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大禹治水行迹考(0)引子 -- 汉服
共:💬147 🌺701 🌵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就是故意了

丢弃怎么能算射出?为什么不是放弃射箭?委曲折本来就是从人弯曲来的,为什么不是拾箭?

所有人都能用“寸”度量,怎么不是矮?难道是说有几寸高的小人?要知道这里说的是寸口。

相比之下,画俩小人,加粗高的就是高,加粗矮的就是矮;或者高的伸手是说人家矮,矮的伸手是说人家高,不是更容易看出来?

两者成立需要一个强力预设,那就是“觉得能成立”。而不是判断所有可能,发现的确成立。

牵强附会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顾颉刚了,大禹都是虫。

点看全图

然后再来说「且」。20世纪西方人类学的确喜欢解释这样的东西为男性象征。单纯以这种思路讨论,还有认为「且」是祭祀物品,也即「俎」,进而联系陶瓶、瓮棺认为是女性象征的。同样的思路可以有对立答案,难道不可笑吗?这些都是典型的观念先行。当然还有另一种流行解释,那就是束茅,构成那种形状,类似的还有灵石和树桩。总之是一种礼器。

但是,来源不重要,「且」在先秦就已经是牌位一类事物了。「主」和「且」可以通用。有些时候连「示」也可以通用,比如殷代先公的通称(「示」是祭台形象)。「祖」的本字就是「且」。而且非常形象,想想牌位不是这样的吗?

而且「玉篇」的年代也早已是这种理解了。「姐」最早是母亲的别称。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其实这种思路并不鲜见,神秘主义灵恩派就是这个思路,把一切都解释为敌基督,可见全世界都是一个套路。

---

补: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丢」已经包含了「一去不还」和「丢」石子、标枪一类预设,也就是「扔」。不算进去,你是无法得出这就是射箭的。「丢」的本意是落下,而不是扔出去。况且,「扔」最早也不是主观故意的「投」。实际上真的要让这个说法成立,就得让这个形象足以表达出「投」的意思,或者源流可以充分论证。但很显然,从单纯的「放在一边」到「投」,十万八千里。不如甲骨文。

帖:4661162 复 466110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