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职场小说:双修 -- 王小棉她妈

共:💬288 🌺1308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20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职场小说:双修

    这部小说发在这里,是盼着自己能把她续写完。这是一个编辑约我写的,结果我写了一部分发过去后人家说太少,多写点再看看。我到现在都没写完--孩子都3岁了。

    小说写一个小会计从国企出来到会计师事务所,最后到私营企业集团成长为财务总监的历程。

    主人公的名字叫福双修,是爸妈希望她福慧双修的意思。

    小说的名字暂定为主人公的名字,实在是因为还没写完,不知道起个什么名字更能吸引读者的眼球。

    引子

    福双修从小是在爹妈的心坎里长大的。尽管双修是个聪明的女子,但是被家里宠的又懒散又迷糊。爹妈生怕她也像哥哥双至一样翅膀硬了就飞走了,因此对于双修的学习一点都不上心,巴不得她就在家门口上班然后嫁人完了。双修家是少数民族,所以她还有个大她8岁的哥哥。

      在这种家庭教育理念的引导下,双修能勉强念个本地的财会大专已经算很有出息了。

      双修爸妈根本不怕她学历低会找不到好人家,因她早就被预订出去了。双修的男朋友简恩培和她的哥哥差不多大,研究生毕业后参加工作,现在已经是国企大厂一个分厂的技术副厂长了。

      双修小时候白胖粉嫩,非常讨喜,深得简家父母的喜欢。那时候他们两家一个单元楼上楼下的住着,父母关系非常好,半开玩笑地就定下了娃娃亲,也没管小辈同意不同意。

      因为是用慈爱的眼光看着双修长大的,怎么看双修都是自家人,因此即便后来简家的儿子研究生毕业,也丝毫没有嫌弃双修学历低的意思。双修一毕业,简家就做主给这个未来的儿媳在本市另一个集团公司安排了一个很好的职位。

      转眼,双修工作两年了。工作作风嘛,依然保持了懒散的本色。也就是说和念书时候一样,干的不好不坏的,也没往升官发财的路上琢磨。

      要说懒散本来是个缺点,可这缺点到了男朋友恩培的眼里,就变成了优点。按照恩培的想法,自己要干一番事业,老婆不要能干也好。如今他半凭实力半凭关系升了副厂长,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可能也和从小到大的心理暗示有关系,在恩培的眼里,双修天生就是他的老婆。念书这些年,花红柳绿的也看了不少,看来看去觉得还是双修最顺眼。双修呢?大专在本地走读念的,和同学关系都一般般,所以这些年别说男朋友,就连女朋友都没交下几个。等到有了谈恋爱的意识,恩培一个人就把她的心全占满了。有时候双修也郁闷:怎么我的生活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一点惊喜都没有。

      这天,恩培刚忙完自己的工作,双修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双双!我正等你电话呢!总算忙完了。今晚你来安排吧!”一边说着电话,一边瞄了下时间,五点钟。“我这就去接你下班!”

      “不,不用了!我去找你吧!”福双修的声音有点底气不足,转而又严肃起来,“我打电话是想和你谈件正经事。”

      “行,我最近净忙正经事了,也不多这一件”。恩培没忽略双修的语气,即有点儿心虚,又有点决绝。“不是有人趁虚而入吧?我这段时间忙,忘了找人看住你了。”他半真半假地调侃着。

      “不是。你快点出来吧,我在小公园那里等你!”说完,双修就挂了电话。

      不是,那又能有什么事?恩培有点莫名其妙。以双修的性格,除了移情别恋,还有啥事要她心虚?再说,也没有两家合伙都摆不平的事情啊,她能闯多大祸?

