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的三位司机 -- wqnsihs
共:💬376 🌺2582 🌵1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我的三位司机

一、天价晚餐

我的第一位司机老李是我们接管的一家大企业原厂长的司机,50多岁。老厂长退休了,连人带车都留给了我,是一辆8成新的尼桑公爵王。这个企业情况不好,就这么一辆车比较像样,所以我就把它作为接待用车,他们七挑八挑给我选了辆半新不旧的桑塔纳。

老李非常稳健细心,所以后来我的身份证、钱包、房门钥匙等等都交给他保管,省得老丢。平时上班我都穿深蓝色的工作服(真正蓝领),有时突然去开会或见重要客人,需要换衣服,为了方便,他在后备箱放一套我的西服,随时清洁和整理。

那年12月初的一天,我正与主管销售的副总老马,销售处的几个头头,计财处长老金一起在销售处会议室讨论下一年的销售计划、促销方案、奖励政策和售后服务改进计划,采购处长一脸兴奋的进来:M总,香港MN公司的老王来电话,他们准备清一批SP,价格优惠,在上周咱们进货价基础上打85折。

哦,有这等好事?因为前几天我们才就明年主要原材料市场走势达成共识,通过采购处收集的数据分析,明年主要原料要涨。

所以一下子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我问:有多少货?

3万多吨,正好一船。这时老金开始算账:上周进货价是每吨16000,打八五折,加上关税,陆地运输费等等,啊,要5亿。

我说:是个好机会,但是现在年底,银行只收不贷,我们自己顶多凑出5000万,差得太多,算了吧。我估计MN也是年底头寸紧张,才低价求售。他们是不是很急?

采购处长说:是,他们一笔信用证到期,需要头寸,所以至多只能等到15号,过了就没意义了。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马总说话了:M总,可以打打经销商的主意,年底他们的款差不多都回来了,说不定有足够头寸。

这一下,所有人都像被阳光一下子照亮,对呀,可以请他们支持一下,预交货款,在货价上给他们适当优惠,双方都不吃亏。

好,请销售处立即计算优惠幅度,提出预付款方案,不要太复杂。马总立即确定邀请的经销商名单,请销售处邀请,最好把明年的销售会议一起开了。会议5天以后开,地点你们自己定。然后,我转头对采购处长讲:你立即约老王到北京,商谈细节,最好拖到我们销售会议结束,再签订合同。大家看好不好?

当然好,立即行动吧。

几天后,我开完每天必开的生产调度会议,抱着一堆报表,和主管生产的老王总一起出来,一路商量明天工艺执行分析会的开发,刚走出厂区,销售处副处长就跑来了:M总,10点钟在东山宾馆开销售会议。

人都到齐了?

答:32个一级经销商全部都来了。你的衣服我让李师傅已经拿出来了,你就在传达室换吧。李师傅已经通知那边说你已经出发了。

一到宾馆大堂,所有的经销商都下来了,好一阵寒暄,挤撞。我说:大家都到齐了,我就加塞说几句,明年的销售政策和售后服务改进措施一会开会时马总给大家宣布,我先求弟兄们帮一个忙。最近有一批SP低价出货,我们准备囤积,现在手头没头寸,如果兄弟们有头寸,请支持一把,我先谢谢。

这时,一个最大的经销商(一年超过3亿销售额)老宋问:M总,要多少?

5亿,三天就要付,如果大家手头没有,也不要去借。

另外一位问:抵货怎么算?

1亿6个点,5000万5个点,3000万4个点,2000万3个点,1000万2个点,500万1个点。我看大家都在点头,马上再补充:三个月抵扣完。虽然我一月可以出5亿的货,但如果一个月抵扣,我这几万人就得断炊熄火,每月我得有吃饭开门的收入,请大家理解。

明白明白。

我再加一句:大家回去商量商量,半小时后开会,大家给我个准信,好不?

在上楼梯时,采购处长的电话来了:M总呀,合同谈好了,草稿我已经传真到办公室了,咱们要不要呀?

当然要,三天后把款汇到老王在北京公司的账上,你放心,成不了骗子。说完这话,我开始上上下下乱窜,心虚呀。

开会了,弟兄们给我凑齐了5亿头寸,到今天我还深深的感激他们。

12月20日,我正在与计财部的头头开会分析成本结构,为修订标准定额做前期准备。秘书进来:M总,市政府办公室来电话,陈市长今天晚上6点在东湖宾馆二楼餐厅请市里大企业领导吃饭,请你也去。

这时,总经济师刘总就笑了:每年都是这一出,M总,你要准备大出血了。

还得去呀。

一进餐厅,发现围坐了10来个人,鸦雀无声。财政局长老郑一见我,立即说:M总,就等你了。

然后站起来:我先说几句,到今天为止,市里财政收入解库还差1亿2000万,估计到年底也不会有太大变化。陈市长今年刚上任,就碰到这么个事情,面子太不好看,所以想......

