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之见鬼 一 见鬼的哲学问题! -- 观望者
共:💬31 🌺87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之见鬼 一 见鬼的哲学问题!

突然间,发现龙门客栈不见了,于时只好贴这里了.

说起哲学,某些屁股立马想起卡尔.马克思。但老贼不会那么没文化,再说兄弟我也不只知道有个马克思那么无知。其实,哲学是什么?哲学其实就是把思维方式和思维的形成表述出来那么简单。但很多人就把这个问题复杂化,一说哲学,非得第一是卡尔。马克思。第二就是他。那气氛远比LIHONG志高明。但事情不是这样。

关于见鬼,主要是看到老光写了个老光:系列连载: 鬼话连篇 (一)(引子)所以我就把我见过的,知道的说一说,一些事情本就不是愉快的记忆,但从不愉快的记忆中体现出就这个话题的一些思考或者也让人快乐。

说鬼,第一个问题是世界上有没有鬼!这问题凡是在大陆读书的人都知道,世界是没有鬼的,这按目前西西河的说法是屁股问题。因为那是党的教育,党说没鬼就没鬼。咱不能不听党的话。

其实谁都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那么多人言之凿凿说见到鬼,那他们都是胡说八道吗?不,肯定说不是。

而见鬼是不得了的事情,因为鬼是党不允许有的,你看见了,就是反党反革命。这是不得了的事情。就这样,鬼的问题一直到二十一世纪都是中国社会的禁忌。

历史上看,鬼这字的出现很早,甲骨文就有鬼字。妇辛征鬼方的传说被考古和历史研究确定真有的历史事件,但鬼方制的是非商民族的地方,估计是北方。

而真实的闹鬼事件出现的记录是《左传》里关于晋境公的故事。到两汉时期,道家兴起,鬼和中华传统的视死如生的文化勾结在一起,就成了实在的东西。

而鬼的问题,有或者没有,实在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但我相信有!因为我见到过。而见到有时候会是幻觉或者假象,现代科学讲的是证据或者是痕迹。所以,见鬼还要在找到证据,那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小的时候,父亲的朋友中什么人多有,卖假药的,抓鬼的,什么东西都有,所以兄弟我江湖把戏知道的不少。而江湖抓鬼,和有没鬼没什么关系。

而真的见鬼,其实在我的经历中,不算是稀罕事,而且不算是什么少的事情。

从科学上讲,人分为肉体生命现象和精神生命现象。精神依托于肉体生命而得到证实。但人的精神是否和生命同步,这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可以到另一个肉体上存在的。美国八十年代就有这样的一次外科医学例子。一对男女在车祸中重伤,其中男的脑死亡,女的颈椎以下死亡。于是医生就把女的大脑移植到男的身体里,奇迹出现,当这个新生命体苏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是女的,保留了女姓当事人的所有记忆。

当然最后这个事情后来如何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在八十年代中国几乎所有的报纸都登过。

这个事件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精神可以和人体分离的。

既然可以分离,那已经分离的生物精神物质是什么?那就是鬼了。

我们平常不相信有鬼,那都是教育出来的,其实在鬼的问题上,中国当代人很矛盾,大量的口口相传的事例和教育出来的无鬼论间的矛盾,这种矛盾体现了这类人心灵的脆弱。

而事实上有没鬼?这问题值得去探讨,因为医学例证已经在证明大脑可以在另一个身体上存活,那么我们就有理由相信鬼这个东西的真实存在。

而证明鬼的存在,拿到可靠的证据和相应的学术理论,那至少目前还不行,因为宇宙之大,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而承认自己的渺小才可以感受宇宙之巨大,这样才可以明白其中道理。鬼如果存在,它是什么的质和场?这个问题目前无人能回答。

在物理学上有个概念,就是质和场的关系,质是永存的,而场是某一物理状态下的表现。

鬼和人的关系也相似这样的概念。我最近遇到鬼的事情,是件大的事情。2008年,老家亲房发生了些事,一家是有蛇入门。另一家老人突然病倒,当时就有亲房去问米。

事情搞清楚了。我上四代的太公的第三个老婆在庙里许愿没有还福,所以搞出那么多事情来。当时就四代太公下的八十多人,有十几个人在病中。于是,大家找了道士,去庙里还福,就过两三天,十几个病的基本没事了。老人也从新活跃起来。这就是最近的鬼事件。

