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 履虎尾
共:💬30 🌺106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2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西皮导板】

将酒宴摆至在聚义厅上——

【原板】

我与同众贤弟叙一叙衷肠。

窦尔墩在绿林谁不尊仰,

河间府为寨主除暴安良。

黄三太老匹夫自夸自量,

掷金镖借银两压豪强。

因此上李家店比武较量,

不胜俺护手钩暗把人伤。

他那里把甩头打某的左膀,

【快板】

也是某心大意就未曾提防,

大丈夫仇不报枉在世上。

岂不被天下人耻笑一场。

饮罢了杯中酒换衣前往。

(白)溶墨侍候(修书介)。

【摇板】

这封书就是他要命阎王~~~~

众贤弟且免送在这山岗瞭望,

【散板】

闯龙潭入虎穴我去走一场。

这一段著名的唱段俗名《坐寨》,出自京剧《连环套》的第一场。《连环套》又名《盗御马》,也被称为《坐寨盗马》。故事情节如下:大清康熙年间,金镖黄三泰与绿林窦尔敦在李家店比武。黄三太胜不了窦尔敦的护手钩,便施放暗器,一镖打在窦尔敦的左臂之上。窦尔敦负伤后,一怒之下离开了直隶河间府,跑到“口外”(张家口外)的连环套隐居起来。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突然,喽啰来报,皇帝敕命大臣梁九公来至口外,所骑骏马乃是御马“千里追风驹”。窦尔敦得知后,认为这是报仇的好机会,决定乘此机会下山盗马,嫁祸给已经归顺朝廷的黄三泰。然而此时,黄三泰早已死去,不过,父债子还,黄三泰还有个儿子叫黄天霸,正在山东登州府做参将。丢马之后,钦差大臣梁九公即调黄天霸前来问罪,限期捉拿盗走御马的贼人。黄天霸乔装成保镖的镖客,独身一人进入连环套,拜会窦尔敦,探访御马下落。当探出窦尔敦盗马实情之后,黄天霸告诉窦尔敦,自己便是金镖黄三泰之子;当年李家店比武的原因,乃是借银资助忠良之后;并表明自己既然敢于孤身一人上山进寨,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于是黄天霸与窦尔敦双方约定,明天二人比试武艺,御马归胜者所得。黄天霸有一结拜弟兄,名叫朱光祖,朱光祖就是清朝的鼓上蚤时迁。朱光祖当夜潜入连环套,盗走窦尔敦的护手双钩,并将黄天霸的钢刀插在窦尔敦的桌案之上。次日天明,双方比武之前朱光祖胡说八道一番,什么昨夜进寨的乃是黄天霸,本当一刀取尔的首级,但念在江湖道义之上,留尔一条性命,仅仅取走了你的护手双钩,留下钢刀作为凭证。朱光祖的这番胡言乱语,窦尔墩果然上了当,他感念天霸不杀之恩,自愿认输,戴上了枷锁,交出了御马,跟随黄天霸去官府投案。

这段唱非常有名,这场戏也影响极大。鲁迅先生曾经议论此戏中的一句著名的台词,就是窦尔敦斥骂黄天霸的那句:“我把你这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呀!”先总理周公也曾借着此戏,委婉地批评张汉卿,是一个傻乎乎的窦尔敦,“很傻很天真”。当时,张小六子把不顾杨虎臣的反对,瞒着周公,亲自护送常先生返京过圣诞。周公追至机场,飞机已经上了天。周公曰:“张汉卿就是看《连环套》一类的戏看得太多了。”

以上所说,是京剧《连环套》的故事情节。俺还听说过,有另一个版本的《盗御马》。另一个《盗御马》的故事与此颇有区别。故事开头的李家店比武,其起因跟京剧《连环套》不同,黄三泰没有站上道德的至高点,并不是为了什么忠良之后。故事的结局也不同,朱光祖盗走了对方的惯用兵器护手钩,以为窦尔敦比武必处下风,怎知窦尔敦除了惯用护手钩之外,还会使三节棍。到天明比武时,窦尔敦手持三节棍下场,黄天霸措手不及,招架不住。待到黄天霸点起了大队官兵进山围剿时,窦尔敦从容撤退,临行前放了一把火,烧掉山寨,所盗御马一并烧死,正所谓“玉石俱焚”者也。

《连环套》的两个版本,俺履虎尾一直喜欢后一个。少年时,费劲了心机,想找来原书读一读,可惜一直不能如愿。俺借此帖拜上列位网友,《连环套》的这两种结局,哪一种比较靠谱,是正版的?有关全部黄天霸窦尔敦的故事,出自什么书哇?能否在网上查到阅到?在此先行谢过!

