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下半场开踢 -- 方平

共:💬2516 🌺22368 🌵165 新:
主题内有 1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我觉得我党的底层逻辑感觉有问题

我党底层逻辑有问题,得重新总结一起。

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些官员。他们对现在的资本家是即羡慕又鄙视。在现代教育普及的年代,中国大部分资本家其实没太多本身。一些官员也认为他们才是这些资本家的衣食父母。没有他们,这些资本家不饿死就不错了。但他们的身家确实令人咂舌。这种德不配位的情况,让官员们心态难受,即羡慕他们的财富又鄙视他们的能力。这种心态也是腐败的原因之一。

我的理解是现在的经济形势是除了少数高科技行业,全社会都存在全面产能过剩。无论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还是第三产业全面过剩。市场经济下,获得订单又是关键。大部分资本家其实没有太多的金刚钻,大部分资本家都是营销型资本家。搞订单其实最容易被政府控制。政府控制一下就能决定一个企业的兴衰。在全面过剩的情况下,企业的兴衰更替并不会影响整个社会。是不是有点资本家版,“有的是人,你不做又得是人做的”感觉。

进一步讨论,现在全球经济已经出现全面危机状态。中国的产能过剩式危机模式在上个世纪其实有不少解决方式。这些方式都是以国家为中心展开。现在可能推行的数字经济模式,看上去更接近二战前的统制经济。统制经济就是国家为主,资本为仆。通过国家垄断关键经销流程来强迫资本家听国家的指挥,压低低利润进行大规模生产。以国家遗址缓和产能过剩问题。统制经济的主仆关系在现代其实有个很潮流的说法就是“自己人”经济。民营经济是不是“自己人”,决定了该企业的兴衰。资本家要时刻向国家证明自己是听国家话为国家服务的自己人。如果资本家有什么不臣之心,那穿小鞋是分分钟的事情。

当然统制经济有很多弊端,现在被自由市场派经济学家所鄙视。前几个吴市场还发文抨击统制经济。统制经济核心问题就是国家为主,资本为仆。主导经济管理的官员是主,进行经济生产的“自己人”资本家是仆。这样的主仆关系容易导致裙带关系复杂。哦,对了统制经济二战前德国使用较多,从战斗力上看比英法强得多。但是有一个比他更强的斯大林模式。而斯大林模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可以算作是统制经济的进阶版本。既然国家为主,资本为仆,那么直接把订单转发给国有企业不就能解决裙带关系带来的腐败问题。至少利润和裙带所得都属于国家。肉烂了还在锅里。这个斯大林模式就是国家资本主义。从马列广谱上讲,国家资本主义可以算作是进入社会主义的一种方式,可以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从反腐聊得官员心态,再到经济模式。我觉得我们的底层逻辑有问题。没理顺底层逻辑,导致我们的反腐可能只是流于表面。我觉得我们的底层逻辑在基本经济政策上和权力结构基本盘上有重大逻辑问题。现在的逻辑是含混不清的。

现在我们要改革财政。你用雍正改革来对比。但我要说我们的情况比清朝是难多了。清朝时基本经济政策,以农为本,抑制兼并是早就定下的。这个政策在顺治时期已经确定。现在中国的基本经济政策确实含混不清的。改革开放现在的经济政策在基层基本简化为金钱至上。谁能搞到钱谁就是王者。哪个官员gdp能增长,就能升迁。这个逻辑太简单太粗糙了。面对现在全球经济危机已经难以应对。而金钱至上带来中国资本家德不配位。官员与资本家纠结的心态都是毛病。当然有个亮点就是习主席2023年下半年体出的新思路可能是新经济政策的曙光。

经济基本政策如果能厘清,后面就是要理顺政治基本盘的问题以及如何动员人民问题。雍正经济改革靠的是八旗。雍正在八旗内部统一思想后,选派了少数能干的官员执行改革。当然用密折制度遥控各地八旗监控改革进程。对于反对改革的人都是严厉处罚。在八旗屠刀的威压下地主阶级才接受雍正改革的内容。

政治基本盘就是国家施政是出现重大危机时,有一群人义无反顾的执行国家的政策,推进任务完成。中国历朝历代大多有自己的政治基本盘。只要基本盘不被打垮,就能支持政府在逆境中完成各种任务,包括财政改革。

汉朝的基本盘是外戚勋贵诸侯王,唐朝是武人世家宦官共天下,北宋是与士大夫共天下,明朝是文官勋贵诸侯王共天下,清朝的基本盘是八旗。民国是军阀买办地主共天下。一共时代是三万红军是基本盘。美国式兄弟会式的国际金融集团与军工复合体资本家是基本盘。

大部分时代里,官僚如果不像北宋时那样交心,官僚不过是高级打工仔,算不上是基本盘。而二共的基本盘看不清楚,现在新时代的更说不清。老实说王国师搞的权威主义其实是新加坡家天下的辅助理论。只是适合小地方的家天下治理中控制官僚。官僚算不上是基本盘。官僚算不上基本盘,加上优待资本家。导致官僚的心态出问题,腐败问题难弄,财政改革更是艰难。我们党的政权简直建立在浮沙上。经济好还行,经济一差,需要改革财政时弊端就大规模暴露。

建立核心基本盘有几种方式。第一以意识形态为抓手,通过学经辩经,制裁异端进入基本盘。第二中以军事学院为抓手,通过军事教育和上战场玩命获得核心基本盘,例如蒋介石的黄埔校友群。第三以利益分配为抓手,搞资本兄弟会模式组织核心盘。通过爱泼斯坦式的自诬投名状以及各种交叉持有资产方式进入核心盘。

中国共产党是马列式政党,按理说应该走意识形态路线来组织自己的基本盘。但是二共是不辩经的,更不会制裁与核心意识形态向背的异端。这样的党在关键时刻是否靠的住。我们党内有大量不信社会主义的党员,甚至身居高位。当我们进行财政改革时,他们是否能贯穿中央意志是个巨大的疑问。

没有这个政治基本盘,后面的财政改革基本是妄想。

如果有可能,新时代最重要的是理顺基本逻辑。先理顺基本经济逻辑。习主席的科技创新经济与数字经济是一个不错的大方向,还需更详细的补充形成新经济理论。然后就是要恢复以意识形态为抓手,重新获得核心基本盘。要敢于辩经,敢于制裁异端。现在西方认知站压力巨大,其实是一个鉴别获得基本盘的好时机。另外可以给为国家玩命人进入基本盘机会。清朝时有个特点就是越是要进入政治核心圈,家里就越要上战场,敢于玩命,不怕死人。父战死沙场就是儿子进入核心圈最好的资本。我们是不是也把革命先烈的后代梳理一遍,从中寻找基本盘。让军人敢于为党和国家玩命。最后就是让手里有金刚钻的科技高人有进入基本盘的机会。收编那些有真本事的人,形成一种新时代的科技举人制度。这样就能不埋没人才。

总之反腐的事情要深入思考。特别是多思考我们的底层逻辑。我现在越思考越发觉得二共更像是个草台班子,很多底层逻辑都没理顺过。

元宝推荐:方平, 通宝推:rentg,东山之石,落木千山,高野谪客,桥上,秦波仁者,四方城,渔人出海,方平,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