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从“了解之同情”说开去 -- 大眼

共:💬73 🌺721 🌵9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5
下页 末页
            • 家园 老了之后,没有想法了

              思一下就算了

              我看到范冰冰或 李冰冰,或其他 女明星

              现在的第一反应是,哦、美女

              老了

        • 家园 你这是烧脑子的问题

          回答你脑细胞得被烧死N多。

          你论说的思与想倒是对我的想法的清晰澄清。

          答案:正人君子和你没区别。

          有道高僧视若未见,目不转睛是在发呆想他的道呢。没看见范冰冰的酥胸,和思与想都没关系,要不算啥有道高僧

    • 家园 拿‘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评价王国维先生是否妥当

      我不知道,因为我于纯粹的旧学文人研究不多。

      但是我对当下动辄拿‘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说事,却是有些看法的。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抽象来说好不好,自然是好的。但具体而言,却又不能那么绝对。因为在我的感受里,当下凡是强调‘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论述,其实其隐含的指向,大多是强调相对于政府的‘独立、自由’。

      也就是说,很多人强调的‘独立’,就是不要和政府站住一起以彰显自己不同的所谓独立;他们强调的‘自由’,其实就是和政府意见不同的自由。

      政府做得不一定对,因此要保持独立、自由的思想,在政府做得不对时提出意见,这自然是对的,TG也一向鼓励党员、群众提出建设性意见,当然很多管事的领导害怕批评也是真的,但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还是要承认TG是愿意让人提出不同意见的。

      但是,事情的另一面是政府并不全是错的,如果为了彰显自己的所谓‘独立、自由’,去反对政府的所有政策,事情就从正确走向了错误,从正面走向了反面。而我以为,这并不是吹毛求疵,或者危言耸听,以我的感受,恐怕大部分强调‘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其实都是倾向否定政府一切的,也就是说,他们在借这个‘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抽象正确,来掩盖他们对TG或者体制的反对。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的香港暴乱,在乱港分子的逻辑里,为什么要反中乱港,因为中国政府压制人的’自由思想‘,而压制的证据就是内地有马列毛思想的教育和学习,另外也限制一些公然反对政府的言论。

      但是,这样的限制就是限制人的思想自由吗?当然不是,这无非就是一个为了反对所寻找的由头,反对是真的,理由和逻辑是假的。

      其实就思想方法来说,唯物辩证法是我见过的最科学的思想方法,凡事都看正反两面,不止看自己喜欢的一面,还要看自己不喜欢的一面,以求得对事物比较客观、全面的认识。反而是这个‘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不知道具体指什么,但在很多人、起码在香港废青眼里,离开主流的胡思乱想,就是他们眼里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通宝推:hullo,东海后学,梓童,桥上,金台夕照,
      • 家园 看看这个

        这个我慧:都23年了,英国凭啥还能给香港派法官?

        前面我说的没有法律对接安排不大对,但是这现行法律搞的。。。

        以最受关注的香港终审法院法官为例。在回归23年的今天,香港终审法院有首席法官1人,常任法官3人,非常任法官18人。 在3名常任法官中,2人为香港籍、1人为英国籍。18名非常任法官中,有3人明确为香港籍,其中2人持有中国香港和英国双重国籍。其余15人分别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外籍法官人数之众、比例之高,很是骇人。 这些外籍法官基本都是各国司法体系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按照法律规定,他们都有可能参加终审法庭的审判,通过判决对香港一些重大政策和整体法制环境产生深远影响。

        7月初,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发表声明指出,根据《基本法》,来自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获任命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他们对香港贡献良多。 然而,香港国安法出台,明确规定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审理法官需要行政长官任命。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一直抓住这一点抹黑香港国安法,说是影响香港司法独立。 这真的是咄咄怪事了。国家安全关乎国家主权,主权问题没有谈判妥协的余地。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案件,难不成任由外籍法官来审理?即使那些外籍法官大都退休,但他们当年做法官时都曾宣誓效忠本国,这些法官审理涉及中国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的案件,合适吗?

        咬住这一点就是依法学原理正当。

        另外对外聘法官也不是没有破解办法吧

        普通法适用地区不一定非得是英国和他的小兄弟吧。不知澳门是不是,要是的话全从澳门聘有何不可。

        扩大本地法官人数,只要首席法官是特首任命,应该能找到合适人选的。

        • 家园 香港问题的关键

          从来都不在具体问题,而在于中央的决心、对港的路线和干部。

          下不了决心、路线摇摆或者党内分歧严重、干部(由于本人立场、能力等多种原因)无法有力执行决定的路线和政策,问题自然就一大堆。

      • 家园 我看了看有人引的哲学史书评

        他在他的那个方向上当时是个什么性质的突破,得有个简单的文献综述才知道,但以我业余的角度从今天来看,就是个朴素的历史唯物主义。更有人把学术成就抻到了推动社会进步的自由思想,这大概就要断链了。我一时好奇,回头找了找一篇“老文章”,虽然历史背景不同、事情轻重缓急自然不同,但对种种现象本质的描述,还是一针见血的。

        “文艺是为资产阶级的,这是资产阶级的文艺。像鲁迅所批评的梁实秋一类人,他们虽然在口头上提出什么文艺是超阶级的,但是他们在实际上是主张资产阶级的文艺,反对无产阶级的文艺的。”

        “他们有时也爱这些东西,那是为着猎奇,为着装饰自己的作品,甚至是为着追求其中落后的东西而爱的。”

      • 家园 说王国维,不能落下罗振玉

        记得河里有个帖子说过,罗与王虽然是亲家,但罗振玉几乎控制了王国维。王谈不上“独立“”自由”。这一点,陈寅恪应该知道。

        无根据猜测:陈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应该是对王国维自杀这一行为的结论。以死抗争,表现出的是追求精神独立、思想自由。挺悲哀的。

        通宝推:四十千,
      • 家园 一个地方拥有完全或几乎完全的政治权力时间

        长了肯定会有独立意识,不管他原来的政治认同和文化认同是什么,像上海广东要是法律独于中国,最高权力来自本身,教育不讲国家意识,语言不说普通话,文字不用汉字,时间长了也会闹独立的。

        香港是中国长期最高政治统辖权虚置,没有建立法律对接的结果(除了任命最高长官外),又对其缺乏基础国家意识教育放任不管,所以才弄成这样。像新疆蒙古西藏现在好像也没实行强制半强制的汉语教育。

        • 家园 如何理解“独立自由”?

