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2024冬春看雨之一 -- 夜如何其

共:💬37 🌺145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 家园 2024冬春看雨之一

    首先,希望这回别再起错了名字。

    冬雪夜谈时,说好下一场雪,就无病呻吟一次。

    结果老下雨,但是我还是要说话。

    哼哼唧唧,吱吱歪歪,哟哟---

    好像一只饿着肚子的---

    今年冬天,我这里真是太暖和了。

    汽油终于降价到了,1.28刀/升。

    我也反省自己,我一直都是反电动车,现在决定不反,大家还是买电动吧。

    我开油车,汽油也能降点价。

    2024新系列,劳里唠叨,不知所云。

    朱令去世,又开始看张捷。

    说句实话,咱们这个年龄,啥都不能多看。

    看多了,就能看出问题了。

    比如说张捷一直对温铁军,很有意见。

    人家不理他,还是逮着机会就黑。

    联想的老柳倒是不黑了,用力过猛了。

    张捷屁股很有意思,他到底坐那边的?

    这回他反对普遍发钱。

    要多来几回,就该看的清楚了。

    普遍发钱这事是个定时炸弹,都知道。

    人要是傻,可能都不知道这是炸弹,更谈不上怕。

    人要聪明,他害怕,那就是未来可能会炸到他。

    最后我请教一个问题。

    如果能做到,一个没有亲戚朋友的普通人独居,净资产为零,无负债,基本生活收入,在家每天挣一千美元,还不违法,这个事的大致范围,画个圈应该在哪个方向?

    不是开玩笑啊!

    严肃讨论。

    我不知道才问大家。

    通宝推:方平,桥上,菜根谭,
    • 家园 冬春看雨20 对阿根廷总统米莱的评价和分析

      大行不顾细谨,先得看他作为阿根廷总统的表现。

      个人的德行在后。

      米莱的治国思想是个混杂和混乱的小杂烩。

      从政治光谱看,是确切无疑的右派,偏极右。

      在这盘菜里,主要材料是个三个。

      第一主料,是奥地利学派思想。

      被米莱发扬光大的主要部分:

      A:极端反共。

      B:彻底的自由资本主义。

      这个奥地利学派挺有意思,抓住了老马的大块头里,几处可能的细小错误,推断整套体系错误。

      得出非常搞笑的结论:剥削有功!

      工人拿到的工资远超过他的贡献。

      我读到这里,都哭笑不得:原来资本家是开善堂啊?!

      但米莱信了这玩意!

      第二主料,货币主义。简单说就是发钱多了,会通货膨胀。

      这点我倒是米莱的同情者。

      我曾经在一个帖子说,阿根廷应该造高价值的铜币。

      米莱这家伙居然也这么想过,我差点眼镜掉到地下。

      英雄(狗熊)所见略同啊。

      第三是宗教保守。

      米莱反同性恋,反堕胎,连阿根廷出身的教皇都骂。

      不过和教皇见过面后,悔改了。

      ----------------------

      大事说完,咱们说他个人的德行。

      小的时候,他爸妈对他不好,经常揍他,侮辱他。

      他踢过足球,可能是没前途,又去玩乐队了。

      主要是翻唱摇滚为主。

      后来幡然悔悟,读大学去了。

      大学好像不收学费,米莱现在要改。

      米莱独身,按他这经历,应该算是个浪子。

      从他的具体行为来看,他应该有一定的表演性人格。

      但米莱和特朗普不是一种人。

      他其实比较愤世嫉俗,选出这么个标准的愤青当总统,阿根廷也是伟大的国家。

      米莱愤世嫉俗的具体表现两例。

      第一,他觉得国家问题,他养的三条狗给出的意见,都比政府部长们靠谱。

      很可怕的是,大概率他的看法是对的。

      第二,他搞民意调查,问咱们支持乌克兰,俄罗斯要是生气了,打咱们阿根廷,咋办?

      结果不到3%的人回答:下战壕和俄罗斯拼了。

      剩下回答:

      A:咱们腿快,跑啊!

      B:卖国求荣吧,给俄罗斯打个欠条!

      C:先跑!跑不掉,再打欠条!

      -----俄罗斯泪流滚滚的分界线------

      米莱的治国理念其实很简单:

      就是我咋瞎作,

      都不会比以前差。

      那我就往死里作。

      嗨起来!

