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谈谈第三产业之交易成本和人权法制的限度 -- 唵啊吽

共:💬55 🌺126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原创】谈谈第三产业之交易成本和人权法制的限度

美国次房贷风波引发的金融海啸波及全球,这是美国的灾难,也是全球的灾难,并且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有些人能够为祸,并且能够发大财,发国难财、发球难财,发完财以后打开金降落伞逃之夭夭,他们不在乎良心谴责,反正美国法律框架内无法追究。资本市场中高收益伴随高风险,但是,二房贷公司披着政府担保外衣,着实高收益一番,把高风险留给美国政府和世界人民。美国国际集团经营金融再保险业务,大量签约“信用毁约掉期”,做的是收人钱财为人消灾的买卖,结果钱财收得袋鼓钵满,真正要为人消灾时却宣布破产,由纳税人来买单。如此民愤极大之人,放在中国这种“法制不健全”的社会早就枪毙了。偏偏美国法制健全,这些民愤极大之人还没违法,不能枪毙。如果联邦调查局能够找到法律依据制裁他们的话,八成也是罪不至死,而以他们月薪百万的钱财,蹲监狱胜过享清福,判刑对他们根本就没有惩罚效应,狱中写回忆录讲讲金融海啸内幕,还可以再赚一把。

不能惩罚要挟全球经济的罪魁祸首,那么,美国国会就亡羊补牢吧。上次安然事件就是这样,制定了撒本奥克斯累法案,把会计规则该了,把股市监管规则该了,七八年来一次,总之法规制定了,金融大腕依然可以创新衍生工具,再赚个袋鼓钵满的,化法规粪土为钱财神奇,而且,还为美国经济增加不少会计、审计和律师业务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及政府监管的开销。

第三产业有很多种,其中有增加最终使用效用的,如理发服务,有对生产产生附加值的,如技术咨询服务,还有一种是维持经济体制运行的,如会计、律师和保险服务等。这最后一类中究竟是降低了生产成本,还是无奈地增加了生产成本,就是判别制度是否优越的尺度。按照制度经济学的思路,不对最终效用产生贡献的附加成本通通称为“交易成本”。这种广义的交易成本是相对于“生产成本”而言的。

一个好的制度,可以降低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一个中性的制度改革,至少是增加的生产成本可以由减少的交易成本来补偿。撒本奥克斯累法案的实施增加了企业内部监管成本和证券交易(资本流通)成本。法律的健全,应该以降低经济成本(包括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为指导方向,过渡强调了法制精神而忽略了制度创新的制度经济学目的,就会导致盲目的制度建设。如美国这样的法制建设,创造了现代众多繁缛的法律与合同条文,创造了世界最庞大的律师队伍和最高的律师业务产值,却无法惩罚造成全球经济灾难的责任人,或者根本无法追究初如此重大祸害的责任人,这样的法制制度显然要引为发展中国家法制建设的前车之鉴。

美国第三产业非常发达,但是,这些第三产业中,明显有很大一部分是社会制度的制度成本。美国号称现代市场社会的楷模,实际上是一个很不经济的社会制度。这次金融海啸就说明了,美国经济是入不衍出的经济,这个经济体攫取了世界各国经济的效用,并透支了下一代人的福利。一个不储蓄的国家能够在发达国家中维持较高的增长率,这个现象本身就说明美国民主制度是国际社会的一个恶性肿瘤,这个恶性肿瘤在这次金融海啸中终于发作了。

第三产业中的会计业务一部分是生产成本,它提高企业管理的效率。第三产业中的会律师业务的一部分是生产成本,它降低了交易成本(如强制合同)。第三产业中的保险业务一部分是生产成本,因为它分摊了风险,提高了人民的社会安全感。但是,当罪犯可以雇用律师逃避惩罚的律师业务显然是提高了社会的交易成本,当会计可以给市场信息以假象和耗费大量审计监管成本时,显然是没有降低产生成本反而提高了交易成本(股票交易成本的提高)。当医疗保险使得许多人无法享受医疗服务时,这个保险业务中就很大成分不是提高社会安全效用而是徒曾医疗服务的交易成本。美国金融、保险、会计和律师这些第三产业的GDP,很多是负经济效益的GDP,是增加交易成本的GDP。这些GDP不增加最终使用效用,而徒曾交易成本。

