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共:💬573 🌺3044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更新:神圣罗马帝国

日耳曼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拉丁语:Sacrum Imperium Romanum nationis Germanicae),简称神圣罗马帝国(以前也有翻译为日耳曼人和罗马人的帝国,这一点已被语义学新考证所改,所以正式名称还是应该叫日耳曼民族所建的神圣罗马帝国)。网上多简称为神罗帝国或神罗。

962年由奥托一世建立,是现代德语文化圈的始祖(但不是现代德国的始祖)。它的疆域一直不稳定,其大体上是一个由德意志人公国为主体,以典型封建关系为纽带拼凑起来的一个像拼图一样的集合体(在哈布斯堡王朝以前,实际上没有一个有实体的帝国政府,只有以帝国名义实行的某些政策或征伐。大部分的神罗皇帝,除了文化上的名号比较尊荣,往往只是自己地盘里的领主而已,所以只能称之为集合体而不能称之为国家)。传统上有四大公国——德意志、勃艮第、波西米亚和意大利,这四大公国都是由南下的日耳曼民族建立起来的,所以这四大公国在传统上是要奉神罗皇帝为最高领导人。把神罗帝国这个大拼图拼起来两条最主要的纽带,是代表日耳曼人的帝权,和天主教的教权。神罗帝国的文化,也强调帝权和教权相互依附,相互支持。这两条纽带赋予了中世纪的日耳曼人很强的扩张能力。使得日耳曼系的群体在神罗帝国的旗帜下大肆向各大方向,特别是东欧和北欧等地扩张。日耳曼系人群,首先因为受蒙古征伐影响破坏小,社会精英和体系保留的比较完整。其次该系人群自身素质也比较好,大多能吃苦,勤劳作,善经营,生产力很高。再次他们或跟随十字军征伐中东,或利用十字军运动和中东和北非地区进行交往,吸收了不少东方文化的成果。所以他们作为理想的的经济移民,很受惨遭蒙古西征摧残的东欧各国的欢迎。与此同时日耳曼人在教会支持下,通过对于东欧的异教民族大规模征伐来扩展地盘。日耳曼人相比这些异教民族来说,其文化和生产力的水平皆高一筹。这种左手扶犁右手持剑的扩张方式让这一地区的原住民或者被征服后迅速被同化,或者虽是反抗日耳曼人的扩张和干涉,也大量应用日耳曼人的文化成果。这使得东欧地区逐步日耳曼化,最终导致横跨中东欧和北欧的德语文化圈的出现。

但在另一面,由于神圣罗马帝国文化上强调帝权和教权相互依持,导致神圣罗马帝国境内民族林立(因为宗教认同是不承认民族差异的)。这给了神罗内部的诸侯国为了一己私利而肆行征伐的借口。这些神罗诸侯为了牟取利益,时而因宗教感情而征伐同族人,时而因同族感情而征伐同教教友。这使得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征伐经年不断。到近代也始终无法统一,因此伏尔泰曾经犀利的评价神圣罗马帝国是“既不神圣(经常跟教皇对着干),也不在罗马(日耳曼人建立的国家,严格说并无罗马帝国的法统,境内也完全不采用罗马的制度,叫罗马纯属是生搬硬套),更非帝国(皇帝只是一个文化概念,实际上是个空头衔)”。所以神圣罗马帝国实际上主要是一个文化概念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实体。某种意义上说,它更类似中国人的“天下”观念。中国人认为中国不是天下,只是天下正中间的国家。其他“六合之外”的地方是存在的,只是“存而不论”而已。而神圣罗马帝国,就是其疆域内各个公国、自治领、皇庄的“天下”。但是欧洲的各路诸侯都努力争取神罗皇帝的头衔并为此发动封建混战,是因为这个头衔在文化上十分尊贵。因为古代罗马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有东西两地各立皇帝,以东西二帝分治的历史(东西二帝分治罗马的观念,对欧洲人影响极大,甚至被认为是欧盟存在的法理源起之一。而欧洲始终拒绝承认俄罗斯是欧洲国家,拒绝承认俄罗斯人是欧洲人,也是因为认同俄罗斯是东帝的继承者,和西帝是两回事)。而罗马帝国灭亡后建立起来的神罗帝国虽然并无罗马帝国法统继承,但其借用了其名号,改称叫“日耳曼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因此被认为是西帝的再现。这里这个日耳曼人在学术上称为“广义日耳曼人”。广义上的日耳曼人指在罗马帝国灭亡的民族大迁徙时期,逐步迁徙到罗马帝国境内的全部日耳曼群体。但是这些日耳曼群体完成迁徙后,有一部分人受罗马人和当地人影响和结合而逐步拉丁化。逐渐形成了法兰克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等民族群体,引致日后四大公国的出现。而四大公国的出现和相互间的争斗,让“日耳曼人”这个词语逐步狭窄化,最后产生了“狭义日耳曼人”,专门用来指莱茵河以东,多瑙河以北和易北河以西的群体。而狭义日耳曼人的国家领袖历史书上多称为“德意志/条顿人的国王”(King in Germania,拉丁语:Rex Teutonicorum,神罗皇帝必须先任此职位,然后加冕为伦巴第国王,最后才能升级为神罗皇帝。卡尔四世金玺诏书改革后,两词合一不再特别区分),但神罗皇帝则一直被认为是广义日耳曼人的领袖。是东西二帝中西帝地位的继承者。所以在文化上被认同为西欧最尊贵的君主。中世纪的西欧,如果不是特指哪一位,单用“皇帝”这个词的时候,就是指神罗皇帝(西欧两大国英法都出自日耳曼系,尽管他们的法统已经独立,但其最高统治者封号是国王,从广义日耳曼人角度上说比皇帝等而下之,属于其臣子),神罗皇帝尊位一直持续到1806年,才在拿破仑的勒令下由奥匈帝国皇帝代替。遂最终告结束。