      ----实事求是讲,米莱主持了场大型国家实验,非常值得观察研究----

      不是个笑话。

    • 家园 冬春看雨19 “油条”的奇葩角度观

      “小油条”是高度利己主义的实践。

      “老油条”也是。

      不过老油条和小油条的区别在于,老油条是有才能的,只不过被现实反复炸成了油条。

      说到实质,是利益分配问题。

      从技术上讲,是由于“良弩同槽”的缘故。

      从高度上讲,小油条狗屁不通,下限很低。

      老油条却是能保证下限的。

      我们假设,我们要收拾起一个曾经辉煌,却又破败的事业。

      钱不缺,可以砸锅卖铁。

      方法也不缺,虽然咱们多年不玩,咱们有经验做底子,也知道上哪里请老师教我们新方法。

      人咱也不缺,搜刮一下,咱们还有几百个过去干过活的老油条。

      先让这些老马边想边干简单的工作,保证底线,带着小马们慢跑练习。

      老马学不了新杂技了,但是能传授给小马们学习的经验。

      小马们会在少犯错误的情况,自己学会了新玩法。

      事业重启。

    • 家园 冬春看雨18 这轮AI泡沫什么时候戳破

      一家之言,胡说八道。

      所谓AI泡沫破裂,并非指AI技术的发展;

      是指AI技术发展遇到瓶颈期,无法支撑资本泡沫。

      这个时间点,AI的优劣势应该被普通人也知道了。

      被普通人知道,应该是由于离线AI家用机的普及。

      那这个时间,大约是3到5年。

      这是硬件基础。

      软件基础,是算法突破。

      为了适应家用机的孱弱的性能,俭省型算法出现。

      甚至很有可能这类算法的初始模型,是个大牛们认为:狗屁不通,提一嘴都口臭的破烂玩意。

      低成本的软硬交集,使得五毛特效达到了要求,无需继续精细打磨。

      导致高投入的大算法,无法卖出溢价。

      最终导致资本泡沫破灭。

    • 家园 冬春看雨17 生化的春天要来了吗?

      先说闲话,考虑到回复我在“学宫”的帖子,可能需要12点,凡是回帖超过百字,有内容,有诚意的跟帖,一律宝推感谢。

      通宝有点多了。

      ----回到主题-----

      有个怪现象吧,搞IT的大佬,喜欢扯生化问题。

      最近一位,就是老黄。

      这个真是让搞生化的人,五味杂陈。

      我家孩子当初也拿到了最好的生化专业的录取通知。

      这个奥佛,是接近截止期才给的。

      当然那个时候,已经选好了。

      好在孩子不选,要不然可真是精神内耗。

      搞生化的,最好的出路就做药。

      但很不容易。

      开发新药是很痛苦的,别说大部分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干了近20年,白忙了,啥都没落下,彻彻底底的人生失败。

      就是有成功的,周期也长达12年以上。

      成功的太晚,以至于成功都没有意义了。

      AI帮助有点用,但不大。

      从市场看,药品市场其实很小。

      比如现在比较热的糖尿病减肥药,整个全球市场全部类别也就几百亿。潜在病人群体6-7亿。

      这行就是超市的生鲜食品,对于大资本,真没多大利可谈。

      这些IT大佬,对生化感兴趣,无非几个原因。

      第一,真不懂。人对无法的理解部分,觉得太奇妙了。可以参看“中医粉”想象。

      第二,是个人,他都得生病。

      如果某个大佬得了疑难杂症,要治疗方案,医院和研究室几乎立刻就喜大普奔,磨刀霍霍。

      治疗方案没出来,要多少钱已经开始讨论了。

      好像没人考虑过治不好的问题。

      当然那种屠宰场级别的不算,人家是实在忙的杀不过来了!

      阈值过高。

      属于龙头铡,求我宰你的境界。

      第三,这些人都成功了。钱多了烧的。

      没啥春天。

      就是有------

      那有就有呗。

    • 家园 冬春看雨16 普通人该不该出来留学

      就我所知,过去有些河友是做留学中介或者和中介是朋友的。

      但河里却很少讨论这些问题。

      主要原因是,无论以伪君子或者真君子的身份,谈这个问题,都不太好说。

      首先分贫富,要是真有钱,留学就是个小事。投入不值一提时,考虑是其他问题。

      中产一块,让人头疼,娃娃高考又不行,送他出来花费太大,大概率还学不到什么东西。

      穷人这一块,正常留学,真的不是好选择。

      就不该选择。

      有个大家都不愿说的因素:------妄想!

