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另一道长城 -- 晨枫

共:💬88 🌺460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另一道长城

    中国的万里长城驰名世界,被誉为世界第八奇迹。但是在世界另一端的英伦也有一道长城。这是罗马帝王哈德良在公元122年前后建造的,和后来英格兰、苏格兰的边界走向大致相符。和万里长城不同,这道所谓“哈德良长城”才116公里长,将罗马行省不列塔尼亚和北方的高地蛮族隔开。哈德良之后的安东尼乌斯在160公里的更北方建立了第二道长城,虽然这道长城只有61公里,理论上更加易于防守,但两道长城之间的低地蛮族太难驯服,马库斯奥莱利乌斯放弃了这片难以驯服的土地,退回到哈德良长城。这片土地今天就是苏格兰低地,更北方的山地当然就是苏格兰高地。

    在中世纪时,苏格兰已经形成一个独立国家。1286年亚历山大三世死后,苏格兰陷入王位争端,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被请来仲裁,爱德华一世则偷梁换柱加封为苏格兰大公,实际上成为太上皇,引起苏格兰贵族的不满。1294年,苏格兰贵族拒绝应招加入英格兰对法国的战争,反而私下和法国结盟,在1295年10月23日签约。爱德华一世对苏格兰宣战,战胜后自封为王,引发了苏格兰独立战争,威廉华莱士就是其中的反英领导人,他的故事通过电影《勇敢的心》已经家喻户晓。1306年,苏格兰的罗伯特一世册封为王,1320年,教皇约翰二十二世承认苏格兰独立宣言,几番内战和王朝更迭之后,斯图亚特王朝统治苏格兰。中世纪是苏格兰和法国结盟的时代,查理五世在1418年组建了苏格兰近卫军,在百年战争中,苏格兰近卫军和圣女贞德的战友们一起对英格兰作战。

    1502年,苏格兰的詹姆士四世和英格兰的亨利七世签订永久和平条约,詹姆士还聚玛格丽特公主(亨利八世的姐姐)为妻,铺垫了英格兰和苏格兰共君的基础。但是1513年,詹姆士四世和法国勾结入侵英格兰,在弗洛丹之战中亡命疆场。1587年,苏格兰的玛丽女王秘密勾结法国反英,被伊丽莎白女王砍头。1603年,终身未婚因而无后的伊丽莎白女王死后,死敌玛丽女王的儿子、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按照共君的继承法例成为英格兰国王,更名詹姆士一世。在1688年的光荣革命中,图谋复辟天主教势力和勾结法国的詹姆士二世被赶下了台,詹姆士二世的荷兰女婿威廉三世和妻子玛丽二世成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国王,开始了汉诺威王朝时代。1707年5月1日,苏格兰和英格兰议会通过合并条约,联合王国宣告成立。合并之后,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的贸易快速增长,苏格兰的对外贸易也借英国皇家海军的东风。试图复辟斯图亚特王朝的雅各比派起义在1746年4月16日的卡鲁登之战中最后扑灭后,“顽冥不化”的苏格兰高地人被大批驱赶出祖先的土地,或者移居苏格兰低地,或者移居海外,尤其是北美,加拿大大西洋边的新斯科舍省就意为新苏格兰;苏格兰低地人则以极大的热情拥抱英格兰的工业革命和海外冒险,格拉斯哥成为英国的工业中心。

    苏格兰人才荟萃,科学家有奠定电磁理论的詹姆士麦克斯韦、发现青霉素的亚历山大弗莱明,工程师有发明蒸汽机的詹姆士瓦特、发明电话的亚历山大贝尔,经济学家有建立市场经济理论和“看不见的手”的亚当斯密,实业家有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轮胎大王约翰邓禄普,作家有沃尔特斯科特和柯南道尔,政治家有以《贝尔福宣言》种下今日以巴之乱种子的阿瑟贝尔福和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和戈登布朗,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索姆河大战的英军司令道格拉斯黑格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列颠之战的休道丁空军元帅还有蒙哥马利也是苏格兰人。由于大量苏格兰人移居北美,苏格兰和加拿大的关系特别密切,相当于英国在加拿大的东印度公司的哈德逊湾公司由苏格兰人主导,探索西北通道的苏格兰探险家西蒙弗莱泽和亚历山大麦肯齐打开了加拿大西部和北方,主导加拿大建国的约翰麦克唐纳和第二任总理亚历山大麦肯齐(和探险家同名,但时间上相差约60年)也是苏格兰人。

