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韬光养晦下大棋的两种解释 -- 田昭明
共:💬462 🌺4734 🌵53 新:💬5 🌺3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俺的改变

有人说俺变了,细想一下,还真是改变了,可以说,从一个过度理性主义者,转变为相对理性的感性主义者。

四十多了,没有结婚,爹妈都离开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亲近的人了,不改变,怎么可能?

人在孤苦无依,又无可奈何的时候,理性就难有作为了,感性就会支配灵魂。

十多年前吧,在海外的万维网,一位谈得来的美国网友说现在经常去教堂,主要想尝试着真正融入美国。

俺就说,没必要融入美国,随着中国的发展,中美必然冲突,最好的选择,就是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可进可退。

这位网友说,他不是想皈依宗教,女儿就是他的信仰。

俺当时不懂,现在终于懂了,他女儿是美国长大的,很可能就是美国人,即使长着一张中国面孔,即使会读写汉语,也认同中国,但与大多数中国人却很难有真正的情感认同。

左右逢源,可进可退,利益上可能做到,但情感上很难做到。

人是社会动物,社会属性是人的第一属性,情感归属,精神寄托,是人的基本社会需求。

很多哲学家,因为过于理性,都没有结婚,俺也是如此。记得黑格尔曾经说过,人的一生有两件事很重要,一是幸福的家庭,二是稳定的工作。

这两方面就应该是情感归属,和精神寄托的主要实现方式了。

在感性哲学领域,叔本华和尼采是最有代表性的两个人,叔本华主张通过艺术,通过数学,实现情感归属,和精神寄托;而尼采则主张力的过剩才是力的证明,主要通过权力意志,成为超人来实现情感归属,和精神寄托。

超人哲学,如果只是一种个人哲学,那么没什么,这样的人其实很多。但超人哲学成为一种群体哲学,国家哲学,就必然会成为法西斯主义。

西方人对法西斯主义极为敏感,难道真是对犹太人被屠杀而心存敬畏么?

主要不是,而是西方文明有着深厚的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的土壤,这种切割的等级哲学,一旦激化就会可能演变为新纳粹主义。

红脖子和底层有色族群能不能融合,这决定着美国的命运,但真的很难。

相对而言,传统中国文明尽管也有以礼教为核心的等级制,但没有如种族主义,和一神主义,那样强烈的排他性。

近现代的各种思潮,马克思主义是最具包容性,最没有排他性的,其核心就是同情心,和悲天悯人的情怀,否则,为全人类谋幸福,解放全人类,就无从谈起。

俺自诩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认同的主要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而是马克思主义的情怀,和科学共产主义的方向。

俺崇拜毛主席也是如此,国民党从二七年杀共产党,一直杀到败退台湾,但毛主席领导的中共,却没有真正杀几个国民党人。日本从甲午战争,一直到抗日战争,对中国真是罪恶滔天,但毛主席领导的队伍,却一直善待日本俘虏。

苏联从斯大林大清洗开始,就背叛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成为另一种法西斯主义。唯有毛主席领导的队伍,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是因为真理,而主要是因为情怀。

知乎上有人在问,为什么红军没有军饷,还有那么多人愿意跟着红军走?

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能打胜仗,二是富有同情心的开放包容,官兵一致,党员带头。

俺爷爷只有兄弟二人,俺姥爷只有兄弟三人,都是解放前入的党,三人参军,两人一直打到抗美援朝。家庭两边都是根正苗红,俺也算是底层的红三代。

俺的祖辈们,除了姥姥家是地主,她的三个哥哥都读过书,其他都是文盲,姥爷的三弟参军很有意思,竟然是因为一头驴。

俺的三姥爷那时只有十多岁,在路上捡到一头驴,偷偷的牵了回家。俺姥爷说,驴肯定是有主人的,强逼着他回去找。他不同意,就说是捡的,要杀掉卖肉,或整个卖掉,反正也没人看见。最后,还是姥爷去取找,果然有人在找驴,就还给了人家。三姥爷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参加来了解放军,抗美援朝后,分配到了嘉兴,曾经担任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现在已经过世了。

有人说农民落后反动,从俺的家庭来看,真没发现中国农民那里落后,那里反动了,如果硬说有,那就是他们基本都是文盲。

1940年左右,共产国际给中共下了一个指示文件,其中一条就批评中共主要是个农民党,军人党,工人的比重太低,最多只有百分之十几,还主要是在白区的地下工作。

史沫特莱在朱德元帅的传记里讲到,长征的时候,红军经过贵州,曾经招收了约3000名工人参军,结果中途都跑了,朱老总还感慨,还是农民朴实。

中国革命实质就是农民革命,与苏联那种工人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解放后因为照搬苏联,将没什么功劳的工人阶级抬进了领导阶层。

梁漱溟是毛主席的老朋友,曾经批评毛背叛了农民,工人九天之上,农民九天之下。

其实,毛主席也是没办法,一方面是当时的情况下,不得不照搬苏联模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接收城市的必须,否则,将工人推到对立面,就不容易恢复城市的生产生活。