      以为换个环境,

      第一能打入比自己高的圈子,最后通过社会关系,攀龙附凤。

      第二换条跑道,会跑得快。

      这真的是小概率事件。

      母弱出商贾,

      父强做侍郎。

      族望留原籍,

      家贫走他乡。

      普通人家孩子出头。

      现在靠死读书已经不行了。

      做生意那很难,创业也难。

      走他乡是条出路,选择很重要。

      城市烟火和山水如画都是他乡。

      出来留学之前,预备选择的时候:

      A,特别想学的专业

      B,特别不想学的专业

      甲,容易上的专业

      乙,很难申请到的专业

      一,特别难学的专业

      二,好学的专业

      子,体面的专业

      丑,不体面的专业。

      如果能想得通这套组合问题,放下“就不能既要--,又要--,还要--”的执念,放下先出来骑驴找马的心态,普通人家才值得考虑,花钱送出来。

      难道就真的没有“既要-还要--又要--”吗?

      说实话,真的有。

      所以这个小概率的东西才能变成了“执念”。

      当然有些特殊情况不在其中,已经提前放弃高考,没有在国内上大学的打算的,没退路了,那就没啥了。

      • 家园 留学和出国

        相当长一段时间,或者说相当多一批文艺作品中把出国当作解决难题的一个比较好的出路。这是文艺精英的思路,也是普通人的愿望。文艺作品反映的是社会思潮。现实生活中,也是,“他(她)出国了”,潜台词是他或她有了更好的出路。

        所以,是否留学也是一样,在国内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选择留学,富人中产这么选择,穷人也有这么选择的。有区别的是财力雄厚的选择欧美,实力不济的或选择其他国家或地区。因为当年我们穷,出去是改善收入 和前途的捷径。

        这种惯性一直延续到今天,成了“执念”。

        引起反思,是因为部分不出去的收入已经与出去的差别不大了。

        八十九十年代不存在“该不该留学”这个问题

        穷人这一块,正常留学,真的不是好选择。

        穷人别说留学,现在连在国内上大学,有的都不一定选择了。因为上大学花一大笔钱,上完了后还是找不到工作。有的连改变命运的可能都放弃。当然也有例外00后打工妹,20岁当老师,21岁晋升高级职称

        通宝推:夜如何其,
    • 家园 冬春看雨15 七天假日为啥挺招人恨的

      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个人觉得不是因为他们身在国外。

      两个人比较,假日兄更冤枉一点。

      假日兄是很坦诚的人,他几乎把自己的真名,家乡,毕业学校,专业,时间都说了。

      也就只差没有报身份证号了。

      我估计他招人恨,主要是有贴必回。

      给人以一种挫败的感觉:

      “我就是逗你玩。” 碰上了 “太好了,我有空!“

      七天吧!

      就是变形版的”北极鲶鱼!“

      没有道德包袱,就主打一个”炸歪!“

      说实话,七天主要是触动一个敏感点:阶层跃升!

      这个问题几乎是无解的。

      人人都想。

      但是从国外情况来看,不要说上升到统治阶级了。

      普通阶层跃升难度也加大了。

      简化成一个数据。

      以普通人的天花板,中上阶层为例。

      这种所谓高薪阶层在三十年里,萎缩了60%

      无论在哪里,所谓创造大量的高薪岗位,都是句谎言。

      真的,不是天赋异禀,祖上给力,运气爆棚,躺平和及时行乐无可非议。

      劝人上进,灌鸡汤,反倒值得怀疑。

      张雪峰的言论吧,一半是对的,再过些时间,还是对的。

      另一半可能有点危险。

      不过公开说话,要夺人眼球,能对一半,也算不错了。

      可能收钱给出的私下建议,会更靠谱点。

      回到主题,拿这两位下手,实在是让人摇头啊。

      @ 七天

      @ 假日归客

    • 家园 冬春看雨14 一辆车可以开多少年

      当初刚来的时候,啥都不懂。

      问人家,几年换一辆车啊?

