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讨论】国企辞职一年,独闯尼日利亚,略有小感,与河友共享 -- 千岛湖来客

共:💬473 🌺6203 🌵11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2
下页 末页
家园 两个关于去年飞机旅行的有趣的事

回国以后发现我的支付宝被封了,原因是换汇的时候收了一笔涉诈资金。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解封了以后就在群里吐槽这个事情,结果发现近期有不少人中招,看来缅甸被阿爷一通暴打之后,电诈资金开始向中东和非洲转移了。

在以后的经营中要万千小心。

说点轻松有趣的事情吧。

第一个是去年6月底我从非洲回国到大兴机场,然后从大兴机场坐南航的飞机去杭州。

到杭州落地,下飞机的时候被空姐叫住了——“X先生,带瓶水路上喝吧?”说完那空姐就用杯垫垫着一瓶小矿泉水递给我。

我有些意外,但还是说了谢谢就伸手把水拿过来了。

然后那空姐的表情就变得很奇怪——生气,困惑,郁闷……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时间容不得我多想——后舱的经济舱旅客要下飞机了,只好提溜着一瓶水走人。

第二天我去了上海,浦东机场的一个朋友知道我回国了,特地在迪士尼附近给我设宴接风。席上我就和他说了这个事情,想问问看他了不了解。

然后他一听就懂了,问我拿水的时候有没有连杯垫一起拿过来。

我一愣说我拿杯垫干什么。他一脸的嫌弃说,杯垫上有人家的联系方式啊,你这都不懂……

#$#%^&%$#

从那以后至今我都没有再坐过南航的飞机……

当时我刚刚从非洲回国,全程都在考虑是做房抵二次贷,还是用现有的资金另外换条赛道重新开始,注意力完全没有在空姐身上。而且我穿的还是非洲穿回来的一身破烂,全身最贵的应该是一双150块钱的运动鞋,也没有带名表金链子,甚至都不是南航的卡客,除了一个比经济舱贵了600块钱的公务舱以外,至今我都想不通那位空姐看中我什么了。

第二个事情是去年10月23号在上海与华洋公司谈走通APAPA班轮的事情以后,我就准备飞回非洲去落实,然后在携程上找飞非洲的机票时,无意间发现了厦航有了从北京飞多哈的航班,并且和之后卡塔尔航空飞拉各斯的航班是联程航程。

这个发现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虽然自己在中国与非洲之间飞行了10年,但从来没有坐过国内航司的飞机出国。于是抱着体验的想法订了厦航的航班,然后在当晚从浦东飞到大兴,第二天也就是10月24号搭乘MF845航班飞到多哈。

厦航航班的全程中文足以秒杀一切壕航。

在多哈机场下机以后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第一次在国外机场看到中国航司的飞机,机身上的汉字是那么亲切,我恍然间有了一种20年前上大学离家的时候,回头看到自己的老祖父站在阳台上望着我的感觉。

所以11月中旬我走通了班轮,要回国的时候就不再考虑,直接订了卡航和厦航MF846航班的联程。

在多哈机场,当那抹靓丽的厦航蓝出现的时候,在这6000公里外的异国他乡,我竟然有了一种已经到家了的感觉。

就像疫情前某次我回国到杭州,妻子带着女儿来机场接我一样。

当MF846航班在大兴机场落地以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把手里的土耳其航空金卡扔进了垃圾箱。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所有出行全部是厦航航班。飞客上说厦航的卡客难拿,但我不到两个月就飞出了厦航的金卡。

12月中旬拿到提单以后,我专程飞了一趟厦门,然后体验了厦航MF8101的头等舱品牌摘星绮旅。在北京落地前,MF8101的客舱经理来问我对摘星绮旅的感受,我说了以后还说了今天还要飞MF845去多哈再转机去非洲。

当晚的MF845航班上的乘务长就来我座位前问候,说MF8101的经理告诉他们机组我是今天专程体验了摘星绮旅过来北京的,这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再后来就是通过抖音的厦航直播间联系到了厦航官方,并在2月初受厦航官方的邀请回国参观了厦航总部,在问到我为什么会粉上厦航的时候,我就把上面这段告诉他们了。还补充了一点——12月底国航开通了北京首都机场到伊斯坦布尔的航线,并且和土航之后飞非洲的航班也是联程航班。如果这条航线在厦航多哈航线之前开通,以我七八年的土航飞行经历,土耳其航空金卡身份,再加上伊斯坦布尔比多哈丰富得多的旅游资源,我是绝无可能来体验厦航并成为厦航铁粉的。

