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新冠中医成就整理 -- 阴霾信仰
共:💬204 🌺931 🌵35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4
下页 末页
  • 家园 【整理】新冠中医成就整理 -- 有补充

    今年国内新冠总算闹得差不多了。一晃已经半年过去了。。。

    国内这次中医确实不容易,能争取到独立的病区真是很困难的。之所以2-3月份时候一直宣传中医的参与率,据我所知还是地方上对于中医当抗议主力有不少非议,得用行政力量强推。不然也不会有发文批评湖北中药参与率低的事情了。

    还好,这次中医的表现相当不错。我这里整理一些相关的信息。

    轻症患者病情无一加重

    第一项研究,是在武昌社区开展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使用寒湿疫方(武汉抗疫方)干预。该研究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仝小林团队、武昌区政府、湖北省中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刘保延团队、北京中医药大学刘建平团队等共同完成。他们以武昌区隔离点居家治疗的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为目标人群,以寒湿疫方(武汉抗疫方)为暴露因素,服用寒湿疫方的患者为暴露组,未服用任何该药(包括汤药、配方颗粒)的患者为非暴露组,分析两组患者的转重率及患者转重的影响因素。研究结果显示,最终进入分析的共有721例,寒湿疫方组430例,对照组291例。主要的结局指标新冠肺炎病情加重率:寒湿疫方组为0例(0.0%),对照组为19例(6.5%),差别有统计学意义。患者总体年龄的均数为48.5±14.4岁,中位年龄为48岁。有合并基础疾病的例数为334人,占46.3%,合并使用中成药的例数为452人,占62.7%。研究表明:在社区推行寒湿疫方对控制新冠肺炎病情的加重具有保护作用。仝小林介绍,在考虑了性别、年龄等影响因素,分别采用分层分析、倾向性评分匹配后,寒湿疫方组与对照组加重率的差别仍有统计学意义。

    重型、危重型患者死亡率降低八成多

    该研究是在重症定点医院开展的研究,由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合作完成。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所有住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1476例,其中,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662例(中药汤剂组484例,非中药汤剂组178例),分析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结果显示,共死亡71例,其中中药汤剂组死亡15例;未用中药汤剂组死亡56例。统计分析表明,中药汤剂组的死亡率下降了87.7%,与未用中药汤剂组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仝小林介绍,以年龄、性别和病情程度这三个影响因素为匹配变量,采用倾向性评分最终匹配成功的病例为312例。死亡49例,其中,中药汤剂组死亡13例,未用中药汤剂组死亡36例。多元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中药汤剂组的死亡率下降了82.2%,差异仍具有统计学意义。

    患者出院后症状改善复阳率低

    该研究在武汉康复驿站开展,由湖北省中医院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合作完成。新冠肺炎痊愈患者追踪观察时发现,少数治愈患者复查核酸检测结果复阳,引发了人们担忧。能不能降低患者的复阳率,引起大家的关注。他们对武汉6个康复驿站观察的治愈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分析,所有观察人员平均隔离观察时间约为10天。共观察有420名出院人员。其中,325人接受中药综合干预,包括恢复期颗粒、八段锦、穴位贴敷灸、足浴等。95人未接受任何干预。结果显示:经中医综合干预后,观察人员的咳嗽、胸闷气短以及乏力、心悸、失眠、出汗等症状得到明显改善。中医综合干预组的复阳率为2.8%(9/325);对照组复阳率为15.8%(15/95)。两组复阳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仝小林介绍,采用单因素分析发现,可能影响出院人员核酸检测复阳的因素包括年龄、合并基础疾病以及中医综合干预。多因素分析,在校正了年龄、性别、合并基础疾病、疗程等8个因素之后,中医综合干预是核酸复阳的独立影响因素。

    以上数据来自于人民日报上的《仝小林:中医抗疫三项新成果》

    我是比较佩服那些中医黑的厚脸皮的。这次中医抗疫的效果那么显著,还能看到一堆大言不惭地说中药都是安慰剂,和喝水没啥区别的言论。

    只能说,希望通过这次中医的作用,能扭转一般老百姓对中医的刻板印象,能够意识到中医在治疗外感病上有独到的优势。

    不过这次中医是精锐尽出,平时估计很难找到那么多有这样水平的中医来给你看病。希望这一块能随着这次中医的正名而有所改善吧。

    关键词(Tags): #新冠(花怒)#中医(花怒)通宝推:敲门,醉寺,脑袋,PCB,xhUserI,自由呼吸F0,家住中坜,物是人非,非为,mezhan,春日迟迟,风雪,朴石,五磊山,明心灵竹,
    主题:4526310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2)
    家园 张伯礼院士这次为防治新冠疫情也是上阵父子兵了。

    有关方舱医院的张伯礼采访很容易找,我摘录一部分。

    问:中医江夏方舱医院取得了哪些成绩?