    和“投降派”而且新教主导的苏格兰低地不同,天主教主导的苏格兰高地一直心怀独立之心,即使在历次雅各比派起义被扑灭后依然不熄。1922年,同样天主教主导而且和苏格兰传统关系密切的爱尔兰重获独立,1934年,苏格兰国民党(简称SNP)建立,但第二次世界大战打乱了苏格兰独立的政治进程。60年代后,英国开始去殖民地化,苏格兰独立运动乘势再起,SNP在1967年赢得了议会一席。1968年英国首相爱德华希思组建皇家宪政委员会,专门研究苏格兰独立的法理问题。

    随着英国的式微,苏格兰也开始去工业化。但北海石油的发现使事情出现转机,SNP以“这是苏格兰的石油”为号召,迅速赢得苏格兰人的支持。苏格兰硅谷和金融业也迅速发展,爱丁堡成为欧洲第五大金融中心,皇家苏格兰银行还成为2008年英国金融危机的首祸。除了大伦敦和英格兰东南,苏格兰人均GDP高于英国所有其他地方。SNP在1974年的大选中囊括30%以上的苏格兰席位。1979年苏格兰就自治问题公投,52%赞成自治,但投票人数不足,不到要求的至少40%苏格兰选民赞成自治,公投被宣布无效。SNP愤而撤销对工党的支持,工党政府垮台,保守党的撒切尔夫人上台。铁腕的撒切尔夫人对苏格兰独立运动毫不留情,难怪下台的工党领袖卡拉汉酸溜溜地说道:SNP拆工党的台纯属“火鸡投票给圣诞节”。但SNP坚持不懈,1997年再次公投,74.3%的投票赞成组建苏格兰议会,占选民人数44.9%。1998年英国议会批准苏格兰建立议会,1999年苏格兰举行第一次议会大选,7月召开1707年以来第一次苏格兰议会会议,议会多数党领袖由英国女王任命为苏格兰首席部长,当然这个首席部长只管苏格兰的内部事务。

    2007年,SNP成为苏格兰议会多数党,但只比主要反对党多一席;2011年,SNP再次赢得议会多数,这一次是129席中的69席,占选民票数的45%,已经可以推动独立公投了。苏格兰首席部长亚历克思萨尔蒙德宣布,SNP政府将在任期的后半推动独立公投,时间大约在2014-15年间,但公投目标是更大自治还是像加拿大、澳大利亚那样属于英联邦但拥有完全主权的国家,现在还不清楚。卡梅伦在逼SNP明晰化公投目标,尽早公投,希望将足够多的苏格兰选民吓退,但这是一把豪赌。这将是卡梅伦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挑战,独立的苏格兰可能给北爱尔兰的独立诉求以新的动力,甚至导致威尔士和英国其他地方的独立诉求,联合王国的统一问题连欧元危机导致的英国在欧洲政治版图中的地位问题都相形见绌。但对于英国军方来说,苏格兰独立对英国军力和基地的影响是更急切的问题。

    SNP提出独立的苏格兰和英格兰共同分担军事和外交,但这实际上很难实现,或者说是不可持久的。两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分歧和必须通过两国议会的程序问题必然大大拖延任何军事行动的实施,在具有争议的军事行动问题上,军人也容易发生忠诚混淆的问题。两国对未来财政和安全政策的分歧也对长期国防建设带来极大的不定性。现实地说,苏格兰的武装力量很可能采取类似爱尔兰的模式,也就是说,维持一支规模较小的武装力量,除了有限的联合国维和行动外,足够宣示国家主权但不足以用于海外干涉。这和英国对于武装力量的定位是不符合的,共享军事力量必将对英国的安全政策带来巨大的影响。但更大的问题在于英国的核力量。

