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在西河两年的一点体会 -- 南方有嘉木

共:💬55 🌺874 🌵2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4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在西河两年的一点体会

上周在休斯敦和菊姐姐、东湖大哥匆匆一晤的时候说到,自2008年10月29日我在河里扔下第一篇文字,到现在也已经两年了。当日定远麾下发表下河两周年纪念贴的时候,我曾给他回复说,待我下河两周年的时候,我也要来做个总结。定远兄答道,他一定等着来送花。可惜,定远兄因病别河而去,至今未归。若有谁有他的消息,也不妨给大家Update一下吧。

本想放到三年的时候再来做这个总结,但是近期看到不少河友生别河之心,想或许把自己的一点体会说出来,会对那些将西河视作精神家园又不幸在此遭遇抵牾而倍感伤心失望的朋友一点帮助。

我当日下河,是因为秋夜独处略感寂寥,想及06年曾在西西河注册,不知帐号是否有效,便尝试着登录了一下,结果竟然能够进来发帖。发帖之后竟有回复,遂于几位好友在文化版诗文唱和,不亦乐乎。到现在思及,仍觉那小半年时光是我在河里最快乐的时候。后来几位好友都卷入些风波,于是便散了。

真正让大家熟悉我的文字,其实是发在“龙门”的《我与阿壳》系列,以及承葡萄之请发布的《美国经济周报》,想来这确是两个我在西河坚持最久的小栏目了。我素来是个无甚规划大大咧咧对自己的文字也不珍惜的人,能坚持这么久,纯粹是因为大家喜欢和需要。我仍然记得燕人兄曾给我回复说,“嘉木就是我的开心果”,老财迷说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了“我与阿壳”就笑了……我不会宏大叙事,能给予河友这种微小但实在的温暖,我很快乐。

因为一位朋友的离去,我曾考虑离开西河。但是后来做的决定是,只要西西河有一个人能从我的文字获得帮助,我就要继续书写下去。前两日又思及了这个问题,发现这个原则并没有动摇。我前日和夜猫聊天的时候曾说道,我是否留在西河只取决于两个因素:

第一,我的文字能否给人带去一点帮助和快乐;

第二,我自己能否有所得,和他人的互动能否增进彼此的学识和素养。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我这几日又认真读了下铁老大的文字,突然觉得其实一个原则就够了:如果我真的尊重并支持一个有理想并坚持去实现理想的人,那么就用行动来表示。对铁老大,对西河,那最好的行动就是留在此地继续书写。有些时候,去实实在在的做点事情远远超越我们个体的得失感受。当你太在意一己在西河的得失和待遇时,你就会陷入了自己的执念而忽略了很多美好----那太可惜了!

所以所有曾为我担心的河友可以放心了,只要铁老大一直坚持办西河,我就会在。

留下来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但是留下来,我觉得必须要明白几个前提:

第一,西河是一个由不同背景的人所组成的网络社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派别,就会有PG。现实社会中可能遇见的矛盾和冲突,甚至不可能遇见的矛盾和冲突,这里都会有。你可以选择加入相对主导的一方去获得更多的认同感和安全感,也可以选择做异见者,也可以做永不和他人结盟的独行者。就我自己,我比较倾向于始终做个独行者,对任何问题的判断只取决于自己坚持的原则和推理,不因任何人情和他人的请求而改变。

第二,永远不存在完美社区和完美制度,我们可以说让我们努力来维持西河的公平和正义,但是不要希翼在此地实现你所以为的公平,因为不同的人对公平和正义有着不同的定义和判断标准,在相同的事件面前不同的人会去接受完全不同的信息然后做出截然相反的反馈。我们所以为的真理和公平,真的如我们自己以为的那么无懈可击么?任何问题,能听到正反两方的意见才是常态,才会不让我们在一个话语圈里越陷越深。我们可以表达自己的见解,可以在某个问题上形成某种主导判断,可以给管理层提各种意见,但是若你不能推翻铁手重建一个西河的话,那么在管理层做出判断和解决措施后,不妨试着去理解和尊重这个判断。如果做不到,离开也是选择----我永远怀抱期待他人回来的心情尊重他人的离开