    答: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达到了开舱时我和刘清泉院长的要求。

    这里面,我想重点讲病人零转重。约10%左右的新冠肺炎患者转为重症,重症病情复杂,死亡率高。因此治疗新冠的关键就是早干预,早治疗,不让他转成重症就是治疗效果的核心指标了。这点我们的后方团队与国际核心指标集工作组讨论后也形成共识,如果能在轻症就解决,是效果最好的,一旦转重,治疗会相当麻烦,治愈率也低。

    江夏方舱医院收治564例轻症和普通型患者,以宣肺败毒汤和清肺排毒汤为主,少数人配合颗粒剂随症加减,多数患者辅以太极、八段锦和穴位贴敷等。患者临床症状明显缓解,咳嗽、发热、乏力、喘促、咽干、胸闷、气短、口苦、纳呆等症状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没有一例患者转为重症。

    武汉另一家方舱医院收治330例患者,也是轻症和普通型患者。没有在中医师的指导下规范使用中医综合治疗。据他们介绍,结果有32例患者转成重症,转重比例约10%,

    这两舱的数据对比,似可以说明中医药可以有效防止新冠病情转重。我们参加的另外几个临床研究,也同样显示,轻症转重率也较低,约2-4%。

    这次比非典好了不少,中医的参与没白费。

    4月23日,2019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暨2020年科技工作会议召开,对2019年度天津市科学技术奖获奖者进行表彰。同时会上还颁发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奖,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获得特别奖一等奖。

    天津中医药大学、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浙江大学联合研究的项目“新冠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与创新中药宣肺败毒颗粒研制”获一等奖,获奖人为张伯礼、刘清泉等12人。

    钟南山参与的“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疗效的临床和机制研究”项目也获得了一等奖。

    通宝推:心有戚戚,
    帖:4526319 复 4526310
    家园 最后说几句连花清瘟。

    这个药也是用了好多年的老药了。这次推广连花清瘟而不是国内用的清肺排毒汤主要还是因为连花清瘟是一个成熟的中成药,有稳定的制药工艺,也做过大样本双盲,还在申请FDA,西方评定药物的一套流程,连花清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比起用中药煎出来的清肺排毒汤,更容易出国。

    清肺排毒汤目前还没见到论文,先补一个国家新闻发布会上的信息

    王伟介绍,清肺排毒汤是第一个面向全社会发布推广使用的处方,现已在全国28个省市广泛使用,也已经成为了这次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截至4月12日零时,收治的病人有1262例,现在已经有1253例治愈出院,占99.28%。这其中有57例是重型患者,治疗效果也不错。这1262例病例里没有一例是轻症转为重型、普通型转为危重型的病例,从这个结果来看,非常可喜,阻断了患者向危重方面发展,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王伟表示,针对清肺排毒汤有一组专家对它的物质基础做了研究,目前已经完成了300多种化学成份,还有200多种入血成份的鉴定工作,通过网络药理学的方法初步预测有790多个潜在的靶点,初步说明,这个药物可以通过多个成份、多个环节,对新冠肺炎起到调控的作用。特别是它可以有效抑制内毒素的产生,可以避免或者延缓炎症风暴的发生。

    连花清瘟的临床数据也不差,钟南山、李兰娟、张伯礼院士等领衔的最新论文聚焦连花清瘟用于临床治疗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疗效。

    根据论文披露的临床数据,连花清瘟能够有效提高临床治愈率,对于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的治疗作用明显,且安全性较高。但论文表示,连花清瘟治疗在降低重症病例转化率和提升病毒检测转阴率方面没有明显差异。

    该临床试验主要终点是症状缓解比例,次要终点是康复时间。连花清瘟治疗组的患者的总体症状治愈率在治疗第7天达57.7%,治疗第10天达80.3%,治疗第14天达到91.5%。

    总体而言,连花清瘟胶囊治疗分别将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烧、疲劳和咳嗽的症状出现时间缩短了1、3和3天。临床上较高的治愈率和胸部CT表现的恢复率可能与连花清瘟的抗新冠病毒活性及其抗炎作用有关。

    试验结果显示:经过连花清瘟治疗组治疗14天(每次4粒,每天3次)后,连花清瘟治疗组的恢复率达91.5%,明显高于对照组(82.4%)。此外,连花清瘟治疗组对于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的中位治愈时间明显缩短。

    研究还证明,连花清瘟治疗能够明显提高患者肺部CT影像异常的改善率,并提高总体临床治愈率。在全分析集下连花清瘟治疗组患者的肺部CT影像改善率达到83.8%,而对照组为64.1%;总体临床治愈率的对比情况为:连花清瘟治疗组78.9%,对照组66.2%。

    有关国家推广连花清瘟的事情上,有一堆人去指责钟院士是为了政治任务而推广这个药。。。

    问题是拿连花清瘟做临床实验论文的可不止钟院士。随随便便搜搜就能找到不少,比如:

    程德忠, 王文菊, 李毅, 等. 51 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应用中药连花清瘟疗效分析: 多中心回顾性研究[J/OL] . 天津中医药: 1-6[2020-05-07]. http: //kns. cnki. net/kcms/detail/12. 1349. R. 20200310. 1024. 004. html.