这时陈市长打断局长的话:我就一句,请大家帮忙把这个窟窿补上。我知道大家今年的税已经全部交完了,但是可以预交明年1月的嘛。然后,一转头,看着我:

M总,你是市里企业老大,你带个头。我是很欣赏你的三保宣言的啊!(三保宣言就是我们接管企业时,在交接会议上我的发言:首先保工人有足额工资,二保地方政府税收按时足额交付,三保股东分红。有一段时间我的外号就是“三保”)

这时就是喜马拉雅山也只好上啊!我拿出手机(还是摩托罗拉的翻盖型的模拟手机,900MHZ那种):老金,我们现在有多少可以调动的头寸?

6200,不过明后天会回来5000多万的货款。

下过月支出呢?

工资6000万出头,高小毛的两千万货款要付......

我立即说:高小毛那里先不要付,拖到月底,我去跟他商量,其他留500万支付备品备件够了吧?

好,明天早上一上班,你就派人来找财政局郑局长,解付4500万到他指定账上。

在我打电话时,陈市长一直通过眼镜上方死盯着我,听我说完,他好像也一下松了口气。

这时郑局长又开腔了:不用派人,明天上班我派人过去办手续。(这才真是做实做细的好干部,学做点)

我一带完头,其他各家也只好纷纷操起手机(全部是一样的摩托罗拉手机,真绝),一通交流,5分钟后搞定。

吃完饭,与市长握手告别,大手握得真紧呀:谢谢,谢谢。应该,应该。

这时,在一旁作陪的主管大企业工委的市委副书记(他还兼政法委书记)说话了:小M,元旦到财政局招待所来,我们好好聚聚,我也是单身汉。(这位是下派干部,现在已经升官了)

他一人上任,一直住在财政局招待所。这个招待所有个很不错的卡拉OK,一个不错的台球室。

(市长和书记都很够哥们,后来我被修理时,他们都到北京来给我打抱不平)

走到大厅,各位司机纷纷起立,一通兵荒马乱。上车后,老李说:M总,你的这顿饭吃的够贵吧?

你怎么知道?

服务员出来说的。

真他妈的好事不出门......

二、五连发猎枪

我的第二位司机是当地支行的司机,小张,退伍军人,身材瘦小,但极为灵活矫健。

这一次接管这个企业非常麻烦,是只接管其中用我们贷款建设的那一部分,所以就形成了老公司和新公司两个运营体系,很多设施共用,例如锅炉,部分管线、供水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

一天,在开完新老公司联席生产调度会议后,我和管生产的老王总一起出来,刚走到办公楼门口,一个50来岁的彪悍汉子就冲上来 :M总,我是迪卡的张士诚,你们欠我800多万没给呢!

我当时一愣:上楼说,上楼说。

进了办公室,他首先就嚷开了,XXX(前任厂长)是个王八蛋,骗我的原料,不给我钱。

我说:老张,你的原料是什么时候进厂的?

三年多了,这帮王八蛋!

我说:我才来两个月,肯定不是我欠的。

我知道不是你欠的,但是现在你有钱,你得还我。

这样吧,我让计财处查查,如果你的这笔债务划分到新公司呢,我就负责还你,如果没有划过来呢,你还得去找老公司要,好不好?

什么时候有准信?老张显然很兴奋。

下周三吧。

好,下周三我来。M总,我在大中山那边有个冷水泉,养了一些虹鳟鱼,你来玩玩,钓钓鱼。

有空一定来。

他走后,我去问总经济师刘总怎么回事。刘总一听,大叫:坏了,坏了。这家伙神经有毛病,现在可赖上你了。三年前,他不知从那里弄来10个车皮的MP,非要我们厂接收,把车就卸在库房门口的空地上。当时没有人同意要。后来不知作了谁的工作,老厂长就说收了,但一直没给钱,实际上也真没有钱给。这次分家,他的债务留在老公司了。不过恐怕他要天天赖上你了。

过了几天,开完调度会出来,远远就看见张士诚就站在办公楼前翘首张望。一看到我,飞奔过来:M总,今天可以还我钱了吧?

