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2024冬春看雨之一 -- 夜如何其

共:💬37 🌺147 新:
主题内有 1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2024冬春看雨之一

首先,希望这回别再起错了名字。

冬雪夜谈时,说好下一场雪,就无病呻吟一次。

结果老下雨,但是我还是要说话。

哼哼唧唧,吱吱歪歪,哟哟---

好像一只饿着肚子的---

今年冬天,我这里真是太暖和了。

汽油终于降价到了,1.28刀/升。

我也反省自己,我一直都是反电动车,现在决定不反,大家还是买电动吧。

我开油车,汽油也能降点价。

2024新系列,劳里唠叨,不知所云。

朱令去世,又开始看张捷。

说句实话,咱们这个年龄,啥都不能多看。

看多了,就能看出问题了。

比如说张捷一直对温铁军,很有意见。

人家不理他,还是逮着机会就黑。

联想的老柳倒是不黑了,用力过猛了。

张捷屁股很有意思,他到底坐那边的?

这回他反对普遍发钱。

要多来几回,就该看的清楚了。

普遍发钱这事是个定时炸弹,都知道。

人要是傻,可能都不知道这是炸弹,更谈不上怕。

人要聪明,他害怕,那就是未来可能会炸到他。

最后我请教一个问题。

如果能做到,一个没有亲戚朋友的普通人独居,净资产为零,无负债,基本生活收入,在家每天挣一千美元,还不违法,这个事的大致范围,画个圈应该在哪个方向?

不是开玩笑啊!

严肃讨论。

我不知道才问大家。

通宝推:方平,桥上,菜根谭,
匿名 网上有个致富三奇法,你参考下。

这样的东西你发在稷下学宫做什么?不该回复你的,现在回复了还没法删掉。

家园 我都说了,是严肃讨论,不是搞笑。

而且设定这么多条件,避免这种回答。

当然我也有错,不爱正经说话,历史不清白。

但我也赞同,应该删掉你的回帖。

家园 金牌讲师那个方向吧

净资产肯定为零。

应该也没有负债吧。

据说每个月能挣打赏二十万——这是国内平台。按汇率7算,差不多三万美元,一个月三十天,正好一天一千美元😁

家园 冬春看雨至二 观视频有感

人可能都是会变的。

比如说有人说某河友,2,3年前突然大变。

说实话我倒没感觉出来,当初几个水军组团糊弄他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今天有人会这么说他。

当然我也会变的。

我觉得我还不如所谓的“二极管”,至少人家一直立场没有改变过。

我这种属于动摇不定。

比如我过去是赞同:现在一个中专,吊打民国大师群体的。

现在看来,可能又错了。

倒不是民国大师们厉害,而是后人不争气,特别是社科领域,还真是寸步未进。

这个情况和原因很复杂。

社科研究,现在一个字形容------“小”

有点重复清代考据学的覆辙了。

当然,也不能全怪学者们。“小”也是作事了。

其他肉食者谋之,大事看来还是得靠贵族学者来研究才好。

自由,包括思想的自由,都是有代价的。

-----

今天看了《繁花》。

我知道依据原作者的气质,这个东西应该不是我的菜。

所以我打算硬着头皮看几集。

电视剧吗,都是前面几集超精彩。

可真没想到----

万万没有想到------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难安地啊——————

这前几集啊,就像我写的一样。

我知道很不要脸,给自己贴金。

但是啊------

头几集的风格,和我的风格太像了。(我像人家编剧!!!)

然后10集后,我感觉可以弃了。

我打算有空读读老金的原著,应该和电视剧是两回事。

老金访谈中显露的脾气,也有一点像我。

万幸中的万幸,我长得还行的,不太猥琐。

老天爷总是公平的,所以这就是,我没有人家老金有才华的原因吧。

家园 冬春看雨之三 下雪有感

现在脑子迟钝,炒股必赔。

我连个题目都拟不好,下大雪了。

送儿子去实习,夜里驱车归来,前灯在正前方30度上方,照出一条光带,仿佛高速前方有个过桥。

结果当真遇到桥的时候,还吃了一惊。

好在往小地方去,桥少。

我去华人店顺路买点食物,柿饼荸荠我们小地方没有卖的。

以前我喜欢买鲜人参,可惜疫情后,找不到卖的了。

我过去自己去种了点,出了芽点,但结果没种出来。

我做白日梦:

要是有钱,我就去买个小农场,买个挖掘机。

种满果树,洒下种子,100多样一起种,让他们自由生长,虫子们也自由,我爱管不管的。

结不结果,我也没意见。

就是任性。

所以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掰棒子的狗熊。

我不是笨。

狗熊的快乐,就是掰棒子啊!