而美国这种不经济的制度的产生,和极端法制主义和人权至上是相关的。比如,要惩罚这些乘金降落伞攫取了国难财的二房和美国国际集团管理层的白领犯罪,最好放到中国的劳改场里,这是很人道的惩罚,让他们体验一下他们的行为给社会底层带来的灾难。但是,国际人权组织是最反对中国劳改制度的,他们认为还是美国监狱制度最人道,富人可以住总统套间似的监狱。但是,这样一来法律就完全丧失了惩前毖后的社会功能,而且还继续鼓励白领犯罪。安然事件过去也就是七八年吧,这不,金融海啸来了,美国制度根本就没有惩罚这些发国难财的罪犯的手段。拿范美忠来说,他先跑了,后来国家才补充了师德规范,并取消范美忠的教师资格,这是对范美忠的惩罚。如果放在美国,这是不法制的,按照法制原则法律制定应该没有回溯力的,范在跑之时是没有规章制度规定教师保护学生的责任。但是,中国这种制度成本低,合情合理,大多数人国人不反对。这种中国式低交易成本的社会制度比美国优越,希望民主认识不要被西方法制原教旨主义给忽悠了。所以,放到中国,这些危害极大的白领犯罪基本就无法逃避惩罚,要逃避惩罚就是只有外逃到民主人权至上的加拿大。这就是为什么贪污犯都跑到民主法制加拿大的原因。

律师业务发达到穷人雇不起律师保护自身权益,保险业发达到身为最先进最强大的美国的公民买不起医疗保险,会计业务发达到雇得起高级会计的公司就能合法逃税,金融业发达到业内人可以成为经济杀手同时大发灾难财,这些都是法制极端主义造成的经济交易成本的高攀的现象。当然,国际经济社会中还有另一大类交易成本,那就是战争,那就是各国高额军费维持国际经济秩序。台湾如果买美国军火,这个交易成本就更大了,巨额军费开支带来与大陆经济交往的障碍,这是所谓国际民主人权运动提高制度性交易成本的典型之一。希望台湾的中国人理性对待美国军售,要买美国军事技术,就把所以权、使用权处置权都买来,不要买了以后还没有处置权,纯做冤大头。有了这些处置权以后,然后把美国军事技术与大陆交流(非盈利非商业活动,不侵犯知识产权),化美台军售的台湾经济成本为亚洲和平成本,降低两岸经济交易成本。

关键词(Tags): #金融海啸#制度经济#法制建设#交易成本#第三产业元宝推荐:爱莲,

本帖一共被 5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没人座沙发?

花无宝

过渡强调了法制精神而忽略了制度创新的制度经济学目的,就会导致盲目的制度建设。如美国这样的法制建设,创造了现代众多繁缛的法律与合同条文,创造了世界最庞大的律师队伍和最高的律师业务产值,却无法惩罚造成全球经济灾难的责任人,或者根本无法追究初如此重大祸害的责任人,这样的法制制度显然要引为发展中国家法制建设的前车之鉴。

美国第三产业非常发达,但是,这些第三产业中,明显有很大一部分是社会制度的制度成本。美国号称现代市场社会的楷模,实际上是一个很不经济的社会制度。

精辟!而且这些成本都体现为GDP的增长了吧?这些高级白领,翻云覆雨权力极大影响极大,责任却几乎没有(无法体制内追查?),与“国企”弊病差不多?

当然,国际经济社会中还有另一大类交易成本,那就是战争,

希望台湾的中国人理性对待美国军售,要买美国军事技术,就把所以权、使用权处置权都买来,

他们……要是现在还自认是中国人,唉……

家园 当初我认为范美忠的思想是西方主流意识心态

有些人反对我唵啊吽:范美忠崇尚西方价值信仰是事实的观点,认为范美忠的思想不属于西方主流思想。

现在比较一下很有意思。范拿教师的工资只管教书,不承担组织学生脱险的行动。华尔街这些白领月薪百万,只要不违法,可以尽量捞钱,不对国家经济负责。

反对我观点的人认为这不是西方主流道德观念。如果月薪百万的人不算主流社会的人,位居如此高薪的职务的人不是主流社会的人,可以主宰社会大量财富的人不算主流社会的人,那主流社会的定义就脱离实际了。

家园 花了,人品好啊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家园 法制原教旨主义,提的好

还有一个相伴随的制度原教旨主义

家园 刘邦入关约法三章

入革命队伍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我在海外换过不少工作,每个工作合同都是一本有一定厚度的小册子,而且还得在五六个文件上签名。也不知道谁能读完读懂这么多法律文件。

家园 老牛这文章有水平有见地,对空耗社会财富的行业评价准.
家园 “只要你不能证明我违法,就不能妨碍我赚钱”

米国模式:“只要你不能证明我违法,就不能妨碍我赚钱”