老张,你的债务没有转到新公司来,你还得到老公司去要。

一瞬间,老张的脸就像什么东西爆炸一样,突然就扭曲得狰狞恐怖,铁青吓人:你有钱,你得还我。

老张,我如果给你钱,我就犯罪了。

XXX(本人名字),你也打算赖了,你全家不得好死,老子要整死你......以下是问候我的祖宗十八代的若干字。

自然有人来把他拖走。

从此,老张就风雨无阻的每天早上站在办公楼前,等我,见面就问候祖宗十八代,后来又升级到自带砖头之类远程武器攻击。只好每天躲着走。

有一天,好像是植树节,下班前大家都去植树了,我在办公室整理会议纪要,司机小张在我的外间秘书的办公室等我下班。

突然,听小张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

老子要找M总。我一听,知道老张摸上来了,当时就开始紧张。

然后就听小张大喊:M总不在,植树去了。你他妈的拿着五连发干什么?

老子要杀了他。

我一听,立即翻身出窗。我的办公室在二楼,窗下用白铁皮搭建了一个自行车棚。我沿着自行车棚走到边上,有一路灯灯杆,顺杆而下,狂奔跑过篮球场,奔进招待所,正好工会主席正在跟两个柜台服务员说话。看我狂奔而来,全部人目瞪口呆。

快去找保卫处,有人在我办公室,要杀我。

啊?老头狂奔而去,留下两个呆如木鸡的服务员看着我。

看做门外的斜阳,我的心象冰一样冷。

三、无牌大卡车

我的第三位司机是通过海选产生的。因为我不能开车(主要是经常出神,已经撞过一回树),所以当地分行人事部门就给我找司机,经过海选,推荐三名给我挑。一名是退伍汽车兵,会散打,一名是分行老司机,稳健可靠,一名就是小王,仪表堂堂,小心谨慎,老实巴交。

我是无所谓,什么都行。这时副行长说:我看选小王,他是本地人,熟悉情况。而且他有一个表哥在当地很有关系,有助于M总的安全。(领导就是领导,高瞻远瞩。他一句话,救了我的小命。)

接管企业2个月左右的一天,我和总经济师刘总在一起讨论恢复生产的计划。完成后,我问:刘总,去年咱们亏损1.36亿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简单得很,天灾,人祸,高买低卖。

怎么讲?

去年A分厂大火,全厂停产一个月,损失3000多万,这是天灾。(这个企业有16个分厂)。二傻子外贸处处长,签了一个保(经销商利润)底合同,因为汇率变化,损失小3000万,这是人祸。

那么高买低卖是怎么回事?

刘总含笑:你以后就知道了。

请讲,一定要讲!

好,我们每年要进TP和MP共计4亿多,我们进货价比市场价至少贵10%,这就是3000多万,4000万,然后付款用成品,比出厂价低至少10%,这又是3000多4000万。

谁干的?

东西南北中公司。

为何不停掉?

停不掉!这公司太复杂,M总,你最好不要碰。

这不行,7000来万就没了,他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M总,你先跟他们沟通一下吧。

先停,反正去年合同也执行完了。让他们来找我。

老刘头直摇头。

一周后,我开完预算会出来,一进办公室,秘书就说:M总,钟总在办公室等你。(显然跟秘书很熟,否则他根本进不去。)

你好,M总,我是钟大伟,早说来看你,一直抽不出时间,瞎忙,瞎忙。递上名片。

哦,你是东西南北中公司的?久闻大名呀!

哪里,哪里,小公司,混口饭吃。不过M总如果要在此地办什么事情,我们倒是可以小助一臂之力。

谢谢,谢谢,有事一定请教。今天钟总来?

我想问问今年TP和MP合同M总有什么考虑?

我们开会讨论过了,全国招标,质量合格情况下,价格便宜优先。而且货款支付用现金,不用成品抵。

哦,没的商量?

办公会已经定了。

好,不打搅M总了,我们最近新开了一家歌厅,M总没事时可以来放松放松。

老兄,你看我五音不全的样子,好意思去献丑吗?

过了几天,上午,我们正在开每周一次的例行PDCA循环检查会议时,秘书又来了:M总,省里通知下午两点在南山宾馆开会。

老王总说:年年都是这一套,一到年底,就让大家报数据,表决心,不满意不放你回来。M总,去试试这个滋味吧。

好,立即走。这时小王来了:M总,我们那车有个火花塞有问题,一会着,一会不着,我怕开出去在路上熄火。(我的配车是辆很旧的奥迪100)

那怎么办?