大笑。

通宝推:广宽,脊梁硬,青青的蓝,桥上,秦波仁者,
家园 似我者生,学我者死

2月底有一条船期,可惜我没赶上,但另一个进口商通过这个船期发了三条货柜。

我还正懊恼着,今天收到船公司通知,这个进口商在清关上出了问题,三条货柜全部被退运,并且因倒箱和船期延误给船公司造成了巨额损失。

这个进口商直接上了船公司黑名单,等货柜被退回国内以后,船公司还要汇总统计损失向出口商索赔。

和我对接的船公司员工告诉我,现在出口商和船公司都在看着我刚刚发出来的这条货柜。如果这条货柜清关再出问题,这条线就要被废了。但如果这条货柜清关顺利,那有可能会重启之前的计划,所有出口到尼日利亚的货柜全部由我来清关。

我立即通知了清关行这个情况,离我货柜到港还有一个月时间。

现在最幸运的是这条货柜在出事之前就发出来了,如果现在还没有发,船公司肯定不会接受,至少不会这么顺利接受。

一个月后,既分胜负,也定生死。

通宝推:zwx650,青青的蓝,秦波仁者,
家园 祝一切顺利

各个行业 门道是真的多!即使是十拿九稳的熟手,都不敢保证一定百分百顺利!

一个产品线要从生产到销售端把钱拿到,中间的过程都不是那么想象的简单!

家园 感觉你这几年好难

创业真不容易,追你这几年发的贴,总的感觉来说,始终没有脱出生死边缘,一直在艰苦求存。但是你又每次都能度过难关,也许天道酬勤吧。

家园 也许是本命年大厄吧

2018年是我本命年,本来年初的时候我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没想到供应商给别的客户走黑关被抓,没处理好直接来了个卷堂大散,我几十万的定金直接打了水漂。

这一年的失利其实已经敲响了警钟,现在回过头去看看,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多买几套房,然后剩下的钱买几瓶好酒把自己灌个烂醉,对这个世界不闻不问更好。

2019年年初的时候我已经重新筹集了资金准备卷土重来,但那一年是建国70周年,我之前认识的黑关渠道全都不敢动,华洋又看不上尼日利亚这点市场存量,于是我索性在全国港口寻找正关出口渠道。

直到8月份我才在广西北海港找到了正关出口渠道,但北海港是小港,只能用驳船运到香港装运。等国庆节过完,重新允许烟花上路运输的时候,已经是10月底了。

结果就在时间这么紧张的时候,香港还爆发了动乱,我的货柜当时已经在北海港都放行了,驳船的白条都开出来了,突然一纸禁令说禁止烟花产品入境香港或经香港转运。

当时收到消息的我正在高速上开车回家,差点连人带车一起从高速上飞出去。

我甚至还冒险跑到了香港去了解情况,那天晚上在中环和几个老港朋友一起喝闷酒,几个老港的酒家在动乱中也是损失惨重,如果当时有废青过来,闹不好我就和几个老港一起自己操家伙上了。

不过国庆节过完以后黑关渠道也恢复了,本来我已经走通了正关,不需要联系黑关了,但香港的动乱打断了我好不容易重建的供应链,加上贷款的压力,我不得不冒险再走了一趟黑关,好在这次顺利出去了。

结果这条货柜在拉各斯港外遇到了十年不遇的大塞港,原本能在圣诞节前到港的货柜,一直到元宵节之后才清关出来。非旦没有帮忙缓解资金压力,反而还反手多欠了10万元的清关费。

这也让我在之后与Z和W的合作中极其被动,再加上疫情的神助攻,整整五年的水逆,哪里是这么容易力挽狂澜的。

能在2024年把过去五年的战伤治愈就可以了,多的真不敢想。

但眼下有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就是前一批黑人进口商的货柜清关失败退运,这导致了出口商和船公司都开始观望我现在正在运输中的这条货柜,如果这条货柜顺利清关,有可能以后所有中国出口到尼日利亚的烟花货柜全部交给我来清关。

参考南非一年两万个烟花货柜,尼日利亚的人口和经济规模都比南非要大,疫情前因为没有正关出口渠道,这个市场从来没有吃饱过。如果要把这个市场喂饱,需要多少条货柜?如果我一个货柜在清关上能收2万元的服务费,一年光这块就多少收入了?

