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的三位司机 -- wqnsihs
共:💬376 🌺2582 🌵16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26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我的三位司机

    一、天价晚餐

    我的第一位司机老李是我们接管的一家大企业原厂长的司机,50多岁。老厂长退休了,连人带车都留给了我,是一辆8成新的尼桑公爵王。这个企业情况不好,就这么一辆车比较像样,所以我就把它作为接待用车,他们七挑八挑给我选了辆半新不旧的桑塔纳。

    老李非常稳健细心,所以后来我的身份证、钱包、房门钥匙等等都交给他保管,省得老丢。平时上班我都穿深蓝色的工作服(真正蓝领),有时突然去开会或见重要客人,需要换衣服,为了方便,他在后备箱放一套我的西服,随时清洁和整理。

    那年12月初的一天,我正与主管销售的副总老马,销售处的几个头头,计财处长老金一起在销售处会议室讨论下一年的销售计划、促销方案、奖励政策和售后服务改进计划,采购处长一脸兴奋的进来:M总,香港MN公司的老王来电话,他们准备清一批SP,价格优惠,在上周咱们进货价基础上打85折。

    哦,有这等好事?因为前几天我们才就明年主要原材料市场走势达成共识,通过采购处收集的数据分析,明年主要原料要涨。

    所以一下子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我问:有多少货?

    3万多吨,正好一船。这时老金开始算账:上周进货价是每吨16000,打八五折,加上关税,陆地运输费等等,啊,要5亿。

    我说:是个好机会,但是现在年底,银行只收不贷,我们自己顶多凑出5000万,差得太多,算了吧。我估计MN也是年底头寸紧张,才低价求售。他们是不是很急?

    采购处长说:是,他们一笔信用证到期,需要头寸,所以至多只能等到15号,过了就没意义了。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马总说话了:M总,可以打打经销商的主意,年底他们的款差不多都回来了,说不定有足够头寸。

    这一下,所有人都像被阳光一下子照亮,对呀,可以请他们支持一下,预交货款,在货价上给他们适当优惠,双方都不吃亏。

    好,请销售处立即计算优惠幅度,提出预付款方案,不要太复杂。马总立即确定邀请的经销商名单,请销售处邀请,最好把明年的销售会议一起开了。会议5天以后开,地点你们自己定。然后,我转头对采购处长讲:你立即约老王到北京,商谈细节,最好拖到我们销售会议结束,再签订合同。大家看好不好?

    当然好,立即行动吧。

    几天后,我开完每天必开的生产调度会议,抱着一堆报表,和主管生产的老王总一起出来,一路商量明天工艺执行分析会的开发,刚走出厂区,销售处副处长就跑来了:M总,10点钟在东山宾馆开销售会议。

    人都到齐了?

    答:32个一级经销商全部都来了。你的衣服我让李师傅已经拿出来了,你就在传达室换吧。李师傅已经通知那边说你已经出发了。

    一到宾馆大堂,所有的经销商都下来了,好一阵寒暄,挤撞。我说:大家都到齐了,我就加塞说几句,明年的销售政策和售后服务改进措施一会开会时马总给大家宣布,我先求弟兄们帮一个忙。最近有一批SP低价出货,我们准备囤积,现在手头没头寸,如果兄弟们有头寸,请支持一把,我先谢谢。

    这时,一个最大的经销商(一年超过3亿销售额)老宋问:M总,要多少?

    5亿,三天就要付,如果大家手头没有,也不要去借。

    另外一位问:抵货怎么算?

    1亿6个点,5000万5个点,3000万4个点,2000万3个点,1000万2个点,500万1个点。我看大家都在点头,马上再补充:三个月抵扣完。虽然我一月可以出5亿的货,但如果一个月抵扣,我这几万人就得断炊熄火,每月我得有吃饭开门的收入,请大家理解。

    明白明白。

    我再加一句:大家回去商量商量,半小时后开会,大家给我个准信,好不?

    在上楼梯时,采购处长的电话来了:M总呀,合同谈好了,草稿我已经传真到办公室了,咱们要不要呀?