      双修在他眼里就是一杯水,小的时候是一小杯水,大了就是一大杯水,容积的变化并不能改变她清澈见底的本质。

      双修很聪明,恩培知道,他爱的就是双修聪明的迷糊,不像他的一些女同学,一个个聪明得要命的架势。

      “嗯?难道双修着急结婚了?”恩培想。

      等恩培听完了双修的正经事,他不得不重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朋友。

      近半年的时间,买断工龄在这个拥有好几个大型国企的城市是最热门的话题,但他连做梦也想不到双修会买断,而且不但没和他商量,连个透信儿的人都没有。瞬间,他又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双双!”恩培想不出她为何买断,她的工作就是那种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典范,也正配她那个懒散的性格。两年多也没听见她抱怨过什么呀!“你说吧!”看到双修急于解释的样子,恩培没着急表态。

      恩培的反应虽不似爸妈那般激烈,但他从来都是先听完别人的解释再发表意见的人,因此双修还是有些忸怩,“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懒,我本来也打算让我爸妈养我二十五年,再让你养我二十五年,最后再让咱儿子养我二十五年。七十五岁翘辫子,咱也算喜丧不是……”双修故作轻松。

      “眼瞅着马上就政权交接了,你怎么想起来闹妖蛾子了!”恩培打断她的话。

      “就是因为我马上要被移交了,所以我想试试自己养活自己两年!”

      “你现在不也在工作吗?”

      双修苦笑,“那能算自己养活自己吗?什么都是家里安排好的。”

      “你不是想到大城市去闯荡吧!”那恩培可就把握不住了。

      “大哥,那我哪里敢啊!”

      听双修哀叹的口气,恩培的态度轻松多了,还好还在自己的承受能力范围内,“那你辞职之后打算做什么?你心里肯定有谱了是不是?”

      恩培想,要是打算开个公司,那也由她。经商这么热,她还有两个闺密也都做生意,她看着眼热也在情理之中。反正只要赔不太多,两家也都赔得起。

      双修没理会恩培的心思,自顾自往下说:“我打算一边先找个会计或者出纳的活儿干干,一边准备参加注册会计师的考试!”

      啊?没想到这么简单的追求,“那你不辞职不是一样考?”恩培满以为自己要牺牲点什么,甚至想到了双修要自己帮忙推销产品自己怎么办的问题。

      “不一样。”双修决绝地说。“单位那种环境,就像温水煮青蛙,根本没有学习的动力。去年我就报考了,可是根本看不进去书,所以,都没好意思跟你说。”

      双修对于男朋友在学习方面的本领是心存敬畏的。她理解不了恩培为什么看起资料来就像看言情小说那么入迷。自己上学学财会,专业课她都不知道怎么过的,反正经常是捧一本书看半天,书上的字儿都记住她了,她还没记住人家!

      “你爸妈怎么说?”

      “他们说只要我高兴!”

      这么开明的父母!那我还能说什么?

      “那我也只要你高兴!”恩培哄道:“好啦,别跟做错了什么事儿似的,我爸妈肯定也不会说什么的。”恩培连他爸妈的主都做了,反正谁也没指望双修挣钱过日子。

      虽然说恩培认为双修胸无大志也挺好的,可听说她要学习考证,心下还是满心欢喜,毕竟,他也是喜欢看书学习的人。再说,即便是碰了壁回来,安排个工作也不是难事儿。不过这话不能说,说了怕双修觉得自己瞧不起她。

      “真的?你真是太好了”双修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人也蹦到了他跟前。

      “才看出来我好?那亲一个!”恩培笑道。“你只要不移情别恋,干啥我都同意”。躲过双修乱舞的双手,他又补充道:“更何况,不就是辞职嘛。在大城市跳槽再正常不过了。咱们这儿就是国企太多把大家思维定住了。你出来了也好,我们厂长讲话还说买断的人是改革的先锋呢!”

      “哇!听你这么说我感觉好极了!”见男朋友不反对,双修立马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自我感觉良好!” 

      “我不担心”双修又讨好地握住恩培的手,我知道我还没下水,就已经套了两个救生圈了。我也想好了,实在不行就回家吃你们。”

      恩培装模作样地计算到,“很好,只要挺过这两年,我们爷俩保证养你50年就是了。”

      手机声响,双修接起来,又塞给恩培,“我爸说要跟你说话。”

      原来她爸妈是要听听女儿抚育接班人的意见。

      等恩培挂了电话,看双修正冲他做鬼脸:“行啊,丫头!现在就开始耍心眼了!”

