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若非此人警觉,秋收起义军余部就被叛徒拐走了! -- 忘情

共:💬19 🌺265 🌵6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原创】若非此人警觉,秋收起义军余部就被叛徒拐走了!

作者:忘情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一百年前,一艘红船从嘉兴南湖驶出,引领一个民族书写救亡图存的壮丽史诗;一百年后,红船驶过的地方,红色土地换了人间。

在百年间,中国共产党中涌现出无数仁人志士,他们身先士卒、鞠躬尽瘁、舍生忘死。瞭望智库推出#革命先行者#专题,缅怀革命路上的优秀共产党员。

今天,我们走近伍中豪。

1949年开国大典前,毛泽东接见各大野战军出席庆典代表时,曾对罗荣桓、粟裕、谭震林感叹地说:“如果伍中豪、黄公略在的话,他们该有多高兴呀!”

毛泽东忆及的伍中豪和黄公略,曾与林彪并称为红1军团“三骁将”。三人中,伍中豪最早与毛泽东相识、相交、相知,而且最早追随毛泽东上井冈山,被毛泽东亲切地称作“豪子”。

一、翘楚

1903年2月23日,伍中豪生于湖南耒阳县伍家村。他从小苦读诗文,1920年从岳云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在北大读书期间,受李大钊的影响,伍中豪走上了革命道路,于1923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还有一年就将拿到中国最高学府文凭时,伍中豪服从党的安排,毅然回到家乡耒阳发展党团组织,并于1925年4月当选为中共耒阳地方执行委员会宣传委员。

1925年5月,受党组织派遣,伍中豪南下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作为北大肄业生的伍中豪,对军事知识的理解和领悟能力远超一般同学,故而各科成绩异常拔尖。难能可贵的是,这位才子生性热情豪爽,毫无恃才傲物之心,因此人缘极佳。

时任黄埔军校总教官的何应钦对他极为欣赏,曾公开表示想请伍中豪毕业后当自己的副官。

不过,革命意志坚定的伍中豪,对何应钦这位著名右派伸来的橄榄枝视若无睹,毕业后他径直前往毛泽东主持的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任军事教官。期间,伍中豪与毛泽东这两个湖南老乡同住一屋,彼此推心置腹,共同探讨中国革命之路。

北伐战争开始后,伍中豪受党组织指派,出任耒阳县团防局局长。他到任后,立即着手以团防局为基础组建耒阳工农自卫军总队,全力支援当地的工农运动。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伍中豪遭反动派通辑,不得不潜往武汉,到第11军第24师留守处政治部报到,后被分到新兵训练处管辖的新兵营任连长。

【注:“马日事变”为1927年5月,反动军官许克祥在湖南长沙发动的反革命政变。】

7月下旬,第24师新兵营奉命编入共产党员卢德铭任团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伍中豪被任命为警卫团第3营第11连连长。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警卫团借参加“东征讨蒋”之机,于8月初乘船沿长江东下,准备赴江西南昌与叶挺率领的第24师会合。后因南昌起义部队已南下,南昌重新被敌人占领,警卫团只得转往湘赣鄂交界的江西修水地区休整待命。在此期间,警卫团与平江、浏阳工农义勇队合编,用“江西省防军第1师”的合法招牌作掩护。伍中豪升任该师第3团第3营营长。

二、挽救

秋收起义受挫后,前委书记毛泽东果断决定停止进攻长沙,力主起义军余部沿湘赣边界向赣西莲花地区转移,以保存革命火种。在部队转移途中,敌人一直围追堵截,伍中豪向毛泽东提出“时东时西,时分时合”的用兵建议并得到采纳,终于使工农革命军转危为安。

“三湾改编”后,秋收起义军余部缩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团,下辖2个营、1个特务连和团直属队。其中,伍中豪任第3营副营长。在此后的大汾战斗中,秋收起义军余部遭敌突袭,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3营在突围时与主力失去联系,遂前往湖南桂东地区打游击。

11月上旬,张子清、伍中豪所部与朱德、陈毅、王尔琢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取得了联系。

不久,张子清、伍中豪率3营返回井冈山归建。时值20个连的敌军正疯狂反扑被1营和特务连攻下的茶陵县城,城中弹药所剩无几,眼瞅着快支持不住了。张子清和伍中豪率领弹药充足的第3营及时赶到,在敌军背后猛插了一刀,接应出了被困在城中的1营和特务连。