通宝推:桥上,
家园 我曾经也有这个想法

最好是能够种果树,能够种点菜,再养一些鸡啊鸭啊鹅啊什么的在里面,随便吃草随便拉撒。再弄个小池塘,养点鱼种点荷花。

家园 子非熊,安知熊之乐
家园 我佛曰,雨就是雪雪就是雨,阿门,豆腐
家园 冬春看雨4 惨剧-接收大城市

上个世纪,东南亚发生了两次接受大城市的惨剧。

一次是越南夺取西贡。除去跟随美军撤退的大批人,其后几十万人投奔怒海。

一次是柬共夺取金边,简单草率把人赶出城市,随即发生了大屠杀。

这两次事件,国际共运不可忽略的失败。

而且无可推卸责任。

这个与接收上海形成了对比。

原因也很简单,领导集团制定的政策和事先准备。

从管理东北哈尔滨的实践,到进京赶考的思想准备,大批南下干部作为骨干,终于顺利拿下上海。

并且没有依靠杀戮,利用经济手段打倒了上海经济旧势力。

而柬共是准备严重不足,在旧势力崩溃后,不知道如何管理大城市,也无力组织供养市民。

一定程度上,选择只是,不把人赶出城市,就是在城市里展开杀戮。

同时又不能放他们出国逃难。

惨剧无法避免。

越南比他们做得好点,但也是准备不足的。

美军撤出西贡在即,围在城市外边的,竟然主要几十万大军。

这与越共一直接受援助,缴获美军物质巨大有关。

美军撤出越南,越南缴获的物质价值,达到了当时的1000多亿美元。

但是一胜利,就都没有和减少了。

越南虽然收了离境费,到底还是放了大家一条活路。

不过,仇恨也算种下了。

这些事情,都是极端事件。

现代大都市极其脆弱,要有暴力为本维持基本公共服务,供应链不能断,失去那一点,惨剧发生都是必然。

家园 冬春看雨5 那些被收养的中国孤儿

我以身边人事谈这个问题。

十几年前,我来到小地方生活。

那个时候免费报纸夹带商店传单。

那个时候,大家还是看看报纸的,哪怕是免费的。

看到一个消息,我们地方10几个收养中国孤儿的家庭聚会。

这些孩子和我家儿子,差不多大,有的还是我儿子的同学。

我们认识四个孩子,另外见过一个。

收养家庭都是完整家庭,大概率都是好人,经济稳定。

有的是无子女,有的有。

最搞笑的一个是,一个孩子的姐姐比她大近三十岁。

美国有个体操运动员,被她外公从孤儿院接出来收养了,成了她爸爸。

这个关系可以惊讶,但没必要较真。

你要非问她的哥哥姐姐,为啥外公就不要了?

你去问她外公。

回到中国孤儿这里。

首先我们作为海外华人,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只要讨论这个问题,就离不开计划生育。

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当时的大道理。

可当着中国孤儿说,你还要不要脸?

其次外国人收养的中国孤儿,有病的很多,我见过五个,有两个是有病的。

而且明显看得出,是遗传病。

长相一般,南方人多。

五个人里面,只有一个长得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而且基本都是女孩。

从智力看,似乎也不是很高。

被抛弃的孩子,都是可怜人。

西方的确有虚伪性。

但是以此攻击西方,这脑子回路是如何设计的啊?

我们也亲耳听说过,这些家庭说过收养的经历,以及带她们回中国的经历。

只能说,至少我们海外华人,是无言开口说人家的坏话的。

不过肚子里腹诽,还是觉得他们家庭条件这么好,孩子学习抓的不紧,西方式教育耽误事。

--补充:又他难安迪下大雪了--

狗熊都有意见了:

掰个棒子,惹着你了?

棒子不是拿来掰的?

还能是拿来吃的吗?

家园 不容易,前头有经验教训,上头有想法,缺一不可
家园 冬春看雨5 摊点虚的,身份认知

我出国前,请教过回国的前辈:出了国,应该抱着什么态度生活?

他停了一会说:出了国,就按国外的方式生活。回中国,就按中国人的方式生活。

我们出国时间,如果在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在去年以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经典的笑话。

就是:出国二十年,挣得钱买不回,自己卖掉的老房子了。

这些年回去人也很多,那时候前辈们说:回去要么是去干大事的,要么就是失败者。

干大事需要平台,我都很佩服有的人,啥真东西都没有,就回去要搞出大炮仗了。

骗子是种本能,和出不出国没关系。

现在小孩就简单了点。

有的说:家里没矿,也没皇位继承,回去不回去,父母说都可以。

不过呢,现在还是回去的多。

华人有三个定义,一个是国籍,一个是文明,一个是种族。

在大陆,特别是主体汉族,三者是统一的。

在海外,第一代入籍后,还保留文明。

其后,只是种族问题了。

用马来西亚华人的话,三代成惹。

从文化角度来看,相信自己是特殊的,有时是一种弱势心理状态下,自我保护的手段。

并非单纯的狭隘。

相信不同文化之间,有共通性,往往是占据了优势心理地位的俯瞰。

极度自卑,导致的皈依者狂热,是对自己的全面否定。

但是所有的一切,以现实主义的态度,当作利益处理的时候,那就没有道理可说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家园 我对这个事情倒是更坦然一点