      双修只好憨脸皮厚地笑着:“好些天才琢磨出一这个法儿,要不然能这么瘦?你得请我吃点好的。”

    通宝推:红军迷,zen,wlr,一条溺水的鱼,史文恭,原驰,
    • 家园 雙修在現在網路易有不合適的聯想

      建議換個標題。

    • 家园 双修(44)—备胎的沦陷

      阿原看双修的眼神,恨恨地骂道:你看什么看?好像我诱拐了他一样。

      阿原真心冤枉。

      打手乙家庭出身良好。勉强能算上官三代,只不过斜射的太阳和直射的太阳是没法比的。所以也就是个虚名,打手乙也靠双手劳动吃饭。

      朋友说有个小三女同学要和大奶进行谈判,问他能不能去站场子,他问明没有人身安全问题后欣然决定去看看热闹。

      第一眼看到小三身份的阿原注册会计师,觉得很是平常,既不美的耀眼,也不媚的入骨,放大街上怎么看也是一良家妇女,他还纳闷:就这货也能当小三? 不过本着职业操守,他还是礼貌地和阿原打过招呼,站到了阿原的身后。

      万万没想到,随着注会吴老婆和阿原的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打手乙越听越投入,尤其是撇开注会吴老婆的没任何技术含量漫骂,他觉得这场戏简直太*他*妈*精彩了!尤其是阿原,那表情(他看不见可是能想象),那台词,那举手投足—简直帅呆了,他激动的恨不能手舞足蹈—要是能天天给我演就好了。以前要是别人跟他说你会爱上一个人吵架的样子那他绝对不信,没成想自己中了彩。

      从饭店里出来说好阿原答谢请客,他连忙建议打手甲提请阿原,能不能再多叫几个哥们热闹一下,时间就推迟一下。因为他看阿原好像坚持不下去了。别看阿原在注会吴老婆面前装的多镇定,出了饭店门口她就再也绷不住了,牙齿打颤,浑身瑟瑟发抖。打手乙送阿原回的住处。

      打手乙原来有过两任女朋友,他也搞不清自己是爱还是不爱,反正就那么回事儿。以前人家稍微表示要和他亲近,他心理就开始排斥。一想到要和对方发展成为某种关系,自己先受不了了,潜意识大概是怕对方依赖自己。这一回感觉完全不一样,送阿原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渴望能够和阿元建立亲密的关系。他希望阿原能像电视里一样拉着他哭也好闹也好,他再去安抚阿原然后俩人误打误撞开始爱情之旅。他美梦做得色彩斑斓,可惜现实却是阿原老老实实回家,导演没给他俩在路上安排对手戏。。。他很失落。

      回到家的打手乙发现糟了,自己好像得了脸盲症。怎么也想不起来阿原长啥样了。偏偏阿原的声音记得贼清,怎么说,怎么骂,声高声低,历历在耳,就是想不起阿原的模样,后背和衣裳还能记起来—越是想脸,越想不起来。

      --再然后,他就沦陷了。

      他约阿元出来见面,阿原出于礼貌答应了。等听了他的表白,阿原翻脸。

      阿原:“你说的是真心话?没有歧视我的意思?”

      打手乙:嗯,绝对真心。

      阿原:你没做下精神鉴定?

      打手乙:嗯!嗯???

      阿原:你确定你没病?

      阿原:那你有暗疾?

      阿原:还是你求包养?

      阿原把他一通乱骂,最后表示看在以前是朋友的份上就不计较了,以后少来往,拉黑。

      打手乙一点都不生气,相反他很激动,甚至有了生理反应。他就爱阿原跟人吵架的样子,哪怕吵架的对象是他。他有种想要把阿原拉到怀里的冲动。

      他把QQ下面的签名档改成:我爱屈原,让一大票网友笑话他装大尾巴狼。可他自己知道签名的意思是趋原。

    • 家园 孩子都10岁了~~

      小棉妈加油~~

    • 家园 双修(43)—彪悍的第三者

      双修知道阿原离职赶紧打电话问情况,还开玩笑问阿原要不要求安慰求包养。没成想人家阿原云淡风轻般地告诉她,换工作了,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注会吴。注会吴,已经被她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不会吧,双修合不上嘴巴,这也太太太颠覆三观了。上班不好长时间打电话,她第一次死气白咧地要和阿原约见,害死猫也在所不惜。