不过,两支队伍兵合一处后,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壮剑和1营营长黄子吉却丧失了革命意志。他们企图拉着全团向驻扎在湘南的国民党第13军方鼎英部投降。从一开始,伍中豪就觉得事有蹊跷,因为部队不向东返回井冈山,而是一个劲地朝南走,因此他倍加留意。不久,他擒获了陈浩等人派出去的信使,搜出了叛徒们联名写给方鼎英的投降信。

怒不可遏的伍中豪当即邀上革命意志同样坚定的宛希先、张子清及何挺颖,一起去质问陈浩等人。双方发生激烈争吵,部队也在通往桂东与酃县的三岔路口停了下来。

不久,毛泽东赶来。做贼心虚的陈浩等人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仍对自己的叛变图谋百般抵赖。毛泽东心下了然,但却深知眼下第一要务是赶紧让部队脱离险境,于是率领队伍甩掉追兵,回到砻市。

部队到达安全地带后,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会议,列举了陈浩等人叛变投敌的罪行,下令处决了这4个叛徒,随后对部队人事进行了调整。在此次事件中立下大功的伍中豪升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1团副团长兼第3营营长。

三、全才

1928年1月初,伍中豪率3营9连突袭大坑镇,消灭了遂川县靖卫团大部,乘胜占领遂川县城,为全军解决了冬衣和过年的给养,并建立了遂川县工农兵政府。2月,在攻打宁冈县新城南门的战斗中,伍中豪指挥3营以排枪作掩护,抬着竹梯攻城。由于工农革命军火力贫弱,首次攻击失利。

后来,伍中豪亲自带队发起了第二次冲击,在负伤的情况下仍率先登城,为全营撕开了突破口,最终与1营相互配合,尽歼城中敌军1个正规营和1个靖卫团,取得了自上井冈山以来的空前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起的的首次“进剿”。

3月中旬,在接应朱德、陈毅和王尔琢率领的湘南暴动队伍向井冈山转移的行动中,伍中豪率3营一路所向披靡,攻克酃县县城,直入桂东,协同主力击退了追击之敌。井冈会师后,两支队伍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军(不久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伍中豪被任命为第11师31团3营营长。

井冈山革命斗争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到这个阶段,31团3营里出自原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指战员已经为数不多了,新补入人员多为湘赣两省的农民。伍中豪在训练部队方面投入了极大精力。在他的教导下,部队各项军事技能进步很快,尤其擅长奔袭,几乎人人都练出了副“铁脚板”。

会师后,朱毛红军在2个多月时间里连战连捷,接连打破敌军3次“进剿”,歼敌数千。井冈山根据地面积不断扩大,进入全盛时期。

在此期间,伍中豪率红31团3营到永新县夏幽地区分兵做群众工作,开展土地革命,并建立了夏幽工农兵政府和中共特别支部。在他的出色领导下,夏幽成为了井冈山根据地的一面旗帜。毛泽东非常欣赏伍中豪,曾多次在不同场合称赞他:“中豪同志能打仗,会做群众工作,是个文武全才。”

四、第一功

1928年7月中旬,敌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会剿”。红31团奉命分散发动群众,以游击战术牵制从东面扑向永新的赣军11个团。伍中豪、宛希先和罗荣桓等人组成北路行动委员会,指挥1营1连和3营7、8连在永新北乡的小屋岭、虚皇岭、高东岭一带抗击敌人。根据地军民众志成城,坚壁清野,将来犯之敌围困在永新县城周围30里内达25天之久。

就在反“会剿”作战形势看好之际,湖南省委特派员杜修经鼓动红28、红29团向湘南进军,导致“八月失败”。毛泽东闻讯忧心如焚,当即率领伍中豪的红31团3营下山,前往桂东接应朱德、陈毅部队。这一路上,红31团3营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数次击破敌军堵截。如此强悍的机动能力令毛泽东赞叹不已,并留下深刻印象。多年后,毛泽东为悼念时任该营党代表的罗荣桓,挥毫写下《七律·吊罗荣桓同志》,开篇首句“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指的正是这段井冈往事。

回到井冈山后,伍中豪率红31团3营与红28团、红32团一部在坳头垅设伏,一举歼灭敌军6个连,随后一路追击,占领新城,收复宁冈县全境。此后,毛泽东、朱德指挥红4军连续作战,再占遂川、出击新城、激战龙源口,粉碎了敌军发起的第一次“会剿”。战后,能征惯战的伍中豪升任红31团团长,与时任红28团团长的黄埔四期同窗林彪并称红4军“双雄”。