正如怪兄常说的,愤怒和沮丧多来自期望的落空。来西西河的朋友最常经历的过程就是收获了一堆鲜花和温暖因之对西西河充满了一种美好的设定和依恋之后,遭遇了误解、诋毁甚至侮辱,于是立即感到了失望、愤怒或厌倦----越是真诚的人,在这两者之间就越缺乏过渡或缓冲,自我受到的伤害就会越深,忍不住一声叹息。

第三,任何亲密关系都必然会伴随着摩擦和冲突。习惯于潜水的河友就会比较少地被河里的冲突所干扰,而比较活跃尤其自认和西河关系密切的河友就会更多地对铁老大和西河感到失望。待在家里还会和父母拌个嘴吵个架什么的,在西河待久了对铁老大和管理层有点不满很正常,怎么可能每个河友的期待都得到满足呢?对针对管理层的摩擦和冲突不妨抱一种平常心。

第四,要记得西西河是个虚拟社区,不可迷恋在此地获得的满足和赞誉。要牢牢落脚于我们自己的现实生活,在现实中走得踏实和稳重才能做到在论坛上既不被捧杀也不被棒杀。

很多人会觉得自己来西河只是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写点东西,不想却被人误解了,或被人批驳了,很委屈。我不得不说,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自欺。论坛是为交流的目的而存在的,文字贴出来其实就是期待有人来读来应和。他人的反应永远会出乎发帖者的意料之外。你在回忆外婆曾经居住过的大宅院,他人可能冷笑一声道,好你个剥削阶级后代。碰到这种情况,肯定会令人有点不舒服,但是既然是在公共论坛上发声,这就是必然要承担的代价。要不就在磨练中强大,要不就回家写日记,正如怪兄对我说过的,每个人其实都只是选择自己所能承受的事。觉得承受不了,离开也无妨。休养生息好了,回来也可以,随心所欲自然就好。

还有些河友在卷入一些冲突时,会对他人的冷静异常不满,认为他人缺乏正义感,因之对他人感到失望。容我说一句,是否介入冲突,是否发声,大抵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若你希翼他人尊重你发言的权利,那也不妨尊重他人不发言的权利。挺身而出维护正义是一种美德,但我们并不因此而获得了鄙视或指责他人的优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和道义,因之承担不同的职能和角色,尊重这种多元的存在,其实也是给自己的心灵解缚。

具体到如何在西河和他人进行良好的互动,我以前有过一点思考,现在去看,觉得还是适用的。不过,这种东西我只拿来律己,绝不强求他人,大家看了觉得有帮助或觉得是bullshit都无妨:

必须意识到,大家都是人,我们都希望被尊重,很多伤害或者不快来自他人对我们的认知和自我的设定出现的偏差。所以:

第一,认识到他人的某种心理禁区,对他人的文字所体现出来的自我设定予以尊重,本就是保证沟通有效性的潜在规则。这要求观察力;

第二,如何有效地认识他人,需要我们抱有去了解他人的诚意和耐心。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就如一幅卷轴,慢慢地在网络上展开,多给他人一些时间,不要急着下判断。不妨学着去欣赏到别人身上展现出来的美好;

第三,时时通过他人的反馈去反省我们自己的自我设定。我们真得像我们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么?为什么他人从我们文字或言行中得出了那样的评判?----且让我们时时三省吾身,对我自己,最后希望到达的境界是忘记一切对自我的想象,从而达到灵魂的无拘无束,既不被他人的评价约束,也不被自我的期待所约束。

第四,我们是在和他人的互动中成长,并通过经历或观察的事件而略有领悟,略有进益。在西河能经历些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如何都不会遇到的人事,思考了很多平常不可能主动去触及的问题,自觉学到很多,这便是好的。

第五,在知识和真理面前不要计较输赢。讨论是为了有所得,如果一场争辩已经转变为为辩而辩,强词夺理,于人于己都无益处时,便退出。

最后给那些对西河感到失望的河友引一句朋友给我说过的话吧:

你记得你问过我相信什么吗?

