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坐了下武广高铁(2):现身说法支持高铁 -- 履虎

共:💬219 🌺458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 家园 坐了下武广高铁(2):现身说法支持高铁

    上次写了"坐了下武广高铁" 链接出处,还有SZBD的精彩大作"算算高铁的账"链接出处之后,高铁这个话题引起大家的兴趣,相关的新闻也越来越多,也有些反面意见,例如被高铁,算高铁的经济账等等等等。对于这些反面的意见,我觉得还是用亲身经历来摆事实,讲道理比较好。

    有人说农民工朋友是不会坐高铁的,这本身可能就是瞧不起人。如果能够体体面面、干干净净的、有尊严的出门回家,谁不想呢?毕竟农民工朋友不是经常走在铁路上的,出门回家可能也就一年一次,甚至几年一次。但是在高铁之前挤春运的时候有这个可能吗?

    我本人是1992从武汉考去大连读书,之前没出过省。到学校报到的时候,父亲陪我一起去,买的是武汉到大连的通票,大概要坐50多个小时,硬座。在车上一天一夜以后,旁边几位沈阳机床厂的女工看不下去了,她们是单位组织去武汉旅游结束返回沈阳的。她们跟我父亲说,大哥,这孩子受不了,要不你让他睡到我们3个人的硬座下面,怎么也能睡一会。呵呵,说来有些人可能想象不到,那趟车,行李架上面都躺人的。由此,我自己发誓,有飞机的话,绝不坐火车!那时武汉到大连还没有航班。

    然后大连回到武汉就是我自己坐车了。那时一般是学生通票,大连到北京,北京站排队签转之后到武汉。我的湖北同学们都是老老实实这么办,快的4-5天回到家,慢的6-7天也不一定。我一想,这样不行。我托人只买大连到北京的特快,下午三点多到北京,买不到就混上特快从大连站到北京,大概站13小时,身边都是人,想蹲一会儿你得挤。所以我在火车上只喝点水,从不吃东西,没办法,太脏了。下午三点多到北京站后,跑到北京站售票口等退票,我每次都能等到,然后坐当晚6点多的特快从北京到武汉。这样我今天大连上车,后天可以到家。可怜我那些湖北的同学,其实钱花的差不多,他们要流落北京好几天,还好当年没有孙志刚。这样熬了一个寒假返程、一个暑假往返,好消息来了,1994年1月春节前,武汉到大连的航班开通了。我不想找家里要钱买飞机票,因为太奢侈,大家都坐火车,你为什么坐飞机?93年的大二上学期我就翘课去电脑城打工了,卖金长城电脑,月薪900,干半个学期可以买往返机票,不用坐火车咯,我到现在还很感谢那个公司老板。这里留个问题给大家猜,几个新疆伊犁地区的女孩子到大连上学,她们要在路上多少天才能到?

    好了大学毕业了,分配到广州,估计这辈子不用再坐该死的火车了。谁知道,说话太满,报应马上就到。1998年春节,我要回武汉,本来是买飞机票的,谁知道一个武汉籍同事说,你买什么飞机票,买张卧铺,又舒服,打打牌睡一觉就到,我于是花300多买了张卧铺,又花4000块买了套西装,拎个小包,打算体面一点回家。大概6点半的火车,我5点半到火车站就傻了,车站广场根本进不去,全部是人,就是下班时公交车上那种沙丁鱼罐头的挤法,隔很远的士就走不动了,我在广场边缘等到6点,一看实在不行,火车要开了,必须进站,可我挤不进去啊。很快我发现我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火车广场当时没有人知道去什么方向的可以进站,什么车可以发车,进站口都是军警在把守,只要突然一个破喇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人肉沙丁鱼们就向一个方向潮涌,过一会儿前面的人喊挤得受不了了,错啦错啦,然后沙丁鱼们都又向另外一个进站口方向涌去。我真的不是挤进去的,我是被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们挤在中间,差不多两脚悬空,他们送我进去的,当然用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可怜我新买的西装啊。我进了进站口就是7点左右了。

