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讨论】NPR一个给9-14岁的书单(2013年8月) -- 南寒

共:💬70 🌺516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 家园 【讨论】NPR一个给9-14岁的书单(2013年8月)

    http://www.npr.org/2013/08/05/207315023/the-ultimate-backseat-bookshelf-100-must-reads-for-kids-9-14

    The Ultimate Backseat Bookshelf: 100 Must-Reads For Kids 9-14

    August 05, 2013

    大家有兴趣的话也可以看看后面的读者评论。

    通宝推:尚儒,GWA,然后203,易水,聚沙成塔,
    • 家园 偷鸡摸狗,1812(三)

      1812年开战,名头还是很响亮的,陆路兵发三路,海上十几艘船乱窜。这个陆路当然不是登陆不拉顿,而是捡软柿子打黄鸡北美,也就是现在若干加麻大人嘴里北美名校成群的那个北美。那时候的加麻大,不像现在,五十万福州人、二十万他二姨、四十万放牛娃随处可见,米国人一过去,马上被吹牛的吐沫星子淹死了。那时候,好走的路都没几条,陆路上就是东边两个湖沿着湖边还能走。所以一条路是现在底戳一塌,另一条路是从水牛屯到土狼屯,第三条是往猛吹嗷,也是依靠牛窑州东边边界上的一个小一点的湖。

      当时的加麻大和现在差不多,就没啥家当好守的,所以这几个屯子不拉顿也没多少守兵在那儿。米国人基本上是每一路凑了个独立旅出发,过了边界跑得就剩了个独立团,东边这两路和不拉顿的守军一开火,就力不从心,被当时和不拉顿结盟的原住民在侧面一冲,就崩溃了。往猛吹嗷这路倒是没分出胜负,为什么呢?领队的军官们根本就没能把当兵的拢过边界去。

      第一年带来惊喜的反而是海军,双方互有胜负。第一年的不拉顿海军过于托大,船长们都觉得自己是常山赵子龙,和米国的军舰搞单挑,如果遭遇到一个大炮比自己多的米国船,就凶多吉少。第二年就学乖了,都组团出去,从此就再无海战了。

      1812年底,拿破轮轮破莫斯科,米国这边也没太多的好办法,1813年硬着头皮继续去加麻大寻找他二姨,这个劲头基本和印身婆在中印边境上搞事情差不多。一直搞到1814年战争结束前,底戳一塌这边搞出了点收获,把不拉顿几个据点和联接几个据点的羊肠小道都占了;但猛吹嗷这边反而把缅因丢了一大块。但两边抢到手以后也都犯愁,这些鸟不生蛋的地方拿来干啥?中间从水牛屯到土狼屯一线倒是搞出了点乐趣,先是米国人干到了土狼屯,当时叫一水堡,算是过了个年,一把火就烧了一水堡;过不了几天,不拉顿又干回了水牛屯,也一把火烧回去;虽然有人谴责说这不讲武德,但双方你烧过来、我烧过去,拉锯带放烟火。

      当然整个偷鸡摸狗的过程中,放的最大的一场烟火是烧花生屯。这要到了1814年,不拉顿在欧洲算是腾出点手来,开始反攻大陆。在米国东岸的中段,登陆我鸡你鸭,一路攻到花生屯这一带。那时候的花生屯,正在修建的过程中,还是半个烂尾楼,所以米国人不战而走,就指望不拉顿对个建筑工地多少有点尊重。但不拉顿千里迢迢、做了半个月的船才到,心中郁闷,放把火多多少少出口气。这口气出完了以后,也就释然了,再往北到了包儿贴馍,不远不近地放了一通炮,就算完事了。在米国南边,不拉顿也搞了个小舰队,目标是先熬尔凉,但也是半心半意,遇到点小挫折就溜了。

      不拉顿火烧花生屯的时候,其实双方已经开始谈判了;炮打先熬尔凉的时候,和谈都成功了。不拉顿还是把米国这边看成疥癣之扰,把争霸欧洲看成主战场;同时由于不拉顿打败了拿破轮,所以黄鸡海军人力资源部和缉私队的KPI就都没那么紧了,这下对米国人的压力也减轻,所以也就没啥可打的。双方由此草草收兵,在加麻大边境上都退回原来的边界上。当然你现在遇到吹牛博点击率的,有管这叫第二次独立战争的。这场战争,对北美原住民来说,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伤心里程碑。北边和不拉顿结盟的诸部落,从此就变成了西进白人的砧上鱼肉;南边就在不拉顿进攻先熬尔凉之前,一个部落联盟也被白人击败;在文明灭绝的下坡路上,又滑了一大步。

