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29 🌺968 🌵10新:💬17 🌺191 🌵1
主题:碎片与记录之一,开场白。 -- 冻雨
家园博客 随便与记录之五,回乡见闻续二。

高中一同学,在县城组织了个饭局,特意请我吃个饭。上学时候,经常在食堂一起搭伙吃饭,关系一直保持了近三十年。每次来省城,都招待一下,听说我回老家,特意说一定要来躺县城,和同学们一起吃个饭。

找了个本地菜馆,一桌子坐了七八个同学,边喝酒边聊天。上了点年纪,不拼酒了,都是随意喝,相互碰个杯意思一下。

有俩同学,一个是村支书老边,一个是乡镇干部老宋。老宋刚好作为包村干部,管我们村。

大家叙叙旧,男人在一起,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政治。这两年最大的政治就是扶贫工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自己搞小企业的同学,对扶贫不怎么感冒,认为是政绩工程,里面狗屁倒灶的事情一堆。我的看法是扶贫的伟大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分,重塑党群关系,实践中锻炼塑造了干部党员队伍,帮助困难群体免于极度贫困的境地,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人民的责任和义务。

刚好在座有两位当地干部,听听他们的说法。

边同学作为村支书,大倒苦水。举个例子,春节前给贫困户发补贴,大概是三百块钱,村干部们大概是怕发下钱,贫困户有人会全买酒喝,就置办了三百块钱的年货,粮油肉等等,送到门上。贫困户高高兴兴的收下了,过几天政府回访,问当事人有没有收到三百块钱,贫困户说没收到,政府开始对村干部严肃问责,等贫困户回过神儿来,感觉是村支书贪污了政府发的三百块钱,上门讨钱,讨不到钱就天天在门口骂街。可怜边同学,体格健壮,高中时候也是打架喝酒逃课的主,能威慑住学校周边一帮小地痞,这个时候受了窝囊气,一点办法没有。直到有一天,对方骂他老娘,惹毛了,直接指着鼻子骂,老子宁愿不干了,也得把你打个半死。。。。。。。老虎一发威,对方怂了,不敢再讨钱,也不敢再投诉,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群众不投诉,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账实一致,政府对他得问责也就算结束了。边同学越来越心灰意冷,有那精力,不如忙活点自己家生意,何苦来哉。

宋同学就油滑的多,作为我们村的包村干部,有5个扶贫对象,其中一个大妈,有点神经病(真正意义上的),在村里也属于泼妇一类,天天和邻居吵架骂街。家境不好,日子过的艰难,老公早没了,自己也没了劳动能力,子女生活也不富裕,每个月基本靠政府发的一两百块钱养老金活着。大妈脑筋不好,爱骂街,想让她回访的时候说几句好话,再说清楚最近收到了哪些物质帮助,基本不可能。

宋同学是个有办法的人,和大妈沟通的非常顺畅,大妈对他的工作也很满意。但是回访问题一直没法解决,没办法,大妈确实脑筋不太好用,让她给回访人员说明白哪天哪天收到多少钱,多少米面油,任务过于艰巨。最后宋同学给大妈出了个主意,接到回访电话后,甭管对方问什么,第一个回答,习主席好GCD好;第二个回答,俺的包片干部姓宋;第三个不用回答,直接骂大街就行,反正大妈擅长这个,没有难度。问题完美解决,宋同学再也不用担心扶贫回访影响考核。

一番故事,听的我们这些大城市上班族目瞪口呆,如果让我们去干这些活儿,早把自己搞崩溃了,宁愿出门打工,也不干这个公务员。扶贫工作一年累死N多基层干部,操心受累受气,这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聊起这个,主要是感慨一下,基层工作,公务员工作的各种繁难,是普通上班族感受不到的。我们站在岸上指点江山,很多时候是小布尔乔亚的矫情,十指不沾阳春水,靠自己的一点知识,读来的一堆鸡汤去评价世界,大多时候,失之浅陋。

通宝推:敲门,农民家的狗,mhymark,纳米小洞儿,李根,唐家山,燕人,陈王奋起挥黄钺,胡一刀,踢细胞,大眼,起于青萍之末,审度,
帖:4614730 复 461162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