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9 🌺474 🌵2新:
主题:碎片与记录,随感一之良好运行的社会。 -- 冻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4 上页 下页 末页
帖:4618135 复 4618130
家园博客 我也和一个

听来的90年代故事。

河南是个狠地方。在那里采购农产品,卡车司机以外必须两个人负责押车,否则本地人这手钱货两讫,车开出村外不远就敢上车抢。

有一次几个人从辽宁过去,在某村完成交易手续,和供货单位热乎乎喝酒感觉不错。期间不时派人出去看货车状况。只见外罩苫布一如他们绑好的样子。酒足饭饱后离开,一路上安静得不像真的。几个人觉得不妥,终于找个地方停下来检查,发现苫布下边货已经被调换了。也没理由回去找,只能认倒霉,还带钦佩人家手脚利索。那时候双方还都不是私有企业。

帖:4618146 复 4617836
帖:4618204 复 4618146
家园博客 俺也和一个

坐标鲁西南,以牡丹而闻名的城市。

上世纪90年代,车匪路霸的现象确实很严重。俺老家是鲁南平原,也有各种这样的传言,甚至都到耸人听闻的程度。但是俺一直在学校读书,很少接触社会,这些都只是听闻。90年代中后期,俺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一次去鲁西南出差,亲身经历了一次,开了眼界。

事情倒不太严重,过程是这样的,俺和同事在当地长途汽车站(国营)上车,快出市区的时候,司机把车停了,因为几位当地老百姓在路口设障碍,这些人主要是几位壮男,还有一位中年妇女。出事了?司机也不说明,就是让大家都下车。

这些人用编织袋带了牛羊肉,招呼乘客人买。但是大家都只是看看。然后就是那位妇女表演了,各种借口,如车压坏了她们村的路等等,总之要赔偿,司机与之交涉,过程中这货人上车,把所有乘客行李都硬给搬下车。最后,司机给了些钱(具体不清楚),每个乘客给了一笔行李装卸费,终于放行。

这是当时的国营客运情况,相对物流货车应该好很多。

帖:4618238 复 4617836
帖:4618248 复 4618238
家园博客 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二表哥的故事。

大姨家的二表哥,比我大两岁,从小一起玩,感情比较好,在一帮表兄表弟中,我们两个是最谈得来的。表哥不善于读书,脑瓜灵活口才好,但是手比较笨,反正我没看到过他擅长哪门手艺。凭着不错的口才,现在也成了小包工头,能自己揽些活儿,虽然不大,但是一般能挣到普通工人的两倍收入,也算不错。

表哥初中没毕业,就去打工了。我继续走自己中学-大学-公务员-公司打工的生活道路,工作之后,相互之间交集比较少,过年才能一起聊聊天,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平时极少联系,只是大概知道彼此在哪里。

表哥干过不少工作,据我所知,在北京干过水暖工,在老家种过菜,养过鹅,在天津打工干过建筑,开三轮车长途贩运过蔬菜,在海上打工种海带,下矿挖过煤,总之农民工群体涉及的各种营生都做过。后来稳定下来,在天津干杂七杂八的小工程,在城乡结合部给人盖个小房子,给人安装广告牌,给人做个焊接搭个雨棚之类的。人脉熟了,只要能揽到活儿,收入还是不错的,比单纯凭劳动挣钱好很多。

表哥受过的辛苦委屈,遭的罪,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

一个是跑长途贩运蔬菜的时候,和嫂子开个三轮车,从老家把蔬菜运到天津的批发市场。九十年代,各地各路白的黑的灰的牛鬼蛇神猖獗,取经路上一样,各路妖魔等着吃唐僧肉。他一般是晚上跑,稍微清净点。路过县城的时候,交警雁过拔毛要罚款,有次表哥逼的没办法,直接跪下,哀求对方放自己一码。大概是碰到个心软点的,放他过去了。反正贩运蔬菜的营生最终没干多久,又去打工了。

另外一次,是在某地小煤矿挖煤,大概情况是一个竖井,中间吊一中空的圆盘,防止碎石坠落砸伤人,圆盘中间是上下人及上下煤的运输通道。表哥和几个民工在下面挖煤,不知道哪里出错,防护的圆盘掉下去了,表哥刚好站在中空的位置,逃过一劫。好几个工友就没那么幸运,直接被拍成肉泥,家人来收尸都是用麻袋装走的。表哥给吓傻了,亡命一样逃回家,躺床上几天几夜没怎么吃喝。过年一起吃饭,说起的时候,依然面容惨淡。

整个农民工群体,收入稍微高点,工作好找一点,大概在05年或者更晚。从九十年代一直到05年前后,境遇一直是很悲惨。

通宝推:愚弟,四方城,陈王奋起挥黄钺,桥上,七天,方恨少,薄荷糖家族,
帖:4621269 复 4615586
家园博客 俺说过很多次,90年代是俺记忆中农村最黑暗的时代。

俺有太多的例子,不想写,也不忍写。俺高中的同桌,就是俺上大学的时候死的。

帖:4621392 复 4621269
家园博客 嗯,真的很惨。写下来,为了留点痕迹和记录。

从文学到历史,从知识界到新闻界,从左派到右派,没人关注,没人记录。

只好我们这些普通人来做了。

通宝推:愚弟,迷惑不解,七天,
帖:4621460 复 4621392
家园博客 和个六安的

从上海去六安,坐的六安下辖金寨县的长途大巴,

半夜里在路上司机犯困,他把车停在路边准备休息,

这时押车的从车座下抽出一把长砍刀和一根铁棍,从过道前后走两趟,

再插到坐椅下,一车人安静地进入梦乡......

帖:4621465 复 4617836
家园博客 表哥的工友中,有个刚结婚的小伙子,就这么没了。

当地风俗,家人要去横死的地方哭一场,烧纸钱,发送亡灵,表哥说起来,刚结婚的小媳妇在矿坑边上,一边烧纸一边哭丧。

人间惨剧,莫过于此。

帖:4621570 复 4621269
家园博客 俺家一个条件比较差的邻居的幺女,我要叫阿姨的,

好不容易嫁出去,不久丈夫就在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摔死了。

俺村另一个人,出去打工没拿到工钱,回来帮别人扎棉花,结果把脚掌切了一半。就这样一瘸一拐地,第二年还要出去打工。

真的是人间惨剧。

所以,我对任何欺负底层百姓的行动(比如低端人口)都无法接受,别管多么合法,因为老百姓只不过是想找口饭吃。如果不是因为别处没有饭吃,谁愿意像狗一样,被驱来赶去。

帖:4621696 复 4621570
家园博客 感觉这20年这四点基本都做到了!

2000年去深圳,租了当地的一个面包车,司机驾驶室常备一把大砍刀!

90年代整整10年,楼主楼下的各位说的都是亲身经历!坐个火车随时都有人抢劫!底层被逼得没法,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村里面的混混对过路生意人都是直接抢,村里面去大城市打工的,回来没有路费就直接“祈求”退休工人给点路费,回来还当本事炫耀!其实这些人不是天生坏人,自己也尝试过做正经事....

帖:4621811 复 4611341
家园博客 和一个广东的

押货到邻城,对方请吃午饭,说吃完去卸车,吃饱到停车场一看,车还在,车上十几吨健力宝不见了,对方说报案吧,案就报了,货也找不回,那时候刚出社会工作,回去内疚了很久。

帖:4621845 复 4617836
帖:4621916 复 4621845
家园博客 多谢,在考虑到底怎么写。总是感觉写的太啰嗦。

帖:4621924 复 4618135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4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