转重率也较低,约2-4%。

这次比非典好了不少,中医的参与没白费。

4月23日,2019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暨2020年科技工作会议召开,对2019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获奖者进行表彰。同时会上还颁发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奖,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获得特别奖一等奖。

天津中医药大学、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浙江大学联合研究的项目“新冠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与创新中药宣肺败毒颗粒研制”获一等奖,获奖人为张伯礼、刘清泉等12人。

钟南山参与的“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疗效的临床和机制研究”项目也获得了一等奖。

通宝推:心有戚戚,
帖:4526319 复 4526310
家园 最后说几句连花清瘟。

这个药也是用了好多年的老药了。这次推广连花清瘟而不是国内用的清肺排毒汤主要还是因为连花清瘟是一个成熟的中成药,有稳定的制药工艺,也做过大样本双盲,还在申请FDA,西方评定药物的一套流程,连花清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比起用中药煎出来的清肺排毒汤,更容易出国。

清肺排毒汤目前还没见到论文,先补一个国家新闻发布会上的信息

王伟介绍,清肺排毒汤是第一个面向全社会发布推广使用的处方,现已在全国28个省市广泛使用,也已经成为了这次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截至4月12日零时,收治的病人有1262例,现在已经有1253例治愈出院,占99.28%。这其中有57例是重型患者,治疗效果也不错。这1262例病例里没有一例是轻症转为重型、普通型转为危重型的病例,从这个结果来看,非常可喜,阻断了患者向危重方面发展,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王伟表示,针对清肺排毒汤有一组专家对它的物质基础做了研究,目前已经完成了300多种化学成份,还有200多种入血成份的鉴定工作,通过网络药理学的方法初步预测有790多个潜在的靶点,初步说明,这个药物可以通过多个成份、多个环节,对新冠肺炎起到调控的作用。特别是它可以有效抑制内毒素的产生,可以避免或者延缓炎症风暴的发生。

连花清瘟的临床数据也不差,钟南山、李兰娟、张伯礼院士等领衔的最新论文聚焦连花清瘟用于临床治疗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疗效。

根据论文披露的临床数据,连花清瘟能够有效提高临床治愈率,对于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的治疗作用明显,且安全性较高。但论文表示,连花清瘟治疗在降低重症病例转化率和提升病毒检测转阴率方面没有明显差异。

该临床试验主要终点是症状缓解比例,次要终点是康复时间。连花清瘟治疗组的患者的总体症状治愈率在治疗第7天达57.7%,治疗第10天达80.3%,治疗第14天达到91.5%。

总体而言,连花清瘟胶囊治疗分别将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烧、疲劳和咳嗽的症状出现时间缩短了1、3和3天。临床上较高的治愈率和胸部CT表现的恢复率可能与连花清瘟的抗新冠病毒活性及其抗炎作用有关。

试验结果显示:经过连花清瘟治疗组治疗14天(每次4粒,每天3次)后,连花清瘟治疗组的恢复率达91.5%,明显高于对照组(82.4%)。此外,连花清瘟治疗组对于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的中位治愈时间明显缩短。

研究还证明,连花清瘟治疗能够明显提高患者肺部CT影像异常的改善率,并提高总体临床治愈率。在全分析集下连花清瘟治疗组患者的肺部CT影像改善率达到83.8%,而对照组为64.1%;总体临床治愈率的对比情况为:连花清瘟治疗组78.9%,对照组66.2%。

有关国家推广连花清瘟的事情上,有一堆人去指责钟院士是为了政治任务而推广这个药。。。

问题是拿连花清瘟做临床实验论文的可不止钟院士。随随便便搜搜就能找到不少,比如:

程德忠, 王文菊, 李毅, 等. 51 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应用中药连花清瘟疗效分析: 多中心回顾性研究[J/OL] . 天津中医药: 1-6[2020-05-07]. http: //kns. cnki. net/kcms/detail/12. 1349. R. 20200310. 1024. 004. html.

汪升早, 王华军, 陈鸿明, 等. 连花清瘟胶囊和α -干扰素联合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30 例[J].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 154-155.

姚开涛, 刘明瑜, 李欣, 等. 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回顾性临床分析[J/OL] .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1-7[2020-05-07] . https: //doi. org/10. 13422/j. cnki. syfjx. 20201099.

吕睿冰, 王文菊, 李欣. 连花清瘟颗粒联合西药常规疗法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 63 例临床观察[J]. 中医杂志, 2020, 61(8) : 655-659.

余平, 李叶子, 万少兵, 等. 连花清瘟颗粒联合阿比多尔治疗轻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疗效观察[J/OL] . 中国药学杂志: 1-9[2020-05-07] . http: //kns.cnki. net/kcms/detail/11. 2162.R. 20200422. 1429. 002. html.

结论基本上都很一致:连花清瘟结合西医治疗优于单用西医治疗。

通宝推:醉寺,物是人非,
帖:4526327 复 4526310
见前补充 4526319
见前补充 4526327
家园 连花清瘟对发热有点效果

如果不想使用美林的话,服用连花清瘟,能降个半度,1度,但不是每次都见效,依我个人经验,感觉应对流感效果不是特别明显,感觉吃不吃都差不多。可能预防还有点用,真的被传染了再吃,症状改善,我个人感觉不大。

这两年的流感,小孩中招都会引起胃肠不适。我的经验是“藿香正气”更有效果,特别是针对恶心,呕吐,效果尤其明显。

医生常开的奥司他韦,孩子吃了总觉得恶心,配合“藿香正气”也能改善症状。

还有小葵花的“肺热咳喘”的预防效果很好,在秋冬季节,我只要知道孩子班上有人感冒,就让他喝一支,效果不错。

但是,肺热咳喘的配方里有“鱼腥草”,似乎争议很多,想了解一下,“鱼腥草”到底是不是很大副作用?

