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 9 -- 苹果核的复仇

共:💬214 🌺1188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15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 9

    箱子上用墨水笔很潦草地写着“PL-12E China”。夏雨是专门搜集各种武器装备和实物的,他很清楚霹雳十二E就是仿制他从意大利美国空军基地“借”来的AIM120C7。那是他最成功的行动之一,从策划到实施都是他一手指挥的,不过过程则是由西西里的黑手党家族来完成的,代价是一张有很多零的支票。夏雨知道这种导弹仿制完成后只生产了极少数量用于试射和试装,这个数量绝对不会到可以被人大摇大摆的卖给私人军火商。而方天民则惊讶于这发导弹居然在这里出现,那是因为他知道霹雳十二E确实丢了两枚,而那两枚导弹正是挂在肖向北那架飞机的机翼下。事后海军组织了很多力量去打捞飞机残骸,最终只找到一个残破的垂尾和一个机舱盖,其他东西,包括飞行员的遗体都没有找到,挂在机翼下的导弹自然也失踪了。方天民是作为情报保障人员那次打捞的,因此前前后后的情况,他都清楚。后来他们单位还组织了几次专门的侦察活动,但是无论是越海侦察还是技术侦察,都没有证据是美军打捞起了飞机残骸,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就成了一个难解的迷。

    方天民想说什么,夏雨在嘴前树起一根手指,表示安静。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信用卡。移开信用卡,夹层里出现了小锯子和小螺丝刀。夏雨指指门口,让方天民注意了望,自己开始想办法弄开箱子。

    很快,随着轻轻的响动,箱子被打开了。在稻草里静静地躺着一枚大型空对空导弹。白色的弹体有些污浊,但是弹上的编号还是清晰可见。方天民一眼就认出来那编号就是当年丢失的两枚导弹之一。夏雨不紧不慢,用手机拍了下来,从总体到局部细节。然后把箱子恢复原样,因为他已经听到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来的正是辛格和他的随从们。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辛格那张因为呕吐过度而显得发青的脸已经重新焕发出光彩,不过想到回陆地还得那么折腾一下子,夏雨都有些可怜他了。

    “亲爱的吴,船来了,你看?”

    “马上运走!”夏雨斩钉截铁

    “好的,好的”辛格回头吩咐几声,船舱里立刻忙碌起来。几个喽啰把声纳系统那几个大大小小的派立肯箱子装进了一个大木箱钉好。这时船舱盖也打开了,吊车的吊钩垂了下来。有人把木箱移动到一个由粗大的绳索编成的网袋里,并且把网袋挂到了吊钩上。木箱开始腾空而起。

    “那么我们去上面?”辛格做了个请的动作。

    夏雨对方天民说:“你留在这儿,看东西被吊到上面甲板再上来。”显然夏雨对于辛格还是不放心的。方天民点点头。

    辛格在前面走,一边走一边摇头,“亲爱的吴,你的谨慎会让你的朋友受累的。”

    “辛格先生,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不希望我们的交易出一丝纰漏,按照我的薪水,我是赔不起这东西的。”

    “如果你被解雇了,你就到我这里来干好了,我很欣赏你。”

    “多谢您的美意,辛格先生,不过暂时我还不考虑换工作,尤其是您这里?”

    “为什么?”辛格很诧异,“我可以给你比现在多得多的薪水。”

    “不是钱的缘故。”

    “那么……”

    “我吃不惯咖喱,辛格先生。”

    辛格笑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您真是个风趣的人,吴。我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

    等方天民到上甲板,装声纳的木箱已经被吊上了一条靠在货船船舷上的渔船上。这条机动渔船的排水量最多也就两百吨上下,方天民估计靠那柴油机要回岸上得好几个钟头。他现在想的就是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把发现丢失的导弹这件事情报回舰队。夏雨几次对方天民使眼色,让他别急,少安毋躁,毕竟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一旦被人家察觉出什么了,就只有被丢进大海一条路了。靠游泳,那是够呛的。

    等开船,方天民听到柴油机咳嗽几声,接着突突地响,就知道这主机早就该进博物馆了,现在,这将近三十海里的路途,外加逆风,开到码头,至少得中午了。辛格靠在大船的船舷朝他们挥手,他们也朝他挥了挥收。渔船调头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慢吞吞的挪动起来。

    通宝推:桥上,
    • 家园 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23

      擒贼擒王,如果先搞定阮氏兄弟,手下人群龙无首自然就会乱作一团。但是自己现在赤手空拳,别说还有一个没有露面的,即使面前这个也不好对付。看那个架势,人家不但是使枪的高手,玩刀也不弱,水上特工,破袭也好,捕俘也好,刀子用得熟练是基本的基本。