      人家笑着说:要是不差钱,五年换一辆,最省心。

      但实际上,普通加拿大人用车还是很长久的。

      由于技术进步,老年人常抱怨的今不如旧,在车辆上没有出现。

      行驶在路上的车辆平均寿命,还在增加。

      20几年里,增加到快11年了。

      在比较广泛的车辆定义里,现存车辆的中位年龄达到了15年。

      这个数字,和刚才那个平均数字差距有点大。

      如果查看二手车交易的话,70%以上二手车都少于十年。

      这和平均数字数字差距又有点大。

      只能理解为老车卖不出价,又能开,就继续开呗。

      超过15年后,死的就快了,不再凑合了。

      那这个三个数,就不矛盾,很合理了。

      汽车行业是个大产业。

      也不是很大,从美国的汽车信贷余额看,真的挺小的。

      实际的意义,更多是个一条龙产业。

      新车旧车配件维修,养活很多人。

      电动车和油车相比,这个链条要短得多。

      除去环保,从全社会的层面看,算是个破坏性的创新。

      通宝推:桥上,
      • 家园 nonono,王城兄最后两段草率了

        首先电动车的全产业链不比油车短,当然我说的电纯电。油车要的东西,电车也要,比如机械加工,不能认为油车有个机械的马达要机械加工,电车没个机械的马达就不需要机械加工。而油车没有的,电车也有,比如各式所谓自动驾驶软件,雷达,电控。都是从矿来的,怎么会产业链短?

        刚好 @wolfgun河友提出一个不同一般认识的观察结论:这又涉及到一个流传很广但实际上并不正确的说法了。。由他这个结论,可推出以中国为典型的的第三世界的工业发展,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工业产品。电动车的推广,同样也是让更多的人能够用得上车。二三轮电动车是快速让中国农村几乎家家都进入出有车状态,这是油二三轮所无法办到的。而四轮电动车,必然也会让全球机动车的拥有量增加。这里就有两个问题了:第一,售后维修二手车单车比相对油车下降,总量则未必,说不定更多。第二个,汽车做为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其使用效益高于油车,使用成本低于油车,其产生的社会效益,包括经济效益,道理上肯定比油车高。

        故而电车对人类而言,绝对不是破坏性创新,而是重大进步。

        通宝推:夜如何其,
        • 家园 我来梳理一下历史吧,见仁见智。

          首先感谢你的回应。求仁得仁,12点的认可的确有用。

          难得你不嫌弃。

          落魄海外,上网也就是消解情绪。

          你要是给我讲现状,人间烟火,我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你要是给我讲历史,讲规律,有些就是互联网普及前的事了,那就有话说了。

          第一部分:电动车的历史。

          要从2008年开始说,大环境是经济衰退。

          特斯拉第一台电动车。

          第二年,比亚迪第一台电动车。巴菲特入股持有。

          特斯拉的背景是创新体系,在这个时候,马斯克只是个有成功经历的跳跃形的创新协调

          比亚迪的基础是电池,开发电动车,是产业链延伸。

          比亚迪的电池产业是打败了松下的。这个还是企管培训中,生产管理的范例。

          所以说比亚迪是中国电动车和锂电池历史的抗把子主角。

          其余都是小配角。

          到现在的2024,巴菲特已经退出比亚迪,特斯拉在美国七姐妹中开始掉队。

          这个产业从开始,可以说已经度过了指数增长期,进入平台期发展。

          这有两个结果,一是股票估值下降。二是增长市场变小,淘汰赛开始。

          一个大规模的生产型参与众多的产业,能在十几年里,走出这种曲线,是十分诡异的。

          第二,你说的低端用车部分,从历史开始。

          1985年,武汉方面从残疾人谋生考虑,生产出了油麻木。

          汪海林当初中戏毕业,雇佣了一个残疾人打字员。

          两个编剧老板经常坐在人家的残疾车后面,去赴宴。

          《渴望》里面刘慧芳的残疾女儿学打字,这个是有事实基础的。

          如果信主,主必赐福与这些武汉厚道人!

          如果信佛,菩萨慈航普渡他们!

          如果为公,永远都是战士!

