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追忆当年的港台神曲 -- 燕人
共:💬34 🌺127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是创新的本质

那就是千古文章一大抄。

其实就是在不断重复之中表现一定的差异。

进而不管是抄袭模仿借鉴,都可以找到更早的原型,不断的追溯下去。哪怕是某个媒介全新的创造,也可以找到其他媒介的原始形式。

就算是意外创造也是,毕竟大家的质料都是现有认识的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不存在“抄袭”。

但问题也在于这种差异有多少自己的“发挥创造”。如果没有多少,只能说是“抄袭”。

其实抄袭这类问题,从上学听到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只以形态讨论,不经严格界定。最后表达出来的就是大家都是抄啊抄的。尤其是指向亚洲没有一样东西不是抄来的。好吧。按照这个逻辑,难道人家不也是从亚洲、非洲、美洲抄过去的?

胡扯完了,再来说京剧。

公有版权的都是以还原、逼真,又有点自己风格为标准的,到现在也是如此。西方也一样,比如戏剧和古典音乐。虽然现在因为某些文化风向,已经不强调这个了。比如选用非裔出演这种创新。

所以师承是很重要的,但也不过是质量保障。而不是创新,也就是个人风格的演绎。

 

题外

其实说书的最懂“创新”,知道什么时候换一下。之前总结差异为:偏反增减,后来看人家文章,发现这是说书人最爱干的。

  

《建》片也有主次转换,以往总是“主席发火,总理相劝”(如《大决战》),《建》中总理发火,主席相劝,还有“主席醉倒,总理激情”——这是评书演进的规律,因为耳熟能详,换一下花样,是说者和听者的需要。

这种差异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连原作都不认识了。这个时候,就是真正的“原创”了。

帖:4667407 复 466724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