    作为核大国之一的英国,实际上核三位一体中只有一位:潜射洲际弹道导弹。英国的陆基弹道导弹的企图早早破灭,具有核攻击能力的战略轰炸机在1998年也已经完全退役,剩下的只有4艘运载“三叉戟II”导弹的“前卫”级战略核潜艇。这4艘战略核潜艇全部部署在格拉斯哥以西40公里的克莱德海军基地。另外,在建的“机敏”级攻击核潜艇也将全部部署在克莱德,最终将达到7艘。在德文波特的7艘“特拉法尔加”级攻击核潜艇已经有一艘退役,其他的也计划在未来10年里相继退役。这样一来,皇家海军的全部核潜艇都将在苏格兰。苏格兰在历史上就是皇家海军的重要基地,斯卡帕湾曾经是两次世界大战中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的主要基地,日德兰海战和追歼“俾斯麦”号的战舰都是从斯卡帕湾出发的。斯卡帕湾海军基地在1959年关闭,但克莱德海军基地依然是皇家海军三大主要基地之一,另外两个是朴次茅斯和德文波特。

    SNP是坚定的反核派,即使同意和英格兰共用海军基地,也明确宣示要实现苏格兰无核化。这使得皇家海军十分为难。如果现在把核潜艇和核导弹撤出苏格兰,这种明显敌意的行动很可能把苏格兰人推向独立的一边,间接铸定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如果无所作为,那就只有看独立后苏格兰政府的决定了。苏格兰很可能会要求皇家海军的核潜艇和相关设施从克莱德撤出,但在此期间,英国就等于把自己的核安全交给外国政府决定,这是不能容许的。

    即使在独立前或独立后能够把核潜艇撤回英格兰,皇家海军还有具体问题。克莱德海军基地分两部分,核潜艇都在法斯兰。这里的水深较大,面向北大西洋,便于核潜艇隐蔽进出,但背向欧洲大陆,不受来自欧洲大陆方向的威胁。这些优点是朴茨茅斯和德文波特不具备的。在地理位置上,北方的法斯兰也更有利于出击格陵兰-冰岛-英国的海上封锁线,这是战时皇家海军的首要任务。更要命的是,很多年来,法斯兰已经建立起一整套保障核潜艇和核导弹的技术设施,把整个保障体系统统搬迁的费用是不可思议的。

    朴次茅斯是水面舰队的基地,水深不适合核潜艇使用。德文波特有现成的“特拉法尔加”级的设施和保障体系,但空间窄小,远远不够支持整个“前卫”级和“机敏”级舰队的需要。另一个可能的搬迁目的地是威尔士的米尔福德海文,但一旦苏格兰独立,把核潜艇搬迁到威尔士可能不必要地触动敏感神经,威尔士人可能反感有核化,英格兰人则可能对把核力量再次部署到“别人”的地方感到不安。

    把英国核力量从潜基转移到空基是一个办法。尽管皇家空军已经不再拥有战略轰炸机,“台风”、“狂风”等战术飞机具有相当大的航程,配合核弹头巡航导弹依然可以形成足够有效的核威慑。法国核三位一体的空中部分就是有幻影2000N挂载ASMP中程空地导弹来实现的。皇家空军的部署自由度较大,也相对不像核潜艇那样受限制。但英国没有现成的核弹头巡航导弹,这不仅需要投入巨资研发,还有违核裁军的大潮流,因为这已经不是现有核军备的维持,而是启动新的核武器研制。另外,战略核潜艇和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的生存力、突防力、射程还是战术飞机加核巡航导弹无法相提并论的。英国已经在筹划“前卫“级战略核潜艇的下一代,2006年12月4日,布莱尔政府宣布将为4艘下一代战略核潜艇拨款200亿英镑;2011年5月18日卡梅伦政府批准了启动下一代战略核潜艇的研制计划,但开支可能要增加到250亿英镑以上。新潜艇将继续使用“三叉戟II”潜射洲际弹道导弹和采用美国技术的PWR3反应堆,最终的建造决定将在2016年做出,但苏格兰独立问题使得英国政府的决策大大复杂化。攀升的总开支和困难的国家经济给反核力量以强大的理由,国家分裂造成的开支使得决定进一步复杂化,但英国不能无核化。英国陆军的兵力规模已经下降到拿破仑时代以来的最低点,海军更是下降到亨利八世以来的最低点。空军的实力下降没有追溯到那么远,“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界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根本没有空军。军力已经高度萎缩的英国如果没有了核武装,将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彻底无足轻重。老大帝国虽然已经是掉光牙齿的狐狸,但从核俱乐部里除名还是不可接受的。

