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韬光养晦下大棋的两种解释 -- 田昭明
共:💬482 🌺4997 🌵6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真的有些伤心

在西西河十多年了,写了上百万字,把自己家族三代的经历,都说的够彻底了,具体住在哪个村,读的什么中学,都直接曝光,只是这些实话,有些人不愿听,不愿意信,就大帽子不断扣上来,小鞋子不断地给套上,信奉毛主席的人,连实话都听不得么。

现在自称为毛主席的信徒,曾经希望主席在抗美援朝后,58年以前死掉,肯定不是没有来由的。

不说听闻的,只说自己亲身经历的,七十年代末,俺刚刚出生,因为母亲一点奶水也没有,家里不要说奶粉,连米粥也不能保证供应,俺差点饿死,是靠着村里别的妇女的奶,才活过来的。

村里有养猪场,俺父亲远本就在村里养猪,村里有大约2000棵果树 ,十岁以前 ,俺却几乎没有吃过肉,吃过苹果。

单干了,家里也只是白地瓜,黑面馒头,玉米馒头,玉米面的饼子和窝窝头,过年才能吃上白面馒头。改开前,过年也没有白面馒头,有小麦做的黑面馒头就算不错了。

大集体时代,也可以说毛主席时代,粮食产量低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剥夺农村太狠了,基本就是留下可以保命的口粮,其他的都被收走了。

所以,俺多次说过,鼓吹毛主席时代的精神,是应该的,但鼓吹毛主席时代的农村生活,请问问真正的农村人,请摸摸自己的良心。

大集体,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考人工修炼了很多基础设施,但对广大农民而言,大集体却如 一个剥夺,束缚农民的牢笼。

九十年后期产生的三农问题,被很多人攻击,主要的原因是农民开始拒交公粮,不叫税,和逃避计划生育等造成的官民冲突。实际上,这些税负与改开初年比起来,跟大集体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不过是农民开始反抗了,作为一个经历过改开全过程的农村人,亲眼见到了,农民从踊跃将最好的粮食交给政府,到把不好的粮食,故意晒不干的粮食交给政府,还有的故意往粮食里掺沙子,直到最后,有人开始不交粮食,拒交的人越来越多。俺村的人太老实,也没有几个真正带头的,听过邻村几乎收不上粮食了,俺村的村民也只是羡慕而已。

农民落后反动么?谈不上,课本里整天讲剥削,还有可怜的卖炭翁,但国家对农民,是不是也是剥削呢?

村里有2000多棵果树,又养猪,又种小麦,农民却大多吃不到这三类东西,只是吃白地瓜,地瓜干和玉米面,每年青黄不接时候,还要挨饿。

有人说,那只是你们村穷,你们村的人懒,拒俺所知,文登普遍如此,乳山那边还不如文登,而山东半岛也是整个山东比较好的地方了,而山东在整个中国的情况,也要很多数据比较。

比如俺村,人均只有一亩地呀,其中还有约三分之一的坏地,如果俺母亲也如奶奶,姥姥一样生五六个。那么,平均一人也就两三分地了,反对计划生育的人,不用啥数据和理论,只用一个人均耕地,就能明白了。

有人可能会说,大集体既然是剥夺,束缚农民的牢笼,农民为什么还爱戴毛主席,原因很简单,因为解放前更糟糕。

俺姥姥家里是地主,六个姐姐都没有活下来,而三个哥哥都活了下来,还都读了书,太过重男轻女了。

十个孩子,只活下来四个,还是地主家庭,而爷爷只活下来兄弟二人,太爷爷到底有多少孩子没人清楚,姥爷只活下来兄弟三人,太姥爷到底生了多少个孩子,也没人知道。

可以说,解放前可以长大的人,大约只占出生的一半,而且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四人全是文盲。

因此,祖辈们只要还活着,还掌握着家庭的主导权,就很难反对政府,反对毛主席,况且,那个时代的基层组织,是何等的严密,出产的任何东西都严防死守。

俺姥爷是老地下党,给村里看守果园,连个烂果也没有拿回来一个。冬天果园不用看守了,就看守山林,大姨去山里弄草,姥爷就抓住大姨,将草都倒掉。大姨说,家里没烧的了,偷草的也不是她一个,为什么就抓她。姥爷说,你是俺闺女,抓的就是你。

大姨哭着回到了家,一直到现在,说起来,还有时会哭。

其实,不想说这些东西,很容易被反毛反共的人利用。俺转变成为一个毛粉,主要是有些人跟俺说共产主义运动,比法西斯还坏,害死的人还多,还有详实的数字,这就颠覆了俺的认知,祖辈不是地下党,就是解放军,岂不是说俺的爷爷姥爷都是坏蛋。

读了很多资料和书籍之后,俺才真正认识毛主席,俺这个家族,祖辈的三个家庭,尽管几乎所有男丁,要么参军,要么入党,却没有一个烈士,只有几个伤残军人,但外表上基本看不出来,而毛主席却是满门忠烈。

觉得自己家很惨,想想毛主席的家人,只要有点同情心,同理心的人,就会变的心平气和。

解放后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以及对农民过度的剥夺,虽然也有很多错误,或不足,即使用脚指头想想,也不会觉得是毛主席故意在害农民。

有些残酷的工农剪刀差,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这是能够惠及后代的。国家的政治独立,经济独立,军事独立,更是中国崛起的根本。

改开的时候,第一次分地,俺村只有人均一亩地,还有约三之一是坏地,这是俺村最大的现实,也是中国最大的现实,可是很多人就是不肯正视这个残酷的现实。

俺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甚至还是有些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根本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凭什么俺村人均只有一亩地,其中还有约三分之一的坏地,全中国的农民也基本如此,这才是中国最大的不公。

为了缓解中国最大的不公,中国必须要有最强的军事力量,中国军队最强的必须是海军。

最强的海军,是中国缓解最大不公的关键,但地球只有一个,中国人也不能成为法西斯分子,那么,中国的真正希望,人类的希望,都只能是星空。

每每想起那一亩地,还有很多坏地,心里就不能平静,即使再高的科技,这一亩地又能产生多少粮食?况且,还经常缺水,农村到现在也是要靠天吃饭。

人呐,将心比心,换位代入的同情心,同理心,真的太难了。

试想一下,你有一亩地,就算全是好地,但是却经常缺水,即使全村有红旗渠的精神,也没有水源,除非是向地下要水,但地下水也不是无穷尽的,越开采,水位就会越低。况且,用是什么开采地下水,抽水机的成本如果高于种粮食,还有开采的必要么。

还不计划生育,只要自己有五六个兄弟姐妹,跟父母一辈差不多,就不是有一亩地,而是两三分地。

即使国家不要一粒粮食,城里人都不吃饭了,农民又能活下去么?

真的有些伤心了,跟自由民主分子说实话,他们说俺被洗脑了,也跪习惯了,是站不起来的奴才;跟几个相对理性的台湾人说实话,他们说俺是强国人,是红卫兵;在西西河说实话,他们说俺在说谎,是一叶障目,是俺村,俺亲戚所有村的人太懒,农民又落后又反动。

来西西河,最大的原因不就是能够畅所欲言么,看来,天下之大,竟无可以说实话的地方。

要么沉默,要么说假话。

只说别人爱听的话,多数人爱听的话。

这个道理俺也是懂的,但俺还是想要说实话,看来还是图样图森破。

通宝推:夜郎国主,加东,素里太守,hansens,达雅,tom,脑袋,
帖:4547063 复 454696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