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830 🌺2764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764章 “友邻”救人

就在演习场的师部,师长的电话铃响起,他拿起电话,接通后答应一声,然后脸色一变,对伊科长说:“叫那个研究生过来接电话,作战部的。”

这个作战部中校也不清楚是哪一级的,但他立刻大步过来,叫我去接听电话,反而让我摸不到头脑。

从师长手中接过了电话听筒,里面传出祖副部长的声音,“小晨么,有任务,马上到鹭岛,一架直升机已经过去接你!”语气很急切。

“是!”我很镇定地放下话筒,再无其它言语。

“师长,上级要我急飞鹭岛,已安排交通工具过来。”这个上级是哪一级我也没解释。

“去吧。”师长亦没再表示。

指挥所里一片安静,师长巡看了一眼,参谋们默默地重新忙起手上的工作。

我知道又要有作战任务了,动作利索地收拾好我的背囊,向伊科长和协理员告别。之前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军校研究生,可这时已经没有人如此地看我了。

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师部外面,在机关众人的目光中,我上了飞机,却见到大老A。我疑惑地问:“怎么是你?”

“我使唤不动你?”他不满地回问。

“有你在,我算什么?”

“算给任务完成加道保险。”

“好吧。”

“勉强?”

“请交代任务吧!”我的态度很端正。

从他嘴里得知: 这次去新罗,是军委的任务。

大老A向我介绍了任务内容和背景:这一阶段以来,新罗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其对国家利益的诉求在相当程度上有损或有悖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而该国当政者威严统治,铁血手腕,让其党和国家的一些干部,甚至是重要干部,产生了离心动机,从国际主义思想和传统的朝中友谊出发,他们认为中国的道路也是适合新罗,希望中国党今后会有大力帮助新罗发展的动作。

对于这样的对华友好的人士,也应该称为同志,燕京自然在他们危险时不能弃之不顾,坚决和不惜代价去挽救。因为事出突然,必须尽快采取措施,于是在大老A的要求下,我被选为参与救援行动的成员。

直升机在军用机场降落,我便搭乘军机直飞安东,并在飞机上带上大老A为我准备的必要装备,一切资料也是在飞机上看的。下了飞机便在机场换好新罗的服装,在Ax的带领下,秘密来到中朝边境线。

在跨出国门之前,自己有些心潮澎湃地望着眼前的大江,这就是当年志愿军抗美援朝所走过的路线,亦是自己亲爷爷前去新罗赴死走过的道路。

在我精神恍惚时听见一句:“你好,老乡,请出示出境证。”边防哨位上站岗的武警微笑地向我们敬了个礼,随后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

“老乡”?有意思的称呼。

“呵呵”,我也冲他笑了一下,随即递给他准备好的一本证件。

那个武警仔细检查了一遍后,看了看我随身带的行李,“感谢你的配合”,示意我可以通过边检。

“老乡,这一路走去,要小心了,现在的新罗可不是以前的新罗了,不过他们对待我们中国人到是挺客气的,手机啥的会没收。”他怕我私藏那玩艺。

说完伸手拦下下一个人。

走过边境线,我和陪我的Ax来到新罗边境。

此时,新罗边境的铁网门是大开着的,大门旁的两个新罗边防战士只是看了我一眼,也没检查我出境证的意思,大概刚才他们也看到了中国武警检查了我的出境证吧。

这个让我眉头略皱,“难道真的如此宽松?”“哪还要我来?”但只是在心里的一个念头,并没与Ax提及。

通过了中朝边境带,二人进入新罗境内,沿着公路往前走,走得距离不短,Ax看四下无人,拉了我一下,然后我跟着他迅速蹿进了旁边不远处的草丛。

可能是因为边界的原因,原本这边的一大片茂盛的树林,现在全被伐光,露出一大片空地出来,此时的空地长出一大片齐腰高的蒿草。

迅速换上人民军的军装,是下级军官的。穿军装好在新罗国土上行动,就像当年解放军似的。嗯,一切比预料中进行得顺利。对方肯定也防着中方特殊人员的渗入,但对如此简单粗暴的潜入方式,却是没有防到,或许还有特殊人员在帮我俩,未必没有!