      阿原也不瞒双修,把相关情节一五一十地道来。

      准丈夫俩人交往并不多,并且见第一次面的时候场景十分奇葩,十分令人难忘。

      俩人第一次见面的地点是饭店的包间,扮演人物分别为欲与大奶斗争的第三者和第三者为自身安全请的打手乙。

      大奶是注会吴的老婆。她约阿原见面谈谈,约在饭店的包厢,阿原也想解决以后的自身安全和名誉时刻受到威胁的问题,所以欣然赴约。只是阿原到底还是怕注会吴的老婆下黑手,请自己一个学散打的同学前来助阵--是为打手甲。打手甲又按阿原的意思请了另一个学跆拳道的哥们儿同来站场子—是为打手乙。

      注会吴的老婆和阿原见面双方不约而同地没有知会注会吴。也是,俩狗抢一块肉骨头的时候顾不上问肉骨头到底愿意叼在谁的嘴里。

      注会吴的老婆是机关干部,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见阿原身后站俩帅哥反而笑笑打招呼,说这俩站着我害怕,要不然请他们到外面去坐坐?阿原不敢,说就这样说吧,他俩出去我也害怕。

      注会吴的老婆冷笑:倒是还知道心虚。

      阿原和注会吴的老婆开始谈注会吴的所有权使用权问题。

      总结下来注会吴的老婆意见如下:第一、你勾引我老公是不对的,所以认定你道德败坏,毫无廉耻,不要脸等等等等。第二、你要断绝和我老公来往,这样对双方都好。我是有法律保护的,他不说和我离婚就说明他不是真的爱你,分手是你最明智的选择。第三,如果你继续和我老公来往,我会采取报复性行动,到时候你会身败名裂等等等等。第四第五第六等基本同上。

      阿原的法庭陈述如下:你说的都对,我道德败坏我毫无廉耻我不要脸,但我不会在意你的评价,就咱俩的立场来说,我要脸你也不会给我。注会吴和不和你离婚是你们俩的事情,和不和我结婚爱不爱我是我们俩的事情,我愿意维持目前的现状。至于你,你有充分选择的余地:第一你可以和注会吴离婚,你那么好,他那么爱你,离婚让他后悔死。第二可以出轨报复注会吴,他婚内不忠,你给他带绿帽子算他罪有应得。第三,你说我勾引他,你也可以再勾回去!我没本事上你家去拽他。

      注会吴的老婆听过这番法庭陈词,直接暴怒,我没你那么不要脸,人家的男人你也不嫌脏。阿原笑笑“彼此彼此,我用过你也没嫌弃嘛!嫌弃给我好了,洗洗都一样。”

      于是注会吴的老婆祭出撒手锏“我明天就堵到你单位门口骂死你,看你还有没有脸见人--以下省略若干”

      阿原转头看身后的打手甲和打手乙几欲晕倒状,赶紧提示他们回复战备状态。然后冲暴怒不止口不择言的注会吴老婆说道:我不是来听你骂我的,但是有几句话我一定要和你说清楚。

      阿原的结案陈词整理如下:你要是到单位门口来骂我,那么我就马上打电话报警,告注会吴强奸霸占我。撕碎的内衣和染精的裙子还是有那么几件的。你不怕你老公作为强奸犯被判刑,我也不用怕别人的老公去坐牢。他霸占我又让我身败名裂,我这个受害者本来忍气吞声,这下可以报仇雪恨了。提醒你哦,刑事案件是马上刑拘的哦,是公诉案件是不可以撤诉的哦!