      通宝推:rentg,
    • 家园 偷鸡摸狗,1812(二)

      不拉顿当时心里除了蓐而掰撕的好秩序就没想别的,就捉急拿破轮这么前轱辘转、后轱辘也转,那免煮柿油还不得莫名惊诧,既不能蓐又不能撕了。所以,自己对米国这种被隔壁老王的、手上虽然多蓐了两把,但从头到尾就没意识到:皇军看得起你的货、看得起你的人,你竟然还能对此感到不忿。

      米国那时候的地缘政治地位,大概就像21世纪初这会儿一半印身婆一半越南混在一起的一个小怪,所以内部就不是铁板一块,就有带路党和准带路党,就有像今天河里河外为乌克兰主持正义这样的普世人士。下面这张地图,如果你只看到1805年,米国当时能分成四块。

      点看全图

      首先是米国东岸分成两边,北边所谓新因格兰特,算是工业党商业党,当时打的旗号叫联邦党人,主要和不拉顿做生意,所以虽然分了家但对老家还是亲;地方虽然不大,但按现在的话来说,鸡的屁更响。新因格兰特往南,尤其是过了费城,算是一拨,以当时我鸡你鸭的权富们为核心,打的旗号叫民主共和党,就烦有人管,尤其烦不拉顿老家那帮人管,所以相对而言对法国烦的没那么厉害。米国这些党的名称是经过一系列演变的,所以当时那些党不是能简单套到现在这些党头上,这算是我给历史目光深邃三千年一裤腿杵下去的同学们一个友情提示。

      第三块是往西翻过阿巴拉契亚山、挨着山这一长条,可以叫中西部;当时还没把原住民杀利索赶利索,不拉顿也顺手在里头搅,给土著人提供一些支持;所以这儿分了家的殖民者也是和不拉顿不对眼。再往西过密西西比河这一长条,是刚从法国人手里买回来的所谓撸压撕按捺,比现在米国同名的州要大得多,可以叫河西。河西当时除了南端先熬尔凉这个城市,其它地方都还是散居的原住民,法国其实只是把剿杀权卖了,还撸不顺、压不住、就更别提蓐而掰撕了,离米国这些分了家的殖民者把原住民文明灭绝还且有一段时间。所以河西没多少米国人,有的那几个人基本上和中西部想法差不多。

      现在种种媚俗的鼓吹,管新因格兰特叫米国的精神灵魂发源地之类,算是滑了这个准带路党一个天下大稽。刚打起来的时候,不拉顿还被拿破轮转得迷糊,人手就多少有点不够,所以一开始对米国东岸的海军封锁也是对新因格兰特这一带网开一面的;当然,等到从欧洲腾出手来,也就不分生熟,只要是隔壁的都得被老王。你要是看现在米国人对天朝私有资本的手法的演变,是不是也似曾相识。

      不过,联邦党人倒也还算梗,一直婶不可忍叔不可忍但是舅还能忍,宣战之前就反对,和现在这些乌克兰主持正义人士差不多,公理法理史理地理情理都论证了一遍,再加上说这些支持开战的都是拿破轮的轴叉子。等到了不拉顿全面封锁东海岸的时候,做的打算也是再分家。

      当然南边的兄弟们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这帮人一直崇尚极小政府,想打仗的时候发现海军趋近于无穷小,陆军算是原点之外还能看得见但也得眯着眼瞅,军费从哪儿来也心里没底。另外呢,当时黄鸡北美,也就是现在的大家拿,对米国南边、西边的农产品也是重要市场之一,直到东偷一鸡西摸一狗真开了枪了,从不拉顿的驻军到五十万福州人、二十万他二姨,都还是吃的米国的粮。所以,1807年米国当时南方派占主导的政府就略带羞赧地往前搞了一小步,算是对1806年法国人的站队国际法和1807年不拉顿的站队国际法进行反应,说我们现在既不卖身、也不卖艺了,对不拉顿和法国都脱钩、搞贸易禁运。