1928年底,3万余敌军兵分6路,对井冈山根据地发起了第二次“会剿”。时值隆冬,山上给养困难、缺医少药,已不具备在内线粉碎优势之敌围攻的客观条件。在柏路会议上,与会人员经过热烈讨论,最终作出了以刚上山不久的红5军及红32团留守井岗,红4军主力出击外线的决议。

不过,在出击方向上,诸将领各有主张。红28团团长林彪认为赣东北北连鄱阳湖平原,东接浙西闽北山区,周边中等城市不少,易于筹粮筹款,而且进可攻、退可守,是个好去处。伍中豪则认为赣南地域广阔,物产丰富,且敌人在那里统治力量薄弱,我党在赣南经过多年耕耘,已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因此红4军主力转往赣南将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两位红4军主要战将在会上争执不下,甚至拍了桌子。最终毛泽东以前委书记身份拍板采纳了伍中豪的意见。后来他每每忆及此事,都说:“红军在赣南有今日之发展,伍中豪应记第一功,他是力主到赣南来的。”

五、早逝

1929年1月14日,毛泽东、朱德、陈毅率红4军主力向赣南进军。2月11日,林彪和伍中豪精诚合作,在大柏地联手击溃尾追之敌2个团,重获主动权。1个月后,红4军翻越武夷山脉进军闽西。3月13日至14日,伍中豪指挥红31团与林彪的红28团及特务营等部互相配合,一战渔溪,二战长岭寨,一举歼敌郭凤鸣旅,乘胜夺占汀州。红31团因表现优异,得到了红4军前委高度赞扬,该团改编为红4军第3纵队后,仍由伍中豪任司令员。

此后,红4军在闽西、赣南间纵横驰骋,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根据地日渐成形并不断巩固。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红4军第9次党代表大会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这个在人民军队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解决了如何从加强党的思想工作入手,永葆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和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根本性问题。伍中豪在会上当选为红4军前委委员。

1930年是红军力量迅猛发展的一年。当年6月,红1军团成立,伍中豪升任红12军军长,与时任红4军军长的林彪、时任红3军军长的黄公略并称为红1军团“三骁将”。不过,由于积劳成疾,伍中豪正卧病在床,实际未能到任。

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李立三不顾敌我力量悬殊的实际,严令红1军团进攻敌重兵设防的南昌和九江,毛泽东被迫率部出征。出发前他特意到红军医院探望伍中豪。伍中豪明确表达了对“立三路线”的质疑:“中央关于取长沙,攻武汉,饮马长江的指示时机不对,以长途跋涉之孤军攻打大城市不妥,望多保重!”这看法与毛泽东不谋而合。

后来,红1、红3军团兵合一处,二打长沙久攻不克,毛泽东于8月19日和24日两次致信闽西特委,点名要求伍中豪带部队驰援。伍中豪抱病从闽西长汀赶到江西吉安,着手将红军地方武装和赤卫队整编为正规军,准备开赴长沙前线增援。不过,还没等他率部出发,二打长沙业已失败,毛泽东、朱德率所部退回了根据地。毛泽东见到伍中豪后,一起复盘了二打长沙战役经过,总结得失,都痛感上级决策攻打大城市的战略方针不切合实际。

几天后,伍中豪奉命率警卫排前往赣西整编各县独立团,准备向漳州进军。途经安福县城时遭到当地靖卫团突袭。伍中豪率这支小小的队伍且战且走,突围至亮家山时弹尽援绝,被安福县靖卫团团长罗汉苟开枪射杀,时年27岁。

噩耗传来,与伍中豪朝夕相处的红军指战员皆失声痛哭,毛泽东悲痛得几天没有出门。10月24日,彭德怀率领红3军团攻下安福县城,全歼靖卫团,生擒罗汉苟。根据地军民在城内隆重召开了万人大会,隆重悼念伍中豪。会后,罗汉苟被押往伍中豪遇难地,在上万军民的见证下,由彭德怀监斩,谭震林亲自操刀行刑,以慰伍中豪在天之灵。

1929年5月,伍中豪曾作诗“男儿沙场百战死,壮士马革裹尸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是青山。”这正是他壮烈一生的真实写照。

通宝推:青青的蓝,柴门夜归,梓童,桥上,红军迷,PCB,nettman,真离,
家园 "谭震林亲自操刀行刑"

砍头?