所以为什么我之前说,下个月既分胜负,也定生死。

通宝推:心有戚戚,
家园 5月15日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

现在能确认的情况:

一是目前船公司已经不接新的烟花货柜,从中国前往尼日利亚的船上仅仅只有我一条货柜。那两条被退运的货柜将在到达中国之后重新发回尼日利亚,如果清关再出问题,我将作为应急清关代理。

二是如果我的货柜清关顺利,出口商和船公司都不会等另外两个货柜的清关情况,而且马上重新开始接受新的货柜订舱——反正清关方面有我做应急清关代理嘛。

所以目前要做的一是确保自己这条货柜清关顺利,等这条货柜顺利清出来了我就要和出口商和船公司提要求了。

不是说不让其他进口商发货——事实上我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吃下整个尼日利亚市场——而是作为应急清关代理可以,但是要一二三四的条件,还有多少多少的费用……

当然,最保险的就是让出口商和船公司都接受我作为唯一进口商,其他所有进口商都必须以我公司的名义进口,所有进口清关操作都由我来做。

也不知道两位巨佬级公司能不能接受。

静待5月15日。

通宝推:桥上,青青的蓝,
家园 创业好难啊

佩服你从单位辞职独闯的勇气,有能力、有气魄,可能差的只是一点运气。看你的文字,对我来说确实有些心惊肉跳。曾几何时,我也是那个学校毕业愿意去沙漠中工作的豪情年轻人,但是自从结婚生子后,心态变了。有时候挺羡慕你这样敢闯的人,如果早10年,真想辞职跟你一块干。

家园 2024年第二批货顺利清关

自己的货物在5.15这个时间点顺利通关,如果下个月底另一个进口商的货柜还是没有顺利清关的话,乐子就大了。

另外还得知一个情况,W没告诉那个义乌人华洋这条班轮渠道走通的消息,今年义乌人还是在W这里下了20个柜子的订单,按4万美元/柜的成本包船发货。

我在想等义乌人这批货柜到港清关以后,听说班轮只要2.5万美元/柜且不限柜量会是什么样一个表情。

仅仅成本差价就足以保证我1.5万美元/柜的优势了。

昨天在工厂下了第三批货的订单,争取能赶上6月中旬的船,这样还能在义乌人的大货到港之前再抢占点市场份额。

前几天去仓库搬了货,第二天全身酸痛,还以为搬货的时候累到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发现全身忽冷忽热,明白过来是疟疾了。

本来想打电话给司机让给送医院去,但一想到货柜马上要到港,接下来一大堆的事情,硬生生忍住,强撑着起床和水吞了两颗青蒿素,一直坚持到货柜到港办完全部手续以后,今天才去了医院挂水。

还好症状没有2022年那次那么凶猛。

死不可怕,穷才可怕。这个时代,穷人连鬼都怕。

通宝推:青青的蓝,桥上,
家园 保重
家园 脑疟要死人的
家园 黑人宁可亏钱也要把我的销售压住

有一款热销货,我的成本600不到,义乌人和黑人的成本应该在700左右,去年的销售价格在1200-1300之间。

最近卸载下来的货柜里我有900多箱货,一开始我定价20万奈拉/箱(约1000元人民币),无人问津,然后我去市场上走了一圈才发现黑人去年还有存货,定价16万奈拉/箱。

应该是我之前放出报价的时候被黑人知道了,原本卖20多万奈拉/箱的货,他们立马降到16万奈拉/箱。

我也不想打价格战,就把报价也定在了16万奈拉/箱。

第二天,市场上黑人的报价在15万奈拉/箱,这个价格已接近他们的成本价了。

我也只能跟进,同样报价15万奈拉/箱。

然后前天黑人报了14.5万奈拉/箱,这个价格我都不敢保证黑人还有利润。

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跟进报14.5万奈拉/箱。

昨天才总算有客户下了单子,付了货款。

我现在的感觉是,义乌人和黑人要烧钱把我的销售压住,他们在这款货上亏的钱,可以在其他品种上赚回来。毕竟他们体量大,品类多,我现在受困于过去几年的大厄,资金严重不足,每次只能发一条货柜,要保证数量就没办法保证货物种类了。