可能说起来有些唯心,就我个人来说,我相信发自内心的光芒和力量。而这是我亲眼所见的,我不想追问这份人性的光芒和力量是因为什么而产生。但我相信,这或许能成为我黑夜中的星光。

永远不要对其他人心底的光明丧失信心,不论是在西河,还是在你的生活之中。

-----------------

附:这是我昨晚下班之前写的,今天上线看到了郢客的新帖,陈郢客:【原创】无题

不管在具体问题上的分歧或差异,看到郢客无恙,我发自内心地感到欣慰,并对她表示敬重

关键词(Tags): #我与西河(乡间小径)元宝推荐:今昔,抱朴仙人,一直在看,爱菊轩,水风,喜欢,牛铃, 通宝推:梓童,牛铃,澹泊敬诚,大象,lucase,wage,角甲基,行走的考拉,二宝,葡萄,价值为零,张声语,汉水东流,游识猷,代码ABC,马大善人,雨人,不感冒,禾影,我来也,蓦然回首2,李禾平,苏鲁锭长枪,抱朴仙人,从林法则,喜欢就捧捧场,电话老顽童,羽羊,zhyfa,PenPen,双石,天涯浪子,润树,重重无尽,容易,与浪共舞,温雅颂,GWA,WiFi,frnkl,jellobean,大地窝铺,北宸,兰凯,树袋熊毛毛,秦筝,我爱莫扎特,GraceUSA,廖石,山远空寒,左手拈花,打发时间,大黄,小年,细雨梦回,李根,iwgl,史文恭,匿名:1
家园 姐姐是个豁达的人:)

确实,对自己喜爱/钟爱/心爱的东西,保持那么一段小小距离,也许对双方都有长久的好处。

但是说易做难,难……

家园 我还以为郢客会隐退半年呢

看来情况比我想得还要乐观。想在论坛里发表非主流观点,没点混不吝的劲头是不行的,女同学尤甚。所以走就没有必要了,写文章毕竟是给沉默的大多数看的,不能说这里有坏人,这里有不公道,就不在这儿蹲点儿了。世外桃源是没有的。

家园 可惜大煮被封了。。。

要不然又可以看到他的一篇篇“赶快嫁给我”的长帖。。。

顶锅盖跑。。。

家园 每个人上西西河或者离开都很复杂,请不要去猜想。

实话实说,我对不停出现的对于嘉木的情况或者心情或者上不上西西河的猜想是比较诧异的,而这些猜想的网友们貌似和嘉木在实际生活中并不近。尊重别人的隐私是很重要的一个相处原则,别人个人的事情最好不要在论坛公开讲,更何况是猜测。有时候流言会杀人,当然对于西西河只是让人不愿再来就是了。

离开的人自有离开的原因。我想说的是,呆在西西河比较久的网友更不容易离开,多数是因为经历过,对西西河远不再单纯,而对于西西河的执着,我是不用担心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是怎样的事件,都不用担心西西河会没有声音,或者声音会消失,因为很多人发言是因为自己的信念,而信念这个东东,单靠论坛的争吵是无法摧毁的。

最后说一句,论坛就像上班,只是一个环境或者过程,自己别太认真了;工作中的老板或者同事也是管不到你自己的个人生活的。

家园 我相信发自内心的光芒和力量。。。

一个年轻的MM竟有如此的胸襟和见识,令我这样痴长很多岁的大老爷们表示压力很大!(真没有性别岐视,感慨一下而已)。

家园 爱你也爱她

两边都献花

家园 100
家园 呵呵少跟帖与送花,这篇不能不送啊:)
家园 欢迎决定留下来
家园 说的真好,奖励一枚通宝!

送花赞扬 关闭

送花成功,可取消。有效送花赞扬。感谢:作者获得通宝一枚。

参数变化,作者,声望:1;铢钱:16。你,乐善:1;铢钱:-1。本帖花:1

家园 怀念大煮童鞋
家园 童擀

送花成功,可取消。有效送花赞扬。恭喜:你意外获得 8 铢钱。

家园 这篇是西西河最有价值的文章之一

对嘉木思考的深度敬佩之至

家园 独行能有知音

孤独却不寂寞,是很令人向往的一种境界。嘉木兼而备之。

看到嘉木和陈MM的帖子,发自内心地感到欣慰,并对你们表示敬重。

给嘉木送枚通宝。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4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