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9 🌺474 🌵2新:
主题:碎片与记录,随感一之良好运行的社会。 -- 冻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4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1 碎片与记录,随感一之良好运行的社会。

年纪越大,越感觉,一个社会维持良好运行,并不容易。

所谓的良好运行,从老百姓的视角来看,大概可以包括以下几点:

1、社会治安良好,各种灰色黑色成分,被压制在微弱状态,不用担心走夜路被抢劫,不用担心入室盗窃,做点小生意不用担心基层小吏和地痞流氓勒索。

2、民生就业良好,只要愿意劳动,愿意付出辛苦,能够获得过得去的收入,养家糊口。

3、社会公共设施完善,卫生,供水,供电,教育,道路等公共设施运转良好,人民得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获得各种公共服务。

4、再远一点,就是普通人有相对宽阔的阶层上升通道;有表达自己观点的空间;有监督、参加国家及社会管理的途径和通道。

总得说起来,就是人身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环境良好,能安居乐业,能参与政治民主。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其实并不。一个社会的良好运行,非常不容易;毁掉一个社会,却很简单,毁坏容易,建设难。

开个头,待续。

通宝推:投桃报李,阴霾信仰,jhjdylj,起于青萍之末,红军迷,瀚海黄沙,GWA,老惰,唐家山,任爱杰,李根,陈王奋起挥黄钺,一者,审度,
主题:4611341
家园博客2 感觉这20年这四点基本都做到了!

2000年去深圳,租了当地的一个面包车,司机驾驶室常备一把大砍刀!

90年代整整10年,楼主楼下的各位说的都是亲身经历!坐个火车随时都有人抢劫!底层被逼得没法,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村里面的混混对过路生意人都是直接抢,村里面去大城市打工的,回来没有路费就直接“祈求”退休工人给点路费,回来还当本事炫耀!其实这些人不是天生坏人,自己也尝试过做正经事....

帖:4621811 复 4611341
家园博客2 良好运行的社会之二,为什么想起这个事情。

十几年前,因为工作原因,出差过一些国家。那个时候公司产品还没打进发达国家市场,所以海外出差,都是在亚非拉等国家来回跑。除了没有去过战乱疟疾横行的非洲,代表性的亚非拉国家算是走过几个。

当年也对国内的种种乱象不满,但是看过几个亚非拉国家后,大概明白了,国家烂起来是可以没下限的。N多人共计TG这样那样的问题,当时的想法是,也别指望着推翻了TG,或者TG变色了会怎么样,可能更烂更没下限。另外,一个国家闹革命,或者政局动荡,或者政府垮台换政党,带来的大动荡,经济萧条失业增加都是轻的,严重的话,贫困失业人口大量增加,通货膨胀物价飞涨,饿死人都是很可能的。

从普通人的角度,生活在一个良好运行的社会,是幸运的。如果社会不完美,积极参政议政,积极发声,努力促进社会向良好方向发展,是最优的选择。当然,前提是国家没烂到需要革命的地步。

一个良好运行的社会,依赖于高效廉洁的政府,受过教育积极工作追求美好生活的民众,然后是良好的经济环境,企业可以良好运转,劳动者能有比较充裕的就业机会。

准备聊聊去过的那几个国家,和对他们的一点感性认识。

待续。

通宝推:白玉老虎,东方青木,脑袋,桥上,踢细胞,审度,红军迷,陈王奋起挥黄钺,海外俗人,李根,newbird,
帖:4618130 复 4611341
帖:4618135 复 4618130
家园博客4 多谢,在考虑到底怎么写。总是感觉写的太啰嗦。

帖:4621924 复 4618135
家园博客2 不说别的,仅仅一个拦路抢劫,民国和新中国比较

就是个大事呢。

而且九十年代真的有点厉害。

帖:4615722 复 4611341
家园博客2 碎片与记录,随感二之辛苦求生的普通人。

河里大多数人,处于中产阶层,甚至是上中产阶层。受过良好教育,有一个过得去的工作,总的来说,机遇已经超过了90%左右的国人。真正草根阶层劳动者,所经受过的伤害、委屈,大多数人是体会不到的,没有感性认识,甚至意识不到这些事情的存在。