      一行人上了驾驶室。一个懒散的家伙坐在船长的位子上,灯已经在他们上船后打开了,不过只开了最小限度的。两个持枪的汉子护卫在这位假船长两边。夏雨认定,这一定是另一个姓阮的,道理很简单同样是一张皮肤黝黑皱纹满面饱经风霜的脸,脸上还有一条很明显的刀疤,袒露的肩膀上有个枪伤的疤痕,怪不得左臂看上去动作不是很自然。如果说刚才那个阮的眼神里面有的是老兵的强悍和豹一样的杀气,那么这个阮的眼神里则让人感觉到了凶残怀疑和狡诈,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夏雨觉得一条狼加一只狐狸作为海盗群的首领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对于他来说,却是绝顶的麻烦。

      从年纪上看,在驾驶室里的要显得年长一些,那么哥哥阮春山非他莫属,另一个自然就是弟弟阮春水。二阮现在都在驾驶室,夏雨恨不得手上有只冲锋枪,一口气就全解决了倒是一了百了。阮春山的左臂看着不怎么自然,右肩却搭着一支折叠托的AK74U短突击步枪,右手的食指有意无意地搭在扳机上,看着一副懒散的样子,实质上充满了戒心。从窗户玻璃的反光可以看到,阮春水进了驾驶室,就在门边一靠,同样手搭在步枪的握把上,两个人很自然地呈犄角之势,这样可以让他们从容应付可能会出现的任何突发情况。

      阮春山看到帕猜进来,左手机械地抬了抬,算是打招呼。交易早就谈好了,他现在要知道的就是帕猜要把船开到哪个港口,然后拿钱走人。帕猜是不可能一直打哈哈的,如果他不是很干脆地说出港口的名字,阮氏兄弟必然起疑心,结果就是第一时间要了他们三个人的命。帕猜说了一个港口的名字,阮春山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吩咐人准备起锚开船。

      夏雨突然装出身体不适的样子,一阵干呕,小苏忙掺住他。(以下把对话全部写出来,比较方便阅读)驾驶舱的人一下子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夏雨身上。只见夏雨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他怎么了?”阮春山的左臂机械地一抬,指着夏雨。

      “可能是晕船了”帕猜忙解释道,“他的身体不是很好。”确实刚才快艇的高速行驶,让他的胃也有点感到不适。

      “身体不好能做保镖?”阮春山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凶光,阮春水那边立刻抬了抬枪口。

      “是这样的,其实他是我内弟,想跟出来见见世面,也好做点生意赚点小钱”帕猜的脑子转得很快,“你们知道,我现在被人注意着,有时候自己不能亲自出来交易,得有一个可靠的代理人”

      阮春山点点头,他认可了这个解释,“带他出去,到外面吹吹风,吐出来就好了,不要迎着风吐。阿水,下去让他们发动机器,我们准备走了。”

      小苏扶着夏雨跌跌撞撞从驾驶室出来,经过阮春水身边的时候,阮春水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他对夏雨始终充满了怀疑和敌意。夏雨非常理解阮春水的态度,换了他在这个位置,必然也是这样,更加可能的是,除了帕猜,不会放其余人上船。对金钱的渴望和贪婪使得最狡猾最凶恶的野兽也失去了一部分警惕,或者说某种形式的妥协。

      既然装着呕吐,那就真的要吐出点什么东西来才能让人信服。而人为制造呕吐的手段是相当简单的,这连每个想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准备逃课的小学生都会,用手指轻轻一下舌根,立刻就会产生剧烈的恶心感,如果个人控制得不是很好的话,恐怕还收不住,一直能吐到胃里空空荡荡。而且动作十分隐蔽。

      夏雨呕吐的地方,是在驾驶舱所能看到的死角,附近只有一个海盗,斜跨着枪,同情得看着夏雨。夏雨觉得差不多了,干咳了几声,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朝那个海盗招招手似乎是在寻求帮助。是人就有恻隐之心,即使是恶贯满盈的土匪海盗,总会有同情弱者的时候。不过同情的对象如果是头狮子的话,通常下场就变得很凄惨。在那个可怜虫在还没有弄清状况的情况下,腹部便吃了一记老拳,紧接着一记打在面颊上的左摆拳,跨在身上的枪被摘掉之后,裆部被一只大手一提,整个人被扔进了大海,前后总共只用五秒钟不到的时间。这倒霉蛋别说还手,声带连震动一下表示痛苦或者呼救的时间都来不及,就回到了从法律上说早就应该让他去的地方。

