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35 🌺4102 🌵149新:💬1 🌺24
主题:【原创】茗谈-189:九年为期 -- 本嘉明
家园博客 这次我为本大鸣不平,印度人也是复杂的

前面那位河友,很多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是坦率讲,我有点看不懂,主要是“对付”两字,有点突兀:

对付你们这些高华太容易了”

也许是我疏漏,错过了其中的逻辑关联,那当然是我的错。

这几天,婆娘问我:“要不要跟Precia(印度邻居,孩子打幼儿园起,同班的玩伴)的妈妈问候一下?”

我说:“能问什么呢?你没发现,这些天小区散步的印度人,表情都是凝重的吗?我们武汉人,去年不也是这么熬过来的吗?你问了,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指望她如何回答呢?徒增她担心印度家人而已”。

人同此心,心同此情-----我说的“情”而不是“理”。

我个人飘零异域多年,从读书到工作,乃至生活,遇到的友善的、在困难时刻给过我安慰乃至帮助的印度人很多,我婆娘也是。

印度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我对面的,一直在Bell Labs上班的印度老邻居,曾经告诉我:“我们不喜欢Edison(以前是华人聚居区,现在是印度人聚居区,有点乱)”。

这个邻居,应该是高种姓罢,曾经很困惑的问我:“你干嘛如此乐此不彼的自己动手割草种菜呢?”他的两个孩子,一个毕业于普林斯顿,现在华尔街;另一个则毕业于Johns Hopkins, 先在美军服役。

但这并不影响,去年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与家人,给予过我们,最真诚的问候----当不少大陆来的邻居,因为我们“武汉人”的身份,或者绕道而走,或者当面问你们武汉人是不是喜欢吃蝙蝠,甚至在微信群里,对武汉政府乃至中国政府,尤其对习总,极尽辱骂(现在仍然如此)。

我更忘不了授业恩师,在家里修养(食道癌,刚动完手术)时,我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去看望。他带着老婆,专门请我到San Diego一家有名的墨西哥餐馆吃饭,尽管用餐时,他显然极度痛苦,以至于不耐烦的用印地语打断老婆的关切。

世界是复杂的,竞争更是残酷的。

所以,人心保持一点起码的单纯,还是温暖的。

所以人之所以为人。

通宝推:春日迟迟,宝特勤,梓童,三笑,山景城,红军迷,不如安静,陈王奋起挥黄钺,唐家山,醉寺,唐斩非,桥上,大胖子,GWA,踢细胞,
帖:4618192 复 46181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