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有关元清非中国的说法,补点明朝的看法,这个观点早就有了 -- 阴霾信仰
共:💬149 🌺790 🌵1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前面说的不好

表达起来不太容易,不是鱼儿出水才认识到水,而是看到鱼水分离,从分离去想不分离时候有没有认识。可水已经是两种水了。

准确的说,你说的是经历冲击之后被形成的身份认同,而我说的是冲击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秩序意识。后者会成为前者的基础,而前者是后者的一种表达。前者强调冲突而凸显身份,后者强调日常而回归本位。是身份和本位的对比得出了这个结果,而不是它们是否有相同性质的表达和实践。行动当然差得多,但此一时彼一时也。

真的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要重构出所有不同层级的意识形态,只能泛泛而论。考虑到实质性的地方自治,这个问题远比想象的复杂。

由于冲击所形成的共同体,会依此形成情感认同,将生存普遍联系,在行动中确立新的身份,最终形成统一的斗争主体。其社会凝聚力和过去是迥然不同的。因此过去的似乎显然不行,一团散沙,愚昧而无知。不过,考虑到外来冲击的本质都是内部危机,实际上这本就不是一个位面的对比。

但不考虑这点也是如此。比如已经在冲击状态下了,又如何认识呢?

比如土改。不诉苦,人民对苦、对阶级压迫就没有认识吗?这种认识,和共产思想运动之后的认识是一回事吗?又是如何体现出这些认识的呢?是行动还是言语,是个人还是集体,是分散还是组织,是自组织还是被组织?是表达,还是被表达?

我的看法只是,要求这种具体认识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但反而是已经有了这样一种模糊认识(我们同属一个秩序)才能成事。

帖:4697053 复 469686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