    汪升早, 王华军, 陈鸿明, 等. 连花清瘟胶囊和α -干扰素联合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30 例[J].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 154-155.

    姚开涛, 刘明瑜, 李欣, 等. 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回顾性临床分析[J/OL] .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1-7[2020-05-07] . https: //doi. org/10. 13422/j. cnki. syfjx. 20201099.

    吕睿冰, 王文菊, 李欣. 连花清瘟颗粒联合西药常规疗法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 63 例临床观察[J]. 中医杂志, 2020, 61(8) : 655-659.

    余平, 李叶子, 万少兵, 等. 连花清瘟颗粒联合阿比多尔治疗轻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疗效观察[J/OL] . 中国药学杂志: 1-9[2020-05-07] . http: //kns.cnki. net/kcms/detail/11. 2162.R. 20200422. 1429. 002. html.

    结论基本上都很一致:连花清瘟结合西医治疗优于单用西医治疗。

    通宝推:醉寺,物是人非,
    帖:4526327 复 4526310
    • 家园 我也转一个昆仑策上的文章

      亲历|从非典到新冠,中医药做出卓越贡献的曲折内幕

      文章就不摘了,其中有些事其实是公开报导过然后被有意无意当没发生过。

      怎么说呢?经过这次之后,中医药问题应该会引起一些真的有科学精神的人的认可。现在倒有些担心神棍化中医,不是担心一直都存在的社会骗子,是担心有系统有组织的神棍化中医,包括黑和粉,包括故意放纵甚至组织利用江湖骗子。

      帖:4666691 复 4526310
      • 家园 经历一如既往的离奇

        前些年看到一本《中西医学认识论》是退休化学家写的。

        帖:4666707 复 4666691
      • 家园 这篇里面提到疫苗了,要是在那种

        传播广的地方转发,搞不好就直接被封了

        帖:4666699 复 4666691
        • 家园 这一段么?基本上可以认为是依据媒体报导。

          实际上他们已经一错再错:从新冠疫苗能防感染,后退到新冠疫苗不防感染,但能防重症防死亡;从新冠疫苗能消灭病毒,后退到新冠病毒流感化每年都要打。

          崇拜西方的专家,应该抛弃这种幻想:即认为西方国家能够通过疫苗实现群体免疫,能够很快恢复正常。世界上,西方已经陷入了“开放-疫情复发-封城-再开放-疫情再爆发”的怪圈。

          被封倒是不奇怪。

          帖:4666706 复 4666699
    • 家园 全文转载:林治波《中医药在两次抗疫中的卓越表现》

      此文在中文互联网上已经被全网删除,故此全文转于此。

      点看全图

      中医药在两次抗疫中的卓越表现

      在平常时期,中西医各自行医,因患者、疾病各不相同,因此中西医的优劣无从比较鉴别;但是,当这两种不同的医学体系面对同一种疾病而各展身手时,两者的表现就可以明确地分出高下,从而具有了统计学的意义。

      (一)

      实际上,新中国成立后,早在50年代就有过中医救治传染病的案例。1956年,石家庄发生了一种病毒性传染病——乙脑大流行,西医治疗死亡率高达30%。周总理派人请教蒲辅周老先生,蒲老说可用白虎汤治疗。应用后,果然临床效果非常好,死亡率降到10%以下。蒲老先生治疗167例乙脑患者,无一例死亡。

      2003年抗击非典的过程中,中医积极参与其间,且表现优于西医。名中医邓铁涛先生告诉前来拜访的科技部研究员贾谦一行:根据五运六气,今年中国会出现这种温病,到天热时它就会自行消失。

      贾谦先生回忆说:“4月26日,我们将广州SARS一线中医专家请到北京,召开了中医药成功治疗非典学术研讨会。同日下午,北京一家传统文化研究机构告诉我,按照五运六气学说,北京的SARS会在5月21号结束。确实,5月22号以后就再没有新增SARS患者。国内还有一些人也用五运六气预测SARS,结果也都比较准确。五运六气过去被视为‘封建迷信’加以抛弃,岂不知这是扔掉了中医的一个精华。后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安徽中医学院顾植山教授主持研究五运六气。顾教授研究的结果和SARS发生的情况基本一致。西医无法预测疾病,中医却可以。所以预测疾病及其趋势并预先做好准备,是中医一大优势。”

