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35 🌺4107 🌵149新: 🌺6
主题:【原创】茗谈-189:九年为期 -- 本嘉明
家园博客 【原创】茗谈-189:九年为期

(零)

2021年,乌克兰东部地区会不会爆发大规模战争(所谓大规模的标准,是俄军、北约均公开参战)?

2021年,会不会爆发中国统一之战,解放最后一块蒋管区?

2021年,会不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如果2021年,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么2022年呢?2023年呢?……

美军的预测,这一切在2030年之前发生,更快一点就是6年之内发生。算它2030年,那就是还有9年。

2012年4月,我提出了“航空军”的设想,后来逐步理清思路,就是参照1980年代英国热议的“战场小飞机”Small Agile Battlefield Aircraft (SABA),开发几款低成本、大数量、能在外场维护、民企也能参与生产的小型对地攻击机,由陆军集中装备/使用,与无人机协同作战,相当于二战中集中使用的坦克集群,充当陆战中的包抄/攻坚先锋,从而完成“(部分)陆军的飞行化”。

本嘉明:茗谈(70):航空军

本嘉明:我再解释一下

本嘉明:茗谈(81):第二空军

本嘉明:茗谈129:三说航空军

本嘉明:茗谈142:七谈航空军------强-11

本嘉明:茗谈158:淘宝机

点看全图

这类小飞机(小强击机,淘宝机),同时兼顾另几个功能:

一,储备能升级为专业歼击机飞行员的初级飞行员。经过稍微训练后,目前美国能飞喷气战斗机的飞行员(民间)储备,在8万人以上;而中国储备的二线飞行员,不满2万。

二,部分小飞机的航电功能,类似于“超级巨嘴鸟”,供三代半、四代机(歼-20,歼-35等)的飞行员平日训练用,维持战斗技能水平。

三,类似于“以潜艇反潜艇”,用小飞机反敌方的慢速隐身无人机/战斧导弹/直升机等。目前面对敌方出动大疆无人机模式的简易爆炸装置,是连营级地面部队的棘手问题,用小飞机承担一个营连级阵地(或行进中)的空中防护,比野战防空平台(比如陆盾-2000)的反应速度/费效比更高。

四,岛礁和小平顶舰船上,短跑道起降,巡守海疆/反潜。

五,万一在常规战争中,中国在第一阶段失利,四面被围,只要手中还有2万架小飞机(每架能外挂一枚反舰导弹或微小型战术核弹),还在源源不断生产出小飞机,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这一小飞机概念,类似于缩尺复合材料Scaled Composites公司的N401“战神之子”验证机,或者它的前辈“阿瑞斯Ares”。(当年英国人的战场飞机,大致指能一次携带6枚反坦克导弹、自带航炮的螺旋桨驱动攻击机)

点看全图

“战神之子”为机背进气,机身长和翼展均为12米,装一台1.4吨推力的涡扇发动机,空重1.8吨,最大起飞重3.6吨。

除了这类小飞机,我还在大刘的科幻小说基础上,设想一款更小的,“羽人级”微型攻击机,起飞重量仅500公斤,供陆军部队随意配置/使用。

本嘉明:新天使时代

在日常工作中,我们不能局限于提出问题,而应该在提出问题后,尽其所能地找到解决方案。经过9年的摸索,这个小飞机的形象,稍微清晰一点了。

这个“战场小飞机”的议题,当初提出来,或许就是愚蠢的,没有实际意义的。作为一个工科生,我愿意用9年的时间,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也算是有始有终。

“9年为期”,既是对过去9年的交代,也是对未来9年的展望。这个展望,非常沉重乃至鲜血淋漓,但有些人就是要黄种人杀黄种人,斯拉夫人杀斯拉夫人,阿拉伯人杀阿拉伯人……躲是躲不过去的。

(一)

二院小礼堂,“飞黄项目”的第二次研讨会。

本嘉明站在台上,低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

“金主任,同志们来宾们,‘飞黄项目’是为统一事业而量身定做的一个项目,是否值得上马,取决于两个重大因素。一,赶得上赶不上?由于项目的专用性,一旦赶不上,就不值得启动了。二,就算赶上了,用到了,统一事业结束后,还有没有其他的用途?