      这一下,注搞大了,却发现自己的牌不行。当时米国虽然号称中立国货运第一,外贸对自己很重要,但和老大老二比差得太远了;大概比现在台湾省要对大陆搞禁运强点也不多。尽管有走私,但小政府把这个禁运搞得还执行力挺强;只是不拉顿和法国没啥感觉,把米国自己的经济倒是搞衰退了。到1810年,只好说我们还是回到从前,卖艺算自愿,卖身算被迫。但国内的矛盾已经被火上浇油了,且不说新因格兰特的那帮准带路党,其他人也怨声载道。这时候怎么办,免煮柿油三大法宝之一,战争即和平,再借拿破轮上半年的好运,1812年6月对英国宣战,指望摸个一鸡半狗回来。但千虑一失,忘了提醒拿破轮去莫斯科要带秋裤。

    • 家园 偷鸡摸狗,1812(一)

      最近看了有关所谓1812战争的东西,这算是另一场被遗忘的战争。我把我能记得的贴在这儿,再加上自己的臆想和吐糟。和以前一样,不愿意看的就此跳过,愿意看的多包涵;愿意屈尊指教的我万分感谢,需要中心思想、段落大意的我尽量配合。

      因国、也叫不拉顿、不拉太稀,就是说一般每顿都有,哪怕有点稀、起码不拉下。不拉顿17、18世纪好些弟兄就到现在北美去抢地盘,抢到了以后种地、搞商业,学名叫殖民,通俗易懂地大概应该叫盗业者。到了18世纪下半期,好多这些在北美的盗业者,也不怎么拉顿了;你要是个大盗,生活就更充实了,虽然排场一般还比不上不拉顿本岛或者在印身婆的大盗。但免煮柿油没有免费午餐,本岛的大盗们收保护费下手也就更狠了。所以北美的这些殖民盗业者在1770-1780年代就闹分家,内部调解不成功,打了一场分家战争;历史上叫革命战争或者独立战争,我觉得歧义太多;分家蘑菇战可能是最合适的表述。

      今天要仔细说的不是这个分家蘑菇战,而是30年后的另一个磨叽战,所以只提两点有关的。当时米国东边这块地方,对于不拉顿多少有点鸡肋,当时经济效益最大的地方应该是离得远的印身婆和离得不太远的西印度群岛。米国东边这块地方收保护费动静要是搞大了,收回来的钱还不够斧头棍棒的消耗。所以这些米国的殖民者和不拉顿的军队耗上了以后,本岛的大盗们、王室加国会、运气就没有曹丞相那么好,没赶上杨祖德,倒是等来了法国佬的西印度舰队;虽然也能当杨祖德用,舒适感差得就不是一点半点了。最后撤出北美十三州,转进大家拿。这里插句闲话,现在加麻大二十万二姨派管自己叫北美,那个时候还真是皇家北美。

      仗不打了以后,1783和1794不拉顿和米国签了两个停战条约,这个分家就算是把手续走完了;但情义不在生意在,继续做生意。这么一搞,法国佬原来得到的优惠就打折了,就有点酸,说当时要不是我隔壁老王、应该是隔壁老法,从衣柜里站出来、从床底下钻出来,你这个家能分得成吗?现在自己独门独院了,反倒是不拉顿那帮人从大门进出,我们只能走上亮子?1793年米国还一度停止偿还分家蘑菇战里欠法国的债。免煮柿油的传统,我伸手要你不给,怎么办?就开抢。1790年代末,法国海盗自费公派,从加勒比海一带开始,跟米国沾边的船就抢。米国以前的海军就是租法国人的,现在基本上只有个招牌,只好临阵磨枪;磨完了发现不快只光,就羞赧赧地和原来的老大不拉顿海军悄悄合作,最后到了1800年,算是把隔壁老法基本关到门外去了。免煮柿油的道义敌我就是这么泾渭分明,你看看现在那些给乌克兰主持正义的那批人,就是得到了其中真谛。

      这个新世纪过了两年,隔壁老王甲和隔壁老王乙又双叒叕地打起来了。法国从大革命漂移到了拿破轮,你比较一下这两张1792年和1810年的地图,离把欧洲大陆搞成本家大院这个小目标简直就是指日可待。

