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29 🌺968 🌵10新:💬17 🌺191 🌵1
主题:碎片与记录之一,开场白。 -- 冻雨
家园博客 各人经历不同,观点自然不会完全一样。我也是因为去年开始做

社工(与义工不同,要求高一些),才开始真正理解社会福利体系(我以前说过,低息贷款才是西方社会最大的福利,这里依然有效,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我以前也和冻雨兄一个看法

西方喂猪式的撒钱

去年因为疫情,在家上班+所有的休假取消,有些时间,开始做社工(义工、社工是了解社会的非常好的窗口)。

我以前说过:大家拿的人均GDP大体上是中国的4.5倍,而大家那65岁老人(类似中国农村的老人)的低保是中国的80多倍(按现在的汇率,一个鳏寡老人可以拿到大约9000块RMB,如果老两口,加起来一年15000以上,可以申请廉租房,如果自己住有各种水电补助、其他困难也可以申请各种补助。这些申请都由社工帮他们做。社工还帮他们买菜、收拾家等等)。为什么会这么高?因为,完全靠低保的老人很少,否则这个体系根本不能支撑这么高额的老人金。也就是说,虽然西方福利体系是喂猪,但是愿意做猪的人很少。大家拿超过60%的人没有护照(也就是基本不旅游,因为大家拿多数地方去美国比去大家拿其他城市近多了),我知道不少退休老人的活动范围不超过200公里。他们的生活水准,是老人金的水准,但是多数人不完全靠老人金生活。

虽然这个体系产生了一些好逸恶劳、甚至吸毒酗酒者,但是这个保障,可以让人心安、活得有尊严。

心安,指的是这个下限不低。只要不作,不吸毒、酗酒,最惨也不过是这个样子(按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偶尔出国旅游也是可以做到的)。

活得有尊严,指两个方面。一是你从政府拿多少钱,是保密的(做社工有很高的保密要求)。基本上,中国老人会想尽千方百计把这个钱拿满,鬼子相对就实诚一些;二是这个钱,可以维持比较体面的生活。有关物价,我去年写过两个帖子,这里不赘述。

这里顶着锅盖说一句:国内的人对国外的了解是非常片面的。

以前是拿自己的缺点比别人的优点,现在是拿自己的优点比别人的缺点。其实,新闻看到的都是少数,多数老百姓都是认真过日子的。

---------

我想说的第二点:我认为辅助弱小、建立最低保障、老有所养,是政府的责任。弱小者接受帮助应该理直气壮;能力强者帮助能力弱者应该成为政治正确(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政府和施予者不应该觉得高高在上。

我以前写过一个帖子,这里引用一下:

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培训,翻成中文是《x省残疾人可及性法案》,这个法案的目标是:到2025年,全省残疾人可以享受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寇可往、残亦可往)。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很疑惑:我既不是搞市政的、也不是盖房子的,残障设施和服务管我屁事?培训完我才明白:如果我在工作中需要和残疾人打交道(比如面试),那么我有责任保证他不会遇到任何障碍、且宾至如归。

社会上残障人士的比例很低,因此残障设施的利用率也很低。最显眼的:所有停车场最好的位置都要留给残疾人、而且要达到一定比例,然而利用率很低。经常看到很多人为了找车位绕着停车场开了一圈又一圈,然而残趴却一直空着。

然鹅,很少有人问这种为了残疾人的资源浪费是否值得。

残疾人也好、贫困老人也罢,占社会总人口的比例都很低,他们本身也没有什么力量。就算让他们自生自灭,他们也没有反抗能力。政府为什么为他们花那么多资源、设计专门的制度、甚至专门立法?他们难道不怕丢失大多数正常人的选票吗?

刚开始我也很不理解。现在我倒觉得:有能力的大多数人,帮助遇到困难的少数人,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必然结果。毕竟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别人多吃一口、也不需要你自己少吃一口。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有几个人能保证自己永远都不会是那个倒霉蛋呢?

反正,那种让人感恩戴德的感觉让我非常不适。

--------

最后,对于冻雨兄所说的

为扶贫工作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努力。。。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我表示不能完全赞同。家贫出孝子、国乱显忠良。孝子、忠良是和家贫、国乱联系在一起的。和平状态下,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多人牺牲、那么多人住院呢?顶着锅盖说一句:这个果粉宣扬的“国军死人多,所以国军抗战贡献大”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每个牺牲,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尤其是80后、90后,很多是独生子女,他们牺牲了,整个家的希望就没有了。

连战场上,指挥员都要想尽千方百计降低伤亡。以现在的国力,执行和平任务,整出这么多伤亡,难道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吗?

通宝推:明心灵竹,
帖:4615771 复 461546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