      “邓老说:我同钟南山院士看法不一样。中医历来无病毒之说,不需要知道敌人长什么模样,只需把它当作疬气从人体里赶出去就行。大家都知道有个叶欣护士长不幸患SARS死亡,追认为英雄并在二沙岛立了纪念碑。当时总院还有一位护士长也患了SARS。其丈夫是邓老的徒弟。他急忙询问邓老,邓老说你立即撤了西药,让她服中药。结果十几天后果然痊愈。叶欣同志不在了,而活着的这位护士长的先生4月26号在北京藏医院来报告时同我们讲:幸亏是听了邓老的话,给我的夫人服中药,这样我夫人才没有成为烈士。”

      当时,邓铁涛率领的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一院治疗70余名病人,无一例死亡,平均退烧时间3天,且医护人员无一人感染,无一例治愈患者复发。而钟南山院士所在的西医型医院治疗的117名病人,有10人死亡;其中有71名病人接受中医介入治疗,仅一例死亡。另一值得提及的,接受中医治疗的病人没有后遗症,而接受西医治疗的病人则大量出现肺部纤维化和股骨头坏死症,且治疗费用比中医高出很多。

      被誉为京城“儿科王”的刘弼臣作为中医专家曾参与治疗“非典”,他指出:“股骨头坏死主要是因为缺钙,为什么缺钙?因为使用了大量激素!用来控制急性症状每天也不过40~60克,非典的时候一次都用到了120克!”

      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非典病例共8422例,死亡919人,平均病死率近11%。其中发病百人以上的国家和地区是:

      中国大陆:5327例,死亡349人,6.6%

      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17.1%

      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27.1%

      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16.3%

      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13.9%

      从上述统计数据来看,中国的非典患者死亡率最低。假定中国大陆的西医水平与港、台、新、加相同,那么死亡率大幅度低于上述国家和地区,其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中医发挥了关键作用。其中,广东省的非典患者死亡率仅为3.8%,中医药的作用更为显著,原因是广东名中医邓铁涛先生的团队创造了五个零的世界最优纪录:零死亡、零转院、零医护感染、零后遗症、零复发。

      实际上,对于中医药在抗击非典中的优异表现和突出作用,相关部门和相关院士完全清楚,但很遗憾,没有人站出来为中医药说句公道话,缺乏文化自信的媒体也没有进行应有的报道,以致在抗击非典受到表彰的集体和个人当中,居然没有一个中医!中医在克服非典中的突出作用被埋没,不仅有失公道,更重要的是把中医复兴的时间延误了十七年之久!这对于中医事业的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都是一个巨大损失。

      (二)

      相比抗击非典疫情,中医参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时间更早,规模更大,程度更深,作用更突出,并且得到了中央、卫健委,甚至中纪委的鼎力支持,外部环境显然好于非典时期。

      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司长蒋健介绍,截至2020年02月17日,一共有28个省(区、市)630多家中医医院已派出3100多名医务人员支援湖北。中医药管理局派出了由张伯礼、黄璐琦、仝小林三位院士领衔的专家团队和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共588人到武汉,分别入驻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江夏方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开展救治工作。目前所有省份的省级专家组中都有中医专家参与,而且26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单独设立了省级中医药专家组。截至17日,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共计60107例,占比为85.20%。

      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实践显示:

      ——中医药不但长于预防和治疗轻症,也完全能够治疗重症,承担急诊。江夏纯中医方舱医院院长刘清泉表示,过去社会上的共识是,中医在急诊中的作用不大,救急主要靠西医,中医的优势在慢性病。这种认识有失偏颇,并且是非常片面和表浅的。“如果真正深入ICU,真正参与SARS、甲流和登革热等烈性流行病的救治,就会发现,如果没有中医药的介入,那简直不敢想象,将多死多少人,将有多少危重病人一直陷于危重的状态而不能逆转!”刘清泉说,这样的例子很多,如休克后胃肠功能不全,西医没有什么好办法。中医通过辨证论治,鼻饲中药、中药灌肠、艾灸、针刺等,效果很好,有些都出乎意料。那些曾认为中医是瞎掺和的西医危重病专家,看到这些中医药介入的效果也都点头称赞。再如危重患者往往涉及多脏器功能不全,如重症感染,可能休克、合并肾功能不全、胃肠功能不全、凝血功能障碍,这时不只是抗感染、利尿那么简单,要考虑整体情况、病理生理改变,从而选择对患者最有利的治疗,整体改善危重病人的体质和抗病能力。这符合中医的整体思维模式,是中医的强项。人们之所以觉得中医在急诊中作用不大,是因为上世纪以来西医急救技术比较突出,但中医在这一领域也绝不是或有或无,只是由于多种原因,中医药介入急诊的程度不如以前,从事中医急危重症研究的人减少很多。

