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共:💬573 🌺3044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剧本一:奔驰于草原上的狼 4

弗雷德里希二世:这位是神罗帝国第3代皇帝,23代德意志国王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中文史书上多用弗雷德里希二世或者弗雷德里克二世,以在简称上和后世普鲁士王国的腓特烈大帝区分)。他可能是霍亨斯陶芬王朝最有能力的皇帝。也是欧洲13世纪时影响力最大的统治者之一。成4里这个“王座上第一个近代人”称号是瑞士历史学者雅各布-布克哈特(Carl Jacob Christoph Burckhardt)给的。后来恩格斯引用了这句话,称他为“他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皇帝,近代的第一位皇帝” ,他又被人称作叫“世界惊奇”(stupor mundi)

1194年生于耶西(Iesi),霍亨斯陶芬家族出身。父亲是神罗皇帝海茵里希六世,母亲是西西里公主,日后的西西里王国太后康斯坦丝。康斯坦丝是日后入了《名女传》的意大利中世纪众多猛女之一,怀腓特烈二世时,正逢老公海茵里希六世成功攻克西西里王国,于是康斯坦丝遂南下去接西西里的王后冠冕。结果经过小城耶西时阵痛发作。由于康斯坦丝此时已经40多岁,在现代卫生条件下也已经是高龄产妇了,在那个年代里更是被认为是不可能怀孕了。所以自怀孕伊始就有流言蜚语。随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流言蜚语更加激烈,认为怀孕是假的,康斯坦丝是吃了能腹胀的药,然后准备抱养野种接替海茵里希六世的王位的阴谋论在宫廷中影响很大。海茵里希六世对这流言也很头疼。海茵里希六世是个工作狂,而且跟康斯坦丝长期分离,私人感情很淡漠。俩人很大程度上像是为了共同目标而奋斗的同党,而不是有一对感情的夫妻。所以他对这流言也是将信将疑,作为一党同志,背叛康斯坦丝的心他是没有的,但找小妾生儿子接替西西里王位的心,不但有,而且很大。康斯坦丝清楚知道自己的境况,来个外人接父祖的盘口这种事,那她是果断不能忍,所以见阵痛发作,立即亮出狠人本色,下令就地搭帐篷生孩子,并且要求全城妇女都来观看。而且光生娃还不够,还要现场直播奶孩子,还把奶分给观众们一起喝。如此惊世骇俗的行为瞬间镇住所有流言蜚语。海茵里希六世知道后也目瞪口呆,立即认康斯坦丝生的是亲儿子,起了霍亨斯陶芬家族的传统名字腓特烈,随后大宴宾朋,吃席庆祝。猛女王后康斯坦丝生娃后仅稍作休息,随后立即上路赶去西西里接任西西里王后冠冕。为了赶路,她给孩子找了个养父——霍亨斯陶芬一族出身的斯波莱托公爵康拉德帮忙带孩子。这家人是铁杆帝党,所以全家对腓特烈二世很好,视如己出,尽心尽力。腓特烈二世的幼年,就是在公爵领首府福利尼奥渡过的。康拉德公爵家原来居住在士瓦本,是跟着巴巴罗萨皇帝一起打天下有功,才来到意大利斯波莱托定居的。属于是刚移民意大利的德国人,所以腓特烈二世是在多语种环境中生活——他的养父说中古高地德语,他的养母是德语法语混用,而他的仆人说意大利语。这对他日后的成长颇有助力。但他的美好的幼年在他爹于1197年死后结束了,海茵里希六世死后,神罗帝国立即大乱。他母亲宣布了一个十分可疑但是得到教廷背书的遗诏,并借助遗诏夺取了西西里王国的权力。这个遗诏的结果是霍亨斯陶芬王室正式变成了以西西里为核心的一个王族,而不再是德意志王国的领导者。这就让家族里的德国系分支开始不满。海茵里希六世的弟弟菲利普打出海茵里希六世生前提出的“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德国长大”遗愿,领人从德国来接腓特烈回德国,康斯坦丝见状立即组织人马先行将孩子接回西西里。这是腓特烈二世第一次被人当做道具一样争来夺去,而接下来这种争夺将贯穿他的童年。为他造成深深的影响。

