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讨论】国企辞职一年,独闯尼日利亚,略有小感,与河友共享 -- 千岛湖来客

共:💬473 🌺6203 🌵11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也许是本命年大厄吧

2018年是我本命年,本来年初的时候我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没想到供应商给别的客户走黑关被抓,没处理好直接来了个卷堂大散,我几十万的定金直接打了水漂。

这一年的失利其实已经敲响了警钟,现在回过头去看看,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多买几套房,然后剩下的钱买几瓶好酒把自己灌个烂醉,对这个世界不闻不问更好。

2019年年初的时候我已经重新筹集了资金准备卷土重来,但那一年是建国70周年,我之前认识的黑关渠道全都不敢动,华洋又看不上尼日利亚这点市场存量,于是我索性在全国港口寻找正关出口渠道。

直到8月份我才在广西北海港找到了正关出口渠道,但北海港是小港,只能用驳船运到香港装运。等国庆节过完,重新允许烟花上路运输的时候,已经是10月底了。

结果就在时间这么紧张的时候,香港还爆发了动乱,我的货柜当时已经在北海港都放行了,驳船的白条都开出来了,突然一纸禁令说禁止烟花产品入境香港或经香港转运。

当时收到消息的我正在高速上开车回家,差点连人带车一起从高速上飞出去。

我甚至还冒险跑到了香港去了解情况,那天晚上在中环和几个老港朋友一起喝闷酒,几个老港的酒家在动乱中也是损失惨重,如果当时有废青过来,闹不好我就和几个老港一起自己操家伙上了。

不过国庆节过完以后黑关渠道也恢复了,本来我已经走通了正关,不需要联系黑关了,但香港的动乱打断了我好不容易重建的供应链,加上贷款的压力,我不得不冒险再走了一趟黑关,好在这次顺利出去了。

结果这条货柜在拉各斯港外遇到了十年不遇的大塞港,原本能在圣诞节前到港的货柜,一直到元宵节之后才清关出来。非旦没有帮忙缓解资金压力,反而还反手多欠了10万元的清关费。

这也让我在之后与Z和W的合作中极其被动,再加上疫情的神助攻,整整五年的水逆,哪里是这么容易力挽狂澜的。

能在2024年把过去五年的战伤治愈就可以了,多的真不敢想。

但眼下有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就是前一批黑人进口商的货柜清关失败退运,这导致了出口商和船公司都开始观望我现在正在运输中的这条货柜,如果这条货柜顺利清关,有可能以后所有中国出口到尼日利亚的烟花货柜全部交给我来清关。

参考南非一年两万个烟花货柜,尼日利亚的人口和经济规模都比南非要大,疫情前因为没有正关出口渠道,这个市场从来没有吃饱过。如果要把这个市场喂饱,需要多少条货柜?如果我一个货柜在清关上能收2万元的服务费,一年光这块就多少收入了?

所以为什么我之前说,下个月既分胜负,也定生死。

通宝推:心有戚戚,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