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韬光养晦下大棋的两种解释 -- 田昭明
共:💬482 🌺4997 🌵6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本不想说什么,但还是说两句,

我父亲是工人,那破厂的食堂一条水沟通向外面的田野.吃饭的时候,生产队的人在水沟那头检饭米.有些直接就吃下去.父亲那破厂很小,在当地也算是有地位的.所有的转来干部一般都在这个厂呆过.这些年,老家农村一些事情也开始知道,以前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我老家农村是本县最好的田.属于富裕的大队.最好的是这个大队只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一个姓.大队书记坚决地不同意任何干部的估产.所以一年下来,每口人基本能分到两百斤稻谷,加上自留地种点番薯,基本没有饥荒(58-61除外).我在县城长大的,县城有几个生产队,这些生产队的田地也是最好的,他们比农村优惠政策更多,可以在县城挑粪,有化肥也优先,甚至1974年也试验机械化耕作.人均地也多,大约一亩半.但这几个生产队活的苦呀,一年下来,好点分两百斤谷,不好一百几十都有.没法子呀,种多少都被丰收了.好在他们可以半农半商.

如果上国家图书管去查,可以看到1966-1978年的农业每年都丰收,具体我没算过,但每年都比上年增产10-20%,累计起来,应该四十年后的今年不用种地都可以吃饱,但农村人基本没机会吃饱.

我一长辈,这段时间经常和他聊,他当年是大队干部.他某天队某生产队人说起一个他的遗憾.某队一寡妇做队长,因为生产队吃不饱之外,还一年下来欠集体的钱,所以他们那个队有能力的都跑出去,那些田只有寡妇带人耕.某年寡妇找了个人.准备改嫁,于是找他批准.但他开导寡妇,男家有孩子,你嫁过去可能不好,在生产队大家会照顾的.于是他不批准,寡妇就不嫁了.后来他调出单位.到了83年某次街上碰到寡妇,寡妇一见他就哭了.寡妇已经五十多了.分了田自己已经很难耕了......这事情是他现在八十多老人深深的遗憾.

其实,农村人,交了一辈子的公粮购粮公社粮大队粮积累粮支援粮优抚粮工业粮水利粮,他们得到了什么?

别跟我说公平,更别提什么工人阶级,一切都别说.

通宝推:hullo,
帖:4563058 复 454706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