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5 🌺387新:
主题:【原创】十几万欧元, 就这么没了?(上) -- 盛麦穗的筐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4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1 【原创】十几万欧元, 就这么没了?(上)

为了换长期驾照,上周趁着休假去了趟驾校,发现前几年教我的师傅Tommi升官了,混上了一间单人办公室,手下还管着十多个驾校教练和一个波霸秘书,已经不用在外面风里雨里地带学生了。老Tommi 快60了,但看起来挺年轻,人风趣,口才好,以前在学员里的口碑人缘儿都不错;我学车时还教过他几句半生不熟的中文,也算得上亦师亦友,所以这次看到他有了更好的职位,也很替他高兴。

估计是如今坐办公室蛮清闲的,那天Tommi兴致很高,办完正事以后又拉着我扯闲篇儿。我正在休假,左右无事,有大把的时间消遣,于是接了杯咖啡,开始心安理得地和老头浪费时间。午后窗外阳光正足,被晒得冒油的路面上车来车往,难得的好天气。而一窗之隔的办公室里却好像另一个世界,丝丝幽凉,人摊在小沙发里,沁得骨头都要松了,要是再有杯绿茶更好了;不禁想起小时候暑假传达室李大爷在树阴下一手茶壶一手棋子儿教我们几个小屁孩儿马走日象走田。似曾相识的悠闲。

Tommi的资历很老,算得上这行里的一个大拿, 参与过很多芬兰交通部,司法部和内务部在交规和交驾领域的项目,和本活字典差不多;老头又到了爱讲古的年龄, 聊着聊着就勾出了个故事。

芬兰人治世的一个原则叫tasa-arvoinen。 对应的英文是 egalitarian,中文大概叫劫富济贫更形象些。长久以来,这个原则的影响已经覆盖了芬兰社会的方方面面。日常生活中,个税税率的差异自不必说, 就连公立幼儿园的收费都是跟家庭收入挂钩。 同一个幼儿园里,小朋友的月费可能会差个百八十欧的, 原因就是爹妈的工资高低不同,挣得越多,缴的越多。还好芬兰教育从小学开始就免费了, 不然要这样二十多年下来,上下差得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这种sliding-scale 的不只是缴费(税), 还有罚金,比如驾驶违规。在芬兰, 你要是开车违章被警察逮着了,如果是轻微超速20(公里/时), 警察只会开给你基本罚单, 100欧左右;要是超过了这个等级, 警察开罚单时就会考虑两点:一是你违章的严重程度,二就是你的工资收入。警察要先根据你的收入算出一个daily disposable income, 再考虑你的固定资产和家庭负担算出一个day fine, 最后才是看你的违章程度决定你得交几个day fine。这样算下来同等的违规程度, 开宝马的你肯定比开松花江的你缴的罚金要多, 典型的劫富济贫。

不过理论上完美的制度,执行起来却未必没有问题。首先芬兰警察不可能都是数学家,这罚单的计算方法忒复杂了点儿,得吧叽吧叽地算半天,太累神, 而且数学再好的警察也不可能一眼看出今天逮着的这个主儿到底是地主还是下中农,家里头几妻几妾几个孩儿;所以开单时这类信息就基本靠我问你答, 大家自觉了。

可是这世上一旦涉及到自身利益,实诚人大概没几个。有这么个漏洞可钻, 瞒报谎报资产收入就成了公开的秘密。开着辆Porsche Carrera GT愣说自己是跑车司机的,一般警察也是干瞪眼没办法。可见所谓素质是建立在有效的制度的基础上的, 没了约束谁也不是圣人。

就这样,名不副实的sliding-scale罚金制靠着“诚信”的遮羞布平安无事地在芬兰执行了好几十年, 毕竟法不责众嘛。直到有一天,政府里某些人算了一笔帐: 一个靠政府补助租房子的穷学生,就是不瞒报收入,算出的罚金额说不定也还比基本罚单金额要低; 一个Nokia的小长工, 把年收入5万谎报成4万,也不过少缴个百十块上下;而一个年入数百万的大地主,即使只瞒报20%的收入, 罚单的差距可就是成千甚至上万了。。。不行, 不行,不行! 太有违劫富济贫的原则了; 于是马克思部长牵头,恩格斯副部长及列宁局长具体负责,召集了像Tommi这样的一大伙子人开会想办法。别说, 这办法还真想出来了; 99年10月,新的办法开始正式执行了。

为什么是99年, 这也是有一些说法儿的。 90年代初,芬兰经济低潮,好多人连车都养不起, 自然也没机会上路去违规; 据说当时盖的很多房面积都比80年代的老房子要小些,大房子不好卖呀。苦哈哈地熬了几年, 好日子终于来了。新高科技引领的经济回升,芬兰人钱包又鼓了。光景好,大家时间就值钱,time is money 嘛;路上跑的拉达又变成了宝马奔驰,自然而然开得是越来越快。 交通违规的问题也就严重了起来。另一方面, high-tech boom造就了一大批新富豪,那时仅仅Nokia的内部的share options就让芬兰多了无数个millionnaire; 换句话说, 就是开罚单时可能漏网钻空子的大鱼多了。在这个背景下, 新办法在九十年代末应运而生了。

到底是什么办法呢?