河里有一批志气高的人,可能对我下面这句话不以为然,我能够理解,而且觉得他们比那些忍不住要跪的人肯定是天地之别。不过,北美和北墨都算上,平均生活水平在总体上现在还是比大陆高,个人的感觉说高得多也不是不可以。所以,大陆的一些孤儿被这里的人收养,而且生活水平得到了提高,和这个别人比我们富裕的这个大背景是吻合的。

有两个但是,第一,大陆收养来的、以至于整个东亚来的其实数量是很少的。我们感觉似乎“多”一点,一个是我们对这个事更注意一点,二来我遇到过一些收养家庭主动接触华人和朝鲜人,看看小朋友们愿不愿、能不能去接受算是文化的根。第二,收养的小朋友的境遇也看碰到了什么样的家庭。米国到中产这个水平咬咬牙就能搞个收养,当然这个中产是真正意义上的中产,不是国内一些人幻想的跟统治阶级要权的中产、也不是米国对其他国家宣传的应该在自己国家造反的中产。你要是到了中产上层或者更高的家庭,起码物质生活不会有什么问题,所谓幸福的家庭都差不多,黄皮肤就更被周围的人视为表象。但如果再低一点,就也有自己的烦恼了。说两个我知道的、没有代表性的个例。

我们当地中文学校有一个教中国武术的鬼子师傅:对,你没看错,一个洋鬼子,去济南混了若干年,学了武术,然后到中文学校教这些华裔的小朋友拳脚。这个大师傅回米国后又去台湾省收养了一对双胞胎,而且两个小朋友都有点小残疾;大师傅两口子,都是洋鬼子,太太也在中文学校教一些华裔老人英语,人都是热肠侠义的好人,但谋生活的能力就不是最强,两个小朋友的境况肯定比留在当地的孤儿院要好很多,但你要从米国的相对水平来看,也还有可以提高之处。另外一个小朋友,从南朝鲜被收养来的,是我们家小朋友在一个夏令营遇到的,家在一个所谓“红脖子”地区,说那种地方的种族歧视留给一个黄皮肤的生存空间无限趋近于零,当然这种歧视不是这些人跟着左派或者右派下大棋,就是人类天生的动物生存本能。就像河里的一些人一定要拜几个偶像、要踩一群网民,其实是同样的道理。

通宝推:夜如何其,
家园 冬春看雨7 多重目标最优解生产

首选说结论,是没有最优解的。

为了降低成本,向他靠近,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这东西一旦变成信仰,变成了追求这个东西,反而可能增加了成本。

以标准的例子,一条生产线,生产低销量高价值的A产品和高销量低价值的B产品。

如何安排生产?

这个在过去根本就不是事,因为不在乎库存,咋方便咋安排。

即使在意资金周转率,也不会有大问题。

但是没有基层生产经验的MBA之类的外行上来,这就是大事了。

他认为生产线已经是固定费用,咋乱折腾都不会增加成本。

实事求是地说,在初期,的确是这样。

基层的确是能给他们兜底。

然而他们吃到甜头后,变本加厉,终于兜不住了。

这个时候下面除了躺平,绝不提供任何主动性之外,没有别的选择了。

当然可以说,工人成了大老爷。

这个道理和认知,在其他领域,应该也是通用和普遍的。

大公司僵化不行,那就私人公司来干。

别说!私人还是真能挖出潜力来。

大公司能挖出一块钱,私人能挖出2块钱。

但是以后,生意做成这样,还能再继续挖吗?

别说!还真可以。

生产效率异化革命。

回到开头,最优安排是为了降成本。

这个异化为了降成本,放弃最优解。

解决方法就是过量生产。

这里有个问题,库存不是成本吗?

解决办法:真生产多了,那就低价倾销,打包倾销,绝不让出市场,这不没有库存了吗。

实在卖不出去,也不存着,听马爷的话,惊险的一跳没越过去,那就是垃圾,就直接当垃圾处理,还是完美地做到了没有库存。

当年我接受管理培训,有的领导没啥文化,净说实话。

以至于我形成了认知,狗屁的假大空道理,就是书生们的自我意淫。

对人的管理是绝不宽容的现实实践。

所以我既承认泰罗制正确,也赞成伪君子胜过真小人。

------

这是指优势者。

弱势者,做什么选择,都可以理解。

过去三代贫农自豪,还是有道理的。

毕竟那个时候穷不过三代,应该恣意一些。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