      欧洲1792

      点看全图

      拿破轮七大姑八大姨1810

      点看全图

      不拉顿自然不能坐视,你能抢到的就是我抢不到的。19世纪这个头十年,基本上就是法国在地上占优,但不拉顿在海上占优。为了能扼杀对方,双方都开始搞贸易封锁:说你哪怕是中立国,只有和我的敌人做生意,就是和我过不去,我就有权搞你。但法国由于海军不占优势,所以说归说,能做到的时候少;当然你要是碰到河里河外的,今天要让中国人感谢这个、明天要让中国人感谢那个,肯定得给法国人磕一遍头过去;好在那时候清朝不做大西洋的生意。

      到了不拉顿这儿,可就是真金白银了。米国那时候动枪动炮是小兄弟,驱杀印第安人能耐还是有的,和不拉顿海军比就差距有点大,军舰数量大概是500对20;但是做生意倒已经小土豪了,中立国中海运吞吐量第一;所以不拉顿一搞这个小站队,米国首当其冲。看人口规模,当时不拉顿本岛大概1000万人,加上殖民地有四、五千万;米国有500多万人,其中包括90万黑奴。这时候天朝是搞了150年的清朝,正从乾隆转向嘉庆,人过中年,但人口到了3亿,等着1840年再一次上去历史垃圾堆的火车。

      不拉顿搞这个你不支持我,就是不支持免煮柿油,我就要打你,主要有几个搞法。首先根据免煮柿油的立法,凡是去欧洲大陆的商船,先得在不拉顿停一下,例行检查交完税才能走;就好像你去新加坡高级白领,先在缅北停一站。对米国这个中立国商运第一,更是特殊对待,不拉顿的军舰就在米国海岸线外肉眼可见的距离上等着,米国船一出海,军舰就上来检查走私军用物资。查到了啥有用的都算是军用物资,当场没收;有时候心情好,没查到军用物资,非军用物资也得交关税。皇军不但看得起你的货,还看得起你的人。不拉顿搞这么庞大的海军,底层的水手待遇却很差,在本岛也经常抓壮丁,好的时候把你拉到小酒馆里喝一通、醒来以后就已经黄鸡海军了,时间紧的时候就大街上绑了就走,但这样也还是不够;同时也真有本岛抓来的壮丁逃跑到当时待遇好一点的米国商船上去当水手。所以不拉顿的军舰一边查走私、一边查偷渡,只要是说英语的都是皇军的逃兵,不管你说济南话、烟台话、还是青岛话,都是我们山东的好汉,都给我一起抓到山西去杀人。

      大家还是要记住,米国这会儿论动枪动炮是小兄弟,驱杀印第安人当仁不让,但遇到不拉顿这样的还是抗议为主。当然也有像现在河里河外这些为乌克兰主持正义的这些,皇军做的都是对的。不拉顿这边,这会儿被拿破轮晃悠得正晕,其实也不想搞第二战场;一边说我们大家生意还是好好做,要对话不要打仗;同时又说,这个抓走私、抓偷渡,关系我们水寨的安危存亡,那是一步也不能让。大家比较一下现在米国对天朝的种种打压,是不是惊艳于免煮柿油蓝血传承。

      通宝推:心远地自偏,rentg,
      • 家园 北美史与美国独立史都离不开欧洲近代史

        英法争霸,战争资源与财务负担,这些都在北美的近代史上起了很多决定性作用,北美在那个时代不是存在于一个北美真空中,作为新开发地区与欧洲列强的殖民地,从政治到经济上受欧洲当时政局影响很大。这方面美国人的历史课是不愿多讲的,刻意渲染自己先人的伟大,似乎是从天而降的五百年不出的神仙,其实现实很残酷也很无聊😁。

        碍于今日美帝在话语权上的强大,这段历史一般人就跟着美帝的话术转了,各种的北美地理历史的得天独厚不亦乐乎😅。

    • 家园 欧洲历史地图 -- 有补充

      偶然找到一个历史网站,http://www.emersonkent.com/maps.htm

      网站上收集了一些历史地图。我看了几张欧洲的觉得很有趣,贴在这儿,再加上自己的臆想和吐糟。和以前一样,不愿意看的就此跳过,愿意看的多包涵;愿意屈尊指教的我万分感谢,需要中心思想、段落大意的我尽量配合。