    当然要,三天后把款汇到老王在北京公司的账上,你放心,成不了骗子。说完这话,我开始上上下下乱窜,心虚呀。

    开会了,弟兄们给我凑齐了5亿头寸,到今天我还深深的感激他们。

    12月20日,我正在与计财部的头头开会分析成本结构,为修订标准定额做前期准备。秘书进来:M总,市政府办公室来电话,陈市长今天晚上6点在东湖宾馆二楼餐厅请市里大企业领导吃饭,请你也去。

    这时,总经济师刘总就笑了:每年都是这一出,M总,你要准备大出血了。

    还得去呀。

    一进餐厅,发现围坐了10来个人,鸦雀无声。财政局长老郑一见我,立即说:M总,就等你了。

    然后站起来:我先说几句,到今天为止,市里财政收入解库还差1亿2000万,估计到年底也不会有太大变化。陈市长今年刚上任,就碰到这么个事情,面子太不好看,所以想......

    这时陈市长打断局长的话:我就一句,请大家帮忙把这个窟窿补上。我知道大家今年的税已经全部交完了,但是可以预交明年1月的嘛。然后,一转头,看着我:

    M总,你是市里企业老大,你带个头。我是很欣赏你的三保宣言的啊!(三保宣言就是我们接管企业时,在交接会议上我的发言:首先保工人有足额工资,二保地方政府税收按时足额交付,三保股东分红。有一段时间我的外号就是“三保”)

    这时就是喜马拉雅山也只好上啊!我拿出手机(还是摩托罗拉的翻盖型的模拟手机,900MHZ那种):老金,我们现在有多少可以调动的头寸?

    6200,不过明后天会回来5000多万的货款。

    下过月支出呢?

    工资6000万出头,高小毛的两千万货款要付......

    我立即说:高小毛那里先不要付,拖到月底,我去跟他商量,其他留500万支付备品备件够了吧?

    好,明天早上一上班,你就派人来找财政局郑局长,解付4500万到他指定账上。

    在我打电话时,陈市长一直通过眼镜上方死盯着我,听我说完,他好像也一下松了口气。

    这时郑局长又开腔了:不用派人,明天上班我派人过去办手续。(这才真是做实做细的好干部,学做点)

    我一带完头,其他各家也只好纷纷操起手机(全部是一样的摩托罗拉手机,真绝),一通交流,5分钟后搞定。

    吃完饭,与市长握手告别,大手握得真紧呀:谢谢,谢谢。应该,应该。

    这时,在一旁作陪的主管大企业工委的市委副书记(他还兼政法委书记)说话了:小M,元旦到财政局招待所来,我们好好聚聚,我也是单身汉。(这位是下派干部,现在已经升官了)

    他一人上任,一直住在财政局招待所。这个招待所有个很不错的卡拉OK,一个不错的台球室。

    (市长和书记都很够哥们,后来我被修理时,他们都到北京来给我打抱不平)

    走到大厅,各位司机纷纷起立,一通兵荒马乱。上车后,老李说:M总,你的这顿饭吃的够贵吧?

    你怎么知道?

    服务员出来说的。

    真他妈的好事不出门......

    二、五连发猎枪

    我的第二位司机是当地支行的司机,小张,退伍军人,身材瘦小,但极为灵活矫健。

    这一次接管这个企业非常麻烦,是只接管其中用我们贷款建设的那一部分,所以就形成了老公司和新公司两个运营体系,很多设施共用,例如锅炉,部分管线、供水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

    一天,在开完新老公司联席生产调度会议后,我和管生产的老王总一起出来,刚走到办公楼门口,一个50来岁的彪悍汉子就冲上来 :M总,我是迪卡的张士诚,你们欠我800多万没给呢!

    我当时一愣:上楼说,上楼说。

    进了办公室,他首先就嚷开了,XXX(前任厂长)是个王八蛋,骗我的原料,不给我钱。

    我说:老张,你的原料是什么时候进厂的?

    三年多了,这帮王八蛋!

    我说:我才来两个月,肯定不是我欠的。

    我知道不是你欠的,但是现在你有钱,你得还我。

    这样吧,我让计财处查查,如果你的这笔债务划分到新公司呢,我就负责还你,如果没有划过来呢,你还得去找老公司要,好不好?