      据《新民晚报》报道,上海A4病区的朱女士,入院7天,西医治疗一周多,病情虽有好转,但肝功能出现异常,服用中药两天后肝功即好转,令临床西医深感惊奇。中科院院士仝小林透露,在针对重症和危重患者的研究中,662例患者中有484例患者使用了中药汤剂,死亡15例。另外178例患者未使用中药汤剂,死亡56例。中药汤剂组的死亡率下降了82.2%。重症服用中药汤剂组死亡率3.1%,远低于瑞得西韦为重症临床治疗13%的死亡率。

      ——中医药不仅能够在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发挥突出作用,而且能够独立地承担救治任务。2月19日发布的数据,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肺炎1号有效率达到94.21%。2月24日,北京市卫健委公布,北京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为92%。江西抚州的中药方剂对新冠肺炎的治愈率高达70%以上。武汉500多人服用了全科医学博士谢珺开具的中药,无一例感染新冠病毒。随着疫情防控的进程,中医药的作用越来越大,甚至发挥了主导作用。以中医国家队进驻的金银潭医院,其一家治愈的患者即占武汉各医院治愈总数的一半以上,这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清肺排毒汤疗效优异,成为实至名归的新冠肺炎特效药。中国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葛又文在综合分析新冠疫情特点的基础上,统筹考虑汉代名医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里的处方,决定将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四个方剂21味药有机组合在一起,化裁为一个新的方剂。这个方剂不以药为单位,而以方剂为单位去和病毒作战,方与方协同配合,使其在同等药量的情况下产生几倍量的效果,寒湿热毒排出的速度更快。这个方剂就是“清肺排毒汤”。

      2020年3月1日,北京地坛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医师王融冰在答记者问时说,清肺排毒汤已在10个省66个定点医疗机构开始使用,纳入观察病例1183例,现在已经有640例出院,457例症状改善,疗效非常好。在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教授指出,清肺排毒汤已在28省市广泛使用,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临床救治组通过对全国66个定点单位的观察,截至4月12日零时,收治病人1262例,包括57例重型患者,1253例治愈出院,达到99.28%。没有一例由轻症转为重型,由普通型转为危重型,阻断了患者向危重方面发展。

      王伟表示,通过各项临床观察和初步基础研究表明,清肺排毒汤适用于轻型、普通型、重型新冠肺炎的通用方剂,具速效、高效、安全的特点,所以我们认为,清肺排毒汤是治疗此次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张伯礼院士介绍,有关初步基础研究表明,该方可调控多条细胞因子活化信号通路,重点作用于肺,同时对多个器官提供保护,可抑制病毒复制,避免或缓解炎症风暴。张伯礼院士说:“在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将清肺排毒汤列为治疗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患者的一个通用方。

      ——中医药是抗击新冠疫情的主力军。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部疾控组顾问、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专家张伯礼说,2003年中医药就在抗击非典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让世界认识到了中医药的作用与力量。

      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防治疫情则“从参与者变成了主力军”。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发布了一组数据: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从临床疗效观察来看,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能够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够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以整体调节、治未病、多靶点等为特色的中医药,科技赋能,守正创新,成为抗疫“奇兵”和疫情防控的亮点。江夏纯中医方舱医院院长刘清泉说:“这是中医第一次与阵地战的形式加入到国家级疫情防治中。我们交出了满意的答卷——零加重、零复阳、零感染。”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昱在4月14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李昱说,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下专门设立了中医药专班,统筹推进中医药疫情防治重点科研攻关工作和中长期中西医结合传染病防控机制的建立。专班下设的临床救治组在前期临床观察基础上,总结推出中医药“三药三方”:“三药”即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血必净注射液。“三方”指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

      “中国的方法是我们目前唯一知道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面对一种未为人知的新型病毒,中国采取了恢宏、灵活和积极的防控措施,古老的方法加以现代化的科技,产生了更大的效果和产出。”这是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在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记者会上的一番话。

      在全球疫情汹涌蔓延之际,一些外国网友也对中医药的抗疫效果十分期待。在YouTube网站上,网友Prince Kuragin说:“中医药对我帮助很大,尤其是针灸。”网友M9表示:“用中医药抗击新冠肺炎很明智,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关于中医疗效的消息。”另一名网友SaintTrinianz联想到了非典时中医药的作用:“我最近一直在想中医药在对抗新冠肺炎时会发挥何种作用……在抗击SARS时,中医药的疗效可是令人印象深刻!”网友6packter则赞叹中国文化如此博大精深,他说:“在逆境中,中国文化可以提供大量资源供利用参考。”

      最新的情况是,工作于海外的中资企业员工821人注射疫苗后感染新冠,分别被三支中医抗疫医疗队成功救治,实现了零转重、零病亡、医务人员零感染;新冠病变异病毒德尔塔传入中国以后,四川绵阳患者服用中药,三天后指标恢复正常;南京隔离区高烧一周的重症患者服用中药汤剂后,退烧了;瑞丽、南京机场感染者几乎全打了疫苗,而河南省通许县人民医院1200名医护人员喝中医预防药“甘草干姜汤”,零感染……

      上述情况说明,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疗效优异,作用突出,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甚至发挥了主力军作用。此其一。其二,尽管我国中医药的发展很不尽如人意,但是从两次抗击疫情的成功实践来看,真正管用的中医药既不在日韩,也不在台湾或新加坡,而依然稳固地植根于中国大陆。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

      帖:4666620 复 4526310
        • 违规禁,【补充】可申诉或道歉来解。偏要看
    • 家园 美国军方认为中医是科学

      美国军方认为中医是科学,针灸非常有用,还在偷偷使用!