家园 【讨论】哎,主席秋收起义的心腹,大多数牺牲的太早

卢德铭、伍中豪,何挺颖,宛希先,张子清,曾士峨........

只剩下罗荣桓,又英年早逝

家园 是的,就是斩首
家园 这不是王正兴公众号里的文章吗?

是原创?

家园 【商榷】关于军史和党史,不宜写成鸡汤文

首先声明一下,我的这个回帖,是来蹭@忘情 兄的热度的。

为了更热闹点,我选择了站到@忘情 兄的对立面哈。

毛主席,已经变成一个热度永不减的话题了,每年在他的两节,只要是关于他的文章和资料,不管有没有新意,都会迎来热捧。

这,就是人民的感情,就是人民的力量。

任何的后来人,要想获得这份殊荣,只有一个选项:为人民服务!

我认为,关于军史和党史的文章,更应该深度挖掘,尽量去还原真实的历史,而不应该变成鸡汤文,甚至是有害的鸡汤文。

你的这篇文章,应该是发表于2021年的,在河里重发,应该做一些基本的修改的。

关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到2021年,不应该是一百年。

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指出这个错误,最有名的,就是共党的大叛徒郭潜了。

确实,在郭潜之前,我们确实没有搞清楚,1921年,一大到底是在几月几号召开的。

郭潜,也就是郭艾伦,写过四卷本的《中共史论》。

初始部分挺精彩的,精彩并非源于郭潜的研究水平,而是他拿到了意外的材料。

什么材料?

陈公博1924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写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共党运动在中国》。是这篇论文,让郭潜受益匪浅,于是,就胡编乱造地扩充成四个小册子。

其实,中共至少成立于1920年的,例如,毛泽东的入党时间,就是1920年。

我们不能以召开全国代表大会,这种纪念性的日子,作为一个政党成立的日子。例如,国民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于1924年,我们是否就可以断言:国民党成立于1924年?

这样说显然是荒谬的。

所以,不能拿南湖的游船,作为中共诞生的初始点。

郭潜在他的研究中,断言,是为了神话毛泽东,而把中共建党的时间,定在1921年。

这完全是小人见识。

但是,毛主席为什么没有纠正这个显然的错误呢?

他没有办法纠正的。

他为什么没有办法纠正?

研究这样的问题,放在西西河里,才是对口的。

西西河里,高人有的是,他们对鸡汤文,兴趣其实并不大的。

你在文章中,又提到了李立三的问题。

李立三有没有问题?

自然有问题。

但是,彼时,中共的军事负责人,其实周总理。

没有周总理点头,任何军事行动,都不能进行。

有人可能会质疑:总理那个时候,有那么大的权力吗?

发动南昌起义之前,张国焘代表党中央,表达过谨慎的态度。

总理,当场就拍了桌子。

彼时,张国焘在党内的地位要高于总理。而且,表达的是彼时中央的意见。

按照党内的资历和位置来看,总理有何资格拍桌子?

大家可以到网上找一下总理拍桌子时说的话,体会一下,是不是很奇怪?

总理其实有更重要的身份。

他至少是三方认证的,党的第二代领导人。

这是内定的。

有人说,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领头人,不是邓小平吗?

那是指建国以后,国家的领导人。

总理的身份有那么神秘吗?

真的很神秘。

挖掘一下这些史料,分享在河里,才能让大家荷尔蒙瞬间爆头的。

又例如,你在彭总是不是擅自发动了百团大战,表达了莫名其妙,完全违背党和军队的组织原则的言论。

持这种论调的人,忽略了关键的一点:无论是《战役预备命令》,还是《战役行动命令》,其实都是八路军总部发给下属的“下行文”,对于中央军委而言只是“抄送”而已。

无论是红军,还是八路军,以及后来的解放军,都是党指挥枪的。

而你居然轻松地下了这个肤浅的结论:八路军的前线主官,对于党委和军委的领导,抄送一下,例行公事即可。

想要打破囚笼政策,彭总确实和延安交流过。

但是,在没有党中央的具体指挥下,彭总就开打了,这就是“擅自”行动。

现在习近平当家,他手下的军头敢像彭总这样自作主张吗?