    什么时候有准信?老张显然很兴奋。

    下周三吧。

    好,下周三我来。M总,我在大中山那边有个冷水泉,养了一些虹鳟鱼,你来玩玩,钓钓鱼。

    有空一定来。

    他走后,我去问总经济师刘总怎么回事。刘总一听,大叫:坏了,坏了。这家伙神经有毛病,现在可赖上你了。三年前,他不知从那里弄来10个车皮的MP,非要我们厂接收,把车就卸在库房门口的空地上。当时没有人同意要。后来不知作了谁的工作,老厂长就说收了,但一直没给钱,实际上也真没有钱给。这次分家,他的债务留在老公司了。不过恐怕他要天天赖上你了。

    过了几天,开完调度会出来,远远就看见张士诚就站在办公楼前翘首张望。一看到我,飞奔过来:M总,今天可以还我钱了吧?

    老张,你的债务没有转到新公司来,你还得到老公司去要。

    一瞬间,老张的脸就像什么东西爆炸一样,突然就扭曲得狰狞恐怖,铁青吓人:你有钱,你得还我。

    老张,我如果给你钱,我就犯罪了。

    XXX(本人名字),你也打算赖了,你全家不得好死,老子要整死你......以下是问候我的祖宗十八代的若干字。

    自然有人来把他拖走。

    从此,老张就风雨无阻的每天早上站在办公楼前,等我,见面就问候祖宗十八代,后来又升级到自带砖头之类远程武器攻击。只好每天躲着走。

    有一天,好像是植树节,下班前大家都去植树了,我在办公室整理会议纪要,司机小张在我的外间秘书的办公室等我下班。

    突然,听小张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

    老子要找M总。我一听,知道老张摸上来了,当时就开始紧张。

    然后就听小张大喊:M总不在,植树去了。你他妈的拿着五连发干什么?

    老子要杀了他。

    我一听,立即翻身出窗。我的办公室在二楼,窗下用白铁皮搭建了一个自行车棚。我沿着自行车棚走到边上,有一路灯灯杆,顺杆而下,狂奔跑过篮球场,奔进招待所,正好工会主席正在跟两个柜台服务员说话。看我狂奔而来,全部人目瞪口呆。

    快去找保卫处,有人在我办公室,要杀我。

    啊?老头狂奔而去,留下两个呆如木鸡的服务员看着我。

    看做门外的斜阳,我的心象冰一样冷。

    三、无牌大卡车

    我的第三位司机是通过海选产生的。因为我不能开车(主要是经常出神,已经撞过一回树),所以当地分行人事部门就给我找司机,经过海选,推荐三名给我挑。一名是退伍汽车兵,会散打,一名是分行老司机,稳健可靠,一名就是小王,仪表堂堂,小心谨慎,老实巴交。

    我是无所谓,什么都行。这时副行长说:我看选小王,他是本地人,熟悉情况。而且他有一个表哥在当地很有关系,有助于M总的安全。(领导就是领导,高瞻远瞩。他一句话,救了我的小命。)

    接管企业2个月左右的一天,我和总经济师刘总在一起讨论恢复生产的计划。完成后,我问:刘总,去年咱们亏损1.36亿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简单得很,天灾,人祸,高买低卖。

    怎么讲?

    去年A分厂大火,全厂停产一个月,损失3000多万,这是天灾。(这个企业有16个分厂)。二傻子外贸处处长,签了一个保(经销商利润)底合同,因为汇率变化,损失小3000万,这是人祸。

    那么高买低卖是怎么回事?

    刘总含笑:你以后就知道了。

    请讲,一定要讲!

    好,我们每年要进TP和MP共计4亿多,我们进货价比市场价至少贵10%,这就是3000多万,4000万,然后付款用成品,比出厂价低至少10%,这又是3000多4000万。

    谁干的?

    东西南北中公司。

    为何不停掉?

    停不掉!这公司太复杂,M总,你最好不要碰。

    这不行,7000来万就没了,他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M总,你先跟他们沟通一下吧。

    先停,反正去年合同也执行完了。让他们来找我。

    老刘头直摇头。

    一周后,我开完预算会出来,一进办公室,秘书就说:M总,钟总在办公室等你。(显然跟秘书很熟,否则他根本进不去。)

    你好,M总,我是钟大伟,早说来看你,一直抽不出时间,瞎忙,瞎忙。递上名片。

    哦,你是东西南北中公司的?久闻大名呀!

    哪里,哪里,小公司,混口饭吃。不过M总如果要在此地办什么事情,我们倒是可以小助一臂之力。

    谢谢,谢谢,有事一定请教。今天钟总来?

