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 才德之辩 -- 履虎尾
共:💬42 🌺95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 才德之辩

三家灭智氏,是一场极具戏剧性的历史事件。智伯联合韩、魏两家,向赵氏发起了进攻,赵襄子率部逃到晋阳(晋阳,今太原;一说山西翼城)。智、韩、魏三家将晋阳团团围住,智伯决晋水以灌晋阳,“城不浸者三版”。晋阳之围,整整进行了三年。东周贞定王十六年(公元前453年),在最危急的时刻,赵襄子派使臣出城去联络韩、魏两家,说以“辐车唇齿”的道理。于是,韩、赵、魏三家联合起来,灭掉了骄狂一时的智伯。这段历史故事的情节扣人心弦,故事中的人物,诸如专横跋扈的智伯瑶,老奸巨滑的韩康子虔、魏桓子驹,坚毅果断的赵襄子无恤,足智多谋、能言善辩的张孟谈,忠心耿耿、恩怨分明的豫让,也都栩栩如生,令人掩卷难忘。

唯物史观认为,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历史运动的规律既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又是通过人的有目的的自觉活动来实现的,历史前进、社会发展的极终原因,存在于社会生产方式之中。

既然如此,智氏灭亡的原因是什么呢?关于智氏灭亡的原因,智氏集团同韩、赵、魏三家政权有什么根本的区别,现代的学者们却都没有进行深入的分析,各种专著、教科书,也都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古代学者对此虽然有一些分析,不过,古代学者不懂唯物论,分析人物事件,总是从人物的性格特征上找原因。最有代表性的,是司马温公在《资治通鉴*卷一》的史评――“臣光曰”中有一段议论。按理说,司马光的理论不过是封建史学家的一些陈辞滥调罢了,可是,也许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吧,现在再来读这段评论,却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司马光认为,智伯灭亡的个人原因,乃是因为他的“才”胜过了他的“德”的缘故,司马光评论说:

既有足够的“才”,又有充分的“德”的,那就是圣人;既无“才”又少“德”的,那就是愚人;德的数量超过才的,那就是君子;而才的数量超过德的,就是小人。在选官择人的时候,最好的情况是能够得到圣人或者是君子;然而,圣人和君子都很难遇到,更多的情况是碰上小人与愚人。在只有小人与愚人可供选择的情况下,与其把权力交给小人,还不如把权力交给愚人。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人虽然也想做恶,但是,他们的才能不够,难以做成大恶。而小人则不然,小人的德不足而才有余,“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

司马温公的这段评论,非常有道理。然而,对于司马温公在这段评论里所说的“德”与“才”,跟我们平常所说的才与德,却大大的不同。司马光在这里所说的才与德,有他特殊的涵义。

“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司马温公认为,“才”,是一种品质,是领袖人物“乾纲独断、明察秋毫、坚强果敢、百折不挠、敢作敢为”的品质;甚至是“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等等的品质;所谓“德”,是领袖人物应该具有的另外一种品质,是领导者“正大光明、胸襟坦白、虚怀若谷、平易近人、礼贤下士、从善如流”等等的品质……

司马光所表达的,是与我们一般的理解所不同的一种立场。我们所说的‘才’,就是才能,这是同‘德’相对应的一种能力,是作为平民百姓、知识分子所应该具有或者希望能够具备的才能。司马光所说的‘才’,不是才能,而是一种品质,这个‘才’与‘德’结合在一起,构成统治者的一种统治能力,这种‘才’是最高统治者,至少是一个集团的最高首领所应该具备的品质。

在一般人的看法中,什么是才呢?我们认为,张良、陈平、诸葛亮的足智多谋、运筹帷幄,是为“才”;白起、韩信的攻必克、战必胜,是为“才”;曹子建的七步能诗、杜子美的笔下有神,是为“才”;公输削木为鸢、李春垒石成桥,是为“才”。呵呵,这样的‘才’,此等的“才”,在我们芸芸众生眼中,都是只要能有其中的一技在身,便足以扬名立万了,便足以恃才傲物了。然而,最高统治者的眼里,这些所谓的‘才’,不过是牛马之肌骨、鹰犬之爪牙、遇暑需扇、逢雨需伞罢了。荀子所说的‘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此之谓也。

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们才能真正明白嬴政与王翦、刘邦与韩信、孙权与周瑜、谢安与谢玄、宋江与吴用之关系也。

‘才’是做为领袖人物必不可少的条件,作为最高统治者,他必须乾钢独断,敢作敢为,目标明确,意志坚定;而不能左右犹豫,进退狼狈,首鼠两端、患得患失。不具备“才”这一品质,就无法率领部众,达到本集团的即定目标。