门都没有!

人民军队,要时刻听党的话,这是一条铁的原则!

彭德怀有什么资格,擅自采取行动???!!!

当年,朱老总和彭老总,在八路军总部,根本就不摆延安的毛泽东。他们以八路军总部名义,办的自作主张的事情,多了去了。

大家想知道还有哪些自作主张的事儿吗?

我正在申请一个群落,名字叫做“中国革命”,请大家捧场,帮助我通过申请。

我呢,就可以专心给大家挖史料。

例如,总理是如何被内定为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

是共产国际在背后孵化了中国共产党?

为什么贺龙要说,在张国焘背后黑枪的话?

遵义会议上,朱老总声言:红军不再跟着走下去。这又是一例枪不听党的话,为什么后人从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忘情 河友提过,苏联对国民党的无偿援助,这个援助真的是无偿的吗?是谁还了这个隐蔽的债务?

高岗和饶漱石没有反对过毛主席,为什么就成了反动集团?

二十大之上,为什么胡锦涛会被带离会场?

为什么说二十大是习近平的遵义会议?

等等。

如果大家能帮助我申请成功,不但分享上面的精彩内容,在今年的12月26日,在纪念毛主席诞辰的日子里,我会和大家分享一篇《毛泽东留下的推背三图》。也就是把毛主席留给尼克松的礼物,破译了。

点看全图

再次向@忘情 兄致歉,多包涵。

通宝推:青青的蓝,破鱼,袁大头,川普,起于青萍之末,铁手,和平共处,秦波仁者,真离,rentg,南门桥,
家园 当然是我的原创

王正兴的公众号里,加盟作者的文章不少,你不会以为都是他一个人写的吧?而且老王的号发在今日头条平台上,点击率排名前五的文章,都是加盟作者写的。无论是公众号还是今日头条平台上,老王都明确标注了作者是谁,你阅读时太不仔细了

通宝推:翼德,exprade,真离,
家园 研究中共与苏联的关系,重点在周恩来

周恩来是苏联发掘的中共领导人,而且是实际的领导人,没有之一。在漫长的中国革命征程上他充分地表现了自己巨大的能力,发挥出无比的影响力,牢牢地处于中共领导层顶上,啥错误路线的代表都是别人,始终如一地领导或与他人领导中共。可惊可叹,无人可以效法。

他对新中国最为成功的工作,是在莫斯科取代毛主席,与斯大林签订苏联全面支持中国的一揽子协议,其意义堪比美国的“马歇尔计划”。苏式的工业化,那也是工业化不是?老周领导人对新中国的经济发展功在哪儿都说得过去。

建国初,苏联为保住他,抛出了老高,哎呀,高个子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那都是建国后高干们的新常态,所以高的垮台是“苏祸”,现在能够公正地看待他,是种进步。可啥时候能公正地看到老饶?他在建国之初看不惯新常态,就因为早饭超标,骂,就是骂了一顿谭震林和叶飞,而叶飞病愈不久多吃个鸡蛋都不行。从建国初期高级干部的配备来看,他应该是合格的中组部长,以后再无。

到了后来,周恩来的转变也是及时的,反到林总成为党内支持苏联的代表,都是对方下了功夫的,周在林身死大漠后的痛哭可以说明了。这一点大家可以揣摩,不多扯了。

通宝推:川普,
家园 新中国的一揽子协议,周是有功的,但基础基调都是毛主席弄的

周负责的是细节,一些让步也是他的思路,也符合他的原则和基调。毛主席建立的框架大方向,后来的超出国家能力也是周总和李富春、陈云等的超标。高岗应该是稳健派,因为有东北工业发展的先例。

正是因为毛主席要出兵这个大基础才有的这个谈判,否则啥都没有,因为周总是反对出兵的。

是毛主席一个人自己力主出兵,并且劝大家同意了。包括周总,虽然周总很听苏联话,但是也对出兵没有把握。所以一开始他也是拒绝的。

建国初的高饶事件,搞掉高岗还是周总等国内官僚的操作,这里也说明了一个点,虽然有听从苏联的安排,但是周也是可以自己操作一些东西的。

当然,用的是苏联援助中国的势。

高岗不太注意性作风(其实嫖娼可能是多种因素,东北生活作风开放,比如李兆麟将军等,高岗作风也比不了肖华,周总根本不必装大惊小怪),饶漱石过于清廉洁癖,都是简单的生活作风问题,其实根本不构成大问题。