          人类组成了社会,独立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除非他孤独地生活在空虚里。

          那么大师们说的独立精神是什么内涵呢?不外乎是要大家只听自己的,别听别人的。说白了就是让大家相信,我是正确的。

          否则的话著书立说不是多此一举么?著书立说不就是要影响别人,要别人认同么?别人不认同,于是轻率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实质上就是自己的观点不被认同,不被认同的原因各种各样,当然包括被不公正的对待,被认为是打压,于是搬出“独立自由精神”来给自己一些安慰。

          独立与自由不是嘴上说的,是要自己找一条路走出来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大师们就是不肯正视。

          中国共产党走的是一条全中国人民独立自由这路,不是个人精英的独立自由之路。

          企图以个体的自由精神否定集体的自由精神,还是认真梳理一下自由与民主的关系,找到自由真正的含义吧。

    • 家园 别的不说

      从王国维这一位遗老遗少身上参悟出独立思想自由精神实在是令人信服

    • 家园 历史给了这个历史研究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他写下这文章不久,中国就接近亡国了。直到马克思主义救了中国。

      文化,有两种,一种是花瓶式的玩物,若说这个,中国古典文化博大精深,比如西方蛮人只会把女人捆起来滴蜡,中国人要从几岁裹起脚腌十多年才能享用,我就不细讲了。另一种,是镰刀斧头这样的工具,要做事的。中国的“古典文化”,从这个角度讲,就是一只破鞋。用鲁迅的话说:吃人二字。我加了引号,是因为这里特指古代官方、学者总结的古典文化。中国不是没有正面的古典文化,只是被封建势力隔绝,不易流传罢了。毛主席在《读史》里提到正反几个名字“五帝三皇”,“盗跖庄屩”,“陈王”。他所赞许的中国古典文化,就是造反二字。

      这里否定的不是中国,而是“古典”。历史车轮滚滚前进,总是要进步发展的。只是马克思主义诞生在西方而已。我们推崇马克思主义,并不是说西方一切都是好的。我们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劳动者,被压迫者一样,在总结革命经验,只是封建势力足够强大,这种总结没有从自发走向自觉,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而已。马克思、牛顿是这些客观规律的发现者,不是创造者。没有他们,这个世界依然在这些规律支配下运行,只是我们理解的不那么清楚罢了。就如同我们用同样的方法,中国盖一座楼,和英国盖一座楼相比,古代和今天盖一座楼相比,并没有更容易塌一样。但是在古代中国,我们没有掌握那些方法,用了错误的方法盖楼,才更容易塌。

      再如马列主义理论和中国实践相结合,主体仍在马列主义,实践是服从于理论的,这样理论突破就无从谈起。

      首先,不是实践服从理论,而是理论指导实践。就好比南李庄以前盖楼靠去土地庙烧香磕头来确保成功,却从未盖成过三层以上的楼;如今要用牛顿力学指导来盖楼。若楼盖得好,盖得精,或许在力学上也能有所推进,虽未必推翻牛顿定律,但是当然可以发展、突破。清华土木工程系课程里很多课程都是中学课程里牛顿力学的发展,虽然并没有推翻牛顿力学,但是却大大的有用,随便拿起一本课本,每章每节,都是理论突破。大学生工程师比中学生泥瓦匠,NB就NB在这里,怎么叫“突破就无从谈起”呢?

      为什么不能是马列主义理论和中国文化理论相结合呢

      就好比,为什么南李庄盖楼不能牛顿力学和土地庙烧香磕头结合呢。当然可以,很多人这么做了,而且土地庙烧香磕头也有发展:从机器加工的香到电喷的塑像。但是结果么,见仁见智。以前同样去土地庙烧香磕头,楼盖起来就塌;但是今天,很多人住在用牛顿力学指导盖的楼里,却要讲这楼不塌是土地庙烧香磕头的妙处,随他去吧。

      通宝推:甘丹,东海后学,梓童,pendagun,学菩提,甘丹,审度,布隆施泰因,王铁墩,
    • 家园 请教大眼兄,第一也是

      “广为流传”“气魄夺人”令人”肃然起敬“的王国维纪念碑碑文:“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加于末代帝师身上,应该做何解?

      陈大师的“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与逊帝溥仪特别赏赐给王国维先生的“加恩谥予忠悫”,意思上有区别吗?

      《溥仪与王国维:末代皇帝与帝师的那些事儿》https://wxn.qq.com/cmsid/20200710A07VP800

      • 家园 胡说八道一下啊

        我不懂那些复杂的理论什么,大白话说,陈寅恪所谓的独立自由,其实就是就是坚持做自己要做的事,不要被外界特别是权势等影响,实在继续不了了,宁可一死。说白了,就是传统文人那种拗劲儿。对于学者来说,就是别“曲学阿世”。

        有人非要往什么自由主义上扯,那是风马牛不相及。

        • 家园 也胡说八道一下

          世人都说狗屎是臭的,不能吃。

          王二偏要说狗屎是香的,就是好吃。

          陈大师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