销售处前两个月抵账回来一辆全新的丰田4500,昨天刚办完牌。(谁说老实人傻,肯定这下子惦记这辆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坚韧不拔。没准奥迪车就是这小子故意弄坏的。)

到了省里,果然是省领导不达目的不放人,一直折腾到晚上7点过,都精疲力竭,等大家最后都认了帐,领导满意了:各位辛苦了,一起吃个便饭再回去。

谢谢,谢谢,明天还有事,要连夜赶回。饭在路边随便对付一下就可以了。

回到我租住的地方,已经接近11点。

快12点时,我正在床上看书,准备睡觉。突然有人开门进来,一看,司机小王,当地支行行长小许,还有一位支行负责保卫的干部,每人手中抱一套被褥,脸色严峻。

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有,家里来客人了,没地方住,到你这里来凑活。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

小王吞吞吐吐:刚才一回来,我表哥就来了,问今天是不是去省里了,换没换车。我一听就蒙了。他说有人雇了无牌卡车准备今天送你们回老家。

谁干的?

他没说,只说以后M总不能再一个人到处乱窜,不要一个人去公共场所。

这时,小许说:今天先凑活一夜,明天把支行办公楼顶上腾一间办公室出来,以后你就住那里。

从此,我就被自己人软禁了。

实际上,换车也是小王表哥的主意,因为他已经隐约听到一点要整死我的风声。

(有的河友可能要问,为什么不去报案。公安局除非抓现行,否则只能等人死后,他们才能去破案抓凶手。如果给他证据,等他核实完后,我已经成风干肉了。况且我们并无有效证据。公安局不是保镖局,也不是猜想局。)

过了10多天,我的夫人要来探亲,这是早安排好的计划,无法更改。当然就不能再住办公室了。我到到酒店去租3个房间,左右两间都是支行的人住。为了安全,支行派了一辆车,一个司机,一个信贷员跟着她,这两个家伙身高都超过1.85,体重都在200斤以上,典型的彪形大汉。

她在当地有个开会认识的朋友,一天她们去逛商店,进入一个内衣店,发现两个家伙也跟进去,形影不离。那位朋友问你的老公不是搞黑社会的吧?不可能,他就一书呆子。那你看他们为什么跟着你?

对呀!回来就问我:你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

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本地人喜欢讲排场,有两个保镖有面子。

唉,你连撒谎都不会。现在你在这里浴血奋战,人家在背后整你的黑材料。

你听谁说的?

小徐。说你无组织无纪律,狂妄自大,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

这你也信?

我不信有什么用?你现在连命都快没了,图什么呀?

我问心无愧。

你问心无愧人家就会放过你麽?

不幸而言中,3个月后,我就因为无组织无纪律,狂妄自大,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罪名,被永远的赶出了革命队伍。从此流浪江湖。(其实事实的真相不过是我在某大会上说某人不懂经济而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以致于流浪到零售业混饭吃,被西西河某位老兄嘲笑是菜鸟。

实际上,也有老同志在之前提醒过我:小M,你不能再这样干了,再这样,所有人跟你比都成笨蛋了。木秀于林必毁于风呀。我不听,这就是年轻应该付的代价。

其实我现在不是某些河友猜想的是体制内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又无上级,又无下级,又无内债,又无外债的自由职业者,就算我一天到晚在椰子树底下唱歌,也没人管。只是经常被人雇佣去当工头,打一份工,赚一分钱。是真正的职业蓝领。

我的夫人看完这篇,一天都没有说话,这段经历对她实在太痛苦了。她很奇怪我居然可以若无其事的写出来。我认为,面对失败不能逃避,必须正视,只有这样才能从失败中恢复。实际上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痛。

元宝推荐:闲看蚂蚁上树,一直在看,爱莲, 通宝推:青青的蓝,常挨揍,光头佬,报以琼琚,empire2007,rentg,NetCobra,虹桥湾11号,繁华事散,rentg,联储主席,乱翻书nn,日落日出,我是那个小谁,威尔谭,宙斯de闪电,空格,dragan,土豆侠,zen,大黑狼,游识猷,护城河,静思轩主人,一池秋水,老光,好知明言,国产海龟,PenPen,大溪水,惯看风月,老调重弹,goon,密支那,上善若水,sirsun,好说好说,小乌龙,能饮一杯乎,四方城,深大,imres,贪玩的风筝,小河流水,Levelworm,三叶虫,新洲勇士,厚积薄发,龙驹坝,庭前柏树子,过失速,细密,夏侯梦得,故园湾里,
主题:235754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