康斯坦丝虽然是一个热衷政治,个性猛烈的狠人,但是将腓特烈接回西西里后她还是能尽到母亲责任来出力照顾的。但业已时日无多的她,在这时候庇护自己的儿子,为他铺路已经晚了。尤其是她决定当西西里王国本地诺曼贵族派系的领袖。对她来说,从德意志借兵为自己复仇是一回事,去当整个神罗四大公国的领导是另一回事。她从头开始就只想保住父祖传下的王国,所以并不在乎失去领导德意志的权柄。因此秉政后就重用昔日西西里的诺曼系贵族,按照诺曼系的传统治国。这就让跟着海茵里希六世来意大利发财的德意志系新贵们极为不满,事实上海茵里希六世一死,康斯坦丝就用各种方法把德意志系贵族们礼送出境。为了排斥德意志系贵族的影响,她决定勾搭教廷,于是她为腓特烈二世找了教父——新上任的教皇英诺森三世。在承诺了一堆条件后,英诺森三世收了这个教子。康斯坦丝还想进一步给儿子铺路,但是1198年,她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康斯坦丝一死,西西里王国外来和本地的两派贵族之间的矛盾再也压制不住,猛烈的爆发了出来。德意志系贵族们团结在主膳正安魏勒的周围,诺曼系则团结在原来坦克雷德的连襟布里昂家族的高第三世(Gautier III, Count of Brienne)周围。而康斯坦丝的一派依然控制着西西里岛,西西里王国再次进入内战之中

安魏勒官职上虽然只是个管饭的主膳正,但并不是御膳房的头。像这种大司马真是负责掌兵的,大司徒真是负责管钱的做法,在中古时代,其实只是中华文明的特例,而不是世界普遍通行的规则。当时世界普遍通行的规则是这些头衔,只是一种荣誉称号,根本不能代表这个人实际的权和势。比如花剌子模王朝的太祖阿西特兹,他的官职叫擎盆正,是个君主洗脸时负责端盆子的。但是他是当时桑迦算端最信任的人,也是塞尔柱帝国的主要军官之一。所以“在办公厅秘书的英明领导下,国军由首都公安局长指挥,消灭掉了总理和地方大员为首的反对派”这类的故事其实是欧亚大陆普遍现象。在这种通行规则下,一个职务重要性与否是看其功能是否离君主本人更近。比如君主要吃这个人端来的饭,那肯定是信任他不会借机下毒的,君主要在这个人面前低头洗脸,那肯定是信任他不会借机割喉的。因此作为主膳正的安魏勒打出自己是海茵里希六世的亲随,康斯坦丝假传遗诏出卖老公的功业,而自己讲的才是海茵里希六世的真实意思的旗号,很快就赢得了跟着海茵里希六世来意大利发财的德意志系贵族们的拥戴。在这些军事贵族的辅助下,割据了西西里王国的阿普利亚部分。随后安魏勒以西西里的阿拉伯人为内应,借助比萨海军的力量,成功将军队运入西西里。顺利把腓特烈二世抓为傀儡。英诺森三世刚收了西西里王国当小弟,头香没烧完就被推翻,那作为大哥自然是不干的,于是乎找了一切愿意响应他的封建领主来反击安魏勒,在高第协调来的诺曼系贵族军队的反扑下,安魏勒被赶出西西里,随后患病死掉,然后德意志系诸侯就又推举了阿切拉伯爵迪奥波特(Dipold, Count of Acerra)作为他们的领袖,迪奥波特先用偷袭干掉了高第,又一次攻占了巴勒莫。然后他又被国相瓦尔特背刺,被抓住后脱狱逃回阿普利亚。安魏勒和迪奥波特上洛的行为刺激了其他的封建领主,导致西西里王国所有的权贵们都放下了贵族的矜持,为了争夺利益而投身于封建混战中,这场乱战极为混乱和无底线,甚至出现堂堂的主教为了权力派人去抢劫教堂的奇景。在这段诸侯乱战时期中,幼小的腓特烈二世过的很惨,被人争来抢去,其实根本没人管这个孩子。