算起来,那个太婆死的时间不算长,解放后才让人整死的。一直来清明我都不去给她扫墓,反正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人也没说为什么。后来才知道一点。我爷爷算起来是她孙子,而不是她出的。所以我爷爷死后它把我们家的田分了。而我那太公大老婆的四个儿子的后代,都对她没什么好感。不过也真得了她,因为她把我们几家的财产田地分了。所以阶级斗争的时候虽然都很悲惨。但只有一个叔公因为儿子在台湾被民兵上吊外。其他三家就是被欺负欺负。她的儿子那才叫惨。她有三个儿子八个孙子。两个被杀,一个随大军回到广州后,参加解放海南。之后来结婚生了两孩子,就是因为出生问题搞到老婆离婚,他以正营级干部的身份在海南深山那里躲了很久。那两个儿子随他老婆嫁给了另一个人,今天他儿子不再认他。

跑题了!

跑题算是我一个毛病吧。

还是说鬼吧。我们首先要承认这世界上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不明白的事情背后总有说不清的东西。比如鬼的问题上,幻觉说,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回有这样的幻觉?而和鬼相关的事件中,总有那么诡秘的相关联的事情因果,那总不能再说上幻觉吧?

在这些鬼事背后,有它的合理的地方,比如医学的证明大脑可以在另一个生命体存活,那就有理由相信真的存在人体死后,精神或者会存在于某种场中,那就是我们说的鬼。

质和场的同一状态,就是我们熟识的物理状态。但质和场的形态以不可见或者不知道的方式存在,那我们就无法得出它的物理公式了,那就等于我们无法确定它的性质了。鬼也是一样的道理。

其实我见鬼绝没有在于听说或者事件那么简单。我可以感知它们的存在,看见它们的活动。而如何能感知它们的存在和活动呢?其实人基本都能感到或者能看到。但你不知道你看到的是什么又或者你感悟不出是什么。

其实,事物的一体两面性,就决定了中国阴阳理论的科学性。既然有一体两面,为什么就不能人死是另一个生的开始?不过是不存在以我们相知相交的时空里。如何学习过高数的人都明白离散数学中时间和空间的关系。

而场和质的关系何尝不是时空关系?

既然鬼是人死后形成的,那一定是我们所熟识的。所以我们就会看到它们的出现甚至生命状态。

其实,见鬼真的不那么难,有心的话,天天可以见到。特别是晚上的时候特别容易见到。不过你见到后潜意识里它是什么就因人而异了。

1992年,在农场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很落魄。但就在那年的三月,我终于见鬼了。而且鬼这东西我当时还真不是第一次见。但第一次让我感到和我有感觉上的交流就是从那里开始。也就是 见鬼之后,我能力大增。弄个什么奖例什么的第二年就减刑一年半。

那是一个没电的夜晚上。下着小雨的三月。半夜的时候,起床小便,突然间看到有人坐在我床头,我当时看不清是谁,意识里一片空白。就说小声说了句让开点我出去。我就下楼去厕所了。

当我到楼下的时候,房里轰一声骚动,晚上值班那个立马用电筒照着我。一直护送我回到房里。

这难怪他,因为在那里,我是刑期最长的一个,而且连管教也敢打的。不看紧点不行。

房里发生了什么?

等着,慢慢说来!

(待续!)

主题:2834115
家园 沙发?很难相信这是老观的文字

当初老观刚下河时,故事都挺好,可是文字叙述-那可真是惨不忍睹,错别字连篇、语句不通、思路混乱,自然的蒙太奇效应,一篇文章看好几遍才能大概明白意思。

现在简直是太不一样了,是这两年写作能力锻炼出来了?

还是真的有鬼了?

飘走

帖:2834164 复 2834115
家园 鬼这东西,信者自信疑者自疑

关共产党什么事?允许信耶稣信民主,就不允许信马列啦?允许有神论,就不允许无神论啦?

咄咄怪事。

要骂共产党,就老老实实的骂,摆事实讲道理。说鬼,就认认真真的说,举例子谈感想。不要掺和。

我倒是没有遇鬼的经历,我朋友有,考虑是不是贴出来。毕竟不是亲身经历,会被质疑的。犹豫中……

帖:2834695 复 2834115
家园 这真是奇迹

美国八十年代就有这样的一次外科医学例子。一对男女在车祸中重伤,其中男的脑死亡,女的颈椎以下死亡。于是医生就把女的大脑移植到男的身体里,奇迹出现,当这个新生命体苏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是女的,保留了女姓当事人的所有记忆。

有记载出处么?