      还有啊,我打不过你打你家孩子还是没问题的啊,你要是敢找我家人的麻烦,我马上到你儿子的学校门口拉横幅,让他同学都知道他爸爸那点破事儿。你不怕你儿子没脸见人就行。

      最后阿原表示,所有权和使用权适当分离也是可以的, 在当今社会现实情况下她就不计较太多了,也许等哪天腻歪了就放手也说不定。

      然后阿原挥一挥手,没有带走一点儿气急败坏。

      这个级别的厚黑双修闻所未闻,任谁第三者,这么彪悍的榜样也得给跪了。

      本来多丢脸的一件事,没想到在打手乙看来阿原本色出演精彩绝伦,甘心想要当根肉骨头给她叼。这意思阿原过后请吃答谢宴的时候,在阿原和打手甲及陪吃的几个损友面前都毫不掩饰。

      后来就是想法设法求着阿原见面,心甘情愿当备胎等着阿原。

      通宝推:李根,老老狐狸,
      • 家园 光脚不怕穿鞋的

        真撕破脸了三方都要名誉扫地,撕逼是没有赢家的。到了那地步注会吴一家损伤更大罢了。

        但不撕破脸的话最后黯然走人的是阿原。但是不满的种子已经埋在所有人的心里,最后是什么结果看造化了。

        像他们这样对付感情的事算是最明智的做法,只是现实中面对这种情况时人往往是不理智的。

        总结一下,赢取这种事的胜利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让陷入这种事情里面去。

        • 家园 注会吴老婆的目的已经达到,纠缠下去也没意义

          阿原把告强奸和打儿子这种话说出来,跟注会吴就只能彻底分手了。

          小三能让原配制住说到底是还想从男人那里得到什么,阿原现在人不要了,又没啥家产好分,原配其实没啥有效的手段。

        • 家园 说的是啊!

          现实生活中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很大,每个女人只能听天由命!

          不过从结果的比例来看,第三者走人的比例最大。是男人们权衡的结果。

          还有就是我认为现实生活中理性处理的人更多,所以打到街面上的才会是新闻。

          否则,你懂的---。

    • 家园 双修(42)--第三者生存法则(续)

      跟注会吴的关系之所以维持了n长的时间,在于阿原在开始的时候,就上网看各种八卦新闻,把自己代入后看做第三者到底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看得多了,把研究考试题的认真尽头拿出来,还真给她分析出几个第三者生存法则。

      第一:明确目的,是要人还是要钱还是要名份。阿原总结达到其中一个目的还是挺容易的,单要名份成功的例子应该也有很多,男人净身出户就是了。但是,如果都想要,那就不容易,极端的会送命。

      第二:认清形势,道义上的劣势如何转为优势。当第三者说起来都不咋光彩,不过要是扯上二尺爱情牌的遮羞布,也不是完全见不得人。现在的人都比较宽容,尤其是男人对于这种事情不像女人那么一听说就好像踩了自己的尾巴。所以呢,只要自己不张扬,好好干活,还不至于被人指着鼻子骂。处处委屈点注会吴心里内疚更能体会到自己的爱。

      这点得说那时候阿原就是迷恋注会吴死不悔改,爱不爱的还真不一定。-迷恋和爱是有区别的。

      第三:确定方法,要避免伤害扩大化,尤其是不能损害到工作和殃及家里人。这个,阿原想了n多天,才想到了对付注会吴老婆的办法,于是和他老婆大战三百回合,容后再表。

      第四:预判结局,分手时避免伤害。这个阿原知道注会吴是个普通的好人,本来是自己扒上去的,要分手人家也不会要双方死活,这点她倒是不怎么担心。过一天算一天吧。也幻想着也许俩人结婚了呢,明知概率很低,可幻想这东西,也不坏钞票,偶尔想想也不算罪过。

      阿原也算够理智的了,但是迷恋就是迷恋。这么久的时间心里的不舒服想想也就过去了,没成想注会吴的这番话还是让阿原绝望了,人也不想要了—这第三者没有当下去的必要了。

      从抽泣到哭泣再后来到嚎啕大哭,阿原把自己这几年的委屈失落失败绝望什么的,统统都嚎出来了。

      注会吴也不知道咋哄,嚎啕大哭咋哄他没经验,也没话说。

      阿原哭了一个多小时,哭完了。俩人的关系也就完了。

      吩咐注会吴收拾东西,那本来就是阿原租的房子,注会吴交了房租人家阿原也是二房东。这时候注会吴以为小吵怡情,结果过两天听说阿原离职了,电话停机。等再来出租屋时,昨天的钥匙已经打不开今天的锁,注会吴只能徒唤“去年今日此门中”了。