(待续)

盛麦穗的筐:【原创】十几万欧元, 就这么没了?(下)

资深推荐:喜欢, 通宝推:南云北望,四条,铁手,
主题:1704998
家园博客2 用中国人的话这就叫'仇富'

顺带想起个问题,世界各国山上美国,没有一家不在劫富济贫上风声大,雨点小,就怕提高富人税率富人全把钱藏到国外去,芬兰咋就没有这个富人跑了的问题呢。

帖:4042265 复 1704998
家园博客3 肯定有,德国也是这政策,富人都跑瑞士去了

帖:4042290 复 4042265
家园博客2 这种姿态没有什么用

比较populist而已。应该把这种政客选下去。

帖:1711809 复 1704998
家园博客3 这正是被选上来的原因,能选上的都是这种政客

帖:1721197 复 1711809
家园博客4 素质不高的选民不应该有投票权

最好不要强迫,用教育的方式。

帖:1721248 复 1721197
帖:1721517 复 1721248
家园博客6 素质不够免谈

能自己认识到自己素质不够的,赏大红花。

帖:1721616 复 1721517
家园博客5 当年国民党也是这样说的

TG的农村选举投票用的是黄豆

到现在TG也开始说民主不适合素质不高的选民了

帖:1721253 复 1721248
家园博客6 现在的基层选举基本上沦落为了地方黑帮和乡村宗族的禁脔,

村民的投票选举过程流于形式了。唯一幸运的是,基层政权的主要获利渠道是农村的土地出让收入而非盘剥普通农民的劳动成果,村民与村支书的矛盾也主要集中于拆迁补偿金的数额大小。这也是中国农村在选举黑帮化之后能够避免农村菲律宾化的重要原因。

投票式的选举在基层组织涣散的情况下,太容易受到外部势力干扰和操纵了,所谓的“民主不适合素质不高的选民”实质上指的是选票民主不适合政治觉悟不高以及组织水平低下的选民群体,这句话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更何况,即便是配备了高素质的选民,选票式的民主就真的比协商式的民主要更能产生英明的领导人和作出正确的决策吗?有时候,民众陷入集体性意识迷乱的后果,要比某个领导人出错来得更加可怕和难以挽回,就好像台湾正在上演的一幕幕民主闹剧,裹挟着这个小岛和岛上的2300万民众,一起坠入万劫不复。

帖:4042800 复 1721253
家园博客7 农村的选举,是伪民选,真正说了算的还是乡镇党委。

取消农业税和三提五统之后,随着乡镇企业大面积死亡,大部分乡镇党委政府的财源近于枯竭(少数矿产资源丰富或是沿海发达地区的例外)。

以基层机关自我扩权扩财的本能,领导们不想方设法的捞钱搞政绩养活干部们以及大吃大喝搞腐败,那是不可能的。

这么一来,乡镇敛财的黑手必然会向下伸进归乡镇管辖的村。村支书自不必多言,完全归乡镇任免,自然要乖乖听话。

那么,控制住民选的村主任,就成了重中之重。

就本质而言,即使是宗族、黑社会控制下的行政村,也没有资本对抗乡镇党委政府。

那么为非作歹的村主任或是村支书,有本事利用拆迁征地的机会,欺压农民,必然要赎买乡镇的领导。

在天朝,黑社会从来不可怕,可怕的是保护伞太过巨大,太过黑心。

帖:4046138 复 4042800
家园博客6 不光要代表先进的,落后的更需要代表。

先进的都是既得利益者,有权有势。而真正需要代表和保护的,正是广大的“落后”阶层。

物价涨20%,对“先进分子”来说,无非是手头闲钱少几个。对“落后”阶层可能就是致命的打击。

这个社会是大家的社会,谁也没有资格开除其他人的“社籍”。从这个角度来说,“和谐论”要比“代表论”强上很多倍。

帖:1721426 复 1721253
帖:1721614 复 1721426
家园博客8 你试试让山西的煤老板给挖煤的更高的待遇,更安全的工作环境

帖:1722033 复 1721614
帖:1721259 复 1721253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