      点看全图

      第一张是公元526年。这时候罗马东西分裂130多年了;按一般的说法,西罗马被灭国快80多年了。比罗马分裂再早大概75年,西晋被匈奴人刘曜缩水成了东晋。差不多西罗马灭国的时候,南北朝演变到了两家对峙成为主流的阶段。我的臆想,罗马其实不能对标大一统的秦汉帝国,而是更像春秋战国时期的长期性霸主,对罗马核心区域以外的被统治人群更像军阀或者收保护费的黑社会而不是官僚机构。所以一旦被斩首以后,这个所谓罗马文明就散了,并不是像现代西方半通俗学术、通俗文化渲染的被谁传承了。从希腊文明到罗马文明,我觉得也是同样的过程;罗马人作为一个军事上占优势的文明,把包括希腊人在内的各人群征服以后,捡了一些他们的文化艺术,就好像武侠小说里,500万福州派捡了20万二姨派的网球拍,并不代表500万福州派继承了20万二姨派。所以欧洲到了526年,只剩了回归文明原点的北朝。

      第二张延伸到了600年,意大利的城邦国还魂,这时候中国到了隋,离唐还有20年。

      点看全图

      第三张是生存条件更艰苦的人群从北、从东而来,可以说又一次军事能力无条件胜利,经济文化都是浮云,只要占了这块地,云还能飘来。这大概也可以解释当代西方人的习性:造不如抢,没得抢了才开始想着造。

      点看全图

      第四张到了814年,从北边抢过来的各家兄弟们还在撕,但查理曼把原来罗马西北郊暂时捏在一起了。天朝熬过安史之乱已经50年了,大概300年的唐朝还有三分之一的寿命。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第五张到了1190年,法国在原罗马西北郊算是搞了套自己的房,但一出门满眼都是英国人加盖的小厨房,别提多烦了。近代德国还在DNA阶段,所以倒是啥也不烦;当然后来捡回来戴在脑袋上那顶帽子已经有人注册了商标了。这里还能看到十字军往东剪劫的过程,再过十几年的第四次,洗劫了君士坦丁堡,大概就相当于从梁山上下去没抢到啥东西,就把朱贵的酒店给抢了;所以你这么一看,对米国现在这些行为方式就不觉得那么奇怪了。同时东北欧的兄弟们也开始往自家朝南的厢房的门楣上贴聚义厅的金字;这大概对理解当今东欧、老毛子对米国、西欧挥之不去的自卑感也有所帮助。天朝960年开始的两宋已经熬到头了,拿着去历史垃圾堆的往返票,正往火车站赶。

      点看全图

      第六张到了1360年,这是英法百年战争的头三分之一,英国人把小厨房们盖成了若干个大饭厅;不过60多年以后还是被法国人拆迁成功、基本被逐出欧洲大陆了。总而言之,还春秋战国呢,大概能和前500年那一段的晋楚百年争霸对标。这里还能看到立陶宛曾经昙花一阔的祖上,所以人家现在唧唧歪歪几句,可以理解;倒是些祖上是天朝的,也跟着叽歪,除了脑袋被驴踢过我实在想不出其它的原因,当然也许都是驴的错。天朝这时候顶着烂菜叶子往历史垃圾箱外面爬,明朝马上要正式挂牌营业了。

      点看全图

      第七张到了1490年,法国人基本过了主要生长期了,德国还在把大腿胳膊往一个脑袋底下长,波兰立陶宛阔到了一起。希腊文明原住址已经被穆斯林占了,以后只能往外挖了;罗马也停留在城邦阶段,直到1870年才有统一的意大利。天朝这时候明孝宗搞了个“弘治中兴”的小高潮,直到150年以后被李自成吊销了执照。但是欧洲人出去抢的心思是从来没有停过,有条件要抢、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抢,1492年哥伦布到了美洲。其中动力最强的是百年战争被脱欧的英国。打败了以后不能攘外就安内,回到因格兰特打内战,所谓玫瑰战争搞出了个都铎王朝,其间在宗教上也彻底脱了欧。不能往欧洲大陆抢,就往海外抢,350年以后和又转了一圈的天朝相遇。如果不是天朝的诸多愚公愚不可及地移山,大概现在中华文化也被正宗嫡传到了米国的通俗文化里,这大概也是河里河外许多写简体或者繁体的中国字的人对大陆现政权愤愤不平的原因之一。

      通宝推:川普,心远地自偏,黄序,大胖子,汉水东流,唐家山,回车,桥上,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顺手记一下现代法国的尺寸 -- 补充帖