    我想问问今年TP和MP合同M总有什么考虑?

    我们开会讨论过了,全国招标,质量合格情况下,价格便宜优先。而且货款支付用现金,不用成品抵。

    哦,没的商量?

    办公会已经定了。

    好,不打搅M总了,我们最近新开了一家歌厅,M总没事时可以来放松放松。

    老兄,你看我五音不全的样子,好意思去献丑吗?

    过了几天,上午,我们正在开每周一次的例行PDCA循环检查会议时,秘书又来了:M总,省里通知下午两点在南山宾馆开会。

    老王总说:年年都是这一套,一到年底,就让大家报数据,表决心,不满意不放你回来。M总,去试试这个滋味吧。

    好,立即走。这时小王来了:M总,我们那车有个火花塞有问题,一会着,一会不着,我怕开出去在路上熄火。(我的配车是辆很旧的奥迪100)

    那怎么办?

    销售处前两个月抵账回来一辆全新的丰田4500,昨天刚办完牌。(谁说老实人傻,肯定这下子惦记这辆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坚韧不拔。没准奥迪车就是这小子故意弄坏的。)

    到了省里,果然是省领导不达目的不放人,一直折腾到晚上7点过,都精疲力竭,等大家最后都认了帐,领导满意了:各位辛苦了,一起吃个便饭再回去。

    谢谢,谢谢,明天还有事,要连夜赶回。饭在路边随便对付一下就可以了。

    回到我租住的地方,已经接近11点。

    快12点时,我正在床上看书,准备睡觉。突然有人开门进来,一看,司机小王,当地支行行长小许,还有一位支行负责保卫的干部,每人手中抱一套被褥,脸色严峻。

    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有,家里来客人了,没地方住,到你这里来凑活。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小王吞吞吐吐:刚才一回来,我表哥就来了,问今天是不是去省里了,换没换车。我一听就蒙了。他说有人雇了无牌卡车准备今天送你们回老家。

    谁干的?

    他没说,只说以后M总不能再一个人到处乱窜,不要一个人去公共场所。

    这时,小许说:今天先凑活一夜,明天把支行办公楼顶上腾一间办公室出来,以后你就住那里。

    从此,我就被自己人软禁了。

    实际上,换车也是小王表哥的主意,因为他已经隐约听到一点要整死我的风声。

    (有的河友可能要问,为什么不去报案。公安局除非抓现行,否则只能等人死后,他们才能去破案抓凶手。如果给他证据,等他核实完后,我已经成风干肉了。况且我们并无有效证据。公安局不是保镖局,也不是猜想局。)

    过了10多天,我的夫人要来探亲,这是早安排好的计划,无法更改。当然就不能再住办公室了。我到到酒店去租3个房间,左右两间都是支行的人住。为了安全,支行派了一辆车,一个司机,一个信贷员跟着她,这两个家伙身高都超过1.85,体重都在200斤以上,典型的彪形大汉。

    她在当地有个开会认识的朋友,一天她们去逛商店,进入一个内衣店,发现两个家伙也跟进去,形影不离。那位朋友问你的老公不是搞黑社会的吧?不可能,他就一书呆子。那你看他们为什么跟着你?

    对呀!回来就问我:你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

    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本地人喜欢讲排场,有两个保镖有面子。

    唉,你连撒谎都不会。现在你在这里浴血奋战,人家在背后整你的黑材料。

    你听谁说的?

    小徐。说你无组织无纪律,狂妄自大,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

    这你也信?

    我不信有什么用?你现在连命都快没了,图什么呀?

    我问心无愧。

    你问心无愧人家就会放过你麽?

