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碎片与记录之一,开场白。 -- 冻雨

2021-04-02 11:39:27冻雨
碎片与记录之二,疫情影响的小人物-电脑店主。

整个2020年,大家的生活,都笼罩在疫情的阴影里,特别是从春节前后,到清明节前这段时间,封城,生产停顿,大家窝在家里。体制内或者大公司工作还好,工资收入有保证;小公司小业主,不少撑不下去的,日子非常难熬。

夏天的时候,偶然注意到,小区边上,一个电脑店的招牌,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电脑店主,成了若干撑不下去的小业主之一。

这个电脑店开了好多年,我和店主有过一面之缘。两三年前,电脑硬盘坏了,里面有不少以前保存的资料,没有其他备份,必须得恢复出来。那段时间工作忙,没时间跑电脑城,看到小区边有个电脑店,就进去问店主能否帮忙给恢复。

所谓的电脑店,只一间房的门脸,货架柜台上摆的电脑周边,看看都是三五年前流行过的产品,落满了灰。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个子挺高,苍白瘦弱,后来攀谈知道,是七零初的人。一口说能给恢复数据,开价三四百块钱,查了下网上也差不多这个价钱,就委托他给做下恢复。

过两天告诉我搞定了,带个U盘过去拷数据,耗时间比较长,就一边一边和老板闲聊。

店主离婚了,自己带一个男孩,在上中专,没有房子,住店里。这个电脑店是底商和住宅打通,前面是店面后面有个卧室和卫生间,店主就住在店里。每个月租金四五千,他主要靠给周边的一些小店维修电脑,挣些钱。看得出来,生意谈不上好,交完房租后,勉强维持生活。其实我很惊讶于他的店能撑这么久,攒电脑修电脑,在20年前还算点技能,现在靠这个吃饭有点难,何况开在生活小区这种没啥需求的地方。

一边和我闲扯,店主一边倒出一大杯散装白酒,掂几粒花生米,喝起酒来。下午时间,午饭早过去了,晚饭还早,看的出来,店主是个酗酒的人。自己说一天能喝一两斤,白酒下肚,话就更多起来,聊自己儿子,在学校里是班干部,非常会来事儿,讨老师和同学喜欢;有个很有地位的朋友,给他推荐了个月入一两万的电脑维护工作,但是要求戒酒,可惜他做不到;自己给各色人等修电脑打交道的种种事情等等。

过一会文件拷完,我如释重负的告辞离开。

十几二十年前,开个电脑店还是不错的行当,店主是那个时代一路下来的,可惜并没有发什么财。在这个行业日渐萎靡的时候,还不想办法改行,再沾染上酗酒的恶习,后面的日子,非常的不乐观。这是一面之缘后,我的第一想法。

这应该是19年的事情,没多久,疫情来了,秋风一样,吹走树上最后一两片枯叶,店关了,店主不知道去哪了。

普通人,努力打拼,远离各种恶习,仍然担心一个浪头打过来,会被溺在水里不得呼吸。生活艰难,又沉浸在酗酒等恶习里不能自拔,无风无浪都会自己溺水,风浪过来直接就沉底了。

做个记录,时刻警醒自己。

通宝推:empire2007,脑袋,陈王奋起挥黄钺,踢细胞,一者,桥上,大眼,南寒,
帖:4603899 复 460328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