“我们预判世界局势,认为‘飞黄项目’是赶得上的。中美阿拉斯加会谈,是一个标杆,决定了今后数十年(不论唐纳怆是否会在2024年复辟)的中美关系。3月18日,第一轮会谈的会前会发生的16分钟大场面,说明美国在‘买时间’,它隐忍了对它公开的直斥。国际间成为笑谈,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买时间’,养足力气再打中国。中方准备好腹稿,一定要在全球记者面前出击的目的,是强烈地宣示中美的平等。中国在中美会谈前要表现出足够的强硬,既给伊朗信心签长约,也给阿拉斯加会谈定调子,即会谈本身是‘一个议题(中美关系),各自表述’,中方无意给美国消气,无意谋求旧外交格局(美高中低)框架下的所谓“恢复互信”。就是说,2021年度的头两件大事------中国-伊朗协议,中美首次会谈------鱼与熊掌,中国选择了熊掌。但是这个2+2会谈,事先是中方比较强烈地要求的,每方要安排两个重量级人物的行程凑得起来,本身就说明双方都有诚意,外界有人判断为其中一方主动要毁掉会谈,这在逻辑上讲不通。随后3月23日,美国财政部国债销售开盘,拍卖了600亿美元的两年期国债,次日标售610亿美元五年期国债,25日标售620亿美元七年期国债,认购情况均好于预期。在这一周,7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至1.3%左右,与在上个月灾难性拍卖中的表现截然不同------上个月7年期国债认购惨淡,外国需求猛跌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国内投资者需求降至2020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可以判断,3/23老牌VIP买家多数捧场,我们或许可以猜测一下,中国可能也参与了,通过只做不说的行动,也在向美国‘买时间’。2021年4月5日是中美开启“乒乓外交”50周年的纪念日,新华社10日发表一篇来自驻首都华盛顿记者的英文文章“中美需要继续一起打乒乓”,央视“百年瞬间”栏目也参与纪念;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美国驻上海总领事詹姆斯-海勒各自在当地出席纪念活动。 与这些低调低级别纪念同时发生的,是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到达上海进行官方访问,与中方气候代表对接会谈,以及美国三名前高级官员组成‘副官方代表团’访问蒋管区。

“这种双方都不急于撕破脸开战的态势,代表了两层意思。一,其实双方都同意有这么一个基本面,就是中美关系中,1/3是可联合行动的(按美方说法,该合作合作);1/3是可谈的(该竞争竞争);1/3是一谈起来就要崩,不如先不谈的(该对抗对抗)。中国的心态是承认这个现实,不做幻想,但既然美国坚持要重点谈最后的1/3(该对抗对抗),那就在闭门会上放5倍速,“快进”过去拉倒,反正谈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进展,我不想改的是坚决不会改的,你说破天也没用。16分钟大场面,就是告诉美方,这个1/3上面不要浪费口舌,这不属于谈判桌上的菜,双方靠实力摆平。会谈是为了那2/3谈好,有精力就用在能谈好的领域。

“第二层意思,就是中国要看看美国对盟友的支援力度。目前中国不打美舰,只打蒋舰,打的就是蒋管区、澳大利亚、欧洲的瑞典(H&M)和所谓的欧洲议会;同时也看俄罗斯怎么打乌克兰。美国既然扬言要替小兄弟出头,看看你能出头到什么程度。

“综合这些情况,我们认为两岸局势未来的几个风向标事件,第一个是‘副官方代表团’访蒋管区的言行和4月份的气候(视频)峰会;第二个是蒋管区绥靖公署菜长官于5月20日的发言。第三个是乌克兰东部会不会大打。其中最紧迫的是乌东战局,最重要的是气候峰会。

“乌东会不会大打?目前俄罗斯向俄乌边境派遣了28个‘营级战术群’约2万余人,基本是俄罗斯陆军超半数的野战精锐;另向克里米亚增兵4000人。但俄军行动虽高调,推进却迟缓,明显是先搞威慑,威慑不成再相机行事。这个局面,类似于抗美援朝前夕,乌军是李承晚军,乌克兰东部原生民兵是金日成军,号称独立的两个小国的国防军(姑且称为顿军,卢军)就是四野送给金日成的三个朝鲜族师,俄军28个合成营就是中国的志愿军。原生民兵+顿军卢军,打不过乌军;乌军打不过28个营;28个营打不过(万一)参战的北约联合空军;北约军打不过俄国的战术核打击群。所以这就是拜登和普京,谁先眨眼的比拼。

“那么,普京敢不敢挥动28营入乌参战,击溃乌军?敢,但他最希望是威慑成功,重走希特勒进军莱茵兰的老路,不战而胜。普京修仙,可以再连任两届总统,等同于终身执政。普京已经执政21年,使得普京集团控制了俄罗斯的所有强力部门和关键企业,普京集团与俄罗斯的命运紧密相连,假如判断目前是今后25年里,俄罗斯能吃下顿卢二地的最佳时机,普京一定敢动手,不惜冒与北约对撞的风险,更何况北约还不一定敢出兵支持乌克兰。