帖:2835176 复 2834115
家园 老观:我就不喜欢您这毛病……

说话藏藏掖掖,说一半,捂一半,要讲么,就赶快点,为人要干脆一点!赶快接着来吧!

帖:2835211 复 2834115
家园 老观

您有做哲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潜质啊

关于见鬼,可以等同于见UFO,可能只有1%是真鬼(如果真有鬼),其他都是心理作用

事情搞清楚了。我上四代的太公的第三个老婆在庙里许愿没有还福,所以搞出那么多事情来。当时就四代太公下的八十多人,有十几个人在病中。于是,大家找了道士,去庙里还福,就过两三天,十几个病的基本没事了。老人也从新活跃起来。这就是最近的鬼事件。

我最近要去老家扫墓,祖宗保佑啊

帖:2835295 复 2834115
家园 真是见鬼了

连老观也扛铁牛了,愕然,花催之。下次把你们讲故事的水杯通通藏起来,不一气讲完不给水喝。

帖:2835355 复 2834115
家园 【原创】抹不去的记忆之见鬼二 见鬼的心理问题

只听到楼上我住那大房,先是发出一声低沉的哄声,那声音象狼叫一样能撕裂人的心肺。“恩!哦!-”。

这时候值班的人除用电筒照住我之外什么也不干。而房里继续有声音“啊!哎。啊!”。接着,放里马上有人跳下床,有人叫人名字的,有人拉人的乱做一团。几十米外的武警岗亭的武警大问,出什么事了并拉枪机。而外面的大门外值班的干警也问武警什么事。

而整个中队一百多人这个时候都出了房,都上楼看看出了什么事。

大约二分钟后,大队值班干警拉着了宿舍的灯。走了进来。

而那个大叫的人,就是睡在我旁边那个。干警直接找他出去问话。原来怎么回事呢?原来呀,他睡到差不多的时候,感觉有人坐在他脸上。他就睁开眼。发现还真有人坐在他脸上,奇怪的是他既然可以张开眼。

于是他就说谁呀走开。但那人就掐他脖子。这时候他憋的荒,就喊了一声。但那人还是不放开。而他自己这时候发现有人叫他,他下意识地不回答。等有人到来的时候,突然间掐他的人不见了,这个时候他哭了。尿了一裤子的尿。

而整个中队,那晚上的二点,干警带武警进来,一个房一个房地去安慰,叫大家睡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当然结论是某人的恶梦。而他在三天后脸上出现了红苞,一点点的,最后还有人给他一些怪东西才治好的。

而当时大队的教导员知道些事情,就交代了一下,在我们都出工的时候,带了外面的人到那房里搞了什么。反正我们回房的时候看见有柚子叶什么的。这是我七年多农场生活里的第一次闹那么大的闹鬼事件。

其实上面我已经说过了。首先我们相信有鬼,那我们就有可能看见鬼。而其实不相信有鬼的,也会看到鬼。

为什么会这样,我先说一下见鬼的生理和心理的问题。

首先说心理问题。

一般见鬼的人都是情绪比较低沉的人,而且正在专注某些事情,这个时候突然间出现什么,就会有下意识的鬼感觉。而且天气比较隐晦的时候,而且人生物机能不强的时候特别容易见鬼。

比如,你心理有着一个负担,比如这些天想着一个事情而且很难解决,那你心理上的大半专注力就在你想的某事物上,而且一大半的心理活动能量都会突然见随着你目前的情景而进入潜意识层,表层心理活动机能不健全。所以这个时候见鬼的几率极高!

其实,人的心理活动也消耗能量,大脑的能量补充靠的是血液。当晚上血液活力不足的时候大脑某些功能就处于半工作状态,这个时候幻觉的出现就比较多。这就是心理和生理的某种有机联系。

一个人,有自己的意识,有自己的准则,当你经验告诉你你发现了不应该的时候,心理就产生一种潜意识的抵制,这种抵制会让自己的心理起到下意识的表露。这就是容易出现下意识紊乱的表现来。

但在中国的阴阳学里,这就是神虚的表现,神虚则邪入,所以人会撞鬼。

而一般的人,特别是心理没有那么多阴暗面的人,突然间到什么,他不会在潜意识里影射某些不正常的影象,所以不那么容易见鬼,平常说的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不惊的说法。其实,这还是真的。