    不幸而言中,3个月后,我就因为无组织无纪律,狂妄自大,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罪名,被永远的赶出了革命队伍。从此流浪江湖。(其实事实的真相不过是我在某大会上说某人不懂经济而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以致于流浪到零售业混饭吃,被西西河某位老兄嘲笑是菜鸟。

    实际上,也有老同志在之前提醒过我:小M,你不能再这样干了,再这样,所有人跟你比都成笨蛋了。木秀于林必毁于风呀。我不听,这就是年轻应该付的代价。

    其实我现在不是某些河友猜想的是体制内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又无上级,又无下级,又无内债,又无外债的自由职业者,就算我一天到晚在椰子树底下唱歌,也没人管。只是经常被人雇佣去当工头,打一份工,赚一分钱。是真正的职业蓝领。

    我的夫人看完这篇,一天都没有说话,这段经历对她实在太痛苦了。她很奇怪我居然可以若无其事的写出来。我认为,面对失败不能逃避,必须正视,只有这样才能从失败中恢复。实际上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痛。

    元宝推荐:闲看蚂蚁上树,一直在看,爱莲, 通宝推:青青的蓝,常挨揍,光头佬,报以琼琚,empire2007,rentg,NetCobra,虹桥湾11号,繁华事散,rentg,联储主席,乱翻书nn,日落日出,我是那个小谁,威尔谭,宙斯de闪电,空格,dragan,土豆侠,zen,大黑狼,游识猷,护城河,静思轩主人,一池秋水,老光,好知明言,国产海龟,PenPen,大溪水,惯看风月,老调重弹,goon,密支那,上善若水,sirsun,好说好说,小乌龙,能饮一杯乎,四方城,深大,imres,贪玩的风筝,小河流水,Levelworm,三叶虫,新洲勇士,厚积薄发,龙驹坝,庭前柏树子,过失速,细密,夏侯梦得,故园湾里,
    主题:2357546
    • 家园 追忙总贴 -- 有补充

      @GWA 前辈引导追忙总贴。

      感想,

      1、无牌车的事,有人有决心有能力做这个的。我三层关系之内有过数起自杀案。其中一起是我的一层关系。我和他共同的一个朋友泰米尔人听到消息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叫我跨省去陪他安神。他信不信这是自杀可想而知。还有一起,我和澳大利亚女孩说对警方有结论不过你相信吗?所以做人低调低调再低调。另外,钱有所不赚。

      2、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除非自己开公司。

      帖:4670021 复 2357546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第二个案件 -- 补充帖

      大致这样。

      某公司一把手和一个手下恶斗。据说一把手叫COO 雇了个无牌车公司。败露未遂,所有相关方面包括政府暴怒。但是无牌车公司老板及时死去,调查结果系自杀。

      帖:4670066 4670021
      • 家园 去邪念,走正道

        我一直都是正面地和宝总来呼应,讨论问题的,这次想破个例,也学学一下其他的河友,充个反方吧:

        如果按题目读,这个亮眼的东西确实可以引导到“谋杀案”去的,就如你感受到的,我们周围也会有一些类似的因为利益之争而起的恶性事件。

        但是我个人是喜欢究根问底的,不过与另一些人不同的是,我是喜欢去发掘里面的良性原素,因为这才是忙总的本意之所在。不然的话,忙总的那些“细节”就成了废话了。

        作为“商榷”,我觉得他主要是在告诉大家:“头寸”是如何调度的?聪明的企业家,掌权的市长和“混混”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过程和结果,甚至是下场!

        1. 同样是“余物利用”,低价时入存货,九个瓶盖对付十个瓶子,忙总他们干成了。表面上看是经销商的助力,但是如果没有“信誉”的基础,和灵活的结算方式,这会可能吗?我提过的一位河友的问题,就可以从这个例子里,获得一些答案的。

        2. 政府在遇到“坎坎坷坷”时,是如何选择“权势”和“技巧”兼用,恩威并重,挑选“领头羊”等等........。这就是另一个画面和深思了。

        3. 那个“老张”凭什么起家,为什么急得要狗急跳墙,他又是如何发财起家和处理财务的,不都已经是栩栩如生了吗?

        我们到底要从中看到什么,学习什么,将会影响自己的三观,和人生的道路。

        忙总的最后的一段,才是最感动人的。是他们(许多许多人)为国家趟地雷,才有了今天。,我们千万不要忘记。

        最后,再补一句,要想活得久,活得稳,就得去邪念,走正道。

        想了一下,意犹未尽,就再写几句,点一下题:

        那个有强大背景的家伙,再厉害,现在应该是已经彻底地完蛋了吧。而那个伪“强人”现在看上去也是灰溜溜的了。

        而忙总,旧病缠身,百战不怠,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

        通宝推:起于青萍之末,strain2,方平,宝特勤,
        帖:4670097 复 4670021
        • 家园 【原创】既然现在“反调”是个热点,那说不得小生我也来蹭一蹭

          那我就唱个给“唱反调”来“唱反调”的热度,

          大家以为我是要“正负正”吗?

