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一)李锐的庐山会议 (上) -- 史文恭
共:💬27 🌺133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一)李锐的庐山会议 (上)

在一个可以扭转历史走向的大事件里,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可以把握整个事件。而更多的人,只能依赖或者听凭自己性格的召唤,------当然,有一些人会希冀,自己的聪明可能也会有所帮助,但事实上,这样的“希冀”本身,就是他们的性格,也因此,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在庐山会议从对大跃进的工作得失之辩转为一场政治斗争之后,李锐刚刚忽然璀璨的人生同样突然地跳水,在上庐山之前,他是水电总局局长,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党委成员,东哥的兼职秘书,在庐山会议之后,他被撤销一切职务并开除党籍。------所以庐山会议的倒霉者里面,李锐无疑是最惨的一个。

但这个跳水,却并非全然他人原因,而一大部分是庐山会议期间李锐自己给东哥写信的结果。----在开始这个故事之前,先简要回顾一下李锐的历史。李锐是东哥湖南老乡,但比东哥小了二十四岁。生于1917年。他的父亲是老同盟会员。李锐本人和黄兴的遗腹子黄乃是世交好友。----1937年,李锐毕业于武汉大学机械系,在民国时代,这个学历充分证明他的能力。此后,弱冠之年的李锐投身革命,从事学生运动工作。1940年至1945年在延安,任中央青委宣传部宣传科科长(他此时的上级,就是胡乔木),延安《解放日报》评论部组长。期间,在整风运动中被错误地抓起来关了一年牢。抗战胜利后,1945年至1948年任冀热辽日报社社长。此后,1948年至1949年任高岗政治秘书、陈云政治秘书。建国后,跟随黄克诚大将南下,回湖南老家,干回新闻老本行,任新湖南日报社、湖南日报社社长,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部长。1952年后,离开宣传,进入工业领域,上京任燃料工业部水电建设总局局长。1955年10月至 1958年2月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助理、党组委员兼水电建设总局局长。1958年8月至1959年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1958年1月后任东哥兼职秘书。

我们可以注意到,1958年8月,李锐从部长助理,升到了副部长,而且当时的水利电力部是两个部(水利部和电力部)合并的,所以副部长的职位应该比较“紧俏”,但刚过不惑之年的李锐却被提升了。这中间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李锐这时是东哥非常欣赏的秀才,是东哥在1958年1月的南宁会议上亲自任命的兼职秘书。----而这个任命的缘由就是当时已经筹备了多年并有动议上马的三峡工程。------当时南宁会议,东哥正严厉地开始反“反冒进”,当面批评了周公,以及陈云等,所以,整个政治形势正是在“大跃进”的前奏。这个情况下,比李锐年长六岁的老革命,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三峡工程的坚定倡导者林一山再一次地向中央和国务院提出三峡工程上马提议,-----而我们知道,在之前的1956年,东哥就写下著名的“更立西江石壁,高峡出平湖”的诗句,本来如此激动人心,改天换地的大工程,是很让东哥动心的。------但就在南宁会议上,林一山和李锐作为三峡工程马上开工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在东哥和其他TG巨头面前当面汇报,------结果,李锐的意见被东哥采纳,三峡工程的建设立项被延后了。----这个过程是非常精彩的,俺就不在此赘述,-----但必须指出,李锐这一次对国家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因为考虑到当时的国内经济发展水平和随之而来的大跃进,三峡工程这样的巨型高难度水利枢纽工程可以缓建,最低程度避免了一个巨大的浪费。

而对于东哥而言,林一山的汇报花了两个半小时,之后的书面汇报长达两万字,李锐的汇报耗时仅半小时,之后的书面汇报只有八千字,而其中只是部分讲到了三峡问题,但已经把要点说清楚了。(东哥事后点评林,李二人的文章,甚至如此挖苦林一山,“谁要是想睡好觉,听林一山讲一顿。”)-----因此李锐的分析概括能力和文笔都给东哥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指着李锐对其他巨头说:“我们要有这样的秀才,”“大家都要注意培养这样的秀才”,(这个意见还被列入该次南宁会议的《工作方法六十条》)---并指定李锐作他的兼职秘书。

此后,在大跃进期间,兼职秘书李锐曾三次给东哥写信,第一次是反映柯庆施的华东年产钢600万吨问题很大,因为电力供应无法满足。但这封信寄上时间在东哥兴致勃勃开北戴河会议(1958年8月),决定钢产量翻一番,实行全民大炼钢铁之前,-----这样泼冷水的信,遭到“留中不发”的冷遇。

接着,1959年初春,当时大炼钢铁的错误已经初步显现了,李锐再次写信,建议必须下降钢产量指标,并落实,以免影响整个工业生产全局。------这个时候,东哥的头脑也开始清醒,因此很喜欢李锐这封信,1959年3月上海会议,东哥专门叫李锐来谈话,并风趣地说李锐只给他“骨头”吃,不给些“肉”吃,(意思是李锐的信,太简明,只有结论,相关论据,材料太少----当然,对于信的提议,显然东哥是欣赏的)

受此鼓励,李锐马上又写了第三封信给东哥。信中提到“去年的思想解放运动(史注:即大跃进中的“敢想敢干”)带来的某些负作用“。实际上,就是私下建议东哥注意在大跃进中的心态。比如注意“藐视战略困难和重视战术困难”的关系等等

而东哥的反应是在上海会议中央全会上,当着全体中央委员,大大夸奖了李锐,原话是:

“…我要找几个通讯员,名曰秘书,从三委(计,经,建委)二部(冶金,机械)找,一部一人,人由我自己找,找那些有一点马列主义的,脑筋灵活一点的人,借此同你们唱对台戏。然后再逐步增加,找几个部的。前面乌龟爬上路,后面乌龟照路爬。你们可以找通讯员,为什么我不可以找?你们反对得了吗?我找了个李锐,在长江水利上和林一山是唱反调的,他写了三封信给我。我看这人算是好人,有点头脑,就是胆小,给我的信先给了李富春看,怕你的顶头上司,不怕我;我这里不是正统,是插野鸡毛的。”

讲到这里,东哥大声地问:“李锐来了吗?”------李锐还不是中央委员,所以坐在会场最后一排,(算是列席吧),听到召唤,只好应声站了起来。东哥说:“你在后面干什么?你坐到前头来嘛!你写的东西有“骨头”没有“肉”,你给我点“肉”吃嘛!你给我写了三封信,给我很大帮助,我很感谢你,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就在此次上海会议,东哥很愤怒地批评彭总,“我这个人是许多人恨的,特别是彭德怀同志,他是恨死了我的。是不是这样呢?不恨死了,也有若干恨。因为我跟他闹别扭,闹得相当多。会理会议,延安会议,中央苏区江口会议,我们两个人斗……我是寸步不让,你一炮来,我一炮去。我跟彭德怀同志的政策是这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年纪大了,要办后事了,也是为了挽救你。”

可见当时东哥脾气很大,(俺上面引得东哥表扬李锐的话里,同样可以听出东哥对其他同事的怨气),----但在这怨言和气话中,东哥特地当众表扬了李锐,这一下子让李锐成了当时TG高干的关注和议论对象。----甚至有人对他开玩笑说:“你真是红得发紫了。”

因此,恰恰是因为上面的因缘,李锐才得以参加后来的庐山会议(因为本来他并没有这个资格),而李锐本人当时在同僚羡慕和嫉妒的眼神里,是否略有飘飘然之感,应该是可想而知的。

(太长了,且待土鳖。。)

相关链接:史文恭:【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上帝不玩骰子

关键词(Tags): #庐山会议
主题:198044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