给个链接,请欣赏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_Tp_SD2yqQ/

关键词(Tags): #连环套#盗御马#黄天霸#窦尔敦#朱光祖通宝推:dfindy,
主题:3245734
家园 首花坐个沙发哇哈
帖:3245742 复 3245734
家园 没听说过后一个版本

看上去很过瘾,会不会是解放后为了增加革命性,改写的呢?

胡乱猜啊。因为原版本名气太大了,虽然现在看起来很不爽。

合理曾经有个帖子,说起80年代的一个电影,金镖黄天霸,看了让人不爽,如果第二个版本有影响,估计就会按那个拍了^_^

另外,我听说窦尔敦确有其人,是个有名的采花大盗,不过比较讲规矩,好像是掳走妇女后一天内就放回,家里不声张,可以不损名节……

帖:3245865 复 3245734
家园 查到几条资料

供虎老师参考:

1、窦尔敦的名字有几种说法:《彭公案》叫窦二墩,《施公案》里叫窦尔敦,《阅微草堂笔记》里叫窦二东。

2、京剧的《连环套》据说改编自《施公案》,但结局与以上两者都不同。《施公案》里朱光祖告诉黄天霸说,

朱光祖道 :“贤侄有所不知,他的这双钩,却非别样兵器,名曰‘虎头倒软刺索钩,百步之外钩人兵器,百发百中。人若碰到他钩上,这人定然肉绽皮开,筋酥骨断。而且他这一对虎头钩,曾用毒水煮过,所谓见血封喉。人不被他钩上,却不要紧;若皮肤被他钩破,只须七日,浑身定然发肿而亡。他却有解毒的妙药。所以昔日你家尊大人与他比试擂台的时节,曾经与他讲明,不准带着兵器,只比拳脚。后来被你家尊大人暗用金镖,将他打败。因此与你家尊大人有如此仇隙。

这里的黄三太不站着道德制高点。

窦尔敦的下场是,黄天霸战不过窦尔敦手中双钩,就与朱光祖潜入连环套盗走双钩。窦尔敦于是又设计让黄天霸三日之内入连环套盗御马。黄天霸与众英雄将计就计,杀入连环套,生擒窦尔敦,押解进京,大家升官发财。

尔墩急将手中刀往下一磕,将天霸的刀掀在一旁。此时他也不还刀,但向后退。天霸见他后退,便直向前进。正赶之时,忽听尔墩喊道 :“天霸小子!不要赶,看家伙 !”天霸一听,怕他有暗器来打,凝了一刻神志。窦尔墩便趁此时,一个箭步,飞身上屋。黄天霸见他飞身上屋,也就将身子一缩,两脚一跺,即刻追上屋去。方到檐口,尔墩早揭了几片瓦向天霸打来。天霸说声 :“不好 !”将头向旁边一偏,所幸不曾打中,让了过去。却好朱光祖也上了屋面,就从背后出其不意,一腿将窦尔墩打倒屋面。天霸见光祖将尔墩打倒,赶进一步,举起一刀,认定他右手一下,尔墩万避不及,只听“哎呀”一声,刀已落下。天霸砍第二刀;朱光祖又在他腿上砍下一刀。尔墩已是动弹不得。天霸便将他从屋上摔了下来。但听咕咚一声,尔墩已死了一半。于是天霸、光祖飞身下屋,就将尔墩绑缚起来,四马倒攒蹄,捆了结实,抛在一间房内。

命人将连环套内所有的房屋,放起一把火来,烧得干干净净。然后与众人带了这一匹日月驌骦御马,并押解窦尔墩五人下山。

3、《彭公案》里有黄三太与窦二墩比武的正面描写。这里面窦二墩手使虎尾三节棍,与黄三太相约正式比武。

窦尔墩抱拳拱手说 :“哪位是黄寨主,请过来答话。某家久仰大名,今要请教尊驾有何能为?”

黄三太说 :“某就是黄三太。你就是窦尔墩么?我听说你要找我,我今来找你,你我比试武艺,我奉陪练两趟 。”

黄三太第一支金镖未打着他,他又掏出第二支金镖来,黄三太把迎门三不过的飞镖要照数施展出来赢窦尔墩。战了几个照面,黄三太暗中又是一镖,被窦尔墩又接住,一回手又是一镖,也被窦尔墩接去了。黄三太连打了三镖,被窦尔墩连接了三镖。黄三太心中一动,暗说 :“不好”。

眼见黄三太真急了,刀法上下翻飞,正激烈处,突然回身就是一镖,正打在窦尔墩的前胸,“哎哟”一声,窦尔墩倒在地上,窦尔墩说:“罢了,想不到今天败在你的手内 。”黄三太过去把他搀扶起来说 :“贤弟,你我结为昆仲兄弟如何?”窦尔墩说 :“罢了,我也无面再见天下英雄了 。”