    进站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湖南大雪断路,没有车可以发车。我猫在people moutain people sea的火车站里直到晚上八点半,一想,这样不是办法,呆下去要死人的,我问了旁边一个眼光迷离的大姐,我有卧铺票你要吗,我不坐火车了。票卖给大姐,我又犯傻了,我怎么出去呢?外面人越来越多,而且都是想进站的。怎么办?我看见了旁边站内二楼的餐厅,他们好像胸前都带着个胸牌,哦,有了。我抓住一个小伙计,不走进出站口,能出站吗?他说可以,50块,他下班带我出去。然后大概九点左右,车站工作人员和军警疑惑地看见一列餐厅工作人员中间夹着一个穿西装拎个小包的人穿行而过。哦,餐厅小老板吧。我们先过检票口,往车站里面走,过地道,从大概1000米以外的省汽车总站附近出去了。第二天早上,我跑到机场,加价300回家了。更精彩的是,我的一个广西同事,跟老公回桂林,跟我同一天进站的,他们愣是从火车站广场一直杀到火车边,可是上不去火车。那时已经乱套了,发狂的人群见车就上,不管车次去向。我同事的老公,一间外资保险公司的高级白领,从车窗把老婆塞进去,再把行李塞进去,大喊老婆你先走。。。然后我更佩服的是他老兄从火车站广场原路杀出去了,第二天坐飞机回的家。如果有人觉得我说的有演义成分,请看这个“1998年30万人滞留广州火车站留下半米厚垃圾”外链出处。

    2008年湖南雪灾的时候,广州火车站可是滞留了过百万人的,某位市里领导人私下说过,如果天晚晴一天,火车站上面的人可能都会暴动了。反对高铁的朋友们,你们自己经历过这些或是能够想象的到吗?今天我坐在高铁上面是很高兴的,普通人也可以很体面的出门了。像我这样的懒人,甚至花几十块把行李用顺丰快递寄回去,手揣在兜里优哉游哉晃回去。一句话,速度改变生活!(剽窃自康桂David)

    说了旅行,该说说货运了。早在1997年,在和黄国际中国事业部,盐田码头铁路公司和铁道部属集装箱运输公司的推动下,我代表一间外资班轮公司开拓内陆市场,就是推动多式联运,工厂装箱,出联运提单,而改变内地出口货物都是铁路、公路散货运到口岸装箱的局面。以湖南为例,当时主要出口货物是烟花和陶瓷,像陶瓷这样的货散货运到口岸再装箱损耗非常大,而烟花多了转运过程危险程度更高,像2008年广东三水烟花爆炸而导致广东口岸对烟花出口关闭就是明证。类似的,贵州的轮胎出口、云南的烟草和农产品都面对这个难题。集装箱运输代表了世界80%以上进出口货值的运输方式,而集装箱铁路运输是集装箱联运的主要形式。最理想的铁路集装箱运输方式是像美国那样的双层集装箱运输,就是单一车板上面叠放两个集装箱。这样才能降低运输成本。在我国目前铁路客货混运线路上这是不可能的。这意味什么呢,铁路运输成本降不下来,沿海的工厂就不可能往内地搬,因为原料进口,成品出口的运输成本太高。除了成本,还有运力瓶颈。高铁网建成之后,可以考虑将原有线路逐渐改造为货运专线。那么以后的中国就是两条线轨走路,高铁网 + 货运专线,才能逐步解决目前国内的物流难题。

    好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以后写“坐了下武广高铁3”就可能是我找到武广高铁拉动内需的实证了。

    通宝推:卷心菜,小丘,亚东,花错,神仙驴,加东,煮酒正熟,李根,别来无样,五谷不分,月色溶溶,梦秋,珊珊一何迟,xyz熊,桥上,匿名:1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我才想起来,98年春节大雪封了铁路,然后98年夏天我坐火车从