比如说,河里提到的,以前珠三角每年工人工伤断掉的手指头以万计,比如说,台干在企业里的初夜权。这些血淋淋的事实,我们很多人是看不到,关注不到,意识不到的。而这些,是普通草根劳动者所经历的日常,是无可逃避的社会环境。

改开的历史叙述,这些普通人是不存在的,被忽略的。

这几十年的利益分配,一直是倾向于精英阶层,权力、资本、知识、暴力,不同维度的精英,都能获取额外的利益。而受损的,是缺乏议价能力的草根阶层。没错,我勉强算进知识精英,在大公司工作,所在环境基本上能屏蔽过于血腥的压迫和暴力。从这个角度讲,河里的大部分人,算是改开的既得利益者。

绕的有点远,还是说说我所了解的草根劳动者的故事。做点记录,留点痕迹,写一写历史大潮下,普通人的辛苦与挣扎。

待续。

通宝推:四方城,阴霾信仰,迷惑不解,脑袋,六铢衣,一者,红军迷,hwd99,方恨少,GWA,梓童,胖老猫,审度,愚弟,陈王奋起挥黄钺,唐家山,起于青萍之末,李根,
帖:4615586 复 4611341
家园博客3 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二表哥的故事。

大姨家的二表哥,比我大两岁,从小一起玩,感情比较好,在一帮表兄表弟中,我们两个是最谈得来的。表哥不善于读书,脑瓜灵活口才好,但是手比较笨,反正我没看到过他擅长哪门手艺。凭着不错的口才,现在也成了小包工头,能自己揽些活儿,虽然不大,但是一般能挣到普通工人的两倍收入,也算不错。

表哥初中没毕业,就去打工了。我继续走自己中学-大学-公务员-公司打工的生活道路,工作之后,相互之间交集比较少,过年才能一起聊聊天,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平时极少联系,只是大概知道彼此在哪里。

表哥干过不少工作,据我所知,在北京干过水暖工,在老家种过菜,养过鹅,在天津打工干过建筑,开三轮车长途贩运过蔬菜,在海上打工种海带,下矿挖过煤,总之农民工群体涉及的各种营生都做过。后来稳定下来,在天津干杂七杂八的小工程,在城乡结合部给人盖个小房子,给人安装广告牌,给人做个焊接搭个雨棚之类的。人脉熟了,只要能揽到活儿,收入还是不错的,比单纯凭劳动挣钱好很多。

表哥受过的辛苦委屈,遭的罪,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

一个是跑长途贩运蔬菜的时候,和嫂子开个三轮车,从老家把蔬菜运到天津的批发市场。九十年代,各地各路白的黑的灰的牛鬼蛇神猖獗,取经路上一样,各路妖魔等着吃唐僧肉。他一般是晚上跑,稍微清净点。路过县城的时候,交警雁过拔毛要罚款,有次表哥逼的没办法,直接跪下,哀求对方放自己一码。大概是碰到个心软点的,放他过去了。反正贩运蔬菜的营生最终没干多久,又去打工了。

另外一次,是在某地小煤矿挖煤,大概情况是一个竖井,中间吊一中空的圆盘,防止碎石坠落砸伤人,圆盘中间是上下人及上下煤的运输通道。表哥和几个民工在下面挖煤,不知道哪里出错,防护的圆盘掉下去了,表哥刚好站在中空的位置,逃过一劫。好几个工友就没那么幸运,直接被拍成肉泥,家人来收尸都是用麻袋装走的。表哥给吓傻了,亡命一样逃回家,躺床上几天几夜没怎么吃喝。过年一起吃饭,说起的时候,依然面容惨淡。