然而,仅有“才”,或者是“才”有余而“德”不足,也是不行的,‘才’并不是万能的,‘才’必须配之以‘德’才能起作用。领袖人物还必须具备“正大光明、胸襟坦白、虚怀若谷、平易近人、礼贤下士、从善如流”等等的品质,也就是要具备“德“这一品质。

“才”是“德”的助手,“德”是“才”的统帅。司马温公举例子说:云梦泽所出产的竹,是制箭的好材料,但是,如果不进行加工修整,不装上羽尾金镞,是不能称之为箭的;棠溪所出产的精铁,不融化入范,铸造成型,不加以磨砺,也不能成为锋利的刀剑。

由于“才”与“德”在数量搭配上的不同,就产生“圣人、愚人、君子、小人”的区别。“圣人”与“愚人”是天生的,我们“中材之人”只有“君子”与“小人”两途可供选择。自古以来,国之乱臣,家之败子,才有馀而德不足,最后导致国破家亡的,数不胜数。我们在社会上立命,于江湖中安身,有关“才德”之间的道理,多少知道一些,恐怕是没有害处的吧?

元宝推荐:雪个, 通宝推:柴门夜归,醉寺,东海后学,桥上,弄花香满衣,
主题:446876
家园 附温公原文:

臣光曰:智伯之亡也,才胜德也。夫才与德异,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谓之贤,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云梦之竹,天下之劲也,然而不矫揉,不羽括,则不能以入坚;棠溪之金,天下之利也,然而不熔范,不砥砺,则不能以击强。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则?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之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夫德者人之所严,而才者人之所爱。爱者易亲,严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于才而遗于德。自古昔以来,国之乱臣,家之败子,才有馀而德不足,以至于颠覆者多矣,岂特智伯哉!故为国为家者,苟能审于才德之分而知所先后,又何失人之足患哉!

帖:446878 复 446876
家园 妙文妙文,送花送花

说得非常有趣。

比较自己看过的领袖传记,觉得西方亦有类似的提法,既charisma-----独特的领袖魅力,学GRE时俞敏洪老师总结为,中国(cha)升起了(ris)毛泽东(ma),至当。若细化为“乾纲独断、明察秋毫、坚强果敢、百折不挠、敢作敢为”等特征,则从古至今,从凯撒到戴高乐毛泽东甚至罗斯福,身上都有这种东西。让好多才华出众的下属(如许世友黄克诚等)一见倾心,一生追随。

帖:446884 复 446876
家园 好文,长知识。

可这句没看明白,是笔误么?

“圣人”与“小人”是天生的,我们“中材之人”只有“君子”与“小人”两途可供选择。

帖:446905 复 446876
家园 多谢奉兄。

子曰: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圣人是上智,愚人为下愚,都是天生成的。我们芸芸众升,都是中材之人。或为才胜德,或为德胜才,都是能够自我选择的。

我不敢说这是对的,但,我就是这样理解的呀。

帖:446924 复 446905
家园 多谢海兄!

海兄理解的甚是!

原来外国鬼子也看到了这一点啊。

帖:446927 复 446884
家园 好文,献花!
帖:447611 复 446876
家园 好文! 花花!
帖:447753 复 446876
家园 再次多谢!

是笔误啊!已经纠正了。

昨天居然没有发现,这对招子啊,嘿嘿……

帖:447953 复 446905
家园 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说,这对招子啊,看女孩子去了

古今英雄多少事,多付轻薄笑谈中啊!

老兄明鉴,我总想啊,这看书看得脊梁骨冷风嗖嗖的……

是应该找女孩子谈谈天比较好,

帖:447964 复 447953
家园 谢年兄花!
帖:447992 复 447611
家园 谢禅兄花!
帖:447993 复 447753
家园 嗨,我先以为说的是普通人的才德

既然说的是大人物,既然你是这么理解“才”

那还不如艾尔 卡邦的一句话,

一把手枪加一句好话,效果超过一把手枪,或者一句好话。

帖:448026 复 446876
家园 说得不错啊!
帖:448047 复 448026
家园 好,给老师鲜花

司马温公认为,“才”,是一种品质,是领袖人物“乾纲独断、明察秋毫、坚强果敢、百折不挠、敢作敢为”的品质;甚至是“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等等的品质;所谓“德”,是领袖人物应该具有的另外一种品质,是领导者“正大光明、胸襟坦白、虚怀若谷、平易近人、礼贤下士、从善如流”等等的品质……

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才是一种内在自身的品质,它决定了自己应该按照自己的路走,有自己的思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尽全力.

而德是一种对待别人的态度.有德就要求自己有着包容异己的态度,通过合理运用别人的才来同样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有德也就能用别人之所长来给自己效力.

谢谢履虎尾老师给我们上课.

帖:448059 复 446876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