      我才想起来,98年春节大雪封了铁路,然后98年夏天我坐火车从长沙到武汉还是武汉到长沙,在路上大水不但只没了铁路路基,火车轮子一小部分都在水里,就这么开过去了。

    • 家园 同样在大连上过学的

      同样被火车特别是春节时的火车折腾惨了的南方人飘过,啥也不说了,全是眼泪啊

      这里留个问题给大家猜,几个新疆伊犁地区的女孩子到大连上学,她们要在路上多少天才能到?

      关于这个我还真知道一点,因为我有一个同学就是伊犁的。不过我认为更辛苦的是青藏线没有开通之前藏族的同学们,那才辛苦。我寝室老二是林芝的,他当时回一趟家最快也要花一个周。

    • 家园 今天看到京沪高铁上海段有列车试车。
    • 家园 我很担心。重庆至成都动车因故障抛锚80分钟 有旅客晕倒。

      重庆至成都动车因故障抛锚80分钟 有旅客晕倒。

      http://news.sina.com.cn/c/2010-06-20/225820510254.shtml。

      不是反对高铁,但是这种情况确实值得关注。高铁目前还没有坐过,但以前有坐空调车的经历,也是临时停车,出了小的故障。大夏天,只有几个窗户可以打开通气,满车空气非常的差。就通气性来说,对比动车(高铁)来说,应该还算是好的。

      动车有没有手动可以控制的车窗?或者是其他应急的通道(比如飞机上的安全门)?如果没有,显然是重大设计缺陷,这次只是停几十分钟,如果有火灾什么的怎么办?

      如果有手动可以控制的通风道,那就是列车工作人员的失职,成都局责任不小。

      • 家园 救援不力,国铁老毛病了,不过呢

        客运不实现公交化,救援永远也好不了

        动车组的密封比较严格,否则高速进出隧道时乘客耳朵受不了。线路上也不能随便开门,否则乘客下车乱跑,对向来车会出大惨案……

        总的说来,如果仅仅是停车不走还好,如果空调系统也挂了,救援又迟迟不来,那……确实很崩溃……

      • 家园 呵呵,今天我在高铁上面停了一个小时,因为前车故障

        我坐的车也只能等。这个时候就看出些问题了,出门旅行时,中国人的焦虑不安的心理表现的非常清楚。我后座一个中年男子(40+),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可能还是个中层干部(单位组团),神经质的不停抖腿,就是很多人经常的那种,然后不停的咒骂女列车长。一个小时以后,车开了,他也正常了。我旁边的老太太看见他抖腿晃动我的座椅晃得我头晕,小心提醒我,他可能是焦虑神经质,不要理他。你想想这可是环境舒适的高铁,也没有空气质量问题,还是一等车厢(满员),都还会这样,普通列车春运时出现的农民工心理障碍问题就很容易理解了。可是产生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什么?不就是长期的运力紧张春运难吗?中国人出门都出怕了,我自己在五一假期末在高铁站看见人山人海也难免会心里不舒服。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途径是大力发展高铁,不能因噎废食,不能走也没有回头路。

        P.S.

        就我个人感觉,包括今天的停车经历,高铁故障出现旅客晕倒的现象,可能不是因为空气质量问题,(当然不排除),更可能是心理问题,因为感觉被囚禁在封闭空间而产生的恐惧和焦虑。这种恐惧和焦虑产生和累积与日常工作和生活压力,在特定场合比如停驶的高铁上面,被释放和放大了。

        所以,看到类似的故障新闻,不要马上指责铁路局,我们能想到的问题我想高铁的设计者们应该都考虑到了。但是运营故障不可避免,买双鞋穿还有损耗呢,对吧。

        厚着脸皮自我推了一下,目的是希望引起大家的讨论。

        通宝推:一无所之,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