神圣罗马帝国内部实行标准的封建制度,完全依靠封建纽带关系维系。所以对于欧洲中世纪社会的研究来说,它其实比法国和英国更具代表性。神罗的社会才是绝对意义上的欧洲中世纪社会。但神罗帝国的这种纯粹的封建纽带关系,完全是站在近代化的对立面上,使得它完全不能应对任何近代化的社会运动。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彻底破坏了其宗教纽带。使得封建纽带关系成为维系神罗帝国的最后支柱。这让神罗帝国更加落后而不能彻底实现近代化。只能在近代化的冲击面前勉强采用一些近代性的事物。民族主义的兴起则使得神罗帝国的封建纽带关系亦摇摇欲坠。只是因为最后的神罗皇室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的能力不是很差才勉强能够维系。但此时神罗帝国已经不能够继续维系,最终崩溃,为更小的奥匈帝国取代。神罗帝国对于德意志民族近代化的阻碍作用,是德意志民族选择新崛起的普鲁士,由其完成德意志的统一的重要原因。

神圣罗马帝国对当代的影响可以说无法估量。首先,神圣罗马帝国曾有的辉煌和其在中世纪内讧不断,长期沉沦导致民不聊生的残酷现实,为德国人在后世提出国家主权至上,民族权力高于一切的理论提供了历史基础。而德国人的理论进而成为近代民族主义的理论根源,并再加以完善,成为今天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政府用以建政的主流政治理论。其次,统一神圣罗马帝国疆域,重现神圣罗马帝国的辉煌,如法属地中海帝国对于法国一样,是从古至今历代德国政府的国家梦想。德国人在这个梦想的感召下,自普鲁士王国开始,直到今日默克尔的联邦德国政府,其外交观念和外交战略的考虑如果不是基于这个梦想而行动,也是为这个梦想留了特别重要的位置。神圣罗马帝国就好比是德国人的“天下”,甚至是“六合”。神罗疆域里的其他国家,在德国人看来只是“诸侯”而已。所以重现神圣罗马帝国,就是德国人的“六合一统”“天下归心”。后来希特勒就利用这个概念,创造了纳粹帝国的最著名口号之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领袖”(Ein Volk, Ein Reich, Ein Führer),直至今日,在各方面控制全部昔日的神罗国家,仍然是德国政府的对外基本政策之一。最后,神圣罗马帝国历史上一刻不停的争端和乱战,为日后著名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基础,而现代国与国之间的重要外交原则,就是奠定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上形成的。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推动了德语和德语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这个帝国用剑为德语文化圈拓展了生存的空间,又用犁将德语的种子种在了新的土地上。它在日后成长发芽,最后诞生了我们看到的现代德国史和现代德意志国家。

不过神罗势力再次展现了光荣一贯的诡异选角标准。游戏里把受到神圣罗马帝国影响的日耳曼系各国都纳入了神罗范围内。但是同样受神罗影响的东欧其他势力却又划了出去。所以不属于神罗范围的丹麦等国家反倒成了神罗的将领(丹麦为代表的北欧诸国也是神罗帝国的扩张对象,历史上有一个德国人做国王的时期),而神罗帝国由资助和影响的各种骑士团势力又不展现,只使用波兰,匈牙利来代替。所以成4里这个神罗帝国,很大程度上应该算作德语文化圈,而不是称之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势力。

通宝推:光头佬,白玉老虎,
帖:4644815 复 377825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