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上帝不玩骰子 -- 史文恭
共:💬83 🌺18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上帝不玩骰子

八月十日,在彭总阵营土崩瓦解之后,东哥面临一个善后组织处理的问题。一方面,他满意地看到,在七月二十三日,他的发言是有先见之明的。--------的确,彭总的信后面隐藏的,是彭总和洛甫等人对东哥个人的不满和腹诽。-----同时,七月二十六日他的“对事,也要对人”的指示也是对的,因为,彭总和他的支持者不仅在背后议论东哥有“斯大林晚年”危险,还互相包庇。----所以,现在水落石出之后,东哥进一步地相信,彭总的上书,洛甫对彭总的配合,以及黄大将,周小舟等人的行为并不是单纯地为了纠正“大跃进”的失误。那么,现在,这个苗头很及时地被揪出并制止了。这对全党的团结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教育。(当然,这是东哥当时的想法,具体反映在他八月十一日对全会的讲话。)------另一方面,东哥同时必须处理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在彭总和他的支持者们在“顽抗”了近两个礼拜后终于被挤出来的“斯大林晚年”交待之后,(对于与会人员而言,这个顽抗已经说明了彭总等人的“不诚实”),所有与会的高干们当然群情激涌,义愤填膺。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处置这些背后对东哥如此议论并迟迟不肯交代的“同志们”,就成了表现东哥大政治家风范的试题了。

-------庐山会议作为一个延续近五十天的漫长会议,并非就是彭总上书,然后东哥发火这么简单的过程。而是一段一波三折的曲折故事。-----东哥作为这个故事的第一男主角,他的表演让人叹服不已。

在小组会上,彭黄张周等人被同事和战友们苦苦追逼的时候,东哥于八月七日和江青游玩含鄱口,庐山植物园。在八月九日,他去庐山大坝游泳,还约了庐山京剧团的演员(男女都有)同游,并合影。他的这种从容和悠闲对比小组会上批斗的残酷和咄咄逼人令人印象深刻。但在彭黄张周交代了“斯大林晚年”问题之后。东哥自然对于这些高级干部(尤其是像周小舟这样早年的秘书,在庐山还两次召见的宠臣)背后对他如此“恶毒”的攻击感到深深的愤怒,---而且,他肯定还感到不平,因为彭总在军内反教条主义时,同样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民主的作风。(肖克上将给他写信,提一些工作上的意见,被说成是“挑刺挑到国防部”)-----换句话说,彭总自己如此,又凭什么说东哥“不民主”呢?------然而,虽然心情非常地愤怒,而且与会的高级干部也同样被彭总以及彭总的支持者们对东哥的攻击所激怒,但在这个时候,东哥并没有让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他冷静地从法度和党的团结这个高度深刻地思索了这个问题。

在八月十一日,对中央全会的讲话上,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个讲话的开头部分是从世界观和彭总等人的历史入手,并结合当时国际形势对彭总等人进行批判的。同时也对“第一书记挂帅”,“集体领导”等进行了辩解和说明,总之,无论从理论的高度,还是从现实的斗争形势,东哥都做了概括。(当然,这些概括是否合乎实情,俺在此保留意见 )----最后,东哥提到了组织处理问题。他首先说,彭总提出了辞去国防部长,但原来政治局常委开会,没有同意。(但是,现在问题暴露到了这个地步),是否彭总还继续做国防部长,黄大将是否继续做总参谋长,这个决定让中央全会讨论。------在当时的形势下,俺觉得东哥的这番话很合情理,彭总和黄大将在客观上,已经没有留任的可能性了。

其次,东哥进一步谈到对彭黄张周的组织处理问题,原话是:“...第三个就是关于彭德怀同志的错误,要作个决议。这个决议,大体上我先讲下方针:就是他犯了错误,允许他革命,我们要团结他,帮助他,批判从严,处理从宽。这个决议我们准备不要发广了,发到县一级、团一级干部,不在全党去讨论。只要有这样一个处置,就保障了我们的党没有危险。如果他们继续进行分裂活动,那一直发下去。再闹乱子,那么公开在报纸上发表。“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现在不要发表,在全党讨论。但看他们的情况,他们变不变,转不转。如果需要发表的时候,在报纸上公开发表,翻成外文,让全世界知道,看他们改不改。我也不赞成把他们开除出政治局,更不赞成开除出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有几个反对派,我看有好处,可惜太少了一点,只有一个半,一个政治局正式委员,一个候补委员。这些都是我们常委会议论过的,我现在代表常委会说话。”