整个农民工群体,收入稍微高点,工作好找一点,大概在05年或者更晚。从九十年代一直到05年前后,境遇一直是很悲惨。

通宝推:愚弟,四方城,陈王奋起挥黄钺,桥上,七天,方恨少,薄荷糖家族,
帖:4621269 复 4615586
家园博客4 表哥的工友中,有个刚结婚的小伙子,就这么没了。

当地风俗,家人要去横死的地方哭一场,烧纸钱,发送亡灵,表哥说起来,刚结婚的小媳妇在矿坑边上,一边烧纸一边哭丧。

人间惨剧,莫过于此。

帖:4621570 复 4621269
家园博客5 俺家一个条件比较差的邻居的幺女,我要叫阿姨的,

好不容易嫁出去,不久丈夫就在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摔死了。

俺村另一个人,出去打工没拿到工钱,回来帮别人扎棉花,结果把脚掌切了一半。就这样一瘸一拐地,第二年还要出去打工。

真的是人间惨剧。

所以,我对任何欺负底层百姓的行动(比如低端人口)都无法接受,别管多么合法,因为老百姓只不过是想找口饭吃。如果不是因为别处没有饭吃,谁愿意像狗一样,被驱来赶去。

帖:4621696 复 4621570
家园博客4 俺说过很多次,90年代是俺记忆中农村最黑暗的时代。

俺有太多的例子,不想写,也不忍写。俺高中的同桌,就是俺上大学的时候死的。

帖:4621392 复 4621269
家园博客5 嗯,真的很惨。写下来,为了留点痕迹和记录。

从文学到历史,从知识界到新闻界,从左派到右派,没人关注,没人记录。

只好我们这些普通人来做了。

通宝推:愚弟,迷惑不解,七天,
帖:4621460 复 4621392
家园博客3 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一个比较负面的故事。

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前几年,有个词儿可能现在已经被遗忘了,“车匪路霸”,那个时候,跑长途货运是个风险比较高的活儿,货物安全甚至人身安全都成问题,汽运铁路运输莫不如此。电视剧《山海情》里一笔带过,马得宝带着表弟跟别人去扒货车偷物资,实际实际情况比电视剧恶劣的多。

九十年代上半页,老家附近镇上,活跃着一批人,专门干抢劫过往货车的勾当。一个远房堂姐的丈夫,卷进去了,当年日子过的穷,刚结婚,急于改善生活,就打起歪主意,和这帮抢劫犯混到一块去了。堂姐夫体格不错,那时候农村刚开始流行农用三轮车,他买的比较早,开熟练了。抢劫的模式是找个车辆相对稀少的道路,一两辆三轮车在货车前面慢开,挡住路,然后后面两三辆三轮车贴近货车,有人爬上货车去抢各种货物,倒腾到下面的三轮车上。堂姐夫就是那个在前面挡路,压住货车的角色。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何况他们自己就活得像鬼。有次遇到的大货司机是个狠角色,眼看被抢,直接加速把三轮车给撞飞了。车上的几个人,都丧了命。

那年我还在上大学,寒假回家听家里人说起来这个事情。过两天堂姐回娘家,来家里串门,聊几句天就忍不住哭起来,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好。

那十几二十年,真的是乱象丛生。01年,改行做通信工程,和送货的大车司机聊天,他们一辆车至少两个人,车上的货物用钢丝网覆盖,车厢里常备冷兵器,随时准备爬到车顶和人拼命。没办法,一旦货物出问题,他们可能就倾家荡产了。

通宝推:empire2007,陈王奋起挥黄钺,胖老猫,大眼,
帖:4617836 复 4615586
家园博客4 和一个广东的

押货到邻城,对方请吃午饭,说吃完去卸车,吃饱到停车场一看,车还在,车上十几吨健力宝不见了,对方说报案吧,案就报了,货也找不回,那时候刚出社会工作,回去内疚了很久。

帖:4621845 复 4617836
帖:4621916 复 4621845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4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