他被权臣当物品争抢,遭到很多虐待,权臣们轻视他,待遇非常差,连供饭都很吝啬,而且动辄威胁要杀死他(安魏勒曾经为了取乐,在花园里挖坑,然后把只有五六岁的腓特烈二世召来,威胁要把他活埋,然后看着惊恐的腓特烈哈哈大笑)。为免吃了上顿没下顿,每天的面包和水都要称量后才能吃。没饭吃饿急了的时候,他甚至要到街上去讨饭,常受人白眼,而且多次挨打。堂堂的神罗太子,活的跟一个巴勒莫大街上的街溜子没任何区别。幸而巴勒莫的老百姓觉得不喜欢德意志人是一回事,看不过小孩子受苦是另一回事。所以幼小的腓特烈最后还是能讨到衣服穿,要到东西吃,靠着好心人给百家饭,总算是活了下来。但这颠沛流离,饱尝人世辛酸的经历,锻炼了这位少年雄主的心智,让他和其他出身贫寒的领导人一样,为人世故,心机深沉。他只相信自己,敢于在讲究骑士道的贵族社会里使用街头智慧为自己牟利。他爱财好货,但对有能力的人绝不吝啬,能做到解衣推食,这是后来他历经惊涛骇浪,却稳定不倒的根源。他待人平和,社会知识和阅历丰富,所以懂得如何选拔人才并收买人心,他也勤修身本,不幸的童年给了他不断前进的动力,促使他积极参加体育活动,锻炼出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并同时给了他一颗追求生活美好的心。像他这种下层出身的雄主,发家后要么私生活很单调乏味,要么私生活很丰富美满。腓特烈二世是后者。他的私生活很多方面在当时人看来是离经叛道,甚至是惊世骇俗的。他的宫廷里有各色人等,信仰各异的人员出入和任职。他自己性道德非常宽纵,情妇一堆,还备了东方式宫廷里的各种要素,例如黑人宦官,杂耍艺人等等等等。他自己研究各种学问,迷信占星问卜,收藏东方的各种事物以供嘻玩.这在那个压抑,严酷的中世纪绝对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不过这位君主的放浪不羁的为人更多是一种人性的发扬光大,而并不能算生性变态。这种人性化的生活态度,就是为什么史学家们称赞他是“近代的第一位皇帝”的一大原因。

随着时间的推移,腓特烈二世渐渐长大,逐渐显示出一位雄主的样子,巴勒莫城里一些皇家的忠臣被他吸引,纷纷赶来照顾他。英诺森三世虽然日常忙于争权夺利,也不是很看得上这个教子,但是毕竟是顶着教父名头,对教子啥也不问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在对腓特烈的教育上他展现了教父的慷慨大度.西西里王国虽然长时间战乱不断,但依然是当时欧洲最为发达的地方之一,云集了四海诸方的名学者,在英诺森三世的资助下,王廷聘请了很多好老师来教腓特烈,而腓特烈也证明了他是一个好学生,像海绵吸水一样吸收着各种知识。1208年,腓特烈二世成年亲政,他上任后立即就展现了一个雄主的手段——他清楚自己无权,大臣并不服他,所以他提议要娶媳妇,准备找个好老丈人当靠山。繁荣的西西里王国的国王要找媳妇的消息一传出,欧洲多家贵族纷纷投帖子,要榜下捉腓特烈二世为女婿,在教廷的帮助下,成功捉到女婿的是阿拉贡王国——这是后世法西争夺西西里,引爆晚祷战争的起源。腓特烈二世对于自己的头婚很满意,不但是因为新娘子在各个方面都非常中他的意,而且还因为他老丈人大笔一挥,给他送来了包括数百骑士在内的两千人马。腓特烈二世终于有了自己的班底,依赖这支兵马,他成功逼迫国相瓦尔特退休,在西西里建立了起来自己的统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建政过程中,腓特烈二世遭遇了他人生的第一次的破门出教,尽管对方只是切法卢的主教,但这也是第一次腓特烈和教廷起冲突,他依靠赔钱说好话解决了问题,顺利的拿到了著名的红斑岩石棺。这是当时欧洲非常著名的棺材,用一种通体泛红,非常罕见的石材制作,材料很稀缺,所以一共只有两口。一直停在切法卢教堂,是当地的一大名景。腓特烈二世想选空的那口将来自用,所以偷摸把它搬走了。这次被破门出教事件,坚定了一条贯穿腓特烈毕生的思想——重要的是宗教,而不是教廷。这是他后世跟教廷对着干,最后甚至跪压罗马的开始。