主要还是高岗(计委)和周(国务院)、刘(政府)的冲突,有一个事情也有点奇怪,因为在通常上,刘少奇更表现为党务专家,在政府实质上工作不多,所以更应该是高周的计委和国务院权力之争了。这里面是邓的位置要前进。

也是副主席势力圈子的此消彼长。饶漱石倒台完全是因为陈毅的问题。

最终,邓小平得以进入常委,陈云获得副主席职务。

最后说一下,东北民主联合自治政府是抗战后中共中央的调子(可算作为国共合作的例子),其实是为了扯大旗谋虎皮,才挂了斯大林的像,这个思路显然是对的,甚至还有成为苏联的一部分的说法云云,并非高岗要脱离中国,叛国,这是为了东北失败找的最后的退路。不是高岗的错误,也就是说这是东北建设发展的借势。

这其实是整个中共中央的共识,也算是最后的退路。可能周总等还更愿意做,但是这个事情最后的屎盆子都落到了高岗身上。

然而,有意思的是后来批判他没有一个人敢拿这个作为公开的理由指责高岗,只有果粉、反共份子才嘀咕一两下。

但是他们又要树立毛主席迫害高岗的说法,这就导致逻辑混乱(如果高岗叛国,那么毛主席惩罚他有什么错误呢)了,也是有意思。只好甩出了抛弃说,毛主席用高岗搞刘少奇,然后见势不妙,抛弃了高岗,呵呵呵呵。

家园 赞同你的观点

讨论党史军史确实不应该写成鸡汤文,成为一种娱乐性的文章。更不应该如河里某些人一样,没有任何的考证与依据,完全用自己脑补的想象去戏说历史。

对历史可以大胆假设,但必须小心求证,前提就是必须要有真实可信的史料来支撑自己的设想,而不是完全凭着什么我觉得、我认为这种信口开河的臆断。

期待早日看到你的文章。

另外关于你说的建党应在20年的说法,简单探讨下。

20年时候存在的是中共的早期组织,各地分别成立了有八个早期地方组织,但并未有统一的纲领、名称跟组织原则,也没有建立全国性的统一领导机构。称其为政党显然不准确。

关于这一点,毛泽东曾经有过明确的说明。

“苏联共产党是由马克思主义的小组发展成为领导苏维埃联邦的党。我们也是由小组到建立党,经过根据地发展到全国,现在还是在根据地,还没有到全国。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是很小的小组。这次大会发给我一张表,其中一项要填何人介绍入党。我说我没有介绍人。我们那时候就是自己搞的,知道的事也并不多,可谓年幼无知,不知世事。”(《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方针》,《毛泽东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291页。)

所以,毛泽东的入党时间是1920年。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时间是1921年。

点看全图

家园 鼓励挑战理论和历史热点,投票同意设立“中国革命”群落

希望看到激烈、充分、理性的论证和辩论

家园 说说农民军,我个人是支持农民军和起义的,官逼民反是历史规律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这点毛主席和谁谁谁(大知识分子)用周期律的方式说过这个问题。

实际上,历史上的中国传统大知识分子,甚至小知识分子都是知道的,因为,明末的教训太明显了。既然世道是这个样的,我们还能不造反了吗?当然不,我也认同历史上无论什么农民起义,甚至白莲教,陕甘回民起义都是对旧社会的控诉。所以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自然是极其赞成造反的。

至于造反中的啥啥抢掠,这当然是错误的,不是不可以搞一下地主,只是确实应该合理注重一下方向,地主是旧社会坚强的基石,坚强的中坚力量,其实就是封建社会的中产阶级。流氓无产者可以通过这种日常和造反中的暴力获得自己的稳固地位,就好比还乡团中的打手,他们的破坏性当然不比农民军强多少,甚至更差。这就是康泽别动队在江西搞的石头都要过火。

有河友指责我说贺龙是农民军是恶意的,为此,我是坚决否认的。我只是探讨农民军中的一些失误罢了,因为,在历史以来,农民军就是这样的道路,能打的老营和厮养队伍的组合体,慢慢筛选精英进入老营,等等等。

其实,红一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挫折,即湘南暴动,为此,暴动挫折后,大量队伍逃亡,最初的各个起义时期的聚兵几乎都有过传统农民起义时的模式,这是十月革命的探索,其实也是夹杂了大量的中国传统农民起义的惯性。

