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碎片与记录,随感一之良好运行的社会。 -- 冻雨
共:💬49 🌺474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二表哥的故事。

大姨家的二表哥,比我大两岁,从小一起玩,感情比较好,在一帮表兄表弟中,我们两个是最谈得来的。表哥不善于读书,脑瓜灵活口才好,但是手比较笨,反正我没看到过他擅长哪门手艺。凭着不错的口才,现在也成了小包工头,能自己揽些活儿,虽然不大,但是一般能挣到普通工人的两倍收入,也算不错。

表哥初中没毕业,就去打工了。我继续走自己中学-大学-公务员-公司打工的生活道路,工作之后,相互之间交集比较少,过年才能一起聊聊天,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平时极少联系,只是大概知道彼此在哪里。

表哥干过不少工作,据我所知,在北京干过水暖工,在老家种过菜,养过鹅,在天津打工干过建筑,开三轮车长途贩运过蔬菜,在海上打工种海带,下矿挖过煤,总之农民工群体涉及的各种营生都做过。后来稳定下来,在天津干杂七杂八的小工程,在城乡结合部给人盖个小房子,给人安装广告牌,给人做个焊接搭个雨棚之类的。人脉熟了,只要能揽到活儿,收入还是不错的,比单纯凭劳动挣钱好很多。

表哥受过的辛苦委屈,遭的罪,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

一个是跑长途贩运蔬菜的时候,和嫂子开个三轮车,从老家把蔬菜运到天津的批发市场。九十年代,各地各路白的黑的灰的牛鬼蛇神猖獗,取经路上一样,各路妖魔等着吃唐僧肉。他一般是晚上跑,稍微清净点。路过县城的时候,交警雁过拔毛要罚款,有次表哥逼的没办法,直接跪下,哀求对方放自己一码。大概是碰到个心软点的,放他过去了。反正贩运蔬菜的营生最终没干多久,又去打工了。

另外一次,是在某地小煤矿挖煤,大概情况是一个竖井,中间吊一中空的圆盘,防止碎石坠落砸伤人,圆盘中间是上下人及上下煤的运输通道。表哥和几个民工在下面挖煤,不知道哪里出错,防护的圆盘掉下去了,表哥刚好站在中空的位置,逃过一劫。好几个工友就没那么幸运,直接被拍成肉泥,家人来收尸都是用麻袋装走的。表哥给吓傻了,亡命一样逃回家,躺床上几天几夜没怎么吃喝。过年一起吃饭,说起的时候,依然面容惨淡。

整个农民工群体,收入稍微高点,工作好找一点,大概在05年或者更晚。从九十年代一直到05年前后,境遇一直是很悲惨。

通宝推:愚弟,四方城,陈王奋起挥黄钺,桥上,七天,方恨少,薄荷糖家族,
帖:4621269 复 461558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