建立起自己对西西里的统治后,腓特烈二世心中再次燃起了恢复昔日父祖霸业的雄心。童年的惨痛经历,让腓特烈二世内心中对于各种不服皇帝管的诸侯们抱有极度的仇恨,东方传来的知识和见闻,也让他对于东方式的实权皇帝的宫廷十分向往。腓特烈二世毕生削藩,跪压教会,就是想建立一个真正的实权皇廷,一个皇帝说一不二的帝国。巩固了统治的腓特烈二世统军渡过墨西拿海峡,铲除依然不服从他的贵族,开始了他的征服之旅。这个时候恰逢德意志改朝换代,因为自己的叔叔菲利普遇刺身亡,韦尔夫家族的奥托登位为帝。德意志的一些仍然忠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诸侯,就想让腓特烈二世来继承德国的王位。而被腓特烈二世打击的西西里贵族又玩起来引狼入室的招数,他们请正率军来罗马加冕的奥托南下推翻腓特烈二世。奥托自然是愿意的,但是刚加冕他的教皇英诺森三世则不乐意,尤其是奥托出尔反尔,登位之后就反手捅了“圣父们”一刀,抢夺教皇国的地盘,让英诺森三世非常愤慨。英诺森三世跟他的教子关系非常淡漠,但到了必须二选一的时候,自己的教子还是比反骨仔看着顺眼多了,更何况他的这个教子还是个聪明绝顶的外交家。腓特烈二世的军队斗不过奥托,但是腓特烈二世的眼光和手腕都强过他的教父和对手。他看出来教父的忧虑,派人去找他,提出了三个让他的教父无法拒绝的条件。看见自己的教子这么上道,被反骨仔深深伤害了的英诺森三世立即把奥托破门出教,同时组织人在德国国内选新国王。然后腓特烈二世去找法王腓力二世,再次强化了原来的卡佩-霍亨斯陶芬联盟来对抗金雀花-韦尔夫联盟。腓力二世和教廷搭伴儿,到处贿选买票,教廷的神甫往往跟着行贿者去选帝侯家,直接放话说要么受贿,然后按贿金办事。要么破门出教。在几家联手下,1211年,选帝侯们在纽伦堡开会宣布废黜奥托的帝位,改选腓特烈二世为德意志国王。奥托当然不干,于是乎法德同盟与英德协约就彻底干了起来。腓特烈二世见状,找了船,自己乔装改扮,领着少数的亲信就坐船回德国了。同样是乔装改扮秘密行军,比起富人强装老百姓的英王理查一世,在街上混过的腓特烈二世装扮水平高的多自然的多。所以他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父祖起家的德意志。1212年,腓特烈二世抢先奥托一步,招降了康斯坦茨城,在康斯坦茨举起御旗之后,南德的霍亨斯陶芬系诸侯纷纷来投奔。腓特烈二世在康斯坦茨招兵买马期间,沿用父辈的策略,提拔了不少出身比较低微的小贵族和骑士,封官恩赏十分慷慨(腓力二世曾在这时给腓特烈二世送来20000银马克,让他去行贿。但腓特烈二世直接宣布全部恩赏给自己的家臣。留下了出手大方的美名,所以受到诸侯们的欢迎)。这些出身低微者原来在神罗社会中很难有出头之日,见腓特烈英雄不问出处,感激涕零之下,将其视为明君,死心塌地追随。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时任家主鲁道夫,和条顿骑士团最有能力的大团长萨尔察(Hermann von Salza)。能大量任用下层出身的人,是日后腓特烈虽然遭受三次破门出教,但仍然对情势保持控制力,直至翻盘的根本原因之一。随着投奔的人马越来越多,奥托四世被迫退缩。1212年12月9日,腓特烈二世进入美因茨,加冕为德意志国王。然后胜利夺取亚琛,国王地位遂彻底合法。