聚兵时,风起云涌,令人心驰神往,但是一旦挫折,迅速大量逃亡,但是农民起义无论在什么黑暗时代都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除非武革变成文革,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说实在话,贺龙部历次散兵,甚至红一的湘江,红四的鄂豫皖转移都很有这个特点。其实很多坚持下来的游击队务,重要的是那股心气,如果有朝一日穿越回去,给那些背叛者说说今天的生活,他们大概率绝大部分都可能坚持过去的。就好比抗美援朝的战士们。

通过历次战争筛选,老营合理坚持,会逐渐越来越多,影响到了厮养队伍的能力和实力,当然这是正面发展。而厮养队伍则是农民军中的血淋淋的丛林法则,既悲哀又痛心。

当年朱老总他们在湘南搞烧杀抢掠就是这个思路,裹挟良民加入厮养队伍,这是很残酷的现实,当然,这也与农民军领袖的暴力程度息息相关,如果是极为残暴的,确实血腥度更高一些。就是历史上官方骂的那些。

但是,其实这是农民,向官军学习的结果,这是历史文化沉淀的结果,难以短期改善。也就是说这是中国历史糟粕的一面,文化人不要虚假装不知道,这既有天然血腥性,也有文化的强烈影响,知识分子别装纯洁了,因为兵匪一家,这不是罕见,而是常识。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军如此,百姓奈何?

因此知识分子攻击农民天然自私,我也是呵呵!

我个人觉得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么一个落后的腐朽的中国有先生要求三十年的中国农民军就立刻成为了解放军,这是错误的认识,这也是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啊。

贺龙确实有反抗意识,也有天然造反精神,但是说到1927年81南昌起义,他没有经过培训就成了共产党员,这是不可能符合事实的。

他只是在北伐战争中和共产党建立了比较深的友谊,他的家庭和身份又不同于张发奎,所以他确实更坚定的选择了和共产党的合作,其实内心和张发奎区别不是非常大。周总理凭借个人魅力强烈影响他,也是事实,但是能不能立刻完成效果,这是不好说的。从贺龙在桑植起义中的表现来看,他还是一位传统农民军的领导的模样,可以算张献忠李自成的成长过程吧。

他的起点是起义军领袖,这一点是确实要服气的。他的弟弟,应该是被蒸笼篜死的。这是当地传统的土匪式的处死模式。

1920年,贺老总年仅15岁的弟弟,被土匪五花大绑,扔进了蒸笼里。随后,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的惨叫声。

几个小时后,贺文掌被活活蒸死,骨肉分离。

贺龙的热血与他的父亲贺仕道平日里的教育密切相关。贺仕道的家庭虽然贫困,但从小就教育自己的孩子们要成为一个对国家忠诚,对社会有用,对恶势力要斗争到底的有志向的人。

正是贺仕道与贺龙的教育与身体力行,才培养了另一位敢于斗争的少年——贺文掌。

为了表示出自己的诚意,同时也是为了打消王子豳的戒心,贺龙亲自写信,并且让父亲贺仕道和弟弟贺文掌亲自将信送给王子豳,而意外,就发生在这场看似安全的行动中。

随着贺龙的抗日组织规模越来越大,敌人也想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而敌人收到了贺龙的父亲和弟弟这次送信的消息,便派人在半路埋伏二人。等到二人在路上正加紧前进的过程中,却被从路两旁窜出的敌人包围起来。虽然带了些随行护送人员,但却在包围中被敌人消灭。贺龙的父亲贺仕道被打伤,跌入了路边的河中,英勇牺牲,享年57岁。

实际上,众所周知,贺龙部也是土匪(镇守使,有一定安民功能,是地方豪强),可算传统的义匪,因为残酷性、对老百姓都不那么狠。在1920年偏远的山区,要说是因为共产主义,这实在说不过去,现在很多文章不强调造反精神,强行拉到共产主义高度,实在是一言难尽。这个时期的苏联也没有规范,在整合规范中,更不要说中国湖南湘西了。

看起来,似乎是贺老总搞兼并了一些土匪。所以解放后除了军阀就不怎么提了。不敢怎么说,贺龙农民起义的性质是可以看到的,说他这个时候反抗精神是没问题的,说是为了共产主义革命,就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八一南昌起义之后,桑植暴动的农民起义成分是很高的,这当然也算星火燎原,但是并不那么纯粹,也无法纯粹。在以往的历史中,总说贺龙聚兵厉害,其实就是这个传统农民起义(还有匪性)规律。起的快,结束也迅速,这是因为组织性太差了。