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正义性,无产阶级的正义性,不在工人阶级,而在大多数民众,是大多数的正义,而不是如苏联鼓吹的无产阶级正义。

明白了大多数的正义,和所谓无产阶级正义的区别,就会明白阶级斗争,如果不能让大多数认同,不能联合大多数,就永远是纸上谈兵。

德国法西斯搞大屠杀,日本帝国主义根本就不把中国人当人,而是当成猪狗一样的东西,盎格鲁-撒克逊的白人也在各个殖民地搞种族灭绝。

即使是现在的很多香港人,台湾人,也根本不把大陆人当成同胞,每年都希望三峡溃坝。

人与人之间成了孤岛,他人甚至成了地狱,这的确是事实,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有中国传统的包容文化,有马克思主义,毛主义的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别人成了强盗,成了恶魔,难道我们也要成为强盗,成为恶魔么?

我们不一样,这是中国的希望,也是人类的希望。

中国传统文明,是最好的传统文明,主要是我们这种世俗文明,才是更先进更包容的传统文明。同样,中国现代文明,之所以高于西方,也是因为这种基于马克思主义,基于毛主义的文明,是更有同情心,更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一种意识形态。

西方文明,无论自由民主,还是英美法系,大陆法系等法制,归根到底背后都是宗教。

这种宗教文明,先进发达时还有开放性和包容性,一旦衰落,必然会露出獠牙,进行切割,强化排他,曾经的绿教就是如此。

所以,代表世俗文明的中国,基于马克思主义,基于毛主义的包容性中国,与西方那种宗教文明的斗争,必然是长期的,甚至残酷的,这才是中国的第一矛盾,也将是中国人长期要面对的事实。

是的,过去的事实很重要,未来的事实也很重要,但现在的事实更重要。

现在决定过去,过去决定未来,未来决定现在,这种循环论证,才是最真实历史观,孤立的现实是没有意义,必须不断贯通过去和未来。

邓小平的功过,是很难说的清楚的,就如秦始皇,几乎被骂了两千年,现在才基本平反了。

其实,我们在争论过去事实,和未来事实的时候,真正在乎的是现在的事实。

现在我们正在西西河上写帖子,侃大山,有两个基本事实,一是个人心理的痛快,二西西河的意识流向,政治正确。

俺对西西河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越来越极端化,越来越没了同理心,和包容心,很多人因此离开了。

俺多次说过,论述鸡是扁嘴,鸭是尖尖嘴也没关系,反毛崇毛,批邓反邓更是没关系,只要言之有物,相互包容就可以了,但却两者都没有。

西西河的主流应该是三四五十岁的人,基本都有大学以上学历,谁是傻子呀。

因此,说服别人,怎么可能。只是阐述自己的所思所想,就可以了,毕竟有西西河这样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真是我们这些人的幸运。

世界就是那样,中国就是那样,我们很难改变,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可以改善西西河这个聊天的好地方,这应该是奉行奋斗哲学的方向。

说实话,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缺乏同情心的人,俺绝不会与这种人交朋友,最多只有利益往来。

同情心,实质上有两种,还是开放的同情心,主要源自世俗社会和马克思主义毛主义的情怀;一是封闭的同情心,只对同一教派,同一群体的人才有同情心,如基于宗教的同情心,基于港独台独意识形态的同情心。

实际上,中国代表的世俗文明,悲天悯人情怀的整体性文明,与宗教文明和精致利己主义的个体性文明之间的竞争斗争,归根结底,可以归于开放性同情心,与封闭性同情心的竞争斗争。

难道西西河要沦为缺乏同情心,同理心,或成为封闭性同情心的论坛吗?

难道中国也要抛弃几千年的所谓无恻隐之心,非人也的传统,抛弃马克思主义,毛主义的悲天悯人情怀,而转向残酷斗争的斯大林主义么?

我们不一样,我们这些基于中国传统世俗文化,基于马克思毛主席情怀的人,应该与那些基于宗教文明的人不一样。

我们应该是人类的希望,世俗文明,马克思毛主席的情怀代表着人类的希望。

这是俺在西西河长篇大论的根本原因,这个希望没有了,人类要么陷入一部分人高高在上,一部分人挣扎求存,要么全部陷入黑暗。

俺也是并不真的关心人类,而只是想要守护心灵的那道让俺感觉温暖的希望之光。

这个世界会更好么?是的。

只要希望存在,希望就在每一个心里,只要多一些开放性的同情心,同理心,这个世界就会更美好。

通宝推:大厨,袁大头,南江,尚儒,梓童,陈王奋起,rentg,脑袋,加东,钢铁飓风,田昭明,醉寺,方恨少,里海虎,witten1,心有戚戚,秦波仁者,春日迟迟,泉畔人家,我心安处是故乡,李夏禾,吃土的蚯蚓,天白,老调重弹,hansens,
帖:4545687 复 454555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