      帖:4665111 复 4526310
      • 家园 不过,针灸不是救命用的

        至少一般来说不是,在那些真正重要的地方,他们不会给中国任何机会,大多数人没钱时可以不针灸,所以他们可以容忍,但救命的药即使没钱了,经济危机了也必须要买,这就是他们不择手段也一定要控制的市场了,有了这样的市场,即使在经济危机中也能坚持下去,等别人破产了,他们乘机收购,反而有利,这关系到生存,所以不要对针灸以外的中医有太多幻想。

        帖:4665143 复 4665111
    • 家园 防疫新闻连连看

      张忠德,男,1964年9月生,汉族,医学硕士,广州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2020年获第十二届“中国医师奖”。现任广州中医药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第二附属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中医药科学院)副院长。

      2020-02-20:广东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17年后再上“战场”

      2021-01-12:再出征!广东援鄂中医张忠德和邹旭驰援河北

      2021-03-31:泪目!抗疫英雄德叔再出征,奔赴云南瑞丽

      2021-05-16:德叔第四次出征,驰援辽宁营口!

      2021-07-07:德叔的“担子”:带着中医人,家门口再战新冠

      2021-07-07:广东德叔再赴云南瑞丽

      2021-07-30: 第七度出征!中医人“德叔”驰援南京

      南京隔离病区传来好消息!服用中药汤剂后,重症病区高烧一周的病人退烧了

      这位患者此前连续高烧一周。那么在这一周当中,他有没有接受治疗?如果接受了,是谁在治疗?

      2021-09-13:德叔第八次出征!福建厦门!

      尴尬:钟南山“莆田抗疫”被迫辟谣,张忠德“八次出征”再上前线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21/09/441983.html

      ===

      新闻,要对照着看,才有意思😂

      帖:4664375 复 4526310
    • 家园 转个地方的报道,新华社都点过赞

      一个县城的中医药抗疫实践

      120万人口的大县,外省返乡人员近1.5万人,其中湖北省710人,从武汉返乡的516人。今年春节,摆在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委书记张知众面前的就是这样一道难题。

      把“无”看作“有”,把“轻”当作“重”,形势重判一级,工作下沉一级。

      设卡测温,深入摸排,居家隔离……然而,有些状况还是发生了。

        1月23日,农安县人民医院收治了第一个从武汉返乡的发热患者。1月27日,发热患者达到50多人。其中4位湖北返乡人员出现了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

        怎么办?尽管事先已经进行了充分演练和物资储备,但是一个县级医院,毕竟技术能力有限。

        张知众果断地决定,求助于中医药。他一直是个“中医粉”,援藏期间坚持习练“八段锦”,如今56岁了仍然生龙活虎。更重要的是,他清晰地记得,2003年“非典”肆虐时,中医药在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接到农安县委县政府的求助函,长春中医药大学及其附属医院组成“支援农安县防控新冠肺炎医疗专家组”,于1月29日连夜奔赴农安县。

       住院隔离患者、居家隔离人群,专家团队分成多组分别把脉问诊,分别处方。

        专家诊治,医院配药熬药,社区人员送药。三天后,几位住院隔离患者症状明显缓解。一周后,农安镇8名从湖北返乡的居家隔离人员咳嗽、乏力等症状消失。

        专家组根据此次诊疗的患者脉相特点又研制了散寒除湿、避疫扶正的中药茶饮,政府埋单,免费向湖北返乡人员、一线医护人员和公安干警、社区防疫人员发放,动员督促其饮用。

        截至2月23日,农安县定点医院累计接诊730人,其中发热病人184例,医学隔离观察37人,现已全部解除隔离观察。全县无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

      --------------------------------------------------------------------------

      中药便捷使用的优势对于条件差的地方帮助非常大。这次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就是越是大城市西医密集,治愈率越低,小城市小地方没那么不待见中医,反而治愈率高多了,比如湖南,湘雅医院所在的长沙治愈率30%反而拖了后腿,

      令人意外的是反而湖南小地方表现却非常亮眼,怀化75%,永州62%,衡阳59%,邵阳59%,益阳42%。

      武汉挤兑的几个医院都拒绝中药,结果唉。

      通宝推:醉寺,
      帖:4662785 复 4526310
      • 家园 这个例子举的不好

        这不是一个病例都没有么?