    • 家园 双修(42)—第三者生存法则

      阿原和注会吴已经滚了床单,还是阿原自己送上门的。要说这是阿原得偿所愿,占了人家的便宜,可某些事情发生后,女人也好,男人也好,心态是大变的。

      开初几次阿原大脑眩晕、灵魂颤抖可到后来便跟吃饭睡觉一样也不觉得有啥了不得的,倒是注会吴开始是半推半就,后来反倒积极主动起来。

      阿原几次试探注会吴给他们的关系定个性,或者给个预后也行啊,可注会吴几次都在沉默中睡着了。也因为注会吴是老实孩子,所以甜言蜜语地欺骗阿原他做不到,反正阿元已经主动投怀送抱了,也不需要他做了。可是注会吴也不傻,怕话说绝了和阿元关系交恶,于是在考虑怎么说比较好的时候因为刚做过剧烈运动就睡着了。

      阿原知道没答案也只好不再提了。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和注会吴结婚。

      注会吴是不可能跟老婆提出离婚的。他倒是没有想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就是个老实孩子,走到这一步也就走到这一步了。也许有报复他老婆冷战的潜意识,但他并没有抛妻弃子的想法。在他的世界里,老婆是他在社会上立足的一个生存坐标,有了老婆作参照系,他就有了儿子和一大堆社会关系。他父母那面和他自己的社会关系当然也有,但这些还不足以给他安全感。再有注会吴小时候也不够受宠,老房子着火这种任性的事他也做不来。

      如是俩人的关系也就那么着,说没关系那是骗鬼,比暧昧还要更进一层,可要说第三者插足,那也不完全是,因为阿元和注会吴谁也没认真想过要和对方结婚。图钱吧,注会吴不会一掷千金,阿元还在庆幸不用赔人家名誉损失费,所以这个尴尬的关系,只能定性为“不正当男女关系”。

      阿原把注会吴搞到手的目标实现了,下一个目标--没了--或者说,不知道。

      真是一见杨过误终身!

      注会吴和阿原都是普通人,都有普通人的弱点,也有普通人的自知之明,所以他们注定不会轰轰烈烈,俩人就那么被凡间烟火慢慢熏着,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怎样--据说这也叫沉沦。

      注会吴的老婆不知道吗?知道的。但是不敢出面闹。后面再说阿原是怎么做到的。

      先说要不是出现了轰动渣男小三界的新闻参照系,俩人也许就在这种感觉中一直沉沦下去!

      参照系是这样的:某中年二货男据说为了爱情,高调与相爱的女人离家出走。私奔这种事在当今社会本不稀奇,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更加义无反顾地追求纯粹爱情的决心,这二货男和傻缺女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惊天地“气”鬼神的私奔宣言,轰动一时。

      新闻一出,阿原拿来和自己的情况相对照,觉得人家这才活得恣意。女人活到这份上当小三也算值了。于是就拿来给注会吴做批斗材料。阿原说你看人家为了爱情做那么大的事业都可以说走就走,要不然咱俩也换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

      阿原本以为注会吴即便不会付诸行动,咋说也会敷衍他几句哄哄她,没成想注会吴那老实孩子直接告诉阿原别做梦了:你别看那小子高调出走,好像连后路都没留,其实你等着,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后悔。阿原问为什么,注会吴解释说,你不了解男人。要是真爱那个女人,就该想办法低调离婚然后俩人结婚一起过日子。日子是给自己过的,又不是给别人看的,他这么做,老婆孩子的脸往哪搁他压根没考虑,某女又被她晾出来挨骂,就没这么办事的。所以别看着现在热闹,他俩早晚得散伙。阿原说,怎么可能?这么高调,到时候他咋好意思?注会吴忍不住哂笑:为了爱情出轨,为了家庭回归。不都这样?

      这回注会吴为了显示自己是个深思熟虑的男人,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全撂了。

      阿原心好酸,忍不住回嘴:那咱俩也是喽?你哪天为家庭回归别忘了提前知会我一声我也好有个思想准备。说完觉得不是滋味,眼泪就下来了。

      通宝推:桥上,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20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