对了,连花清瘟还有一点比较奇怪,胶囊不是处方药,颗粒却是处方药。这是什么原因呢?

帖:4526331 复 4526327
家园 去年我用过一次连花清瘟

我用的时候是这么喝的:一次2包,一小时左右喝一次,喝了六、七次以后基本上烧就能完全退了。

平时我自己用葛根汤和桂枝汤比较多,连花清瘟用得不多。

一般没有恶寒时候才考虑用连花清瘟,有恶寒不考虑用这个药。

有肠胃不适一般是中焦出问题了,连花清瘟根本不对证。一般有呕吐恶心的话我主要还看看有没有口苦,肋骨痛或是脑袋发沉像戴了个帽子。前者用小柴胡,后者用藿香正气。

帖:4526340 复 4526331
家园 量这么大?

给小孩不敢这么用药……

帖:4526343 复 4526340
家园 囧,我没说清楚是给自己用。。。

小孩子要根据岁数,体重减药量。我给同事小孩用三豆乌梅白糖汤退烧(没有咳嗽,肠胃不适等等症状,就是发烧)效果不错,比美林强。

帖:4526351 复 4526343
家园 能说下用量吗?

对了,还有“鱼腥草”安全吗?

帖:4526362 复 4526351
家园 $10一下的药必须严厉打击,要不然怎么卖$1000的药

还附赠强力杀精效果。

点看全图

帖:4526374 复 4526327
家园 难得你把仝院士放在前面,

抗疫期间这个老兄在新浪微博上2020年的帖子被一夜删光,主要目标就是那个寒湿抗疫方,也叫武汉抗疫方。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了,他重新发了一个武汉抗疫方的贴图出来,真的让人看了心酸。

稍微了解一点中医的人都知道他这个药方和那个莲花清瘟是药性相反的。所以在媒体上总是工程院张院士露脸,背后是资本在操控一切!

在美国,资本控制医生的一个办法就是控制药品的研发和使用。但是如果中医真的站起来了的话,资本根本无法控制了。另一个方面就是对民间中医(主要活跃在乡村)的残酷打压。

这些事情看得越多,就越知道中医的难处,远没到松一口气的时候啊!

通宝推:醉寺,物是人非,明心灵竹,xhUserI,非为,朴石,
帖:4526388 复 4526310
家园 鱼腥草广东大剂量当凉茶

贵州大批量当凉拌菜。

药物没有绝对安全,糖尿病人吃米饭都得受限。

药物都是增强或减弱某些功能,就是协助人体纠偏。药中即止。

帖:4526389 复 4526362
家园 实在抱歉,又没宝了

感谢你的综合汇总。

帖:4526393 复 4526310
家园 连花清瘟是打向“寒湿疫”的一记响亮耳光

连花清瘟是非典的时候推出的,是要对付SARS的,后来主要对付流感,如今拿来对付新冠肺炎,有效;

可我们的中医大师们,分析了半天,认定这俩不是一回事“新冠肺炎属于湿毒疫,而SARS属于温疫范畴。”

http://cn.chinadaily.com.cn/a/202004/01/WS5e83f2e0a3107bb6b57aa025.html

所以大师们绝不肯使用对付SARS有效的药方,一定要拿出新方子来,哪怕是古人已有的方子呢,不改吧改吧那是不行的

可连花清瘟为啥就行,就能一药三治,甚至都不需要中医了呢?不会有中医来解释这个问题,因为没法解释,估计怕解释明白了砸自己饭碗......

众所周知,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非常非常相似,如今居然中医一分还分到不同种类的瘟疫里面去了,不是要治本么?如今本基本一样,这分类还差这么远,这分类办法到底对不对是不是可以打个问号?用奥卡姆剃刀试试,绝对可以剃掉

中医老说治本,新冠肺炎的本就是新冠病毒,直接干掉新冠病毒肯定算治本,能干掉吗?大家现在知道当前没手段能直接干掉人体内的病毒,提升人体免疫力也是治本,大家也认。中医也是这么自诩呢,那问题来了,还是上面的老问题:SARS和新冠相似度这么高,都是提升人体免疫力,咋还非要用不同的药呢?

地球上最近几十年来面对的最严重的传染病不就是免疫力丧失HIV艾滋病么,中医真有这么神奇,那该手拿把攥扬威立万呀,咋专搞提升免疫力的中医迟迟没有建树让海内外心服口服呢?

也可以解释为这是不同的免疫力,对付SARS有针对SARS的免疫力,对付新冠有针对新冠的免疫力,可是这病才出来,中医又咋知道怎么提升针对新冠的免疫力了呢?靠天人感应不成

所以我们老老实实讲,中医针对新冠也是治标,也是针对咳嗽发热肺部阴影下手,这就是钟南山、李兰娟对连花清瘟疗效的论文结论。中医大师们把方子改来改去,能治的能改善的也就是这些表面症状,还死不承认,故弄玄虚把成方改来改去,显出自己有水平呗。

只重视个性,不注重共性!

又要强调传承,又想说自己一直在发展创新,实话说其实换汤不换药,人家从柳树皮搞到阿司匹林了,我们还在喝苦药汤子,这就是差距

如果说鲁迅是华夏黑,那我就自认中医黑:鲁迅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对中医的感情也是一样

该进博物馆的,非要放在医院.....

帖:4526449 复 4526327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