还是说一个事情,我一亲房,算起来他还是我爷爷的亲叔。在惠保会战后回到老家,五二年的时候,农会的人硬是把他杀了。理由是国民党反动派。而1965年的时候春的时候,省委一个干部来调查他的情况。这事情究竟他和中共有什么关系我们都不知道。而就那一次之后,原来农会组织杀他那三个人就整天都说见鬼。

在1965年冬的时候,一个半夜的时候跑出村面前只有几十工分的水塘那里淹死。1966年春,一个在水塘边当初杀人的地方让牛顶死。

最后一个那些年出公社当干部去了。最后是七四年回家。回家后经常说见鬼。最后疯了。在不记的是八一还是八二年自己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把火把自己给烧了。

我那亲房,只是一个普通的军官,离开国军十几年后被于这样的罪名杀了。这样的杀人取乐。能不在心里留下病吗?

其实,见鬼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你怕不怕是一回事,见不见又是一回事。

我在农场第一次出现闹鬼后,那一年转运了。混上个牢头狱霸,有了自己的房间和小灶。

而九四年春节前,我又见鬼了。这一次见鬼还真不是一般的邪门。但我也没感到害怕。那一次我看了大约十几秒,看清楚了它出没的地方。

而第一次闹鬼之后,因为混上捞头监霸的机会,找了一个人认真去学了包括算命等鬼神之事。也就是那段时间的学习,今天之所以我敢凭我只读一年初中的学历对那些人的伟大理论指手划脚,那就是学习的缘故。

其实,心理上的鬼,还真不全然是见鬼,而是某种下意识的幻觉。而心理上的见鬼行为多算是心理上的分裂状态,这样的分裂原于心理上对某些其他的执着,心理上属于有偏执行为的人。要是见鬼多了。这类人最后的结果多数是得神经病。

而有健全心理的人,他不会出现心理的幻觉,不会出现潜意识里由某事引起的下意识行为,所以就算是真见鬼了,也没什么伤害,而心术不正者,则会出现某种很强的心理对应下意识行为。这样就真容易在某个鬼事情中走不出来直至人生的终结。这里有一般宗教的因果关系,有中国人的正直不谙心的思想在,这就在鬼事情和某些事情上不会出现分裂性行动。这样你人生至少得到安宁。

且年九四年前的春节前吧,年二八,当晚封仓。我在晚上点名后到厂房那边拿锅呀什么的和准备好的酒呀,菜呀什么的。就在我到厂房那里,先把厂门锁了,再进去搬我的东西。而当我收拾后关灯拉下电闸,准备回仓的时候,突然见,我已经锁住的铁门那里有两个人向我走来。这当时我就头皮发嘛!不可能呀,门锁了,谁想逃跑也不应该进我那厂那里,那里没地方可以出了。

这个时候我下意识就是是不是寻仇的?我下意识地抓紧一把菜刀。而这两个人身材,高的答应一米七左右,另一个一米六左右。当他们当我跟前的时候我感觉他们的最高那个竟然比我矮十公分左右。而依稀看到一个是四十多岁,一个二三十的样子。

当他们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气冲了我一下。我转身看这他们俩走到离我十多米的地方消失。而他们的速度大约是普通的五倍。

我回到监舍,这个时候指导员来了。而我和他说了一下,指导员当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神情一阴,细问起来。

而之后,他和我说的一个往事。。。。。。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其实往事提起,何其难?)

等着,待续!

帖:2838291 复 2834115
家园 柚子叶,花
帖:2840007 复 2838291
家园 老观,你挖坑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到这个贴的时候,已经晋级“连环坑”九段

帖:2841869 复 2838291
家园 惊心动魄啊,赶紧看下文
帖:2842519 复 2834115
家园 祥瑞御免~老观在农场工作过?
帖:2842520 复 2838291
家园 你是不是在庙里的时候学易经了?
帖:2842785 复 2838291
家园 你的根本论据似乎有问题,目前还没有脑移植成活的例子吧

2001年俄亥俄的教授做了猴脑移植,但猴子只存活了很短时间

没有理由80年代在人身上成功的技术,在01年的时候在猴子身上反而失败。而且搜索人脑移植似乎也没有任何成功的例子。

帖:2842813 复 2834115
家园 那是八十年代啊

“大师”们层出不穷的时候

都能在北京帮大兴安岭灭火

奥秘上登这些稀奇事情可不算稀奇

帖:2843157 复 2842813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