    英国可以试图通过谈判保留克莱德海军基地。独立的苏格兰必将要求立刻加入欧盟,英国可以支持苏格兰加入欧盟作为条件,以获得继续使用克莱德海军基地的权力。英国可以通过拖延谈判和制造困难,增加苏格兰独立的成本,不光改善英国的谈判地位,也吓阻其他试图仿效苏格兰榜样的地区,如北爱尔兰和威尔士。

    但另一方面,就常规军力而言,独立的苏格兰不会成为英国的安全威胁,苏格兰将是一个友好邻国,但英国依然必须在英格兰北方和威尔士适当部署兵力,以宣示边防和主权。就兵员而论,苏格兰独立使英国丧失一大兵源,即使苏格兰人像爱尔兰人一样可以到英国参军,也不足以补足损失。2009-2010年间,只有80名爱尔兰人加入英军,2007-2008年间更少,只有10人。

    在人烟稠密的英格兰也难以找到像苏格兰高地那样适合军事训练的地方,苏格兰的山谷是北约空军低空突访训练的主要地方,军事航空爱好者居高临下拍摄的掠地飞行战斗机的照片很多就是来自这里。苏格兰或许会继续对北约开放训练空域,但这就成为国际军事合作问题,要涉及到钱了。英国的空中威胁主要来自北海,俄罗斯的图-95“熊”式轰炸机时不时会光顾一下,战时保证格陵兰-冰岛-英国一线的海上和空中封锁线也是北约的基本战略,但“丢失”苏格兰使问题变得复杂化。英国不仅需要和苏格兰协调空中防务,还要面对已经缩小的空中力量遭到分裂的问题。由于苏格兰独立将要按某种比例承担英国的债务,苏格兰也有权利分割英国的军事力量,即使苏格兰仿效爱尔兰的先例,并不打算保留海空军。苏格兰可以像乌克兰一样,把继承的作战飞机和舰艇出售给英国,但这对眼下经济已经窘迫的英国是多出来的负担,另外购置新装备补足更是不可承受之重。进一步缩小的军事力量将使英国的海外干涉能力受到削弱,而海外干涉能力是英国安全战略的核心。

    从丘吉尔和罗斯福时代开始,美英特殊关系就是英国安全战略的基础。冷战结束后,英国本土受到入侵或者常规攻击的安全威胁下降到微不足道的地步,英国的军事力量主要用于北约义务和海外干涉。在英国式微但依然热衷于搅和全球事务的今天,英国只有借助美国的力量实现英国的全球战略企图。但英国调动美国的有效性取决于英国对美国的有用性,尤其是参加美国主导的海外干涉的力度。换句话说,四两拨千斤还是需要有四两的存在,如果只有一两或者没有斤两,那是拨不动千斤的。苏格兰独立使得这一前景变得模糊起来。

    苏格兰独立远远没有到成为现实的地步,种种民调显示,赞成独立的人数尚未过半。但SNP具有两个优势:1、SNP有选择公投的时机和内容的主动权,SNP可以根据民情,选择渐进独立或者一下子彻底独立。等待无损于苏格兰人的独立事业,如果300年的联合王国没有打消苏格兰人的独立念头,再等一两年甚至更多不见得能使苏格兰人忘记独立的诉求。2、苏格兰依靠北海石油,成为英国实体经济中少有的亮点。和很多国家分离主义地区通常是受到中央政府财政补贴的情况不同,苏格兰是自给有余的地区,当前伦敦的金融经济困难只能增强苏格兰人遭受剥削的反感,而没有其他国家分离主义地区依赖中央政府补贴而舍不得放手独立的困窘。哈德良长城今天只是一个旅游景点,但苏格兰人心中的长城才是值得关注的。