“假如28营入乌参战,躲在北约大旗后的美国敢不敢应战,派出F-35参战?50%的概率。因为美国不得不考虑到,中国可能会趁机启动统一战争,使得美国东西不能兼顾。但美国鹰派对俄主战的呼声也有。首先,乌东是很大一块面积,而俄军仅动员了3万人,属于虚张声势。苏联红军解体时,俄陆军共继承了红军203个师,其中有50个“永久战备师”,当时悉数驻扎在面对北约的前线,尚未回国;而俄境内的陆军师都是架子师,只有军官和部分准尉。从东欧撤退的行动中,这批红军最精锐的“永久战备师”被政府当作“社会弃儿”打发了事。结果真正能打的部队流失殆尽,国内的“架子师”跟国防部的人脉关系近,倒是纷纷挑起了俄陆军“师改旅”的大梁,这个恶果到今天都没有完全缓过来。因此,目前俄军的问题是:凭他们的战斗力,立刻开战,估计能击溃乌军,但未必能一下就打成歼灭战。如果无法干净利落歼灭乌军野战主力(即中印边境战争模式),乌克兰就不会屈服,会依托北约的军援,用磁性战术先退后进,粘住俄军,长期耗下去;而仅靠3万俄军,普京就算占了地盘都待不住,更不要说国际舆论。其次,只要俄军入侵乌克兰,德法为核心的“北约内欧盟派(亲俄派)”将不得不向美国屈服,乌克兰加入北约/摧毁北溪2号输气管/撕毁CAI,都只能照办,以换取美军的保护。所以,如果打大打久,美国必然得大于失,反正放的是斯拉夫人的血,乌克兰可能成为坑死俄军的“第二个阿富汗”。如果我是布林肯的话,我会对俄罗斯强硬到底,因为普京有引爆战争的能力,但仅凭与南朝鲜相当的GDP(当然俄罗斯的实际战争潜力比GDP所代表的资源丰度,要更高一些),普京没有掌控战争进程以及按自己心愿择机结束战争的本钱。普京还可以执政很久,而拜登注定最多四年,所以这次对峙,很大可能普京会率先眨眼,宁可再等几年,而非现在就暴冲。假设布林肯未来四年只是中规中矩当“总统大秘”,因为他是犹太人,又有318大场面的外交失利,等他干完,政治生涯就到头了;但如果这次逼退普京有大功,2024年他就有机会了。而普京退让后,正好过了春季海峡海况平缓季节,今年余下的日子,海峡也很难再有事。反正普京早晚会卷土重来,对于北京来说,只不过错失一年,时与势还是在自己一边。眼下不开战的话,中国今年GDP增幅,至少9%,明年也不会低多少,再等等亦无不可。

“ 乌克兰赌局,大致在气候峰会前就会见分晓。如果没打响,中美关系就该关注气候峰会了;如果打响,那么统一战争也可能同步爆发。乌东和海峡,两个火药桶,是早晚要连环炸的,一定要等谁先炸,其实意义不大,这就是这代人的宿命。

“回到当前,假设平安过渡到气候峰会(这是最大可能)。只要气候议题上,中美表现出相当协调的立场,那么美国就可能会施压蒋管区,要求蒋管区放下身段,主动与对岸沟通。两岸自行沟通,既符合美国的当前缓急之分(拆了海峡火药桶的雷管,先摁下这头再说,便于集中精力先对付乌克兰危机,然后各个击破),也制造外交惯性,给2024年上台的下一届政府画好线路图,留下外交遗产。如果在气候问题上中美没有谈拢,那么美国无疑会用蒋管区进一步恶心北京,具体步骤包括已经宣布的,蒋管区将从日本接收部分福岛核污水,送到左营军事基地储存,利用高雄的污水处理厂稀释处理后,直接排入东海和南海。

“日本打算明目张胆向太平洋倾倒核污水,实质损害了环太平洋所有国家里,占人口99%的被压迫阶级的切身利益,仅仅有益于美、日的大财团。由于洋流运行规律,污水重点污染了太平洋中部(时间变更线附近)偏北的海域,随后被稀释的污水污染了北美洲西岸(加、美),最后被长期稀释后的核污水会来到中国沿海和世界其他大洋。

点看全图

“这个污水,有没有科学根据,可以安全地排入公海?不用讲什么狗屁数据,就这么点水量,日本必须自行储存,自行管理,闭环操作,有什么权利危害(或有可能危害)全世界?屎是你自己拉的,就自己用手兜着。

“而蒋管区在美日的压力下,居然做出这么无耻的举动,使得中国海(南中国海、东中国海)被污染的危险,猛然提高几个数量级,尤其是原本可以幸免的南中国海。为了损害大陆,不惜逼死蒋管区、环南海诸国和大陆沿线的渔业,跟这样的渣滓民X党,还有什么可谈的?入海必入台,入台必惩恶;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