随着奥托四世在布汶战役中大败而归,沦为地方土豪。腓特烈二世成为德意志无可争辩的国王。为庆贺登位,张扬皇权,腓特烈二世宣布德意志进入偃武平和,诸侯安堵之世(这个在德语上有个专有名词,称之为Landfrieden)。派遣帝国军队阻止混战,缉捕盗匪,撤销关卡,保民安靖,这是长时期以来德意志第一次有个皇帝在正儿八经的治政,虽说只有改善治安的政策,但它确实减少了商人遭到的盘剥,也让饱受匪患的老百姓第一把有了盼头。所以这套政策受到德意志除贵族以外的大部分人的欢迎。在人民的支持下,腓特烈二世的德意志王位也坐的很稳。1215年,英诺森三世召开拉特兰公会议,腓特烈二世派人出席,获得教皇对他王位的正式背书。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腓特烈二世敏锐的觉察到了一个良机,于是他策划并开始了他一生中最成功的一次战略欺骗——十字军东征。

拉特兰公会议上,英诺森三世号召欧洲领主去支援地中海东岸的十字军国家。但是经过四次十字军战争,欧洲的领主们的热情已经耗尽。特别是前几次十字军战争里种种无耻和丑恶,使得整个欧洲实际上都已经不再相信十字军战争有什么正义和浪漫可言,甚至连宗教的义战都不算,纯粹就是一种烧杀抢掠行为罢了。而作为西西里国王和一个东方文化的铁粉,腓特烈二世搞东学西渐有心情,搞洗劫东方那是一点热情没有。而且腓特烈二世一生梦想建立一个实权的皇廷,极度仇视诸侯们。削诸侯当大帝才是贯穿他一生始终的热情所在,但是他如果想这么干,那么诸侯们要反对他,教廷也要反对他——教廷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成了不是诸侯的诸侯。至少是宗教其表,诸侯其里。所以只要想削掉诸侯,跟教廷翻脸是早晚的事儿。腓特烈经过考虑,认为必须先应付一路人马,不能两线作战。他很清楚他的父祖们直接同时跟教廷和诸侯对着干最后失败的故事,在两个敌人面前,腓特烈决定先杀诸侯,于是他教父的号召一出,他就立即作为教子和极毒教的国王来带头表忠心,直接喊要完成父亲海茵里希六世未竟的事业去远征东方。英诺森三世因为“没有一个教皇喜欢姓斯陶芬的”,长期以来都很猜忌这个教子。但是教子带头捧场,教父总不能自打耳光。于是乎他对于腓特烈的种种行动报以默认态度。但是他万万没料到他的这个教子不只是书斋里教出来的,还是街头上混出来的,那是真的不把贵族的道德要求和处世法则当回事。直接敢跟自己的教父玩小流氓那一套。幸而1216年他死掉,霍诺留三世接任教皇。新教皇以前是腓特烈二世的家教,而且性格平和,比英诺森三世更像僧人。知道老师脾气的腓特烈二世更加大胆。他开始利用自己教父的遗言,故意抬高十字军的意义。然后再以准备东征为掩护来削藩。一旦被削的诸侯跑去教廷起诉,教廷派人来责问的时候,他就拿“要东征”来打马虎眼,迫使无比期待东征的教廷对他的行动表示默认甚至接受。腓特烈利用“要准备”这招,首先在德意志拖了教廷8年时间,一直到1220年才回去西西里。在这段时间里他在德意志搞他的“偃武平和”,并对德国的内政进行了一些改革。这些改革中影响最大的政策就是“帝国自治市”(Freie Reichsstadt)的认证。1219年左右,腓特烈宣布扩大城市的自治权,将一些城市认证为“帝国自治市”。帝国自治市是一种特殊的规划,它在法律上属于皇帝直辖的皇庄。所以他们不归其他封建领主管辖。这样自治市就不必负担各种封建义务。自治市有包括减税和铸币在内的各种特权,而且大部分的自治市都已经是地区的商业中心或者重要的商路控制者,所以对商业非常友好。腓特烈二世以书面认证的形式认定他们的特权。极大的增强了他们的地位。由于不负担封建义务,所以这些城市在意识形态上对于封建主也不认可,他们反感封建混战,组成了各种城市同盟或骑士同盟来抵抗封建混战对工商业造成的伤害,对封建主进行制约。