          错了。

          我其实是要“正-负-负”。

          G总,您看,

          我逻辑还可以吧。

          =。。=!

          看我附文一篇:

          1. 九个瓶盖对付十个瓶子,“信誉”是基础,灵活是方法。

          我有段时间陷入了财务危机,那时欠账大约一百多万。

          这是纯负债。

          我当时是开了两个会。

          一个是还钱前,我把所有的债权人请到一起。

          先开个小会,就是投资金额在10万以上的7位老板,我和大家先达成一致:大家的钱慢慢还,我也一定会还。但是值此危难之秋,还请各位叔叔伯伯再拉小弟一把,宽限些时日,让我先把凑出来的钱还给那些投资额数千到数万的小户,让他们过个好年。

          大家都同意了。

          然后第二天开大会,我把先小后大的还款方式告诉大家,在取得大家的同意后,花三个月时间慢慢把小户的钱都还上了。

          我那三个月是能卖的全卖了,包括但不限于我的房子、我老婆的黄金首饰(麻蛋,白金不值钱,钻戒是个坑。)、我们夫妻二人的保险等等。

          在那之后,还欠一百多万。

          当时这个案子,是武汉市排名前5的金融/经济案件。

          我把大家的钱跟我的钱一起投了进去,没想到对方跑路。

          法院也判了,赢了,但找不到人,也拿不回钱。

          我又不是跑路的人,

          家里也没关系让我跑路。

          说实话,我也是受害人,

          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还。

          还了,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不还,那真的就一蹶不振。

          所以,G总说信誉是基础,灵活是方法时,我就突然想起自己这件事了。

          忙总还年轻,所以我觉得他现在肯定心里很犹豫。

          因为就连我这样的毛头小子,在经历了打击之后,还有老板愿意用我,借平台给机会,

          所以我想,比我更有能力的忙总,肯定也会有合作过的老板愿意在他危难之时,不计过往,借平台给机会的。

          我小时候爱玩游戏,那时有款游戏叫《巨人》。

          史玉柱当时搞巨人大厦把自己现金流搞断时,

          群众给他寄了很多信件。

          其中有一封是这样说的:

          “我们虽然素昧平生,但你要是不能重新振作起来,就此消沉下去,就伤了我们的感情”。

          2. 政府在遇到“坎坎坷坷”时,是如何选择“权势”和“技巧”兼用,恩威并重,挑选“领头羊”等等........。这就是另一个画面和深思了。

          这个太有画面感了。

          我接触的比较多的是县和地级市的宣传、办公室或者招商。

          各公司老板去地方看项目、看土地的时候,一般都是这些部门的领导接待。

          那说话的水平,

          我这辈子是学不到的。

          如果不是生活或者工作在那样一个“团结紧张严肃认真”的环境中,

          很难学到那些说话的方式方法,办事的方式方法。

          所以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级党政机关从无敬畏

          (好大的口气)

          只是敬佩(真的)。

          3. 那个“老张”凭什么起家,为什么急得要狗急跳墙,他又是如何发财起家和处理财务的,不都已经是栩栩如生了吗?

          其实,无论是凭天赋和运气做起来的暴发户还是抱对大腿的投机分子,他们之中很多人的两面性都非常明显。

          极为明显。

          一面是嘴上震天动地,小恩小惠客气的不行;

          一面是心中弯弯绕绕,睚眦必报小气的不行。

          这不是他们势利,

          而是他们的“成功”,靠的就是概率计算。

          大概率怎么做能赢,他们就拼了。

          当然,我见过的人不多,眼界也不宽,一点观察体会若有错谬之处,

          还请给花鼓励!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发第三个小尾巴好麻烦啊可不可以去掉】

          通宝推:GWA,
          帖:4670562 复 4670097
          • 家园 写得挺好,只有一点商榷

            写得挺好。

            不过我对史玉柱的观感有点不同。他的早期创业是有些传奇的色彩的,个人也颇有些性格魅力。但是他进去了再出来后,基本上就是另一回事情了。他与那些勾结权贵来共同“坑”老百姓的“光环”者们称兄道弟,上了贼船就难下了。这些“伤了老百姓的感情”的风光一世者的好日子,基本上是到头了。