尽管有所谓党的领导,但是党员太少了,组织力度远远不够。甚至,南昌起义、广州起义都不是那么完善,组织性强,纯属于大呼隆。大家都知道,起义失败后,大洋都随便捡。这实在是难以言说啊。

这还是在周总理的强硬指导下的啊。

有了共产党就此一切都是完美,这不是中国1930年的事情,过于美化当年,根本抓不住发展的重点,这也是遮掩了毛主席的优点和能力。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毛主席的上井冈山,毛主席和王佐袁文才的合作,也是跌宕起伏,最后以彭老总灭了王袁,红军离开井冈山,井冈山独立结束。这些都说明了当年的合作的不容易。

红四西路军在甘肃马家军部失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裹挟失败,他们的暴力性在当时的马家军回民地区已经不好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成长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解放军从农民军进步到解放军,是很多中国共产党优秀领导人艰苦奋斗,努力完善的成果,才有了这样一支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队伍的军队。作为解放军的起源,传统农民军不是一个黑点,而是历史的本源。

所以,这样仔细分析贺老总的成长过程,最后剩了几个党员,倒是十分符合贺老总的基调。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夏曦是毛主席的好友,毛主席赞颂过的老乡,蒋先云的入党介绍人,呵呵呵,不应该是一个疯狂的杀人狂的形象,这符合逻辑。

在那个时代,除了中国自身的军阀问题,没有统一中国意志问题,苏联其实也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内政,也是在成长中,我们作为一个百年的东亚病夫弱国,则是情况更糟糕。

就好比,1930年代的蒋介石对日本的种种示弱,比如1934年的南京大使馆藏本英明事件,比如何梅协定,居然是南京政府机构全体离开华北。这是悲哀。

因此,我们的幼小的党和组织在探索革命和组织完善中,贺龙这样的农民起义领袖(兼土匪),也在成长中,很不幸,万涛和夏曦等人都成了代价。

不能把屎盆子都泼到夏曦身上,这显然不公平。

不能想象共产党一出生就完美无缺,我们已经过了那个时代,甚至已经经过了敌人敌对势力的诋毁了,不再一想就觉得是高光时刻了。

共产党组织的确是优秀,这点我是承认和认可的,虽然苏联确实有很多瞎指挥,但是国内的某些个人的曲解也是确实存在的。

但是我还是支持肃反的。这是纯洁组织的必然的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苏联的这个先进组织性对于新中国的建立是有着无比重要作用的。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个美国是绝对给不了的。

这就是历史的现状。

许继慎有意思,身为黄埔学生,战神,在黄麻起义中分到了女人,从女人的床上直接起来参加战斗,影响确实一言难尽。这些都是典型的农民军习气。

通宝推:翼德,ccceee,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不是很同意您的看法。

我到西西河很早,忘情的文章我基本都看过,忘情文风很扎实,从来没有鸡汤文的感觉。

建党这个事情,官方就是1921,正常人写文章肯定按这个来。当然您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至于你说的周是第二代领导核心这个,也不是很同意,周从来就不是核心,周的自我定位就是执行者,所谓“路线错了,总理就错了”,而不是反过来。虽然总理有极高的威望也参与重大决策。

至于“推背三图”,扯犊子,党史问题还是请认真点,。

通宝推:青青的蓝,chuchong,秦波仁者,
家园 周总自己定位执行者,只是自家说法,不符合事实

不是说总理说了,邓颖超说了,就是对了的。

总理其实一直也是有自己的独立性的,只是他不能很好的理解执行遥远的不那么单一的一致的苏联指示,给中国革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是你的说法无法解消问题。

毕竟很多指示来自于他家和苏联的电报联系。

说自己是执行者,不符合逻辑,起码临时上海中央到了中央苏区的作为,不重新改选,直接博古上位就不符合原则和苏联指示,这还是王明亲口指定的政策呢。

家园 这个结论精彩,非常唯物。

[QUOTE]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成长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解放军从农民军进步到解放军,是很多中国共产党优秀领导人艰苦奋斗,努力完善的成果,才有了这样一支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队伍的军队。/QUOTE]

通宝推:真离,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