这个过程中城市同盟逐渐独立于封建主和封建社会,并在日后有的逐渐演变为国家,有的则逐渐演变为地方公国。其中演变为国家的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瑞士。而演变为地方公国的则凭借相对较为发达的工商业,在近代逐渐崛起为工商业中心,进而成为新生的德意志国家的工业中心,这种演变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德国的鲁尔工业区。另一个比较大的影响是腓特烈二世接了一个争地产的案子,在案子里判了自己的廷臣萨尔察胜诉,这样条顿骑士团就有了自己在德国的地产,从此从一个比较泯然众人的骑士团团体,崛起为后世的“三大骑士团”之一。1220年,腓特烈二世南下去罗马加冕,一路上他拖拖拉拉,各处拜访北意大利的诸侯们。比起昔日巴巴罗萨皇帝凭借武力让各路诸侯来拜服他,腓特烈二世更聪明,他用利诱和撒钱的方法吸引伦巴第的诸侯们,探听诸侯的口风。甄别那个诸侯是朋友,哪个是对手,准备日后根据自己的清单对诸侯们开刀问斩。11月,腓特烈抵达罗马,顺利加冕为正统的神罗皇帝。

加冕为皇帝后,教廷就派人来开催腓特烈去进行十字军了。此时第五次十字军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埃及算端迦玛尔领着人马和十字军恶战达米埃塔,十字军被疫病和补给缺乏困扰,非常凄惨。但是腓特烈二世此时刚率军平定了西西里的阿拉伯人叛乱(即所谓的萨拉森战争),将绿教从西西里连根拔起。他借此开始设立直辖的皇家法庭来判案,从此王权在西西里虽然依然孱弱,但终于总算能下到地方上了。在这个搞政权建设的时期,本来就不愿意去东方的他,更不愿意走。后来被逼的没招的时候他向人抱怨,结果他的抱怨被霍诺留三世派来的使者乌格里诺主教知道了。这给这位主教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不再相信这位皇帝是像自我标榜那样是“慈母教会哺育的爱子”了。而这位主教,就是日后腓特烈二世第一个正式的教廷对手,教宗格里高利九世。不过这位未来的教宗没能被骗,不代表现在的教宗不会被骗。腓特烈二世对糊弄自己的老师还是有信心的,而且他干的还很成功。9月,十字军在达米埃塔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被迫开城投降。第五次十字军失败。霍诺留三世大怒,威胁要把自己的学生破门出教。但是腓特烈就是一个拖字诀,而且他还找到一个好理由——西西里发生瘟疫,连自己的王后康斯坦丝都因此病死。腓特烈跟他的第一个老婆感情很好,所以他大为悲拗。但同时他也进行冷酷的计算,利用自己的悲拗来继续拖着不办事。随后又来了场地震——他更有理由不东征了。霍诺留三世此时也病入膏肓,实在拿自己这个学生没辙,最后只能在遗憾中死去。罗马教廷改选,一时更无人问腓特烈二世东征的事情了。于是腓特烈好好地过了一段时间的惬意日子。他纵情声色,直到新教宗派人来催他东征。他本来还想拖一拖,但是这把来的使者也不是一般人——条顿骑士团四代目团长萨尔察。萨尔察一直是腓特烈的忠臣,忠臣劝谏,腓特烈再不能坐视了。于是腓特烈和萨尔察一起谈了桩大买卖。买卖一共有三部分。第一:腓特烈颁布《里米尼金玺诏书》(Golden Bull of Rimini),承认条顿骑士团征服的地方属于骑士团,并承诺保障骑士团在这些地区的广泛特权。从此德意志的骑士们不停于北方十字军战争,向东欧和波罗的海沿岸进军,在他们征服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骑士团国家,而这片被征服的土地,就叫做普鲁士。