      手里有了枪,心里就安定不少。夏雨接下来的第一件事情是要小苏把刚才那些人都说了些什么先复述一遍,当然是用他听得懂的语言。夏雨很快就弄清了目前的状况,让他有些矛盾的是先打掉驾驶舱的阮春山还是先干掉下到轮机舱的阮春水,只要除掉一个,必然会造成船上大乱,对于进一步行动也大有好处。他先卸下弹夹,检查一下是不是压满了子弹,接着看了看枪膛里是否有一发已经上膛的子弹,结果令他十分满意。夏雨把快慢机放到单发的位置,他可不想一扣扳机就把这唯一的弹夹里那宝贵的三十发子弹一次性报销。在拿到下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夹前,即便是短点射,现在对他来说也是十分奢侈的。

      夏雨要小苏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他知道小苏的单兵战斗力和方天民不相上下,基本等于白给。因为这种事情而浪费两个在其他领域可以大有作为的人才未免过于可惜,他才是干这行的正主。就在夏雨准备先去驾驶室干掉阮春山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尖啸声,接着“啪”得一声巨响,夜空中绽开出一朵绚丽的礼花,刹那间划破了整个夜空,很快不断有新的礼花升上夜空,一时间天空布满了各种五彩绚丽的火花。如果这是在节日庆典,无疑确实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尤其是小孩子和年轻人,更是对此乐此不疲。海盗们对于突然出现在夜空里的礼花从一开始的梢显惊慌到完全被美丽的景色所迷恋也就是区区半分钟的时间。如果他们知道这些美丽的“花朵”是用来催命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忘我的欣赏。

      左舷有四个海盗倚着栏杆出神地望着夜空,间或还互相交谈一下。不过四颗头颅已经在夏雨的准星尖前牢牢的被锁定了。二十米距离,外加焰火所照亮的夜空,即使是一个新兵,还没有通过射击训练第三练习的,也能轻松的打中。

      只是四枪,夏雨轻轻扣了四下扳机,那四个海盗便都横尸甲板了。死状异常血腥,每个人都被7.62毫米子弹近距离击中头部,高速旋转的子弹在穿过他们的颅骨,搅烂他们的大脑后,从额头钻出来的时候,也带走了半拉脑袋。眼珠和脑组织,鲜血溅了一地。不过谁让他们倒霉就站在舷梯口呢。夏雨飞奔过去,把每个人枪上的弹夹都卸了下来,枪则扔进了海里。他已经收集到了十二个满弹夹,两枝手枪,一把匕首和三个手雷。

      够打一阵了,夏雨把弹夹什么的都塞进一具从尸体上剥下来的装具里,其中一个弹夹被他用布条绑在正在用的那个弹夹上。沉甸甸的装具挂在身上虽然行动略有不便,至少一时不愁弹药,即使是消耗战也能坚持一段时间。自己已经干掉了五个人,只要等钟伯他们一上船,敌我形势就能立刻扭转。

      夏雨已经看到有条白色的游艇朝这里过来,距离不到一百米,一种胜利在望的喜悦油然而生。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经常会对即将来到的危险做出提前的,或者说无意识得反应,科学上称之为第六感,就像很多老公可以凭着第六感揭穿老婆红杏出墙,或者老婆凭着所谓女人的直觉将在外面寻花问柳的丈夫捉奸在床,而且之前并没有或者什么确凿的证据。科学家认为这种属于生物的本能,至于形成的机理则连基本的理论模型都还没有建立出来。

      就在夏雨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一串子弹打在了他原先站立的甲板上。子弹把钢制的船甲板打得叮当作响,火花直冒。一颗跳弹几乎擦着夏雨的脸钻进了他背后的集装箱里,高速气流在夏雨的脸上划破了一道小口子,血随即流了下来。

      夏雨一惊,自己已经暴露了。他开始担心帕猜了,自己一暴露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帕猜。那个家伙身上还有内容可以挖,死掉的话太过可惜,而且人家还算挺配合的。夏雨从集装箱后略一探头,又是一串子弹射来。他已经看清楚,枪口焰是来自驾驶室的窗口。

      既然自己暴露了,而且自己的位置也被发现了,没有理由认为阮春山会傻到待在原地不动压制自己,最大的可能是他在上面观察压制自己,然后通知其他人迂回到自己背后干掉自己。这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会采取的战术。

      通宝推:桥上,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