        全县无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

        帖:4662791 复 4662785
        • 家园 这是2020年2月份的报道。很早了。

          差不多同时期,湖北还要专门发文要求才能让中医介入新冠治疗。。。武汉也在大规模搞方舱医院,思路都差不多。

          一个小县城能在条件比较差的情况下做到这样的防疫工作是很不错了。

          那时候网上还一堆嘲讽中医治新冠的“参与率”的,纷纷拿中医和空气以及水来相提并论。。。

          中药煮起来还是挺方便的,对各种发热病人效果都不错,也不需要太多的医疗器械,国内推广也容易,国人接受度也高,也没那么多叽叽歪歪RCT掉书袋啥的😄。

          帖:4662811 复 4662791
    • 家园 补个黄璐琦院士RCT论文被拒的报道,有人就知道拿科学当幌子 -- 有补充

      真是典型的外国月亮就是圆的香蕉人崇洋媚外的言论。

      真以为人家山头会这么纯洁?80年代国人是觉得老外都纯洁地像天使一样,现在居然还有这么“装?天真”的言论冒出来。。。

      ------------------------------------------------------------------------------------

      “从这三项严格的RCT(随机对照试验),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中医中药在这次抗击疫情过程中,是可以拿出临床数据的,那大家肯定还接着会问为什么没有高水平的文章发表呢?”

      说到这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顿了顿,面对台下2000多位听众,他面带苦笑无奈地说道:“3月20号我们投稿被拒了。”

      11月3日在苏州举行的2020中国生物技术创新大会上,黄璐琦是第一个做主论坛报告的嘉宾,他在《中医药抗击新冠疫情的优势和作用——对“十四五”中医药发展的思考》的报告中透露,中医药全方位、深度参与新冠肺炎救治工作并开展大量临床试验,不仅取得积极的疗效,还获得了许多有统计学意义的数据,但是由于国外学术期刊的歧视,相关论文被无理拒绝。

      黄璐琦说,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南一区以中医治疗方案为主,人均激素使用量为19.5毫克,该院其他7个病区以抗病毒药联合抗生素的方案为主,人均激素使用量为86.82毫克;南一区的恶化率(转重或死亡率)为8.05%,是该院所有病区最低的,其他7个病区的平均恶化率为11.98%。

      “中医主要特点是辨证论治,一人一策、一人一方,但面对疫情,为了能够得到科学的数据,在2月1日取得初步成果的同时,就拿出一个核心的药方‘化湿败毒方’,在质量稳定可控的情况下进行化湿败毒颗粒的RCT研究。”黄璐琦说。

      为了保证临床对照试验的一致性和稳定性,课题组首先进行了动物实验,实验动物模型即ACE2转基因小鼠。试验结果表明,小鼠肺部的病毒载量下降30%,肺部的炎症病理切片有改善。此外,无论是小鼠的急毒还是大鼠的长毒试验,都体现它的安全性良好。

      在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课题组对轻型、普通型患者进行临床试验,主要观察转重率,采用的是随机平行对照开放性试验。在864例随机患者中,实验组434例,对照组430例,实验结果吃中药的转重率是3%,不吃中药转重率是7%。

      在金银潭医院,课题组对重型、危重型患者开展临床试验,采用的是严格筛选、随机入组方式,两组各102人。结果显示,试验组中位治愈时间与对照组相比显著缩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在体温下降、肌酸激酶同工酶下降等指标上,较对照组有统计学差异;对于住院时间小于14天的患者,试验组核酸转阴平均时间较对照组有统计学差异。且试验组药物安全性好。

      课题组取得这些翔实的临床试验数据后,立即撰写了论文向境外一家著名学术期刊投稿。令黄璐琦惊讶的是,稿件竟然直接被拒了。

      “被拒以后我很生气,我专门给主编写了一封信”,黄璐琦说,“克力滋临床试验只有一例阴性你报道,瑞德西韦当时只有一例阴性你也报道,中医中药基于这样一个有效性,你可以从技术上给我提问题,但是你为什么不发表?”

      “最后他给我回话了,他说‘我不感兴趣’。”黄璐琦特地把“我不感兴趣”重复了两遍,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

      看到没,连理由都不编了,这种红果果的歧视,还有人把老外看做啥科学、公正的化身,真是脑子都进水了。。。

      不独黄院士,钟南山也反映了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分中国的医学发现不被国际顶刊重视。再用什么中医不科学是骗子的理由,就显得非常牵强。

      毕竟卖德瑞西韦这些没啥用的药,也是老外的药企收割智商税。FDA批准地够快吧,怎么就不讲科学了?股市韭菜也割了一茬又一茬了,相关刊物也赚够了眼球。卖中药,老外可挣不了钱。

      这点倒是张伯礼院士说得对,中医要走出国门,不能急。老外各种针对中国的限制要慢慢打破,还是得修好内功,提升自己话语权才关键,以从国家层面,培育中国自己的顶刊、设定中国自己的论文评价体系、规则其实是非常必要的。