这个诏书将在未来改变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历史进程。第二:成了单身汉的腓特烈又收到一大堆求婚,能当神罗皇帝的国丈的光荣刺激着西欧的有势力有野心又有闺女的诸侯们。所以没闺女的教廷觉得不插手的话,万一新国丈再让腓特烈势力大张,怕是难控制了。反正之前媒婆已经当过一回,不在乎再来一次。于是教廷也算计了腓特烈一把,他们寻思腓特烈不会不给萨尔察面子,所以给腓特烈推荐的候选人是耶路撒冷王国的公主伊萨贝拉二世。此时这位公主其实只是个12岁小孩,而且他的国家早已灭亡,除了一个尊贵的空头衔之外一无所有。但是这个空头衔跟神罗皇帝的头衔一样诱人。腓特烈二世不便拒绝,于是他同意了第三部分:参与东征,并签署《圣杰马诺协定》为白纸黑字来担保肯定去东方。自觉得计的教廷遂放弃施压,允许腓特烈自由行动,看着腓特烈跳坑。但他们不知道是腓特烈预判了他们的预判——埃及算端的使者正拿着提案在巴勒莫等着这位道高一丈的皇帝。这份提案是对皇帝的邀请,而它将把东征从一场军事行动变成一次团体出游。

1225年,伊莎贝拉公主跟着他爹来到西西里和腓特烈二世成婚,之前已见过面的翁婿二人举杯痛饮,这位腓特烈的新泰山,就是成4里先后以两个名字出仕两个国家,最后做到拉丁帝国摄政的让-布里昂。不过腓特烈对幼齿公主提不起兴致,但对于幼齿公主的美丽表姐兴致极大,这位绰号“西顿贵人”的安乃思伯爵夫人很快成了腓特烈二世的情妇。这种行为自然不可能被他的老泰山所接受,翁婿二人很快反目,并在日后拔刀相向。不过这时候腓特烈二世还顾不上老丈人的感受,他要借助《圣杰马诺协定》给予的短时间的行动自由来试图扩展皇权的影响力。他打算去布雷西亚开个诸侯大会,但是伦巴第联盟对他的行动反应激烈。加上教廷的压力依旧,腓特烈浅尝辄止,随后就真心的去准备东征了。1227年,腓特烈调集了6万人马,坐船出征东方。但是没过两天就因为船队里出了瘟疫,又开回来避疫了。而这时候的教宗已经换成了视他如寇仇的格里高利九世。早就怀疑腓特烈出工不出力的格里高利九世听说他回来后大怒,立即宣布因为腓特烈不遵守诺言,予以破门出教。腓特烈二世派人去说他病了,但是格里高利九世根本不信,尤其是在他听说腓特烈派税官在西西里向教会要求缴纳十字军特别税的时候,认定皇帝是装病,暴怒更是不可抑制,于是乎他宣布了前所未有的的双重破门出教——这等于宣布腓特烈二世是异教徒。双重绝罚的消息传来后。腓特烈二世心里燃起一股斗志,别人看他是众叛亲离,是要完了,但是这位聪明绝顶的皇帝却能临危见机——他必须去进行第六次十字军,并且载誉归来,这样皇权就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战胜教权的机会。于是他先派人摆了教廷一道,他让使臣秘密来到罗马城大肆撒钱,买下罗马的地产再封给当地的那些土豪们,这样土豪们就等于成了皇帝的廷臣,而作为廷臣,宗主花钱雇封臣,要给别人点color see see,封臣拿了好处就应该照办,虽然这个人是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的教皇。但是在素有共和暴动传统的罗马城,教皇的权威也不是绝对的。在皇帝的资助下,1227年复活节,罗马城的贫苦人发动暴动,公开袭击教皇,导致格里高利九世狼狈逃出梵蒂冈。格里高利九世过后正打算找腓特烈算账,但出了气的腓特烈马上在1228年正式踏上了十字军之路,第六次十字军东征于斯开始。

帖:4646812 复 464481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