好在我的成本肯定是比义乌人和黑人要低一些,还算有优势。

虽然W没告诉义乌人华洋渠道走通的消息,但义乌人也肯定有自己的信息来源,昨天华洋的朋友告诉我说义乌人跑到华洋去谈包船了,明确表示要把我的货拒之门外。

希望华洋不会理会义乌人吧,毕竟对华洋这种体量的企业来说,行业口碑可比区区几十个货柜的运费值钱多了。

在中国做一个市场开拓者可真够难的。

不光要做到新赛道的闭环,还得在新赛道上把后来者挡在身后。

通宝推:青青的蓝,
家园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

那楼主要小心,看来商业就是丛林。

既然敢亏本卖,他们就敢和华洋谈,企业都是人嘛!

博主还是和义乌人接触下,看内部能不能搞妥!多管齐下!

家园 谈不了,没用的

义乌人的诉求就是他们来垄断这个市场,至于我,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家园 最近遇到另外一个事情

一个义乌人生意亏损

欠了一大笔钱

跑路了

债主们找这个人找不到

然后发现这个人在2014年年初从我同学(也是义乌人)手里受让过一个空壳公司

义乌的空壳公司嘛,都懂

借资注册的,公司批下来以后就撤资了

于是这帮债主就主张这家公司破产注销,以我同学抽逃公司注册资金为名,把我同学告上了法庭

要求我同学归还公司注册资金50万

我当时刚刚到义乌,还在这个同学手下学习外贸,啥都不懂,这家公司注册的时候,监事挂了我的名字,于是我也作为连带责任人被告上了法庭。

很有意思的是,一开始定4月29号开庭,我一直到4月20号才收到文书,今天去拜访了我自己的律师,我律师都笑了说连答辩时间都没给你们,这帮人是铁了心拉你们下水啊。

当然根据公司法,且不论实际事实上不存在抽逃资金,即使真的存在抽逃资金问题,只要我这个监事没有参与协助,也就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把事情委托给了律师去应对了。

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比较感慨的是,在我打电话给原告代理人义乌市红太阳律师事务所的代理律师了解情况的时候,对方代理律师居然说反正你有钱的,付了算了。

其二是,本来是和我们完全无关的事情,只是那些义乌债主不愿意承担本就应该承担的损失,就抓法律漏洞来拉不相关的第三方下水分担损失。

我们这代人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教我们的是要勇于承认错误,勇于承担责任,自己的错误自己负责……可从来没有教我们甩锅和拉人下水。

所以是学校欺骗了我们,还是社会欺骗了我们呢?

=============================

5月30号第一次开庭,我人在国外没有参与,我的律师代表我去了庭审现场。

情况大致还可控,不过对方对我方情况的了解程度之深令我印象深刻,几个被告都是没有钱的人,只有我还有点油水可榨,因此原告方的控诉策略就是千方百计地想将我拉下水。

好在对方实在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能向法庭证明我需要承担相关责任,律师在一审之后也告诉我,情况不错,对方的依据站不住脚。

虽然义乌市红太阳律师事务所的代理律师信口雌黄说反正我有钱的让我拿钱出来息事宁人,但我也知道他不过是对方手里的工具罢了,找他没有意义。

倒是对方能对我方的情况了解如此之深是我没有想到的,相比之下,我只知道对方是一家货代公司,和那个义乌人的经济纠纷涉及金额大约60多万元(考虑到利润,对方实际损失应该在50万元左右,所以如果把我拉下水的话,对方就完全没有损失了),但实控人的情况我一无所知。

对方没有纠缠于自己和那个义乌人的经济纠纷,而是直接让红太阳律师事务所以企业违规经营的由头起诉,这让他在整个诉讼中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即使败诉也与他无关,算得上是高明操作,加上情报工作的细致,虽然人品不值一提,但做法还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通宝推:strain2,青青的蓝,普鲁托,
家园 我也被义乌人坑惨了

我做的品种没有退税,去工厂提货,要开13%的增值税票,一分钱都退不回来。

义乌走离岸账号收款,通过地下钱庄汇入国内,然后直接现金提货,不需要开票,不交增值税。

然后找那些老板在国外的出口中介公司,买单出口,完美闭环。

--------

国内其他地方查洗钱,查偷税,义乌公安局大大方方开一个公告:告各路豪杰,别到我的地盘惹事。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2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