      这么多年唯SCI的风气是好改改了。

      总之,在科学研究领域,那些以为西方把持话语权,就能够做到科学的归科学,无涉政治和市场的,都是某种头脑简单或是装头脑简单的。

      通宝推:yaquan,青青的蓝,加东,曾自洲,看看,吃土的蚯蚓,玉米菜,桥上,bluestarry,陈王奋起挥黄钺,醉寺,审度,
      帖:4662723 复 4526310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2)
      家园 有关投稿被拒再摘点相关内容,中医这领域是不能去舔老外 -- 补充帖

      我们单位有个刊物,叫《世界中医药》,这几年感觉搞的还可以,算是中医药国内刊物里进步比较快的。杂志社社长比较直爽,经常在内部会上说些大实话。从她反应的情况看,黄璐琦说的这种事就是常事。

      总的来说,中医药在整个医疗领域算是非常小众的学科,即便在国内也一样。所以,投稿到外国去,被拒稿什么的,很正常。这几年各个医院、学校评职称都要求发顶级刊论文,所以就有一种培训火了起来——如何投稿英文SCI。另外给论文润色的翻译工作也一直有市场。但大部分投到SCI的稿子基本也都是补充替代医学相关的刊物,很少有JAMA这样的刊物会登发中医药论文。

      我觉得这个情况和中医黑说的什么国外人懂行,知道中医阴阳五行是骗子所以不予发刊,其实是反着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中医黑老是拍脑门,一点都不唯物,根本对不起你们学的九年义务制教育好么?你们但凡看过这类研究文章,就会发现其实文章里就不会讨论什么阴阳五行,就是按照临床研究的固定格式去填干预相关的信息。

      换句话说,你把中药方剂什么的,用一个字母替代,比如就称呼为A药,实际上看完整篇论文,大部分时间你都会觉得和中医没什么关联。这也导致了很多人——既有中医黑也有中医粉——对这类文章“一点都不中医”的情况进行讽刺。国外顶刊不收录中医,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真的就是这种学科歧视:我不懂中医这些玩意,但我认为你们这个胡扯淡,我也不乐意去懂你们那套玩意,反正我不缺稿源,我为什么不追着化药的热点走呢?你们那些中医研究出来在世界范围内都没什么人引用,这不拉低我影响因子呢么。

      说到底这其实和医药大环境有关。瑞德西韦一例就能进刊物,那是因为瑞德西韦能卖到全世界去。连花清瘟有RCT,用的时候那不也还是要搞什么辨证论治?你让欧美医院的医生再培训一下怎么判断中医证型的么?

      出了国门,也就华侨和华裔乐意用一用嘛。最终结果看,瑞德西韦真没有比连花清瘟好到哪里去,但FDA也批准人家上市了,股市韭菜也割了一茬又一茬了,相关刊物也赚够了眼球,大家都挺开心不是。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9002164/answer/1569242659

      帖:4662788 4662723
      家园 补一下黄院士的RCT论文 -- 补充帖

      《Combination of Hua Shi Bai Du granule (Q-14) and standard care in the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A singlecenter, open-labe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本研究由首支国家中医医疗队负责临床治疗工作,采用第三方规范化电子数据收集系统(EDC)采集试验数据,并进行严格过程管理,保证研究操作一致性和数据质量。研究共纳入204例COVID-19感染患者(包括轻型、普通型和重型病例),评价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用化湿败毒颗粒14天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与单纯常规治疗相比,加用化湿败毒颗粒可显著改善发热、咳嗽、乏力、胸闷症状,且临床应用安全性良好。统计显示,服用化湿败毒颗粒14天,可有效帮助退热,观察发现治疗组退热时间与对照组相比具有显著统计学差异((Median [IQR]:2.00 [2.00, 3.00] vs. 3.00 [1.00, 4.00],P=0.049)。同时,治疗组的咳嗽(91.7% vs. 79.5%, P=0.028)、乏力(87.8% vs. 75.9%, P=0.045)、胸闷(88.5% vs. 67.8%, P=0.009)症状消失率明显优于对照组。在肺部炎症改善方面,服用化湿败毒颗粒可更有效减少肺部磨玻璃面积(P=0.013),改善肺部炎症整体CT表现(P=0.008))。在观察时间范围内,共有149名患者转阴,尽管在核酸转阴时间上两组没有统计学差异,加用化湿败毒颗粒组仍可加快核酸转阴时间(Mean[SD]: 10.04 [1.73] vs. 10.44 [1.49]天)。

      通宝推:曾自洲,吃土的蚯蚓,empire2007,陈王奋起挥黄钺,
      帖:4662789 4662723
      • 家园 昂撒掌控的媒体是这样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帖:4662998 复 4662723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1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