          90年代,北方农村的“蹦蹦蹦”,也是烧油的。

          国企小员工50CC的小摩托,也普及了,大约自行车比例10%。

          济南轻骑,嘉陵摩托,都厉害的很。

          农用车一块,国企企管案例,山东某县明星企业垮台经历。

          这破企业垮台的原因,让人无话说:

          一厂子贼!被从厂长到工人,偷垮了。

          这些都是电动车之前,很早的事。

          化工企业全区消防,电动转运车倒是很早就使用了。

          插十六小时电,都没法保证白天使用。

          最快速度不超过20公里/小时。

          有个坡,他就敢爬不过去。

          民用电动自行车,和电麻木出现的很晚,这个过程值得商量。

          结尾:

          我个人认为车辆行业发展,主要受到了时代政策调整的需要,并非市场的选择。

          是个扭曲操作。

          至于全世界为什么要做这种扭曲操作?

          我们不是从业人员,看热闹而已。

          我不一定对,你不一定错。

          但说出来肯定讨人厌。

          • 家园 政府推动跟扭曲不能划等号的

            我懒,这个是一向的,所以数据没你详细。

            据说电动机动车是先于石化机动车出现的,不知王城兄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

            那我们先从电动和燃油说起吧。王兄城举了个例子,化工企业的电动转运车。我也举点例子。

            一个是电动叉车。我接触电动叉车是20多年前。大约2012年,朋友厂增换叉车,我力主电动叉车。为什么?首先够用,铅酸电池的电动叉车足够连续运行8小时,然后干净,然后安静,然后维护方便。当时主要纠结电池贵,换电得一万多。我给计算,一万多换电还省了近万油钱。

            第二个电动自行车。我用的第一辆电动自行车是06年,那时候市面己经有不少电动自行车了,其中有二手日本进口的电动自行车,就跟普通自行车差不多,还能卖2000。一般28大杠款的电动自行车2300左右,时速能去到30公里左右,骑一个人能走40多50公里。有小踏板车状的,时可以去到40,能走40公里差不多的。有普通踏板车一样的,时速能去到60公里。还有普通24自行车样的,这个慢点,近点,1700左右。很受欢迎,维修工,送水工,快递员,都喜欢。为什么?这些人很多上不了摩托牌,而电动车解决了他们的出行需求,还便宜,但是缺陷还是续航问题:对于维修,快递,送水工,不够用。快递和送水还好点,维修有时要跑到2,30公里外,而且通常还是一圈绕下来。我其时就觉得电动二轮应该取代摩托车,差不多二十年前。

            电动观光内部通勤车。高尔夫球场,旅游景区,酒店内部接送,反正我是90年代就见电动观光观勤车在使用。

            电动公交车。没记错的话,比亚迪06,07年已经是电动公交车的王者,并且外销比内销还多。

            上述例子,其实(除了比亚迪的电动公交有点政府推动的因素,)都是市场自发形成的。说明电动车子相对于燃油车子,有其客观存在的优越性,并受到相应的市场接受。

            我们回到四轮的电动汽车。汽车这个玩意是特种机械,我国对其生产,销售,使用是有管控的。那么电动汽车在我国的生产使用,必然是受到政府管制的。如上所述,电动车相对于燃油车有客观存在的优越性,那么政府推广电动车,应当理解成政府推动先进生产力,而不应该说政府扭曲市场。类似的例子是因特网,因特网的出现,大面积取代了旧有通讯方式,那么说美国政府扭曲了市场,还是该说美国政府推动了生产力?

            通宝推:夜如何其,
            • 家园 这个是个有趣的话题

              那么说美国政府扭曲了市场,还是该说美国政府推动了生产力?

              看政府是否扭曲市场,就看他们有没有扭曲市场价格。对互联网这一新兴产业,或许可以认为是美国政府出于军事目的,投资了一种通讯技术,事前并不知道这种技术的诞生,对世界的影响如此之大,所以,既不是美国政府主动去推动生产力,也不算扭曲市场吧。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我支持以电代油

                电资源,国内风电、光电、水电都可自主搞定,

                而中国是个贫油国家,油依赖进口,以电代油可以节省相当大的油消耗

                现在外面动不动就说要封锁我们油路,油能省则省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