            实际上,忙总的知音,同道和朋友却是数不胜数的。他在西河,在丰言,在茶馆和豆瓣都有许许多多的谈得来的老中青。他也一直都闲不下来,不愁没有“活儿”干。我个人一直在等咱们国家的事情尘埃落定,觉得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再回西河聊天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帖:4670567 复 4670562
            • 家园 澄清一下,我问的是ID ”闲总“
              帖:4670662 复 4670567
            • 家园 我对搞自媒体

              我对腾讯阿里

              我对搞脑残营销(什么背背佳、太阳神、小罐茶、脑白金)

              这些的,

              观感都极差。

              因为他们是做宣传而不是做产品。

              俺说史玉柱,也是借他的那个片段以类比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想。

              而不是肯定他这个人。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因为就我在TX和阿里的短暂就业经历来看,

              他们真的不把底层百姓当人看,

              而是一组组冰冷的数据,

              或是等待分析的实验对象。

              -----------------------------------关于忙总-----------------------

              我至今搞不明白忙总离开西西河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有段很长的时间也不在西西河。

              不过,

              他应该是

              回来的

              罢。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帖:4670641 复 4670567
            • 家园 请问您就是闲总吗
              帖:4670568 复 4670567
              • 家园 闲总在此。
                通宝推:huky,GWA,newbird,
                帖:4670907 复 4670568
                • 家园 求一份项目投资可行性分析样本,网上没找到好的。谢谢!
                  帖:4671901 复 4670907
                • 家园 老江湖重逢西西河

                  还没有来得及说一下呢:我与老河友是“同病相怜”啊。

                  就把闲总你也给炸出来了。

                  来,来,来!咱们这些“来日无常”的老江湖们,再最后地“出手”一回,“过把瘾就死”吧!

                  有兴趣的话,多写写吧。你过去的东家们现在都是热点了。

                  通宝推:newbird,
                  帖:4671159 复 4670907
                • 家园 前辈回复,倍感荣幸

                  闲总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帖:4670919 复 4670907
              • 家园 闲总在国内吧?G总在北美?
                帖:4670755 复 4670568
              • 家园 就俺现在的工作状态来说

                俺还真不是“闲”总

                请叫我“段”总,编段子的段。

                哈哈哈

                我估计我是论坛里比较活跃的吧

                干啥都想插插插插插插插句话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我真曾是个网络小说签约作家】

                帖:4670638 复 4670568
        • 家园 忙总这篇应该是讲“痛苦”

          用先后出场的各色人物对比,讲述什么是真实的危险,什么又是真切的的痛苦。所以他后面又跟了一篇感慨:

          几十年来我被算计的几次全部是有博士学位的挚友或同事,为了一己私利,可以踩着别人尸体往上爬的,恰恰是这些有教养的人。相反那些社会边缘人物,从未给我惹过麻烦,在我最困难时,是他们帮助我,出人出钱安顿我,给我找关系打抱不平。而那些所谓的高尚人士,避之唯恐不及,在机场看到都要逃到厕所去躲藏,生怕给他们前途带来影响。去敲多年挚友的门,居然可以说我不认识你。

          最终将他赶出体制的那些所谓“ 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罪”,自然不是扛着五连发堵办公室威胁人身的张老板所能罗织的,而是倚仗上层背景的“ 东西南北中公司“的钟大伟们,尤其是包括那些见猎心喜、落井下石的拥有博士学位的“ 多年挚友”们———以至于他夫人读后一天都说不出话来。

          被赶出体制内,尤其是被“多年挚友”们出卖的痛苦,是真切的,那是一种多少年多么深的身心伤害,非家人难以体会其痛其苦。我也有过这种体会,至今思来,仍为已逝去的长辈心疼,

          第一次读忙总的贴子,真实真切真心。尤其是这篇以“司机”命名的串联手法,居然与我这些天一直犹豫的“司机”篇暗合。忙总确实是心暧情真的前辈,也确实不适合体制。被逼离开体制,可叹却不可惜。

          毕竟,不是一路人,不进一扇门,尤其是那个豺狼当道、群魔狂舞的年代。

          通宝推:起于青萍之末,七天,秦波仁者,宝特勤,GWA,
          帖:4670332 复 4670097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2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