      顺手记一下现代法国的尺寸,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上一次把因格兰特对标于江苏,法国本土也还对着华东,但面积就比任何一个省都大多了。包括巴黎在内的北部,GDP占法国40%以上,面积稍大于浙江。西部靠大西洋这块,稍小于江西。临地中海的南部,面积稍小于福建。东部还有阿尔卑斯山这快,方向上和台湾省最接近,但台省面积太小,我就把安徽硬挪过来。浙赣闽皖加上三成的台湾省,面积差不多正好凑上。

      通宝推:大胖子,唐家山,
      • 家园 也闲聊几句

        欧洲和中国最大的区别在于,虽然两者都分处欧亚大陆的两端,但是中国处于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板块,而欧洲不是。

        点看全图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欧亚大陆的地理板块,其实就两块,一块是中国,另一块是从欧洲一直到印度,也就是亚历山大曾经征服过的区域,也可以说中国以外的区域,实际上可以看成一个完整的一大块。欧洲只是这一大块中的一一小块,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板块。

        欧亚大陆之所以分成这两块,是由于中国的青藏高原和西部广袤的戈壁沙漠,构成了征服者大军难以逾越的地理屏障。这样的屏障,还有非洲北部的撒哈拉大沙漠。

        虽然欧亚大陆这两块之间有地理屏障,可以屏蔽征服者大军,却并不影响商贸的往来,而且由于纬度接近,双方来往做生意的欲望还比较强烈,所以,中国所处的板块尽管相对独立,却并不闭塞,这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又不一样。南北之间由于纬度相差大,气候习俗差异大,南北之间的人大概自古以来都不喜欢做生意,不知道,说“买东西”,而不说“买南北”是不是也是由此而来。

        总之,中国这边由于又安全,又不封闭,所以重生产,重国家治理,重商贸,而欧洲那边由于不安全,搞生产不划算,所以只剩下抢和商贸了。

        通宝推:川普,起于青萍之末,唐家山,
        • 家园 上万年的欧亚DNA影响也存在这个屏蔽作用

          就是欧洲从中亚到西欧的几千年来的数次DNA大量融合,是从东向西方向的,西欧受到长期的大量的外来基因影响。 而东亚则比较封闭,同时期主要是从北向南的DNA扫荡,取代,产生今天中国主体绝大多数DNA高度同一(O3)的民族。而原来居于中国南方的古代种群则迁徙到东南亚(O2)与大平洋岛屿(O1)。

          油管这里有个演讲很不错 《付巧妹:尋蹤東亞》 https://youtu.be/EeL2YYjl7vQ?si=82JKsE22DIlHSkfX&t=1173

        • 家园 你这个帖子也能转载吗?

          这种视角对孩子们学习世界地理和历史时会有启发。

          • 家园 完全可以

            另外,为便于小孩子理解,可以补充说一下为什么我国西部的高原、戈壁、沙漠对于人数众多的军队是屏障,却并不影响商贸的往来?

            受交通工具的限制,古人远行,不像今天坐飞机高铁,可以一下从一个城市跳到另一个城市,而是只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挨着走过去,由于随身带不了很多吃喝,必须途中进行及时补充,这就要求沿途必需有补给点,且每个补给点的相互距离还不能太长。

            我国西部高原、戈壁、沙漠,地域广袤,人烟稀少,但由于沙漠绿洲的存在,也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人类聚居点,这些聚居点可以为少量的人,提供补给,但对于征服者大军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所以,做商贸的由于人少可以往来,但人多的军队就过不来。

            通宝推:起于青萍之末,唐家山,
            • 家园 世界大概地势

              地图

              点看全图

              • 家园 从地图地势看,亚历山大历史成谜

                西方有大笔粉刷及伪造历史。宗教的垄断文化传播,又整很多为传教编的书籍。其他文明的典籍也在西方工业崛起后,破坏搜刮相当多,中东阿拉伯世界没少流失古书古物。有些民族被毁灭,口传历史都消失了。证据链上叫死无对证,可惜咱们中土文明冗余够大,有记史传教后人,按中华古典很多书写事件对应不上。

                中东、中亚、南亚很多事,史学上属于其他文明国家自说。起不到做为以史为鉴作用。

      • 家园 很有意思

        能转载吗?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