“绥靖公署菜署长,自己没有基层的票仓地盘,论人枪还不如赖清德和苏贞昌,因此除非地方顽固派软化立场,否则菜也不敢软化仇陆立场。大陆想要迫使菜署长折腰,只有越过蒋管区的头顶,去打蒋管区的亲爸爸(美)和干爸爸(日),而目前可打的议题,就是“日本妄图排放核污水危机”。只要不惜拿2022冬季奥运会与日本东京奥运会“同归于尽”,替环太诸小国出头,不怕打不疼胆敢祸害全人类的小日本。

“退一步讲,不管绥靖公署以及岛内各党,是否直到5/20还兀自嘴硬,在行动上,他们是不敢打响谋独第一枪的。因此两岸和战,操之在我,也操之在美。假如美国踩踏北京红线的外交试探,因为乌东或中东吃紧而暂时收敛,绥靖公署又没有血性自行谋独,那么两岸再保4年以上和平,是可以预期的。

“所以,第一个重大因素,时间因素,‘飞黄项目’是有一半概率赶得上的。我们简略重温一遍‘飞黄作战’的想定:我军以三个登陆集群,出动‘里海怪物’等秘密武器,在宜兰县的头城、壮围、罗东三处滩涂,各登陆一个海军陆战营。

本嘉明:茗谈-186-8

登陆后迅速向头城收拢,抢夺‘雪山隧道’入口,重装部队通过隧道向台北地区推进,但这一路是佯攻。此时蒋军必然会炸毁隧道堵路,炸塌隧道后,蒋军的装甲部队也无法反击,宜兰登陆区遂成为我军一个封闭的大型桥头堡。兰阳平原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其势虽孤,只要应用得当,退可自保,这就是我军捣碎台北防务的根据地。

“善用宜兰解放区的第一个战法,是把022快艇,

点看全图

拆去8枚反舰导弹以及发射筒,改装为高速运输艇,后甲板分上下两层,一次能搭载80名步兵(目前我军大约有130艘022,部分已经升级,多数还是旧款,可以照此改装)。

点看全图

同时在艇上配套装载80辆特制军用摩托车。

点看全图

这种可折叠摩托车净重90公斤,折叠后形状方正,可以紧密排列,在艇上占用空间小。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022运输艇隐身/高速/吃水浅,直接抵达滩涂边的栈桥,步兵发动摩托车,沿栈桥疾驶上岸,全队沿盘山公路,翻越雪山山脉向台北挺进。蒋军即便炸毁雪山隧道,却无法彻底炸毁山岭上的盘山公路,摩托车大队也就是多花点时间。所循路线为:头城—>礁溪-> 翻越湖底岭(宜兰/新北交界)-> 坪林 -> 石碇 -> 南港 -> 木栅 -> 台北。总计110公里左右。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上图:摩托车队登顶湖底岭后,回望头城,海中为龟山岛。

“这里我们说说军用摩托车。二战中欧洲战场曾大量使用军用摩托车,到今天西方国家仍然少量配备,供特种兵从直升机上机降到战场后推下飞机使用,很多场景下远比山猫战地车好使,爬坡越障能力更强,穿越亚热带丛林更方便,也能驶进市区参加巷战,穿越窄巷/爬阶梯。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西方现役的特种兵摩托,以结构简单易换/窄轮/自重轻为主,我们因为要翻越山脉,有可能要离开盘山公路越野,所以在此选用宽胎。

“第二个方案,就是我们‘飞黄项目’的重点:工兵快速建设简易机场,供战场小飞机、无人机,从宜兰解放区出击,不间断轰炸台北守军。这种廉价、大量配置的攻击机(淘宝机),我们认为当前可用的机型,是贵飞的FTC-2000G,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这是歼教-7的最终魔改,低速性能比歼-7略好,能带3吨弹,外贸价格仅800万美元。但如果大批量订购/入役这款飞机,有两个缺点,一,这个飞机便宜是便宜,航电性能太落伍,统一事业完成后,在中国空军里无立锥之地。这么多飞机如何退役处理?二,FTC-2000G换装梯形机翼后,低速性能好于歼-7,但飞行速度仍然过快,对地攻击/反武直/反无人机的效果不太理想,我们需要速度能低到200公里/小时的战场攻击机。

“因此,我们设想研发一款螺旋桨动力的教练/攻击机,既能在战后取代大批行将退役的初教-6,而在战争期间又能发挥出我们需要的作战性能,把蒋军掰开揉碎。在这个项目上,我们邀请XX飞机制造厂与二院战略合作,以下请X飞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王文翔,王总,继续给大家介绍。”

通宝推:一者,夏侯,醉寺,夜雨行歌,桥上,海峰,秦波仁者,mezhan,
主题:460870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