4、《阅微草堂笔记》里说窦二东是兼做采花营生的献县剧盗:

外叔祖张公雪堂言,十七八岁时,与数友月夜小集,时霜蟹初肥,新篘亦熟,酣洽之际,忽一人立席前,著草笠,衣石蓝衫,摄镶去履,拱手曰:仆虽鄙陋,然颇爱把酒持螯,请附末坐可乎?众错愕不测,姑揖之坐,问姓名,笑不答,但痛饮大嚼,都无一语。醉饱后蹶然起曰:今朝相遇,亦是前缘,后会茫茫,不知何日得酬高谊。语讫,耸身一跃,屋瓦无声,已莫知所在,视椅上有物粲然,乃白金一饼,约略敌是日之所费。或曰仙也,或曰术士也,或曰剧盗也。余为剧盗之说为近之。小时见李金梁辈,其技可以至此,又闻窦二东之党,二东献县剧盗,其兄曰大东,皆逸其名,而以乳名传。他书记载或作窦尔敦,音之转耳。每能夜入人家,伺妇女就寝,胁以力,禁勿语,并衾褥卷之,挟以越屋数十重,晓钟将动,仍卷之送还。被盗者惘惘如梦。一夕失妇家伏人于室,俟其送还,突出搏击,乃一手挥刀格斗,一手掷妇于床上,如风旋电掣已无踪,殆唐代剑客之支流乎?

昔窦二东之行劫,必留其御寒之衣衾,还乡之资斧,自以为德

5、百度百科提供了有关窦尔敦的两本文献,

http://baike.baidu.com/view/783984

一本叫《献县志》,说窦尔敦是虎踞河间府反清抗暴。黄三太暗镖伤人,窦尔敦率众出逃,在连环套再举义旗。官兵进攻连环套数年不下,便捉拿窦尔墩的老母,窦尔墩若不投案自首,便杀其母。窦尔墩是个孝子,救母心切,误投囹圄而亡。

另一本叫《古城瑷珲》,说窦尔敦的祖父、父亲都曾参加过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父亲窦自忠曾带过13万兵马,任督军。窦尔敦的母亲因窦尔敦造反抗清而被捕入狱,绝食撞墙而死。窦尔敦被流放到黑龙江后,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对窦尔敦刚直不阿的品德和过人的武功敬佩不已。请窦尔敦训练士卒,并参与打胜了两次雅克萨战争,为《尼布楚条约》划定中国疆界做出了贡献。窦尔敦也在第二次雅克萨战争中负伤身亡。

不过,这两本文献看起来都不大靠谱,大概都是后人为搞活经济,利用名人效应而作的文章。

帖:3246102 复 3245734
家园 谢旷野兄花!
帖:3246144 复 3245742
家园 没看过这个电影

俺是小时候道听途说,黄三泰,黄天霸,黄九龄,这是黄家祖孙三代。

帖:3246150 复 3245865
家园 多谢兄台指教!
帖:3246161 复 3246102
家园 很小的时候,看着窦尔敦的名字总觉得是个外国人

小孩子,肯定是不看戏的,但忘了哪本书里有窦尔敦的名字,总是很困惑,按上下文看应该是中国人,但这名字实在像外国的

帖:3246321 复 3245734
家园 多谢兄台推荐!

窦尔敦倒成了外国人????

哇呀呀呀呀~~~~气煞我也——

帖:3246330 复 3246321
家园 您说这黑道人物咋这么小心眼嗫?

比武输了,恨人家恨了十几年,报仇还用嫁祸手法。

呵呵,也就是个山大王的料吧

这段花脸俺熟,从小就喜欢!尚长荣的唱,表现力真是可圈可点!

帖:3246436 复 3245734
家园 咦,窦尔敦偷了马后从龙庆峡逃走的吗?

大约二十年前在龙庆峡上,一导游指着一上山小道这么告诉俺的。

帖:3246510 复 3245734
家园 一矢中的!原来木兄是行家

窦尔敦的心眼儿,论起来确实小了点儿。

帖:3246692 复 3246436
家园 俺听戏仅知道是口外,

梅兄居然连具体的地点都考据到了,佩服佩服:——))

帖:3246696 复 3246510
家园 其实是窦二敦
帖:3246723 复 3246321
家园 来虎尾老师这儿听戏看戏啰

想吃东西学烹饪么,请上光前辈葛教授那儿;

想听戏看戏么,可到虎尾兄这戏园子来摇头晃脑;

想吟诵学诗么,就去那马尔蒂尼诗虫家;

…………

这河里可是有好些的专业户,想啥有啥哩,呵呵……

帖:3246749 复 324573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2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