    关键词(Tags): #纸上谈兵通宝推:黄粱梦,桥上,gschen,不打不相识,随性自在,大漠孤烟远,
    • 家园 难得一见的好贴

      挖河泥功能真好,出来的帖子质量很高,虽然常常有点随机。没想到

      詹姆士麦克斯韦、亚历山大弗莱明,詹姆士瓦特、亚历山大贝尔,亚当斯密

      居然都是苏格兰人。不过十多年过去了,苏格兰都没有独立。我看苏格兰不会比台湾早实现法律意义上的完全独立。

    • 家园 8%的人口用掉了20%的税收

      这就是为什么英格兰人也赞成苏格兰独立

    • 家园 从乔治一世起才是汉诺威王朝的开始。

      "詹姆士二世的荷兰女婿威廉三世和妻子玛丽二世成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国王,开始了汉诺威王朝时代",这个有误。玛丽二世以及她妹珍妮女王都还是斯图亚特王朝,从乔治一世起才是汉诺威王朝的开始。

    • 家园 公投还有不到一年时间

      苏独开始动员造势了。

      Salmond: 'Scotland's time is now'

      评论很有看头,支持率高的评论几乎一边倒偏独,连自称英格兰人的都表示赞成,似乎把对保守党的仇恨都宣泄在这个题目上了。保守党在朝,对苏独是个利好。从撒切尔时代积累下来的旧恨,再加上托利党衮衮诸公以撒氏继承人自居,不遗余力祸害公共事业的新仇,简直是对苏独公投的最佳动员。只可惜撒切尔死的早了一点,要是拖到明年再死,萨尔蒙德连做梦都要笑醒的。

    • 家园 北爱又闹,苏独偷笑

      http://www.bbc.co.uk/news/uk-northern-ireland-23295307

      又发生街头暴力事件,奥兰治大游行演变成连串冲突,今天还打晕一个统派议员。

      前几天苏格兰人穆雷拿温布顿冠军,苏独党的萨尔蒙德趁机在观众席上擎出一面圣安德鲁旗,就在懵然无知的卡梅伦身后,一脸抑制不住的坏笑。

      果然,网上一片争论,究竟穆雷是为苏格兰夺冠还是为不列颠夺冠?这搁别处都不是个问题,但一扯到苏独就很要命——结果穆雷本人一本正经在媒体面前宣布自己是不列颠的温布顿冠军。谁都知道这是场面话,穆雷公开说什么根本不代表啥,他私底下的立场大家不方便问,重要的是苏独话题又有了舞台。明年独立公投在望,苏独党自然希望炒热一切跟族群意识有关的话题。

    • 家园 英国连国旗都是压迫的象征啊

      代表英格兰的白地红十字压在苏格兰和爱尔兰的叉叉旗上面

      • 家园 你的理解有误

        英国国旗以及国号设计是老盎格鲁人最擅长的以形式上的让步获取实质性利益的典范。英国人绝对不会跟一根筋的波旁王朝的亨利一样为了一块破布唧唧歪歪而舍本逐末。

        • 家园 即使形式上的让步

          也要视乎让步对象的斤两而定。

          比如其他三个民族中反抗较弱的威尔士,不管是红龙旗还是圣大卫旗,在米字旗上根本没有体现。而苏格兰18世纪就搞过苏格兰版的米字旗,就是圣安德鲁十字在最上面的版本——其时雅各比派闹苏独正如火如荼。

          况且一旦需要让步,往往不仅止于形式。有讨价还价实力,必然得到相应的好处。

          即使在今天,苏格兰和威尔士在联合王国之内的地位也大不一样。苏格兰属于中央政府竭力讨好安抚的,而威尔士差不多可以算后娘养的。记得看到过一个统计,四个国家中,苏格兰从中央拿到的钱远高于其税收贡献,而威尔士正相反。爱哭的孩子有糖吃,爱闹独立的地方政府也一样。不管苏独成不成,历年来苏格兰利用这个议题从中央政府手上确实占了不少便宜。

          假如苏独成功了,其榜样效应大概会刺激其他地方效法,其时中央政府的注意力也必然要转移了,会不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挺值得拭目以待。

      • 家园 是啊,看来是翻身解放的时候了
    • 家园 刚看过《孤独的死亡之所》。

      在片首曲《燃烧的奥辛顿》凄凉的歌声中,镜头慢慢扫过苏格兰高地山区,感觉比较震撼。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