三驴奶粉:只要你没说不许加的东西,就不能不让我加

接轨了

家园 我觉得根源是英美文化从根本上鼓励冒险和创新

想想他们让中国人极难理解的海盗崇拜就知道了,这会儿说起来米国人民恨花街恨得牙痒痒,真叫起真来,没人会去推动立法禁止金融创新,人民只要求国家买单自己的401K,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CEO们也就是口头道德谴责一下算了。

他们对于动乱,不义的忍耐阀限远远比道德大国要高。你在这边当成天大的制度性问题,米国人民只要能找到人给自己擦屁股,是不太当回事的,无非是事后通过几个 act 堵堵漏,心里说不定还在崇拜人家怎么那么聪明可以钻制度的空子呢。Catch me if you can 是冒险家心态的真实写照。

家园 道琼指数掉到13年前的水平了

我想主帖还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中许多GDP是无效GDP,它的第三产业比例太大,而且其中只是作为交易成本的比例也很大,所有,美国资产缩水50%合情合理。相反,中国经济缓下来可以补救的地方就多。

由于美国经济中相当部分是国际经济秩序的制度成本,这次是美圆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推倒重新洗牌,美国经济这个倒退是无法反弹回来的。一个新的国际金融制度应该比美圆制度的制度成本低才是人类的进步。

把这些繁缛着制度成本清除掉,世界经济才能经此一番海啸更上一层楼。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G7都呼吁国际各国协调重建国际金融秩序,1998亚洲金融风暴时不清理这些经济杀手,现在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结果倒退得比当年泰国还惨。据说当年泰国是倒退十年,今天美国股市已经倒退十三年。

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G7是布雷森体系漏洞补天的几块石头,他们的呼吁还没得到中、俄的反应,显然还尿不到一个壶里。让他们先自己折腾去罢,实体经济在亚洲,亚洲金融体系整合出来后再谈罢。

把交易成本(制度成本)考虑进去重新估计,可能亚洲才是第一大经济体。

家园 你说的那些制度性成本正是人家利润的根源啊

美国实体经济萎缩,就是依靠自身的制度和人才优势雁过拔毛,雁不过还不行。

能冲出条非美的经济金融道路来自然非常好,但主要还是得靠自身的能力吧,不是说反了就反了的,目前还看不到任何替代品,就算是人民币自由兑换国际化了,也不干制度创新的事,换了个庄而已。

家园 您的这个说法确实引人思考

欧美资本主义发展到如今几百年,国富论也有两百多年了,虽然法律,制度上不断的增补完善,经济学研究也取得多次重大进展,但基本原则和理念仍然一如当初。

如果做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就好比 Microsoft 的 Windows 平台,一切都起源并兼容于当初的磁盘操作系统,一路上不断增加和更新组件,DOS,win16,win32,win64 这么的不断扩充,庞大,终于变成了被自身重量压垮的 Vista。可以用模块化,云计算化来延续自己的寿命,如同现在 Win 7 这样,可 Windows 的传承既是庇佑,也是诅咒,路径依赖无法永远掩盖它过于复杂过于庞大的缺陷,万事有始者皆有其终。

历史远未终结,这一页历史却渴望终结。

至于人权嘛,这个能被资本主义利用并广为流传的概念确实是功利的存在,但此概念本身所指却超越了经济政治生活的范畴,属于终极意义的哲学领域,我不认为它会比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更短寿。

P.S.:我也很高兴看到你修改了帖子的题目,把美式资本主义描绘成二元论中的坏人是过度简化,政治化的,也无助于引人进行进一步的思考。

家园 我估计这次不是换庄的问题,而是换制度的问题。

我在唵啊吽:【原创】讨论国际金融秩序的未来方向里就讨论了这个问题,这次金融海啸的根本原因是国际贸易信用机制的缺陷的问题,是美圆失去了信用制约机制。

所以,这不是换庄问题,而是重新建立合理的国际贸易信用机制的问题。

家园 能不能因为交通事故就禁止汽车?

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国家根本离不开法制。

在中国德治的传统根深蒂固,到如今已经成为中国走向现代的最大障碍。我们就是要倚重技术强调法制。宁可纠枉过正,尤胜无所作为。

家园 法制是必需的,主帖主要从制度成本来考虑法制的经济效益

过犹不及

能不能因为交通事故就禁止汽车?
同样,不能因为劳改制度实施中的一些错误而攻击整个制度违反人权。从社会效益和制度成本来说,劳改制度更有效消除社会的犯罪率,而美国监狱制度往往制造重犯屡犯。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