赶上了傍晚去柳京的火车,车厢里乘客不算太多,由Ax护着我,没人搭话。我专心看向车窗外,貌似欣赏沿途的风景,但实际我心里转着万般的心思。

还好一路顺利,深夜到达那个名气大的柳京。

我们再次换上首都人民穿的衣服,趁着天未明,乘车来到了目标人物的住处附近,现地巡看。车是按照正常速度行驶的,开的慢会让新罗安全人员怀疑,开的快又会被柳京的交通警拦截。然而,仅走这样一趟,不够我定下周全的抢人计划。

这时已到清晨时分,路上有行人了,我让特工把车停下,反正清晨车和人都不多,车停后下来个人也不引人注目。我独自一人往回走,一个精巧的战场终端就在包里。我打算边走边把街景录下,根据所录视频寻找机会。

目标住所就在眼前,我故意没有把头扭向那个方向,但是摄像头却对准了那片房舍。当时我没敢用侦察仪,怕那边有无线电监视系统,虽然我认为对方的技术水平没那么高,可是怕刚来此地就把事情搞砸。

我向公路的另一边的一栋一栋小别墅望去,作为掩护自己的动作。看上去建筑的样子都是一样的,而且与路北的洋房建筑格局也差不多,只是那边更新些罢了。

新罗给普通人盖的房子,大多是高楼大厦,也有很多使用很久的老旧楼房;而给级别高的官员安排的住所就是俄式的洋房别墅了,一家一个院子,院子有围墙圈起,里面的房子都是二层小楼。新罗与中国一样,官员有特殊的照顾。

我在路上走着,感到有警惕的目光盯着我,让我很不舒服。显然新罗的保卫人员也是有能力的,不容小觑。我暗暗警觉起来,别在阴沟里翻船。虽然我仍按照原来的样子往前走,但步子的速度稍微加快了,尽快离开人家的视线,还不能让他们察觉到我的变化。对这种如特工般的行动虽然不憷,但绝对不喜。

我又走了两个街区,从这片官员住所区的南面一条街,绕回来,大概30分钟后与接我的车子遇上。走的这一圈,让我感到那个关系目前正常生活在自己的住所,只是有人监视。对于我们而言,到底有多少人监视,都在哪个位置,此时不能完全确认。

我在接受任务时,听到过对新罗的情况介绍,金家的统治对亲华的新罗干部很残酷,逮住就是杀戮,先是“延安派”、“北京派”,再是“改革派”,根本不顾忌两国的关系。据说受不了金家的残暴,有很多新罗干部偷跑到中国,新罗还不放,逼着中国交回。没办法,解放军只好把他们安排到中西部的军区,远离新罗特工的黑手。

新罗的许多干部以前拥护金老大,后来服从金二,但仍保持着自己的理想,希望新罗发展得更好,新罗人民的生活得到更好的改善,所以有机会就自觉不自觉地帮助中国。从我们国家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行为无可厚非,既然他们帮助了我们,都是革命同志,在他们出现危险时理应去拉一把,不能保护到他们的职务,保护好他们的生命也是重要的事情。

回到安全屋,发现这里已经成了行动指挥所,一应通信、监视设备俱全,A1是前敌指挥员。二人见面也就笑笑,没有时间寒暄,立刻与他们开始制订救人的计划。

从他们提供的情报和我拍摄的视频,我了解了目标人物住所的旁边那栋已经被新罗保卫人员占据,在其周围流动的便衣人员有不定的数人。他们的监视方式怎样,经过我们细致观看视频,得出了结论,在外面的便衣不是警戒人员,而是监视目标人物及其家属不在自己眼皮底下私自跑掉,是一种很放松的监视行为。如果是这样,我们救人的任务就容易实现了,可是如果他能通过审查,重新正常工作,我们的救援行动就会成为笑柄。

经请示上级,为万全见,继续准备更为周密的救人行动,沉住气,不轻举妄动,此时继续以技术侦察为主,我想要的技术手段这里都有,以往的资料也很丰富。

对方没有察觉中方的企图,但金二根据目标人物对头的挑唆,决定采取“严肃”处理的措施,向保卫局执行队下达了任务,逮捕目标人物的人员已经乘车出发了,他们是要在黑暗中采取影响小的逮捕动作。这些是通过电讯侦听得到的情报。

于是,我提出:“能否假扮新罗保卫局的工作人员截住执行逮捕任务的车辆?”

“可以试试。”A1立刻答应,不能犹豫,机会会错过的!

行动方案就按照这个思路确定了,利用加装新罗保卫局的车牌为掩护,救出目标人物及其家庭成员。决心下定,一切的人员安排、工具车辆准备飞速地展开。

我和Ax穿上了保卫局的服装,开了一辆挎斗摩托,紧追着执行任务的车辆,并在半道上逼停了该车。

那些保卫人员打开车门,高度戒备地下车,Ax用新罗语与他们搭话,而他们见是陌生军人,已经有了遭遇危险的感觉。

可是我的动作比他们更快,用快速致昏剂扫过他们的面目,几人立刻昏倒。即使他们闭住呼吸,也是要被迷倒的。Ax在我下手的同时弄昏了司机,遂将车辆控制在我们手里。我和Ax把带头那位催醒,快速进行策反,细节就不便透露……

通宝推:梓童,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