最后,他还专门谈到“我们的会开到今天40天,7月16日以后到今天,对他们的反动性批判比较着重,现在要注意他们革命性一面,同时还要批判反动性一面。我今天讲的这一篇也是做批判文章。所谓做批判文章,就是做分析。我跟彭德怀同志说过,难道我们31年的关系,现在就在庐山分手吗?我们就决裂吗?我说不,不应该决裂,我们要合作,31年的关系嘛。这是就我来说。同别的同志呢?长短不一,总司令、林彪有31年。总而言之,我们的关系,我认为应当继续下去,应当搞好,而不应当在这次分手,把他们抛到海里去,应当把他们留下来,帮助他们,同志式的态度。这就搞两条:必须批判从严,处理从宽。处理从宽,并不包括一点职务都不变动。他们继续敌对,我们继续批评,继续批判从严。”

总之,东哥在把彭总等定为“野心家”,“反党集团”之后,在最后的组织处理时,却意外地用了“批判从严,处理从宽”的原则。------这是值得我们思索的。-----因为我们必须要问,为什么要把一个“野心家”,“反党集团”的首领保留党的“政治局委员”职位呢?----这看起来从逻辑上,就有问题啊?----当然,很多同学说,保留彭总这个“政治局委员”不过是虚职,后来彭总不是一直在吴家花园挂甲屯被软禁啊,而且也一直没有看到“政治局委员”这一级别可以看到的中央文件啊,------但是,历史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后来在1965年9月,东哥送彭总去西南做三线建设总指挥时,和彭总谈话时,还提到彭总的政治局委员职位还是保留着的,-----换言之,就算是“虚职”,但毕竟还是有个“职位”在啊。------所以,其实东哥的这个“保留政治局委员”的做法是用意长远的。

追溯起来,其实从七月二十三日东哥扳转会议势头,七月二十六日发动对彭总等的批判以来,一直到八月十日才尘埃落定的原因,就在于开头并没有拿到能够坐实彭总等人的罪证。----但虽然最后抓到的彭总他们背后议论东哥“斯大林晚年”的事实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同时没有及时向组织汇报,并试图隐瞒也同样是大的错误),可这毕竟是一个私下的议论,腹诽,而不是付诸于行动的罪行。-----也就是说,东哥很清楚地知道,彭总等人的错误还仅仅是言语上的,因此,从组织制度上,是无法给予严重的处分的。-----这是一条规矩,作为这个共和国的缔造者,东哥深深知道,维持规矩的严肃是一个国家和政党稳定的前提。------因此,“处理从宽”首先体现了一个从法理上的考虑。

其次,作为一个眼光高远,胸怀宽阔的政治家,东哥深深知道,在政治这个大舞台上,把事情做绝是一种笨重的做法。作为领袖,他需要的敬畏,而不是盲从。因此,他需要他的干部们,既尊重他的权威,又感佩他的宽大。刚柔并济,才能让他超然的地位更加的巩固。这是东哥“处理从宽”的第二个考虑。

其三,彭总他们攻击东哥是“斯大林晚年”,而“斯大林晚年”的一大罪状就是大肆迫害老革命和老同志。因此,如果东哥对彭总他们“处理从严”,岂不落人口实?(从这点可以看出,胡乔木在小组会上力辨东哥和斯大林晚年的不同,也算是从另一个角度帮彭总他们的忙啊。)------像东哥这样睿智的人物,是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的。

所以,在八月十一日的大会讲话里,东哥宣布了他的上述决定。这个决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彭总等人在连日追逼下的压力,(有利于防止矛盾的激化),并展现了自己的大度风范。同时东哥还宣布宣布十一日下午和十二日休会,给在庐山忙碌了多时的各位高干休息。十三日再开会,届时“俱乐部”的成员要发言。(也就是总结性的检讨),这样,整个庐山会议在程序上就可以完成了。

至此,庐山会议的大的结构即将结束。----下面,我们把目光从大的流程收回来,看看在这场惊心动魄的会议里,作为靶子的几个小人物。看看他们的人生和心灵,在这场戏剧性的风暴里,遭受的拍打和冲撞。看一看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在严酷的命运前,保持尊严和服从理智之间的挣扎和撕裂。

相关链接:史文恭:【原创】那年庐山 (二十九)崩溃

关键词(Tags): #庐山会议
主题:197108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